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娱乐场网 书库 排行 繁體
当前位置: 新葡京娱乐场网 > 风月大陆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章 城下之约
风月大陆

《风月大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六章 城下之约

手机用户请访问:手机网

    “什么?”老将军的脸上瞬间闪过一个慌张的表情,但是没能逃过于凤舞睿智的眼睛

    “我等是受云阳王请求而来,将军作为一名终于云阳的将领似乎没有理由这样招呼我。”叶天龙并不回答老人的疑问,而是转换了话题。

    “你是来威胁我的吗,既然我落在你的手里,要杀要刮请便!”

    “杀是要杀的,不过你得跟我回去。”说着,也不管老将军同不同意,叶天龙一把制住他。龙灵儿月牙眼一眨,会意地用黑布蒙上了老人的眼睛。

    “陛下,早知道你会这么干我就不来了。”于凤舞带着半份嗔意说。原本是想劝说他走的,没想到叶天龙直接硬来。

    云阳人做梦都不会想到应该被打得手忙脚乱的法斯特军会来济风城,此时济风城的守军,无论是神族还是人族都处于一个松懈的状态。没费什么力气,叶天龙和龙灵儿就架着老将军趁夜离开了济风城。在于凤舞风系加速魔法的加持下,几个人很快就穿过了泥泞异常的湿原。玉珠和辛西雅不在,她这个正妻有照顾丈夫的义务,叶天龙的爱妻们早已形成了默契。

    虽然被蒙者眼睛,老将军还是感觉得到自己被带到了一个人很多的地方。想必是法斯特军的营地吧,当着军士的面把擒来的敌军大将斩杀,这将极大的鼓舞士气。

    “好了,可以解下来了。”就在这时叶天龙开口了。

    老人看到眼前的人时立刻表现出一个惊骇的表情,虽然周围只有火把照出的熹微火光,他仍能一眼认出云阳的军装。这些人无不是满身泥污、精神委顿,每个人都被两名穿着火红铠甲的士兵看守者,不过他们倒是并无惧色。老人这才明白叶天龙那句话的意思,不过他还没猜出对方葫芦里卖得是什么药。连兵带将都俘虏了,难不成是要招降他不成?

    “爷爷!”俘虏里窜出一个穿着将官制服得年轻人,并未受什么阻拦就来到了老人身边。

    “天渊,你没事?”老人心上一直紧绷得弦松了下来。

    “法斯特军队真地是来帮助陛下的。”年轻人激动地说。

    “……”老人沉默了,他也想不出法斯特军不杀这只骑兵的理由,除非真地如他们所说,法斯特军是云阳的盟友,为云阳王保存实力。可是无论如何,老将军都本能地觉得这个传闻好色无德的皇帝并不那么简单,尤其是他身边还有“美女战神”于凤舞这样的人。不可能干这种油水不大的事。

    “我知道将军还不信任我们,”叶天龙看出了老人的犹豫,“但是如果将军原意相信我们,并且帮我们消灭济风城内的神族的话,将军的这一万名部下,包括将军本人都可以离开,不知将军意下如何?”

    老人吃惊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似乎不相信他说的话,这样做无异于放虎归山,不可不谓之十分有诚意。端详了半天,他也无法在男人诚挚的笑容里找出任何东西。而她旁边那位美得令人窒息的“美女战神”也是一脸高深莫测地笑容。

    “我有不接受的余地吗?”老人自嘲地笑笑,“陛下难道不怕我带兵回去再与陛下为敌?”

    “我相信将军,再说,我相信这位天渊将军也原意留下来为老将军作个担保。”说着叶天龙将信任的目光投向天渊——他料定天渊是不会拒绝的。

    “这……”天家一脉单传,即使他能做到视死如归也无法做到能视自己的亲孙子如无物。

    “我同意!”不等老将军进一步表态,天渊一口答应了下来,“我相信叶天龙陛下的为人!

    “你还太年轻啊……”心里说了一句,老人也只得答应,“好吧,无论是对是错,我天罡答应了。”

    “那老将军要……”叶天龙眼中飞扬起一抹得意的神采,开始告诉天罡诸般里应外合的计划……

    当晚,叶天龙派人盛情地款待了天渊,和他相谈甚欢。并且特别交待,只要天渊不出军营,行动不受限制,让天渊领略到了这位邻国传奇人物地独特个人魅力……

    济风城地气氛可就不那么轻松了……

    “怎么会这样?”济风城神族的统领是一名巨灵族,巨灵族原本就高大壮硕,这位名叫雷暴统领更加胜人一筹,此时他正气得直跺脚,跺得地面直颤,“人类怎么可能战胜我们神族?”

    “法斯特军有美女战神于凤舞,她用兵如神,识破偷袭也没什么值得唏嘘的,当下之计是怎样在正面战场上一句击败叶天龙军队。”天罡一脸波澜不惊的样子说道。

    “你说什么?我神族被愚蠢的人类害得损失惨重你说没什么?”雷暴一下子瞪起了眼,显然很看不起这位人类将军。

    “哼!”天罡也不回嘴,这个妄自尊大的神族空有一身强大的力量,却不知道反省失败,翼风、巨灵这两个挂上“神”的种族都有不少这样的人

    “雷兄,不要这样。”从刚才就没有开口的翼风族统领开口道,“老将军在战斗中失去了惟一的孙子。”

    “他不过是死了一个人,咱们神族人丁不兴旺,一下子死了五百多名战士。”

    “你们神族的战士是人,我们云阳的士兵就不是人了,我们损失了两千名老兵,足足是你们的四倍!”一名天罡的亲信督统不满道。其实那两千多人都是摔下妈后被后面的部队踩踏致死的。为了不泄密,那队骑兵以戒备之名在城外驻扎。

    “你们人族死几个人怎么能和我们相提并论!”心直口快的雷暴立刻还嘴,旁边的翼风族将领甚至都无法出言阻止。

    “都闭嘴!”虽然已经打定倒戈的主意,天罡还是忍不住叹息,云阳的军政有了这些神族参与那还能团结,

    天罡的话还是有作用的,雷暴虽然不满也不敢明着顶撞他。

    天罡还没来得及和众人商议“御敌之策”,外面就已经传来了叶天龙攻城的消息。

    “来的好快啊。”天罡说道,这句话对自己说还有另一个意思——用兵之道,迟则生变,叶天龙这样做,根本不给天罡变卦的机会。就是每毛每i:lf命翰威腾毛@7

    天色渐明,整齐的队伍伫立于济风城下,站在正中的一个方阵是一队赤红的骑兵,一位将军挺抢御马,散发出锐不可挡的气势,正是庆计。

    刚刚受挫的神族为了保存实力,只派出了八百名实力一般的战士协助守城,而最精锐的族中高手都退缩进内城——他们再也禁不起像昨晚那样的精锐大规模损失了,不过这都在于凤舞的算计之内……

    抱着看戏心态的神族完全没有大战中的紧张,他们自信等天罡的人和法斯特军打得人困马乏、两败俱伤时可以凭借神族的强大一举歼灭法斯特军,同时彻底接管济风城的指挥权。

    一道飞腾的黑色烈焰划破黎明前的黑暗,如迅雷疾风般斩下了戒备的翼风族哨兵的人头,无头的身体颤动了几下翅膀,倒下了。几个矫健的身影无声息的落入内墙,紧接着,是一些浑身包裹在金属里的“怪人”也落入院中,落地时他们脚下自动亮起风属性魔法力量的光辉,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他们正是跟随叶天龙出生入死的近卫军,也是首先装备了幻云制造的战斗服的部队。经过幻云的讲解和训练,他们已经可以熟练地使用战斗服的所有功能,战斗服提供的强大防御手段和蕴含的各系魔法能量加上近卫军本就十分出色的实力足矣和神族一决高下,甚至在某些方面还要胜过神族。

    随着近卫军的展开,喊杀声也惊动了营帐内的神族,大批神族战士蜂拥而出,他们从被偷袭的慌乱中回复的也很快,很快就和造型怪异的敌人斗在一块,一交手才发现,这些人类在体形不及以外战斗力并不逊于神族。尤其是一个手握飞腾着黑色火焰的男人,独自面对两个巨灵族战士居然游刃有余,好像还没有出全力的样子。似若虚质的黑色长剑可以硬接巨灵族霸道无比的撼山拳。而她身边的几个美女更是身手了得,一个身轻如燕地回避着神族的攻击,手中凝聚着风之力的长枪,完全压制了围攻她的两个巨灵族和一个翼风族,而且还占了上风。那个两手空空的少女更是不得了,妙手一出强大的金色龙气破空而出。连巨灵族战士的强横体质都无法抵挡。

    “魔种,我来会你!”雷暴大叫一声,跳入战团,一击大力的撼山拳直取叶天龙面门。

    “哼!”剑势一转,飞腾的天魔圣剑抬手一挡。拳剑接触之处立刻爆出强劲的劲气。

    “哐!”一声巨响,叶天龙和雷暴都被反震得后退半步。

    “有两下子,确实和雷吉说的一样。”雷暴侥有兴趣地打量着叶天龙。

    “哼,一群蠢东西,当耕牛还差不多,神族。”叶天龙傲气地笑笑,心中却对巨灵族强悍的力量暗自吃惊。这个雷暴的力量比上次交手的雷吉似乎有过而无不及。

    “魔种,找死!”巨大的拳头毫不客气地向叶天龙的头上招呼来。

    叶天龙一个闪身,拉开两步距离,黑暗之力随剑直出,化成一道黑芒,直击雷暴的胸口空当。

    撼山拳的拳劲和它的使用者一样都是外拙内巧,拳劲并没有落空,而是被雷暴灵巧地转换了方向,改取叶天龙中门。

    “雕虫小技!”叶天龙的身形毕竟比雷暴轻巧,仗着天魔圣剑的锋芒,与对方实打实地硬撼一回合,

    “撼山拳!”雷暴双拳齐出,势若风雷,罡风骤起,竟把周围混战的近位军和神族推开。

    叶天龙剑势一敛一发,使出风之神殿秘殿剑法“风裂斩”,经过风月真君修改的“风裂斩”少了三分一去不回的罡气,多了几分变化多端的诡局,似是而非,对于熟悉风之神殿剑法的神族更有威胁。

    剑拳一分,雷暴立刻落入下风,叶天龙一步闭上,剑势浑若天成,一声怒吼发自丹田:“风起云涌玉钩斜!”

    混乱地场面上只留下一道常常的壕沟,几个未来的及离开的巨灵族立刻被绞成碎肉。

    叶天龙强大的实力对让这群没参加过清江大战的神族对人类的实力有了一个颠覆性的认识……

    勉强避过锋芒的雷暴极其狼狈,庞大的身躯,摔在地上,激起一片尘土。

    “你放心,你的族人很快都会陪你的!”叶天龙残忍地笑着,走向仍不能动弹的雷暴,周围的近卫军占着偷袭带来的心理优势和幻云的战斗服也把神族压制了。于凤舞和龙灵儿正在分别对战翼风族的正副统领,他们都是有三个字名字的翼风族高手,虽然实力不及两女,却也难在短时间内分出胜负。

    “哼哼,叶天龙,就算你杀得了我,你也逃不出济风城几万大军的包围。”雷暴冷笑着。

    “包围?时间的确差不多了。”叶天龙做出一个夸张的“听”的动作,不一会,内墙的城外就传来震天的呼喊声,明显是敌人已经攻进城来。

    “怎么可能?”雷暴脸上浮现出一个极不相信的表情。

    “神族的人都该死!”说完,叶天龙手上飞腾的黑色长剑已经划过雷暴的脖颈,巨大如斗的巨灵族头颅应声落地。到死也没能了解法斯特军究竟是怎样攻破这座有神族守护的坚城的。

    这时于凤舞和龙灵儿也解决了对方的另外两名统领,三人加入战团使得战斗出现了一边倒的情况,仿佛在他们面前的不是大陆最强的神族,而是一只只待宰羔羊……

    不到片刻功夫,内城的地面就只剩下满地的巨灵族粗壮肢体、翼风族的被鲜血殷红的残翅断翼。在场的二百多名巨灵族和翼风族,出了最后逃走、或者说叶天龙故意放走的十几个翼风族以外被全部诛灭……

    当天罡率领着云阳军队大开内城的城门时,眼前是一片骇人的景象:遍地残肢断骸,血腥弥漫,一队穿着古怪金属铠甲的站在血泊尸堆里,显得特别煞人。

    “天将军,外面怎么样?”叶天龙把天魔圣剑收入体内,满身血渍地走到天罡面前语气平淡地询问——于凤舞和龙灵儿不想让别人看到她们占血的不雅样子,看到保护叶天龙的“任务”完成了,就先回军营了。

    “……”天罡先是一顿才回答叶天龙的话,即使是征战沙场一辈子的他,猛地见到这样的血肉场景也不由得后颈发凉。而一手创造这个人间地狱的叶天龙脸上却没有任何一样,却也没有那种嗜杀的恐怖气氛,天罡觉得这个男人十分可怕,“我们已经控制了镇南王的亲信人马,但是在围堵神族时候遭到了不少损失,幸好有庆计将军及时帮助,出了几个翼风族高手逃脱之外,神族被我们俘获了六百一十四人。”

    “好,麻烦将军带我去一趟。”

    济风城的广场上,云阳的军队分为两队,其中一队没有武装,神情委顿地坐在地上,另一队则看守着他们;另一边是庆计地红色枪骑兵,和法斯特军的魔法师,他们正在看押为数不多的神族,神族虽然数量不多,但却不像人族军队那样好看守,他们个个挣扎不休,尤其是巨灵族,高大健硕的他们五个士兵都压制不住,还要一个魔法师来施放禁制魔法才可以勉强稳定,这些神族,想杀死难,想活捉更难。

    “陛下……”庆计见叶天龙来了快步上前行礼。被叶天龙摆摆手阻止了。

    “看来这帮家伙是很不服气,反正留着也麻烦,杀了吧。”叶天龙轻描淡写地说道。

    “啊?”庆计被叶天龙一时没反应过来,因为叶天龙的表情太不像开玩笑了,语气却平淡的很。

    “没听到吗,把神族的混蛋都砍了!”叶天龙厉声道。

    “啊……噢。”庆计终于明白叶天龙不是在说笑,对士兵做了哥砍头的手势。久经战斗的士兵才不管接受的命令有多不合理,服从就是他们的天职,当下抽出军刀,在巨灵族和翼风族的诅咒和叫骂中利索地砍下了第一排人的头颅。这一举动把云阳军队吓呆了,尤其是那些镇南王的人马,都不约而同地恐慌了起来。

    “要怪就怪你们的神去吧!”叶天龙冷酷地看着到了一地的神族尸体,“如果你们是正义的话,你们的神怎么不为你们申冤?”

    天罡不禁有些迟疑,以这个男人此时表现出来的残忍冷酷,就这样把他放入云阳是对是错?眼看男人一步步走向被俘虏的云阳人,虽然他们是终于镇南王这个叛贼的人马,可军人本身没有错,他们只是忠实地执行命令而已,不能眼看着这些自己的同胞被外国人屠杀。于是天罡上前一步想要对叶天龙说些什么,不过叶天龙摆摆手示意他不用担心。

    “各位云阳的军士,我法斯特军此次来贵国只是受了云阳王之托助云阳平息祸乱,镇南王叛国忘义,勾结我国邪教风之神殿和这些野心勃勃的神族,只为一己之私陷云阳人民于水火之中。各位放心,我军此次进入贵国作战只为消灭镇南王和神族祸乱,并无侵占贵国领土之意。”他走到被看押的云阳士兵前,“各位放心,格杀令只对神族有效,我们和神族不共戴天,而和贵国,不但无仇,反而十分友好。”这纯粹是安抚之言,谁都知道云阳不久前还意图侵略法斯特,而且是从当今法斯特皇帝叶天龙的根据地青州打进去的,怎么无仇?不过,在政治上,健忘永远是美德。

    叶天龙说完,想天罡示意,关于招降部队的收编问题他作为外来者不好开口,还是由对方熟悉的人来做这项工作比较合适.

    “军士们……”天罡开始讲演时,叶天龙就离开了广场,回到军营帮助于凤舞安排军队入城事宜,虽然于凤舞有很大的威信,但她不远过多地露脸,所以实行上的事情基本都是由叶天龙亲自安排,当然,他也只是安排,手下人地高效率办事使他根本不用具体做什么,倩公主戏称叶天龙是于凤舞和大臣间的“传声筒”。

    用了五六天时间,济风城的事宜就安排完毕了,只会权交给了天罡的孙子天渊,而天罡本人则带着自己的部下和镇南王降部共计约四万五千人加入到了叶天龙帮云阳王平乱的大军里,一方面加强平乱的力量,另一方面可以监视法斯特军,如果叶天龙真地有什么异动可以立刻有效牵制。

    叶天龙不可能不明白这一点,只是双方都没有说破,而且他还有另一番打算。

    出了济风,法斯特和云阳联军没有立刻向云阳腹地军事力量雄厚的地方攻略,而是接连打下了济风附近几个无关紧要甚至都没有神族军队驻守的小城,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安定济风周边地区。万一相隔不足五百里的重镇诺森出兵攻打济风时,这些小城镇能起到缓冲带和前哨站的作用。

    法斯特军不适应在湿热的气候下穿过云阳大片的热带森林和沼泽湿地而选择了一路迂回,沿着法斯特和云阳的边境天锁山脉行进。联军到达了法斯特南方与云阳交界的另一座边境城市,“三风”中人口最多,也是整个云阳人口第三的重镇沐风,这座连接着法斯特中南部诸省的重镇就是联军的下一个目标……

    而另一场以不同方式展开的战争也在东倭的土地上悄然展开……

    古典的街道上下着淫雨,原本雨天的夜色就比平常暗,再加上这里是一条背光的深巷,更显幽冷。除了不时传来歌舞伎仃的淫靡乐声,这里寂静的可以。不过,这正是适合忍者战斗的地方……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激起了淅沥沥的水花,一个异服男人手不离刀地奔驰着,像是在逃跑。

    朦胧的雨帘中突然出现几个黑影,他们与环境浑然一体,仿佛从一开始就伫立在那里一样。很快地,墙上,屋顶上,以及男人背后都出现了同样的身影,显然,目标就是眼前的男人。

    没有任何言语,黑影用漫天的手里剑作为招呼异服男人的开场白。男人边拔刀格挡,边冲向正前方的三人,意图突围。但偷袭者显然看出了对方的目的,两旁屋顶上人立刻把勾镰丢向男人,这种武器能起到良好的牵制作用,而且进攻路线诡异,令人防不胜防,多人合击更能起到封杀的作用。

    四条勾镰把男人逃走的方向完全封死,少有不对立刻会身首异处。男人见避无可避,索性站着不动,四条勾镰深深的嵌入了男人的身体,但却没有溅出血来。

    “中计了!”刚叫了一声,这名忍者已经被一把锋利的武士刀穿过了心脏。异国男人不知用了什么方法竟到了男人背后,而原先被命中的“他”则变成了一段木桩。

    没有给任何反应时间,男人的刀又斩向了另一个忍者,但讨厌的勾镰再次打断了男人的进攻,迫使男人不得不回护胸口,就这一瞬间,刚才差点被男人杀死的忍者已经拔出别再腰间的忍者刀。向男人发动了袭击,不放弃任何机会,是忍者完成暗杀人物的准则。

    虽然用力挣开了勾镰的干扰,但是男人始终没能避开忍刀的一记,右侧侧腹被砍了一个伤口,速度立刻收到了影响。暗杀者们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又是几十只手里剑从四面八方招呼了过来。

    “糟了,难道我就要命丧于此吗?”

    拼尽全力挡开了第一波手里剑,伤口再也不允许他动一下,只能眼看着夺命的勾镰再度飞来……

    “铛”一声清脆的金属碰撞,一把发出柔和光辉的长剑挡住了飞来的勾镰,随后出现在男人眼中的是一席月白的忍者服,阿娜玲珑的身材。

    随后,几道照亮了黑暗的电芒划过雨帘,准确地命中了屋顶的刺客,而这电芒的主人,是一群身材火辣,金发碧眼的异国女子。另一个娟秀的身躯散发出纯粹的黑暗气息,手上的长剑狠辣无比地斩向了从男人背后追来地刺客。

    随着血液的流失,男人的意识越来越模糊,视线开始慢慢被雨水所模糊,到最后,只能听见模模糊糊的兵刃拼斗的声音了.

    于,雨夜重归于漆黑阴冷的寂静,又只剩下了淅沥沥的雨声和朦朦胧胧的歌舞伎的淫靡音乐……

    “姨父,我回来了……”

新葡京娱乐场www.71wx.com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