新葡京娱乐场网 书库 排行 繁體
人神欲·逆天劫

《人神欲·逆天劫》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尾声

手机用户请访问:手机网

    三个月后的天界。

    瑶池之畔,过去的王母宫,此时是热闹非凡,而那王母宫上的仙匾已经换成了“紫云宫”三个大字,龙蟠凤舞,硬笔盘空,却是当今的玄穹高上万法妙有弥罗至文玉皇大帝所书。而进内的一道大门之上,又悬着一块披红挂绿的大匾,上写“修仙馆”三字,却是任天弃的手笔。

    就在这紫云宫外,当先站着一名二十来岁,身着华服,面目绝俊,潇洒倜傥的男子,旁边站着两名珠翠遍插,身着锦衣,一脸富态的中年妇人,而在他们的身后,是数十名美貌婀娜,面带媚色,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芳华女子。

    这时只听那男子左边的一位年纪略大的妇人道:“天弃,你这样做是不是有些过了,咱们的妓院那里不能开,偏偏开到天庭里来了。”

    而他右边的一位身体丰腴,肤色白皙的妇人也道:“是啊,天弃,这从古到今,可没听说天庭上开妓院,做神仙的买卖啊。”

    那俊美的男子自然就是任天弃了,那日他下凡之后,便找到父母说明原委,跪拜谢罪,任世杰与瑶池仙子知道了这一切因缘,自然不会再怪儿子,只是对伏羲与女娲之事大为感慨,好生教诲了任天弃一顿,任天弃也是听在耳中,记在心中。

    过了两天,蛛儿等女就下凡来了,给任天弃带来消息,如来佛祖与元始天尊已经向嫦娥等仙子解说过这场天劫了,众位仙子都已经默默接受,此时天庭已变,众仙子再无拘束,出了瑶池宫,已散向各方排遣修行去了。

    听到众仙子已经安定下来,任天弃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了,与家人一起好生欢聚了一段时间,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终是个闲不住的性子,有一天牵云圣母带着众女儿们来瞧好女婿,他见到姨姐们一个个的对自己是眉目传情,娇媚异常,自然知道她们的心思,不过蛛儿如此情深意重,自然绝不会和她的家人勾勾搭搭,再加上答应了胡十二妹,等这段时间过了,就要将真阴还给她的姐姐们,顿时灵机一动,竟然想出了一个在天界开个妓院的念头来。

    这个念头虽然奇异荒唐,在任天弃细想之下,却大觉不错,这九尾狐狸与蜘蛛精们常以媚色相惑吸人精元助长修行,而天界的众仙向来被过去的天规压抑,强行清心寡欲,有些神仙背地里却不免做些偷偷摸摸的事情,甚至危害下界,若中在天界开这么一个妓院,让前来消遣的神仙送些真阳出来,也强似那些九尾狐狸与蜘蛛精在下界将千百个男子榨得面黄肌瘦,形如骷髅,正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打定主意,他是说做就做,先将白芳芳与郑宝儿找来合计,这两人妓院开得多了,但还没有开一个能上天的妓院,自然大为兴奋,知道任天弃现在本领了得,天上地下都能做老大,有他做靠山,那还有什么怕的,当下就一口答应下来。

    任天弃又去找胡大姐与牵云圣母商量,这两妖明白这样做对妹妹及女儿们那是求之不得,大有裨益之事,那有不赞同的,倒是蛛儿她们知道之后,对他这个古怪的念头又是好奇又是好笑,除了胡十二妹之外,都纷纷反对,在经不住任天弃嘻皮笑脸的游说,这才勉强同意,只是不许他在上面呆在太久,李淑琼更是拧着他的耳朵,再三嘱咐,让他别兔子专吃窝边草,开一个妓院来假公济私。

    准备妥当之后,任天弃便又上天去找已经做了玄穹高上万法妙有弥罗至文玉皇大帝的文曲星君商量此事。

    那弥罗至文玉皇大帝被贬下凡做李白之时,原也是风流之人,对花街柳巷的并不陌生,只是如今当上了天界之主,对任天弃的这个想法实在不敢苛同,但见他兴致勃勃,而且此事对天界来说,也并非全是弊端,抹不过面子拒绝,便在凌霄宝殿召集众仙官相议,众仙官对任天弃是怕得狠了,而且其中也有好色之徒,巴不得这妓院开起来,当下谁也不敢提出异议,此事就算通过了。

    弥罗至文玉皇大帝能坐上此位,对任天弃是感恩戴德,自然要买这个交情给他,当下便将瑶池的“王母宫”改名为“紫云宫”赐与任天弃,由他自行安排。

    “紫云宫”极大,任天弃便让仙吏以仙园为界,将整个宫殿群分为前后两个部分,前面诸宫布置得一片喜庆,美其名曰“修仙馆”,后面的几座宫殿却依然留着,作为自己与夫人们上天游玩的歇息之处。

    一切弄好之后,他便下凡带着白芳芳、郑宝儿、十一名九尾狐及三十九名蜘蛛精上来,令人知会天界各仙,选在今日开张。

    此时听着白芳芳与郑宝儿念叨,任天弃却是微微含笑,弥罗至文玉皇大帝已传旨不禁各仙来这“修仙馆”研习仙道,他知道客人绝不会少,只是大家脸皮薄,都在观望而矣。

    正说着话,就见到远远来了一个佛家弟子,身着袈裟,招风大耳,眼小嘴拱,肚大如球,任天弃瞧到他,心中暗笑,忖道:“修仙馆这个张,只怕非他来开不可了。”

    当下已经迎了上去,笑着大声道:“猪大哥大驾光临,真是有失远迎了。”

    这个佛家弟子,当然不会是别人,就是那净坛使者猪八戒了,他先瞧了一下任天弃身后的众妖,小眼发光,顿时咧开了嘴,差点没把口涎留下来,呵呵笑着走到任天弃身前道:“任兄弟,说实话,前些日子你那么狠,揍伤了如来佛祖与元始天尊,凌霄宝殿也让你占了,俺老猪怕是怕你,却不怎么佩服你,但你这件好事,可是做在老猪的心坎上啦,好,好啊,任兄弟,从今以后,老猪结对你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这个天庭,就你最威风。”

    任天弃见他一边说一边拿眼光向自己身后的那些妖精瞟,一把搂着他的肩道:“猪大哥,咱们这里的规矩你是知道啦。”

    猪八戒连忙点头道:“听说了,听说了,不就是要些仙气么,没问题,没问题,我老猪多的是,送些给各位姐姐也是无妨的,大不了再费些时间修练就是,我可不能跟猴哥学,法力再高,寿年再长,活起来却干巴巴的没滋没味。”

    任天弃对斗战胜佛孙悟空一向敬佩,不由得道:“对了,猪大哥,最近怎么没见孙大哥啊。”

    猪八戒忽然呵呵大笑起来道:“我那猴哥,性子太急,最近听到下界有人传言,说他是王母娘娘屙在东海之上的一陀屎,时间久了变成了石头,然后蹦出了他来,心中就着了急,要想找下界的人解释解释,说还要让人将自己的事编成文章让百姓们都知道,我说他也真是的,费那个劲儿干什么,还不如多到任兄弟你这儿来快活快活。”

    任天弃叹道:“孙大哥的心情我理解,下界有些人为了哄骗钱财,什么也说得出来,孙大哥这个委屈的确有些大。”

    猪八戒点点头道:“这倒也是,怎么说是王母娘娘的屙的一陀屎,至少也得是女娲娘娘屙的才高贵威风些儿,才够得上他如今的身份啊,这些人真是太小瞧我猴哥了。”

    任天弃哈哈大笑起来,不愿再多说此事,向后面一指道:“猪大哥,你愿意和那位姐姐修练?”

    猪八戒早就看中了一女,也一指道:“我老猪就喜欢这位姐姐。”

    任天弃一瞧,却见他指的是胡大姐,也暗赞他是个老色猪,果然有眼光。

    要知道妖精之流,本就看惯了同类的凶恶丑怪,虽然也喜欢俊男,但却不像凡间女子那么反感,胡大姐也知道这净坛使者本领不小,能够得到他的真阳对自己大有进补,便笑吟吟的迎了上来,向着猪八戒就使了一个媚眼,娇笑道:“贱妾能蒙净坛使者垂青,真是三生有幸,使者,请跟我来。”

    说着就摇着杨柳细腰,伸出葱葱玉手,将猪八戒接进了修仙馆内。

    猪八戒跟进去不久,便见到又有几仙连袂而来,面目却甚是陌生,任天弃施展神目,定睛一看,却是东南西北这四大瘟神变化而成,平素里别人都对他们避而远之,实在是寂寞郁闷,如今有这么一个好地方,岂有不来尽欢的。

    任天弃也不点破,笑着接待了,这次却点了九尾狐狸中的三姐、六姐及蜘蛛精中的两位。

    随着这五仙进来,后面就陆陆续续的来了些仙人,却是利市仙官、招财使者、夜游神等,不过都与那四大瘟神一般的变化了容貌。

    过得一会儿,却见一名呵呵大笑,坦胸露乳的佛家弟子前来,任天弃一看,竟是南无弥勒尊佛,真是万万没想到他会前来,不由得一愣,可是用神眸再一细瞧,这那里是什么南无弥勒尊佛,而是道家的玉华真人所化,心中一笑,也是装着不知。

    就这样,众仙越来越多,不过除了猪八戒之处,都变化了形体,佛道间互变的也不少,没多久,五十位九尾狐狸与蜘蛛精已经全部进了修仙馆。

    白芳芳见到如此繁盛之景,不由放下心来,道:“天弃,看来咱们人手不够啊,你还得想想法子。”

    任天弃哈哈一笑道:“这还不容易,下界之中什么花妖树妖兔妖蛇妖可不少,自然都想上天来得些好处,那还不是一抓一大把。”

    郑宝儿听得连连点头,道:“这妖精果然很多,天弃,不知道有没有人妖?”

    任天弃一搔头道:“这个么……还没听说过,不过这天地之间无奇不有,或许也有的罢。”

    白芳芳想到一事,也道:“天弃,你说要是这些妖精吸了神仙们的真阳,变厉害了怎么办?”

    任天弃脸色忽然平静下来,道:“我之所以要办这个修仙馆,就是要让这些妖精不再去打凡人的主意,而天上还有色心的神仙也不要做些偷偷摸摸的事,谁要是想要危害三界如今的平静,我又岂会袖手旁观,大娘,三娘,你们记住,这些妖精所接之仙不得超过十次,自然无碍。”

    白芳芳与郑宝儿连忙点头。

    任天弃让人挂上客满之牌,又笑嘻嘻的道:“大娘,三娘,你们就在这里先帮我瞧着,过些日子烦了,就让胡大姐帮着打理,你们爱走那里走那里,我答应了爹娘去合州城出生的山上瞧瞧,现在可要下去了。”

    白芳芳与郑宝儿虽然已经在任天弃的提携下成仙,但爱贪便宜的性子却没有改,见到这么多的仙人来此,以自己两人的手段,又有任天弃作靠山,当然可以在其中大捞好处,弄些法宝仙丸之类的,那玩意儿实在比金银财宝有用得多,巴不得任天弃早些走,赶紧笑着应了。

    任天弃便向下界飞去,父母及众夫人早就启程前往合州城,只是不愿施展仙法,一路乘车坐船,饱览沿途美景。

    还没到恭州,任天弃就追上了家人的乘坐的大船,当他降落在船板之上,任世杰夫妇与他的九位夫人正站在船舷之边观赏两岸的险滩奇景,见到他现身,全都欢呼起来,纷纷问起修仙馆之事,任天弃便将情景给大家讲了,任世杰夫妇是暗自感叹,而他的九位夫人却是掩嘴而笑。

    欢聚之中,船已经开过了恭州,眼见着就要到合州,任世杰夫妇知道任天弃此时名气大得紧,不想太过招摇,便要大家都变化成普通人上岸,任天弃与九位夫人自然是无有不从。

    等上了岸,进了合州城,却见车马辐辏,人烟稠密,不时可见新修的大宅房屋,竟比过去繁华热闹了许多。

    一打听才知道,却是当今的张皇后请唐肃宗传旨,因合州城乃国师生养之地,免除合州城三十年之税,附近各州的商贾当然是闻讯而来,再加上他过去的那班袍哥兄弟得了他的黄金,再借着他的名头,这些年个个混得是风声水起,就算是最没出息不愿进取的,也至少有三房小妾,这合州城此时已经成了极殷富之地,由过去的合州县升为合州府,与恭州同级,管辖方圆四州,而知府之位也成了做官的肥缺,如今这李知府便是当今皇后身边最得宠的太监李辅国的堂弟。

    任天弃知道张良娣免合州十年之税,一来是给自己面子,二来也是为当年在合州城杀人灭口做些补偿,心中多多少少有些欣慰,这张良娣虽然算不上一个好皇后,但总算没有武后之心,再给大唐国掀起一场血腥的波澜,自己也不必再管她了。

    走在合州城中,无论是路边小摊,还是茶楼酒肆,听得最多的便是“任国师”三个字,而每一个人从口中说出这三字,都是精神焕发,于有荣焉。

    而街道两边什么“任记衣庄”“任记香斋”的不知有多少,最可笑的,是有一个“任记书斋”门口张着老大一张画,上面画的却是十来岁的小孩子在雪地里依着一棵古松读《道德经》,面目居然依稀与他有些相似,让任天弃也忍不住哈哈大笑,实在想去告诉那书斋的老板,将他手中那《道德经》改画成春宫图,那才真实一些。

    穿过合州城,便又向南而去,他出生的那孤老山便在三十余里处,那里甚是险峻,无路可通,大家正要隐身飞走,却见到前方有一个大庙,红墙碧瓦,飞檐画栋,不时可见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前往,香火竟是极旺,便走了过去,却见那庙门上挂着“显德真人庙”几字。

    任天弃遍思天界各仙,好像没有一个显德真人,一时好奇,招呼一声,便带着家人迈步进去。

    里面好生宽阔,过了两重偏殿,才到得正殿,那里已经跪满了数排百姓在焚香祷告,向那神像一瞧,所有的人都笑了起来,只见那洒金神像面目俊美,玉树临风,背上负着一柄长剑,潇洒倜傥之极,却不是任天弃又是谁。

    这时正有老妇带着一名少年在给神像磕头,大声道:“小三儿,你天天偷鸡摸狗的不学好,任真人神通广大,又惦记着咱们合州城,要是他知道了,准要重重的惩罚你,还不求任真人原谅,从今以后,痛改前非,好好的学做人。”

    那少年望着任天弃的神像,眼中露出了畏惧之意,恭恭敬敬的磕着头。

    李淑琼见任天弃正望着那两母子发愣,便偷偷的走到任天弃的身边道:“任小贼,你在天上可做过三界的皇帝,这些老百姓却只给你封了个真人,实在太没面子啦,要不要给合州知府托个梦,让他重新改改你的称号。”

    任天弃却摇了摇头道:“琼儿,称号不称号的对我来说已经没什么意思了,我只是在思索,过去有些想法错了。”

    李淑琼道:“什么错了?”

    任天弃道:“过去我就不信神佛,后来上了天,见到他们的真面目,而且有许多地方与凡人并无两样,就更不尊敬,本来还想将天下间的道观寺庙都毁了,免得他们再吹牛骗人,可是现在我却在想,其实这些寺庙对老百姓也有些益处。”

    李淑琼道:“益处,什么益处,我可不觉得,建这些寺庙可要费不少银子。”

    任天弃道:“这种益处并不是在钱财之上,而是在心中,让普天下的百姓都知道,为恶要受天惩,会下十八层地狱,不得超生,而向善却能遇上仙缘,成仙成佛,虽然未必人人都信,但却可以给人善恶之分,这样一来,即使有不信邪的恶人,也是少数,天下间也可以少许多的血腥与残杀,大家和睦相处,那不是挺好的么。”

    李淑琼还没有说话,任世杰已经拍着任天弃的肩,一脸欣慰的对着他微笑道:“弃儿,你经过这场天劫,能够明白这些道理,不再偏激,果然是成熟了,爹爹也要为你自豪。”

    任天弃一笑道:“爹,两位老祖宗的遗简里说,这场天劫之后,我将万魔不侵,成为真正的天地至尊,若是还悟不到这些道理,实在是愧对这两位老祖宗了。”

    李淑琼见到夫君已经从那个无赖顽皮的少年变成了睿智成熟的男人,心中是好生骄傲高兴,嘴里却道:“呸,什么天地至尊,总爱吹牛,天地可大得很,说不定有什么厉害的神仙没出来。”

    蛛儿最护着任天弃,怕他不高兴,便道:“好啦,好啦,这里可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还是到那孤老山去,婆婆说那里美得紧,我好想快些见到。”

    说话间众人便出了显德真人庙,到了一处无人的地方,便飞身而去。

    三十里的路程,转瞬即至,大家已经到了孤老山的峰顶,任世杰与瑶池仙子旧地重游,脸上皆现出激动之情,带着儿子儿媳们到了当年居住的茅屋之处,却见已经残破不堪,难觅旧迹,只有四周的蔷薇、荼縻、木香、美人蓼等花虽无人照料,却依然开得繁盛。

    瞧着父母不胜唏嘘之情,任天弃知道他们必有一番感慨,向众女一使眼色,便悄悄的离开,到山崖之边观赏下面的江景。

    时值黄昏,只见烟波浩渺,江流入耳,一轮红日斜映,照得万顷江波蹿起亿万金鳞,大江落日,蔚为壮观,不时可见三两渔舟拉杆收网,划浆而过,春山迤逦,暮霭苍茫,两滩之边白鹤收翅,野鸦归林,又过得一阵,夕阳浅隐,瞑色初凝,不时可见有炊烟四起,正是到了渔家饭熟之时,无数渔妇高呼男人归航,那江面上便渐渐的安静下来。

    见到这般的景致,众女皆是心旷神怡,陆玉嫣最先叹道:“天弃,怪不得公公婆婆会选在这里隐居,真是好美。”

    邓雅婵问袁宝琴道:“袁姐姐,你说是这里美?还是伏羲祖爷与女娲娘娘造的那个太虚幻境美?”

    袁宝琴不假思索的道:“当然是这里,那太虚幻境虽然比这里奇丽,景致也要多,可是却少了这一种人间的烟火之气,要是让我选,我情愿留在这里,却不会去那太虚幻境。”

    她这么一说,蛛儿等女都齐声赞同起来。

    李淑琼刚才瞧着那些渔夫都是满载而归,不由道:“任小贼,我说这里也不错,林子里有鸟,江底里有鱼,再加上有胡十二妹的厨艺,咱们就多呆些日子罢,等烦了再下山去,明儿我做鱼杆到下面去,准钓一条大鱼起来。”

    任天弃也喜欢上了这里,闻言哈哈一笑道:“小琼琼,你也太小瞧你夫君我啦,要钓鱼还用得着下山么。”

    说着身子一晃,已经变成了个数十丈高的巨人,手里拿着一根鱼杆,见到前面有一块巨石,便站了上去,垂下了线,直到百丈之下的江面,只片刻之间,便钩了一条百来斤的大鱼上来。

    众女见状,都拍手欢呼,任天弃大是得意,身子缩回原状,但刚才踏得重了,那巨石上已经留下了两个老大的脚印。(注:任天弃钓垂之时山下已有渔夫见到,后来又在山上见到了那巨石上的两个脚印,知道有天神在此呆过,故而将孤老山改为钓鱼城,在今重庆合川市南效三十里处,后来蒙古入侵南宋,南宋全境沦陷,唯钓鱼城强攻三十载不下,其大汗蒙哥便在此处死于石砲之击,而非金老先生笔下死于杨过之手,从而改变了当时的整个欧亚战局,故有‘独钓中原’之美誉,成为了名满中外的古战场之一,那块留着大脚的巨石至今还在钓鱼城峰顶供游人观赏猜测。)

    胡十二妹见到那条大鱼,笑着道:“好啊,我可以用这条鱼做十个不同的花样儿出来,只是这里没有厨房,更没有配料,怎么办?”

    李淑琼在任天弃胸口一拍道:“十二妹,有咱们的任小贼在,还有什么事情搞不定的。任小贼,快弄一幢舒适美观的大宅出来。”

    任天弃呵呵一笑,将手一挥,山顶之上果然就多了一幢豪华富贵的大宅,另外还有许多美丽的婢女婷婷玉立的站在大宅之处恭候着,却是任天弃用山上的那些鲜花变化而成。

    李淑琼见到这些美女,心里面就不高兴了,撅着嘴道:“任小贼,你什么时候才能不那么好色啊。”

    任天弃变出这些美婢也是无意而为,听着李淑琼的话,连忙道:“冤枉,屈天的冤枉,我这是眼中有色,心中无色。”

    李淑琼道:“呸,任小贼,你说别的,或许我还相信你,可这事,你是狗……”一想下面的话不雅,便道:“你是这个改不了吃那个,先不说别的,就说天上那些被你糟蹋了的仙子,咱们去替你道歉这时候,她们虽然眼泪汪汪的,却不怎么恨你,要是有一天你碰上了,她们又可怜兮兮温温柔柔的来缠着你,我就不信你这个大色鬼会不动心。”

    想到那些仙子艳光映雪,美丽出尘的容貌,任天弃心中实在没谱,不敢说狠话,只得道:“嘿嘿,我是随机应变,随机应变。”

    李淑琼又道:“呸,呸,什么随机应变,我瞧是多多益善,多多益善。”

    蛛儿等女也知道要让夫君收心绝非一日之功,现在可不能说得太僵,听着李淑琼与他斗嘴,都笑着过来替任天弃解围。

    李淑琼也知道任天弃心里是有自己的,而且以他的性子,能与天地同寿,这么漫长的时间,不弄些风流韵事出来,那才奇怪之极,嘴里虽然说,心里其实早就有所准备会多一些姐妹出来,听着众姐妹打岔,自然就算了,随着大家走入了那宅子。

    不多时,宅子里就发出了任天弃与九女的一阵阵欢笑之声,那笑声随风而飘,将原来寂寥的山峰点染得格外绚丽多姿。

    这正是“做仙要做风流仙,无情何必求长生。”

新葡京娱乐场www.71wx.com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