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娱乐场网 书库 排行 繁體
不遇

《不遇》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不遇

手机用户请访问:手机网

    (1)

    阿风在一家建材公司做销售满三个月了。公司刚刚下达通知,总经理今天下午将亲临本部召开业务会议。

    近来公司销售业绩不佳,除了两个老业务员顺利续签了老客户的订单外其余概无动静。一听总经理将亲临本部,自然让人敏感地想到事态的严重。

    阿风所在的业务小组只有三个人。另两个是女孩子:小董和小秦。她们和阿风同时应聘进的公司。小董的位子就在阿风的左手边。此刻,阿风听到小董正和她旁边的小秦在悄声嘀咕:“下午开会估计要挨剋了。”“业绩不好,哪能不急?!”“你说会不会采取什么措施?比方开人啦……”---阿风圆圆的、略微向外凸起的大眼睛不经意地闪过一丝轻蔑。他原是很喜欢加入别人的谈话发表见解的人,这时真想凑过去对她俩说:“你们真是杞人忧天呐,女人就是女人。”

    阿风是不惧怕什么的。不出单?自己是最新一批进来的业务员,不出单的不只他一个。开会?一提开会他就别提多精神了。他最值得骄傲与得意的,就是自己有比别人更富于创造力的思维和出色的语言表达能力。这是他的标签,会让周围所有的人都记住他阿风的。出类拔萃的天分给了阿风足够的自信。不出单,是许多原因导致的。仅仅三个月,他对公司业务动作的方方面面已基本了解并产生了自己独到的看法。阿风向来觉得自己是个没有遇到知音伯乐的小天才,是被沙砾遮埋住的金子,很不得志。特别是如今,自己已落得个天天被风吹日晒、在外奔波的命,跟这许多皮肤黧黑、文化素质低自己好几个档次的没主见的小业务员们掉在一个坑里挣扎着。他心里颇不平衡。

    阿风是这个业务部里学历最高的。大学本科毕业。专业是管理学。早在大学期间,阿风已练就了一副好口才,喜欢和同学们扎堆辩论一些高深的理论问题。而且辩论的结果一再证明自己透视问题本质的能力比别人胜出一筹。还常常能反向思维地提出一些让别人挠头、一时找不到答案的问题来。阿风很为自己的天赋自豪。而世事艰辛、无人识君。为讨口饭吃,现如今只得委屈自己和这许多不入眼的人混在一起。总经理亲临指导、训话?阿风才不担心什么呐,甚至有些高兴。他喜欢有大领导在场的会议,那对他这样的人才无疑是见天日的好时机。

    下午一点半钟。为准备三点钟的会议,大家都临时取消了和客户见面洽谈的预约。认真地各自做着工作总结,以备会议之需。阿风草草整理了一下客户资料和工作报表后,开始在厚厚的工作笔记本上罗列起一条又一条的问题与要点来。内容包括他对业务经理工作方法、态度的意见、对公司规章制度改进的意见、对公司业务培训与管理的新建议、加大销售力度、提高工作效率的有效措施参考方案等等。阿风自信满满,一定要抓住这难得的机会在总经理面前好好的表现一下。

    正聚精会神埋头落笔间,耳朵里飘进一个声音:“嗳,大哥,你的腿咋老晃个不停呀?晃得我眼花,心更慌了。你是不是也紧张的啊?”阿风扭转头,小董一双机灵的大眼睛正含着打趣的笑意。原来阿风不仅两腿一直叉开着在晃动,连上半身也随着不住地轻轻摇着。这早就成了他的习惯动作了。阿风无心睬小董的无聊,心里轻轻嘀咕了一句:这黑不溜秋的丑丫头。然后继续着自己的思考,舒舒服服的习惯动作没有停止下来。

    三点钟。大家已在会议室里就坐,只等总经理的驾临了。十分钟、二十分钟……业务经理接到电话,告知总经理在半路上接到总部电话,一件突发事件急需他亲临处理,遂原路返回总部了。消息一出,会场里一片轻松的气氛立时弥散开来。只有阿风感到失望。不,是沮丧。自己一次表现的计划落空了。自打来上班,还没和老总打过照面呐。

    不过,业务经理宣布会议照常,按例行业务会议程序进行。每一个人轮流发言。无非是业务进展、客户跟进情况汇报等等。阿风尽管很失望,这样讲话的机会却是万万不会白白浪费掉的。轮到他时,他一打开话匣子便滔滔不绝起来。阿风天生有一种让思维跑马不停歇的本事。进公司三个月来的种种感触、想法从他嘴里点点滴滴流淌出来。他的思想的深邃的确是其他人无法比拟的,让那些只会简单地汇报工作和反映工作中遇到的困难的同事们相形见绌、个个流露出诧异与新奇的神色。阿风看到小董他们有的在低头默默记录他的发言,有的瞪大着求知的双眼巴巴地看着他,连业务经理都勾着脑袋垂着双眼若有所思地仔细聆听着……。阿风越讲越兴奋,他感到自己的位子偏了点,于是边说着边越过了旁边两个位子,坐在了原本给总经理预备的位置上。这下可以面对了所有会场里的人了,感觉真爽!他已经不需再受笔记本上要点的提示了,大脑里一个话题接着一个话题源源不断地冒出来……---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若不是被业务经理截断了话头,阿风还没打算收场呐。反正他没尽兴。业务经理是个工作作风成熟、稳重的人。他在止住阿风的话头后补充道:“……由于时间关系,我们的个人总结发言就进行到此。阿风的发言很精彩,看得出他对工作是兢兢业业的。以后我欢迎大家这样直抒胸臆、各抒己见。这样才能集思广益,找出我们工作的症结所在,对改善我们的工作思路和方法都有帮助。谢谢阿风如此坦诚的发言。”业务经理话一落音拍了两下巴掌,于是会场里响起了一片鼓掌声。

    会议结束回到办公桌前,阿风依然陶醉在刚才的兴奋状态里。那一阵掌声是意外的收获。他脸泛红光,在座位上实在坐不住,站起来原地动两下脚、再坐下,再站起来动两下脚、再坐下。顽皮的小董又凑了过来,笑嘻嘻地说:“阿风大哥,这下你又出风头了。口才真不错,我们可就讲不出那么多道道了。”阿风带着满足的笑扫了她一眼,没说话,心里轻轻地“切”了一声。鬼精灵的小董在他脸上看到了鄙夷。---小董和阿风是一道进的公司。刚开始,觉得阿风看上去一副很牛的气势,不知是何来头。后来知道是和自己一样来做最基层的业务工作。不过学历不低的。阿风不太能吃苦,平时还不如自己一个女孩子在外奔忙的时候多。说话还爱给人上课。电话里和客户讲话也一样爱教育人。常听到他给客户纠正错误或者建议客户改变一下思路等等之类的话。客户似乎也挺愿意听他聊。不过他约见到的客户量最少,业务状况在这个三人小组里是最差的。三个月来,这个年长自己两岁的本科生大哥给小董的印象是:满腹学问、思维复杂、最适合做个政治老师。不知他为何屈尊来做起业务了?小董有一次问过阿风这个问题。阿风只是无奈又略带感慨地说了一句:“唉,世道如此啊!”小董还记得自己紧接他的话尾开了一句玩笑:“是不是天将降大任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智、饿其体肤、劳其筋骨……”没想到阿风忽然圆眼一瞪、脸色抖地一变,吓得小董赶紧打住。小董哪知她的话正切中阿风心头要害,阿风却又似乎从小董的口吻里察觉到了一丝嘲讽。

    这时,小秦围了过来,急切切地对两人说:“嗳嗳。我告诉你们,刚刚听到业务经理在电话里跟别人说,二组的小兰马上要签一个大单了,订货量可不小。本来一直是另一家建材公司的客户,这回不知被小兰使了什么招给挖过来了。”“真的啊?!好消息。可让咱们看到胜利的曙光啦。”小董应和着。“签还没签呐,说的跟成了一般。”阿风忍不住也接了一句,心里泛出一点酸味儿。小秦一听,对阿风道:“阿风啊,你口才那么好,你是我们的希望。什么时候签个大单啊?到时一定得请我们去最好的海鲜楼吃一顿,先说定了。”阿风昂着脑袋,脸上的光芒还未完全消褪,带着他惯常有的那一丝鄙夷、不屑的表情回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接着把头转向小秦:“阿风也是你好叫的吗?你是什么人?小毛孩。你又不是老总。”说罢,三下两下整理好挎包,以他招牌式的特定姿态,昂首阔步、有节奏地摆动起两条粗壮的短腿、铿锵有力地走了出去。

    这边厢小秦冲着阿风的背影一吐舌头,两边嘴角向下一拉。小董则反应超快地在过道里学起了阿风挺着矮胖的腰板走路的样子来。然后两个人忍俊不禁地哈哈大笑起来。小董又特别扭动了两下腰肢道:“瞧他那夹紧了屁股走路的样儿,笨得象企鹅。哈哈哈……”“他哪里比得上企鹅招人喜欢?!”说这话的是负责办公室卫生的刘姐,三十多岁,来自乡下。平日里顶看不惯阿风那副趾高气扬的臭文人作派,背后常常对着阿风背影皱鼻子。这会儿小董和小秦的戏谑和揶揄恰巧被她撞见,于是加入了进来。她一边双手把抹布展平放在阿风的办公桌上,一边数落道:“瞧瞧这一桌的黑橡皮泥,谁的有这么龌龊啊?!我怀疑是不是他脸上搓下的灰泥呢。脏的象小孩屁股一样,天天给他擦。”小董说道:“刘姐,人家可是正规科班出来的大学生,你可别这么辱没了人家的斯文啊。”“哈,”刘姐皱一皱鼻子道:“什么正规科班出来的?!我看象一坨狗屎。瞧这地上粘乎乎的一块黑,象口香糖一样蹭不掉,真是比我们乡下的狗还不知道讲点卫生。”刘姐说话一向有些尖刻损人,这会儿连小董、小秦两个调皮鬼也觉得她过分了点,笑不出来了。

    (2)

    次日早晨,阿风踩着点走进办公室。刚落座,眼尖的小董立刻发现了他身上的变化。那双灰扑扑的、象是从哪个旧鞋摊上拎出来的皮鞋被擦得格外锃亮可鉴。新换的一套西装尽管看上去只有五、六成新,但干净齐整、不留褶痕。阿风原来那套蓝灰色西装至少穿两个月未见他换过,袖口已磨得发黑发亮了,身上还常沾着灰尘点点。今日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这位老兄的谜还真是挺多的。小董对阿风的好奇心打从进公司开始就被培养起来了。起初是被这位老兄才高八斗的模样给唬住了,至少该是个白领级的人,怎么跑来做起业务?接着,这位老兄开始卖弄口才了,常常口若悬河、没完没了的。特别是喜欢在女同事们面前表现。当女孩子们象听故事一样被吸引住时,他会兴奋得刹时脸色绯红,象刚饮过酒一般。但是有一次,他正唾沫横飞的时候,突然打了个响屁。周围几个同事要么尴尬地走开,要么捂起嘴窃笑不已。而阿风一副很从容淡定的样子,好象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自那以后,大伙发现当众放屁对阿风是一件极平常的事,几乎每天都能有幸闻听。久而久之,这也成了阿风的特权,无人笑他了。而阿风那鹤立鸡群的本来面目也逐渐显露,开始喜欢对小董这班轻易被他征服的业务员们侧目而视了。再随后,他类似当众放屁那样不受欢迎的诸多毛病也越来越多地暴露出来。譬如:借了同事资料,还的时候缺了一页却非说是同事没借,还怪同事记性太差,可过了两天,那页资料就从他的挎包里掉了出来;还常常拿办公桌上的曲别针当牙签用,然后剔出的菜渣子“呸、呸”响亮地往过道上吐,好几次小董都感觉到他嘴里的气息喷到了自己脸上;还有,当大伙儿一块儿出去吃中餐时,他常常忘了带钱包,别人帮他垫付上,可事后他总忘得干干净净;再有,从客户那里回来后,干渴难耐时,他便不管不顾地捧起别人有水的杯子“咕嘟咕嘟”一气灌个饱再说……。总之,在小董的眼中,阿风的形象从最初的神秘、高大跌落下来了。如今,即使他有比昨日总经理缺席的会议上的发言更出彩的演说、让小董她们憋死也想不出的奇思妙想,也不再能打动小董她们了。阿风,只是一个有点才学、有点问题、有点讨人嫌又有点趣味的普普通通的怪人!这会儿,小董打量着面貌一新的阿风,眼睛移到了阿风那半长不短的头发上。停了几秒钟,忽然“扑哧”笑出了声。她拉拉旁边小秦的胳膊肘,又指指阿风的头。然后两个人一起闷着头伏在桌子上发出“吃吃”的窃笑声。原来,阿风的头发也被精心打理过了,只是发蜡没有抹均匀,左边脑袋潮得象刚从水里捞出来,右边脑袋干蓬蓬的、依然保持着过去杂乱无章的风范。

    阿风已察觉到两个鬼丫头的动静,他侧过脸乜斜了一眼。阿风今天的确刻意把自己好好打扮了一番。事出总有因的。昨日下班后,阿风和同乡阿强一同走出大楼门口,正巧遇到阿强的女朋友在等他。打过招呼后,阿强就和女朋友手牵着手、甜甜蜜蜜地走了。阿风当时很被阿强女朋友的妩媚清姿震慑,一阵心脏狂跳,好在他掩饰得极佳。这一夜,他躺在床上翻来复去难以入眠。想想自己已满二十六周岁了,还没交过一个女朋友。凭自己的天资聪颖,打从十四、五岁起就比同龄人懂事成熟许多,也曾不只一次地对女同学或女同事动过心思,但似乎都没有人响应过。她们的眼神在阿风面前从来没有那种光闪过。久而久之,他便感到女人离自己太遥远了,很有些失望得想放弃了。不过,心灵深处挥之不去的对女性的向往常常会因为一丁点细微的事情就很敏感地被唤醒,惹得他躁动不安。比如,在地铁里,远远地,望见一个亭亭玉立、着装出众、脸搽胭脂的女子,便会立时让他一见钟情、产生浮想联翩---这个女人真有魅力……;或者在公交车站,前面一个妙龄少女的背影晃动,清瘦窈窕、青春时尚,又立马令他一阵激动不已,巴不得马上把眼前的如花女子娶回家中、揽入怀中。再如今天下午对阿强女友的那一瞥,真是个靓女!阿强真是好命!阿风觉得心里痒痒的象有什么在抓挠。不过,阿强的确是个帅小伙,高高瘦瘦、脸庞端正、穿着讲究,每天都把那一头明星发型梳理得根根不乱的,真让阿风羡慕不已。得学一学阿强,阿风想,---俗话讲:佛要金装,人要衣装。

    然而,凭阿风的智商,他决不会盲目地崇拜跟风。促使他次日清晨做出这番改变的,还有另一层隐衷。打扮得入时一点,决不是给这间办公室里小董、小秦那两个土里土气的傻丫头看的。在他刚进公司不久,便以他不同凡响的才学征服了这两个没文化的女孩子。自从第一次看到她们听自己发表言论时脸上现出的钦佩与欣赏的神情起,他就轻视她们了。阿风很想有个女朋友,他心中也暗自揣度过。可是这两个女孩子未免太黑了点、太丑了点,一点没有城市女孩子优雅的气质。这样的女孩子怎么能带得出去?他变得越发瞧不起她们了。而且阿风非常自信她们始终象刚进公司那会儿一样的崇拜他,绝对想不到他在她们眼中已沦落成一个另类有趣的怪人了,就如昨天业务大会之后他走出这间办公室时,绝对想不到身后的三个女人会那样的奚落、作践他一样。那么阿风为谁而容呢?公司为扩充队伍,前几日又招进一批新业务员,正在业务经理办公室接受岗前专业知识培训。小董和小秦还在揣测着招进新人是否要淘汰一些老业务员呐。阿风是已膨胀得不会为此类问题担忧的,他的眼睛瞄住了一个女孩子。女孩子只有二十岁光景,长相非常乖巧,貌似正当红的流行歌手蔡依林。不,比她看上去更楚楚动人。阿风昨夜躺在床上胡思乱想时,眼前又浮出了这一张新面孔。今天的焕然一新最大的动力便源于此了。

    真的有心灵感应。就在这天下午,业务经理宣布向每个业务小组再分派一到两名新成员。那个长得象蔡依林的女孩子恰好被分到阿风的这个组,并且位子被安排在阿风的右手边。当业务经理叮嘱阿风多照应一下新成员时,女孩子很乖觉地接过来,主动对阿风说:“我叫阿华,以后请大哥多担待、多关照。”还微微欠了欠身,好似从日本电视剧里移过来的一样,连讲话的声音也象一阵轻风似的柔顺可人。阿风一阵心旌荡漾,马上应道:“不用客气,不用客气,以后有什么不懂的问题尽管问我。”在这么一个可爱的小妹妹面前,阿风觉得自己的形象一下子变得高大起来,义气得只差拍胸脯了。一旁的小董和小秦相视会意地神秘一笑。

    而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阿风的第一直觉一再被验证是准确无误的。阿华尽管学历低了点。但其他方面都在他理想之中。性格温柔、做事得体、形象姣好。尤其对自己很尊重顺服的样子,充满了女孩子的迷人魅力。可比那两个丑丫头强多了。在阿风的潜意识里是不喜欢一个女孩子争胜好强的。尤其小董和小秦这样,一直想在业务上争着出头不说,有时还居然在会议上就某个问题和自己死较劲,让他心生反感。人又长得象个假小子一样又黑又瘦,不象个女人。阿风现在真切地感到爱情在向自己召唤了,心情倍觉舒爽。每天都把皮鞋擦得瓦亮瓦亮的,头上打上发蜡,有时还能闻得到香水的味道。阿风对小董、小秦的态度也忽然起了变化,似乎又回到了刚进公司那时,高兴起来和两个人又说又笑个不停。不过很快,两个女孩子便洞悉他醉翁之意不在酒了。聊着聊着,阿风就又开始教育她俩了,有空多看看书多学习学习啦,下了班别老逛街买零食吃啦,等等。尤其是阿华在的时候,他说着说着还会冲两个女孩子突然的脸色一凛,现出一副很不满意的、清高的神态来。这是阿风沉浸在自我里极致时的表情,司空见惯了。两个女孩子看明白了,他是在借两个女孩子炫耀自己,是表现给阿华看的。他在讨阿华的喜欢。

    这天吃过中午饭,小董和小秦正伏在桌上打盹。阿风的桌上突然响起了什么录音声,怎么听怎么耳熟。仔细一辩,两个人不由得瞪起眼睛、张大了嘴。怎么回事?这不就是那天下午总经理缺席的会议上阿风的发言吗?两个人惊奇地伸过头一看,原来是从阿风那款高档手机里发出来的。他正在放给阿华听,还一边讲解着什么。阿华很认真地听着,还不时地点点头。两个女孩子忍不住好奇地冲口而出:“阿风,你居然把你的发言录了音啦?!”阿风偏转头,对两个女孩子如此的惊奇投去不屑的一瞥,道:“这有什么?!我讲的都是我平时思索琢磨、日积月累下来的经验,我觉得很重要。不录下来可惜了。我还打算照此录音写一份书面报告呈给总经理呐。”两个女孩子一听这话,一耸肩膀缩回了头。面对面伏在桌上,悄悄说:“这阿风,有点邪乎了。”

    (3)

    临到下班时,业务经理召集公司所有业务人员开了个会,确切地说是开了个表彰会。前一阵传闻的隔壁组小兰即将签约一个大客户的事终于锤落定音了。这是三个多月来,新业务员们签下的第一个单,而且是个数目不小的大单。业务经理代表总公司当场给小兰颁发了红包奖励,并即刻宣布提升小兰为所在业务小组的组长。晚上请所有业务人员会餐,以示庆祝。

    庆祝晚宴上,阿风看着那个叫小兰的女孩子春风得意的样子、还有大伙向她敬酒时的献媚样,心里酸唧唧地很不是滋味。这么大的荣耀本应该落在自己头上的。凭着自己的才学和能力,首先被提拔的应该是自己才对。让这么个又黑又丑又蠢又呆的小丫头抢了先,真是窝囊。看看在坐的,有几个象模象样一点的?自己夹在他们中间已经够憋屈的了。现在还要违心地和他们一道向一个平庸的小丫头敬酒祝贺,再假模假式地送上几句称道的话。阿风愈加的郁闷,借着一点酒劲,心里那股酸再也控制不住地就泛了上来。他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左右的同事聊起了男人和女人的不同。随着他的嗓门越来越高,全桌的人都不再吭声只听他一个人发表着高论。话题已经变成了女人做业务的优势。什么女人撒个娇卖个嗲啦,男人容易怜香惜玉啦,等等。所有的人都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只不过看在他那一脸的酡红酒意,没有人想反驳他什么。总之,阿风把酸味吐尽了,心中舒畅了。

    尽管小兰成了公司里的一颗新星,让新员工羡煞不已。不过,心高气傲的阿风注定做不到默默无闻的平凡,离奇的事情继续眷顾着他。

    在小兰的庆祝会开过的第二天早上,小董和小秦正忙碌着手头的资料。耳边忽闻一个陌生的带点怪异的女声腔,两个人本能地抬头四顾张望了一下,没有找到发声源。可是这个声音就在耳畔,说着似曾耳熟的话语。奇怪了!小董和小秦都颇感讶异地用眼光仔细搜寻起来。最后,两个人不约而同地、都难以置信地把眼光落在了阿风的脸上。啊?!天哪!是他?!只要他一张口,不管是和阿华讲话也好,还是在电话里和客户讲话也好,源源吐出的就是这奇特的女声腔!小董、小秦这一回吃惊非同小可。以前阿风身上尽管出过许多让人意想不到的事,可无论如何也不能和这回相提并论了,性质不同了!两个一向快嘴快舌的小姑娘谁也没敢吱声问阿风怎么回事。稍许片刻,倒是阿华,忍不住讷讷地对阿风道:“阿风大哥,你的声音怎么变、变……”“变什么了?”阿风刻意温柔了一下反问道。小董和小秦感到一阵肉麻,浑身的汗毛都硬翘翘地竖了起来,禁不住异口同声地代阿华答道:“变成女人了!”这一嗓子不轻,引得从门口路过的人都回过头来。阿风扭头狠狠翻了两个冒失鬼一个白眼道:“胡说八道!”“是真的,真的变女人声了。”还是阿华声音怯怯地主持了公道。阿风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一阵红一阵白的。其时他自己也感觉到讲话哪里不对劲了。是喉咙?还是哪儿?阿华的话他是相信的。难道?难道?一时间,阿风的大脑象陀螺一样飞转起来。昨晚小兰的庆祝宴会实在太刺激人了。他回到家左思右想了大半夜。为什么?一个哪里都不如自己的小丫头签了这么大单、交这么好的运道?是老天冥冥中在相助?男人真命苦,辛辛苦苦地为工作的事操心,不如女人在人前发一个嗲、撒一个娇。唉!小兰的优点不就是讲话柔声细气、慢条斯理、态度和霭吗?这是她唯一的优势。就这一个优势便击垮了处心积虑的阿风。阿风心中愤愤不平。最后暗暗怨起自己的客户来,为何都是男的而没有女的?否则自己也可以发挥一下性别的优势,击破某一个堡垒。就这么想着时运的不济、男女的不平等、满腔的失落与慊慊然,一清早起来,阿风便感到一发声,嗓子眼就有些发紧不太利落了。想到此,阿风知道自己变音的原因何在了。不由轻叹口气、自言自语般道:“我昨晚想工作的事想多了。”“想什么事啊?怎么会变声的呢?”阿华问道。小董、小秦尖起耳朵、急不可耐地等待着下文。阿风没有作声。自己对工作的敬业只有自己清楚。男子汉有苦不轻言。更何况旁边还有两个正支愣着耳朵、他不屑与之言的傻丫头!但是,旋即,阿风从挎包里抽出一沓厚厚的信笺纸,象洗扑克牌一样信手捻过一遍。上面每一页都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字。他对小董、小秦扬了一扬,说道:“这是我花了几天工夫整理出来的一份工作报告,关于咱们业务部工作的。我今天就把它直接寄给总经理。”“哦!哦!”一个惊奇还未落下,另一个惊奇又压了上来。阿风总是不停地带来惊奇,这会儿小董和小秦有些眼花缭乱得招架不住了,剩下的只有默不作声地用眼角不时瞟一下阿风,琢磨一下这个趣味怪人。

    阿风变掉嗓音的事在公司里掀起了一阵不大不小的波澜。大家都好奇地向阿风询问是怎么回事。最后一致的答案是:---阿风太过操心,没日没夜地想着如何促成签单,思虑过度导致了变音。在例行业务会上,业务经理不忘提醒大家:“……全心投入工作时,一定切记要保证身体健康,劳逸结合、张驰有度……”阿风凭直觉认为说的是自己。不管怎么说,自己的敬业与勤奋终于开始得到关注了。

    两个星期平静地过去了。阿风呕心沥血写出的长达二十来页的业务工作报告还没有任何反馈信息。不过,另一则消息又开始在公司传播开,据说来源可靠。就是前一阵子让小董和小秦着实担忧过的事情:公司要裁员了。

    这个不胫而走的消息起了激励作用。大家开始加倍努力地和自己的客户进行联系,想方设法力争在这最后、最关键的时间内促成交易。小董、小秦俩也不例外,俏皮话少了,每天埋头专心研究自己的客户。瞧这一派紧张气氛,阿风心头暗自好笑:这些庸人!

    这天夜里,阿风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站在一栋富丽堂皇的企业大厅中央,几个气质高贵、仪表富态的大企业家轮番热情地和阿风握手致意,并亲自送阿风到大门口。业务经理笑容可掬地迎上前去,给阿风戴上了一朵鲜艳的大红花。就这样,阿风胸佩大红花、手捧客户赠送的金边镜框走进公司。所有的同事都迎立在两旁。特别是阿华,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正含情脉脉地望着阿风。阿风终于不能自持,激动地走过去,伸出双臂拥抱阿华,镜框“哐啷”一声摔在了地板上……。---阿风惊醒过来,低头一看,床头柜上的一只不锈钢大茶缸滚落在水泥地上……

    (4)

    当阿风满怀着好梦带来的好心情踏进办公室,还未在位子上坐稳,桌上的电话铃声急促地响起。对方一阵叽哩咕噜的英语。好在阿风英文不错。一阵对答后,旁边的小董、小秦和阿华看到阿风脸膛开始泛红,眼放光彩,连手都微微颤抖起来。有好事了!阿风电话一摞下,三步并作两步跨出门直奔业务经理办公室而去。约摸过了半个钟头光景才急步返回,匆匆忙忙整理好挎包。正待出门时,阿风才想起了什么。他转过身,环视了一下三个人,带着志满意得的神情,落地有声地说:“我有一个大客户,是一家美国跨国企业,已确定现在上门谈判签约了。等成交了我请你们去最好的海鲜楼吃大餐。”

    阿风和业务经理并肩坐在公司业务专用的小轿车里。业务经理的公文包里塞满了公司的各种资料和签约备用的合同。这个大客户是公司长期以来一直在努力突破的难关,没想到喜讯就这么突然降临了。现在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了。业务经理的脸上也不胜欣喜地放出光芒。而阿风此刻的心更象是被激动与兴奋撑得鼓鼓的船帆。---昨夜的梦是个好兆头。自己的良苦用心没有白费,老天终于开眼了……

    (5)

    故事到此该收尾了。朋友,你猜到结局了吗?善良的人总爱设想完满的结局。我真不想说出真相。可是为了不留遗憾,还是照实直说吧。阿风在此之后的第三天,和另外两位业务员一道被公司解职了。那份大宗订单当天就黄了。原因只有一个:阿风错把已作废的两年前的报价单当作了现下的新报价单报给了客户。

    阿风的事业升迁梦和爱情梦在这里夭折了。小董在阿风走后一周内终于成交了第一笔生意,并象小兰一样被擢升为本小组的组长。

新葡京娱乐场www.71wx.com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