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娱乐场网 书库 排行 繁體
当前位置: 新葡京娱乐场网 > 官途(逐浪)最新章节列表 > 尾声 好使的工具
官途(逐浪)

《官途(逐浪)》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尾声 好使的工具

手机用户请访问:手机网

    李向东沉默了许多,东江市似乎也随着李向东的沉默沉默了许多,到了这年年底,回顾这一年的成绩,惊讶地发现,太多的设想都渐渐实现了,老百姓的居住环境得到了改善,食品市场管理井然有序,服装品牌已经进入全国各大城市,皮鞋品牌更是一个跳跃直接进入了国际市场。

    冯玉如说:“春节期间,我们计划搞一个各大企业的文艺大汇演。”

    方明说:“新一届的球市也将在春节期间拉开新序幕。”

    黄说:“我们也正在筹备组织举办一个服装、皮鞋订购会,邀请世界各地的合作伙伴前来参加。”

    已经是东江市的市长洪常委说:“我们是不是把这些内容集中起来,搞一个大型庆典活动,展示这一年来取得的辉煌成果。”

    李向东笑了笑,问:“是不是太高调了?”

    这种活动,多少有一种歌颂丰功伟绩的含意,你李向东为什么要这么干?是不是对省里不满?是不是对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对你的冷淡不满,所以,利用这么个形式炫耀自己,证明自己无所不能,证明他们目光短浅?

    黄说:“这只是一项商务活动。”

    冯玉如说:“我们只是丰富群众春节期间的文娱生活。”

    方明说:“东江市只是给大家营造一个热烈、详和、幸福的春节氛围。”

    李向东说:“你们这都是在为自己找借口,都是在为举办这个活动找理由。”

    洪常委笑着说:“只要你下决心,我们也就不用想那么一大堆废话了。”

    李向东笑了起来,说:“我不下决心也不可能了,这举手表决,我也要少数服从多数。”

    于是,这年的元旦一过,东江市便热闹起来,各项活动粉墨登场。省委主要领导接到了东江市的邀请,但他推说身体不适没来参加。省政府主要领导先也说不来参加,后改变了主意,但李向东没想到,他是陪中组部那位某省委书记来的。

    那位领导握着李向东的手,说:“不知道你在搞活动,否则,我会组织一个参观团过来。”

    李向东说:“随便闹闹,春节了,大家都说要热闹热闹。”

    那位领导问:“下一年,有什么打算?”

    李向东看了省政府主要领导一眼,半认真半开玩笑地说:“就是不知道省里的领导还让不让我干下去。”

    那位领导显然已经知道了李向东的处境,“哈哈”笑起来,说:“你躲到我那去,竟躲出那么大的麻烦。”

    他说,我倒觉得,你这办法挺好的,遇到麻烦事就是应该躲,硬碰硬当然不行,不躲起来,又有可能被妥协。我们太多的事不是不坚决,开始都很坚决,只是后来,在不自不觉中被协妥了。太多藤藤树树,千丝万缕,如果不躲起来,真就别想能挺到最后。

    他说,你是没选对时间,或者说,运气不好,事件发生的不是时候。省委主要领导也太有点那么了,自己上不去,怎么能拿下面撒气?我没上去找谁撒气了?要找就找自己,上不去的理由有千万条,但替你说话的人够力度,上不去的理由也可以成为上去的理由。

    他说,你别跟省政府主要领导了,他力度不够,在东江市当书记已经到头了,跟我走吧!虽然我那是个穷省,也有你发挥的空间。我让你当常委怎么样?我那边正缺个常委纪委书记。到我那去,揪几个腐败分子,让我也威风威风!

    李向东愣了好一会,不知他说的是真话,还是开玩笑。

    那位领导说:“考虑一下吧!我在你们东江市呆两天,走的时候给我一个明确答复,我好去向你们省委主要领导要人。”

    李向东这才意识到他说的是真话,有些语无伦次地说:“一点准备也没有,一点征兆也没有。”

    他有点明白了,那位领导到东江市来,根本没兴趣看什么春节庆典活动,来跟他谈这事才是真正目的。省委书记看一个不是自己管辖的市搞的庆典,也太浪费时间了吧!

    表妹一点也高兴不起来,想自己这么没名没份地跟李向东从市县到青山市,又从青山市到东江市,这次,还能跟他去吗?不能去怎么办?这省与省距离那么远,乘搭飞机也要两个小时,见一次面貌似要登一回天。杨晓丽说,活该!说你早就应该知道会有这么个结果。她说,你还想跟他一辈子啊!

    表妹可怜巴巴地看着杨晓丽问:“你真不要我了?”

    杨晓丽说:“不是我不要你,是他不要你。”

    说着,就笑起来,搂着表妹说,他不要你,我要你。我们随他后也到他那去。她可舍不得表妹,没有表妹给力,李向东有多大能耐?她可不想没有那种死去活来。

    她把表妹推给李向东,说:“你去好好侍候他,让他更勇猛无比。”

    这似乎已是一种定律,当青龙与白虎撕杀的时候,当青龙挫败白虎的时候,青龙便像一把利剑,她渴望享用那把利剑的神威。

    看着李向东和表妹翻江倒海,她也按捺不住,就也投入进去了。她懂得怎么帮助李向东快快地制服表妹,狠狠地压住表妹那不算大的臀,于是,表妹就一点招架的力气也没有了,于是,她就替而代之。

    每一次,都会有一种被剌穿的痛苦,每一次,都很想被他剌穿了才解恨。其实,她也是不经事的,表妹缓过气,就也报复她,把她那硕大的臀压得扁得不能再扁,这时候,她就完全被刺透了。

    她说:“你真恨!”

    表妹说:“你不是愿意吗?”

    她说:“也不要那么伤人吧!”

    表妹说:“你伤得起,你不受伤不尽兴。”

    这是杨晓丽很喜欢的姿势,倒趴在李向东的身上,表妹就半蹲半坐在李向东面前给力,于是,李向东的呼吸热热地喷着小白虎,一不留情,小白虎就被咬了一口,她叫了起来。杨晓丽虽然看不见,却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很有些开心地说:“活该,你活该!”

    表妹就更使劲地往下压,也没听见杨晓丽说话,只见她趴在那里动弹,很像垂死挣扎,表妹就想说几句狠话解解恨,然而,小白虎被李向东弄得像触了电,一股酥麻蔓延上来,就不得不咬牙切齿地“哇哇”叫起来,手里感觉到青龙在杨晓丽软软的臀肉勇猛无比地跳跃,便像自己被那青龙撕杀一样,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这时候,杨晓丽早死了过去,只有李向东清醒,绷紧的神经一放,所有的力气聚集到两个点,那青龙越发凶狠地跳跃,那小白虎也就被咬得一窜一窜地颤抖。

    表妹说:“我比谁都受伤。”

    杨晓丽说:“我更受伤好不好?”

    表妹说:“他不但咬我耳朵,还咬我的白虎。”

    杨晓丽有气无力地笑,说:“谁叫你给力了?你是自作自受。”

    表妹说:“我不去了,不随你们去了。”

    杨晓丽说:“不行,你不去他咬谁?你不去他至少减一半的功力。”

    春节一过,李向东便走马上任了。虽然,他很清楚,那是一个很得罪人的位置,但是干什么不得罪人?只要想干事干大事,不管在哪个位置,都会遇到阻力都会得罪人。他想,他到了东江市,揪出一个个团伙一个个人,才让那位领导看中的,才认定他到了那边有所作为,因此,可以预料,前面有许许多多的硬骨头等着他去啃。

    他李向东就是这个命,就是一个好使的工具,不管让他当多大的官。

新葡京娱乐场www.71wx.com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