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娱乐场网 书库 排行 繁體
当前位置: 新葡京娱乐场网 > 异都风流最新章节列表 > 三二零章 异都风流(大结局)
异都风流

《异都风流》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三二零章 异都风流(大结局)

手机用户请访问:手机网

    到公司春节放假那天,我和苏雯让大伙先走,我俩最后锁了大门,并肩出了楼,准备一起回去。

    坐到车里,苏雯见我有些发呆,看看我道:“刘董,请您坐好了,系上安全带!”

    我忙反应过来,伸手拉出安全带系好,笑道:“你这个司机同志做的挺好的嘛,过年了,要不要给你点额外奖励啊?”

    苏雯笑道:“行了你,给点阳光你就灿烂,不要你给我什么奖励,以后你别再给我添乱就是好的,对了,你真的准备考B了?”

    我点点头:“人总是要不断提高的,以前在销售和市场方面,我有经验和感觉,基本上没有问题。但现在要管理这么大两个公司,就明显觉得自己有所不足,还是要学很多东西才能跟得上。”

    “那你的工作呢。有没有那么多时间学习,这样会不会很累?”苏雯担心地问道。

    “工作还要做,至于时间,好好安排一下,总是有的,人有了目标,就不会那么累,当年我一边干搬运工,一边学计算机,不也挺过来了嘛。现在还能比那时候更累?不过我的英语实在太差,以后你要是有时间,还得帮帮我!”

    “嗯,我会地!”苏雯静静的看着我,目光中透着欣赏。

    “这么看我干嘛?”我很少被她用这样的眼神看,一时有点不习惯。

    苏雯微笑道:“刘盟,我最近发现你真的变了,变了很多,你像是我心中的那种男子汉了!”

    “那你还不赶紧从了我?”我失笑道。

    “又来了!跟你说话,还是正经不了三句!”苏雯给我一个白眼。启动了车子,往小区开去。

    到了地方,我帮她拎了东西随她上楼,她刚掏出钥匙要开门,门却先打开了,小霞笑嘻嘻的跳出来。大叫一声:“不许动!”然后又笑道:“姐,吓住了!哈哈,姐夫好!”

    “你这丫头,吓死我了!”苏雯抚着胸口,嗔道:“你怎么来了?不是前几天还打电话要姐姐早点回去吗?”

    小霞嘻嘻一笑:“哈,姐你现在考虑的还没有姐夫周到呢,是姐夫让人接我跟妈来的,要我们在这里一起过年!”

    苏雯回过头:“你怎么也不给我说一声?”

    我笑道:“这不是给你一个惊喜吗?”

    苏雯微微笑了笑。虽然没有再说什么,但脸上却是一片赞许。

    晚上苏雯家人团聚,加上我一共四个人好好吃了顿饭,再次感受到那久违的家庭感觉。让我们都很开心,饭桌上苏母不住口的夸我这个“女婿”,说她当时看地准,以后苏雯会有福气,引的小霞也是咯咯的笑,连连插话嚷着姐夫就是好,都把姐姐给比下去了。

    苏雯破天荒的没有怎么反驳,只是不言声的笑笑,一会儿看我一眼,目光中分明是又让你得意了的意思,后来还给我夹了菜,对我道:“谢谢啦,难为你想的这么周全。”

    苏母笑呵呵的看着我俩,又让苏雯过几天跟我回家,说总不能让我两个春节都只和她们呆在一起,而不回自己家里看望父母,并且说苏雯也该去见见我的家人了。

    苏雯被说的没办法,只好说了一句:“妈,我知道了,我们自己会安排地,您就别操心了!”

    吃罢了饭,我陪着她们聊了会儿天,便起身告辞,苏雯送我出来,却见我并不下楼,而是掏出把钥匙直接开隔壁的门,不由惊道:“你要干嘛啊?”

    我冲她眨眨眼,笑道:“我要试试这把钥匙能不能打开这把锁,还有我自己能不能打动你那颗心!”

    苏雯疑惑的看着我,并没有搭理我后半句话,而是说道:“刚才那一点点酒,你没喝醉?”

    说话之间,我已经打开房门,扯了她的手进去,打开明亮的吊灯,指着一屋子全新的简约新潮地家具,笑道:“怎么样,喜欢吗?”

    苏雯看了一圈,眼中泛起喜色,有些激动的问道:“喜欢,正是我最想要的那一种类型,不过这是怎么一回事啊?刘盟,你怎么知道我喜欢什么?哦……你不会是把这一套房子买下来了?”说完她已经意识到确实如此了,竟然惊喜的捂住了嘴。

    “喜欢就好,记得去年春节在你家里看杂志,有一本上介绍的家具,你说很好看,很想拥有,我这次就要人按照那种款式设计打造的,至于房子,因为何攸快要结婚了,我反正是要重找住处的,所以我就找了人,买了这一套,而且,隔壁你现在住的那一套我也买了下来,以后让你妈和小霞住,另外开了学就让小霞转学过来,这样你全家就可以生活在一起,你也不用老是担心你妈地身体……”

    苏雯眼中一片感动,温柔地看着我:“谢谢你。刘盟,你一个人费了这么多心,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我又一笑。挽着她的手走到卧室,说道:“回来地时候,在车上我就说要给你一件奖励,现在呢,我有一份礼物送给你!”我从床头柜里取出一个时尚精美的小盒子,递给苏雯。

    苏雯忽然有些紧张,有些不敢相信的道:“刘盟,你,你这也太快了,我有点承受不了……”

    我笑着道:“那就做一个深呼吸。放松一下!然后再打开!”

    苏雯真听话的做了深呼吸,不是一个,而是好几个,最后还微微张开嘴巴,似乎还是喘不过气来,定了下神后,小心翼翼的打开,里面放着的是那块以前买的百达翡丽手表。

    我认真的道:“这块表,一开始就是给你买的,之后你没有要。就一直放在我这里,已经放了一年多了,现在我再次送给你,本来就属于你的,永远都会属于你……”

    苏雯痴痴地望着手表,咬着嘴唇。表情很是复杂,但看得出来,她非常激动。

    我将手表取出来,拉过她的手,一边给她戴上,一边说道:“你刚以为是钻戒,放心,那个也少不了你的。不过要等你从我家回来以后,虽然是如今这个年代,但总是要给父母说明才好,你说呢?”

    苏雯任凭我给她戴好。看看那块精美的手表在她皓腕上显得是那么华贵,我不由点点头,果然是名表赠佳人啊,这块表太适合她了,苏雯微微低头道:“过年我跟你回去就是……”

    “太好了,你同意了?”我满脸兴奋的看着她,虽然近一段时间里,我们一直是这种有些暧昧的亲密关系,但她却再也没有说过同意的话语,这也让我很没脾气。

    “你还要我怎么说同意吗?我的心早就属于你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苏雯抬头莞尔一笑,说道:“难道非要我说出来,相公,妾身愿意从了你?这你才高兴啊!”

    我先愣一下,接着笑了起来,苏雯以前表面上看去有些冰冷无情,内心里却是俏皮可爱的很,如今说起话来也越来越让人忍俊不禁。

    “既然如此,大功告成,香一个先!”我伸手揽住她,便吻上了她的双唇,苏雯再也没有躲闪,而是闭上眼睛,任我所为。

    她地唇是那么柔软、甜美,简直令我全身都是舒畅的,我并没有吻的很深很重,而是贪婪的慢慢品尝着,良久,我才离开她,片刻后,苏雯才睁开眼睛,似乎刚刚她也在细细的感受。

    我又挤下眼睛,笑道:“这是第二次吻你啦,还记得去年第一次吻你时,你也是好一阵都没有反应呢!”

    苏雯有些羞涩的道:“还好意思说啊,本来你是要求帮忙描眉地,人家信任你才同意了,谁知你竟然趁机占便宜,真是坏透了!”

    她说着,又主动靠入了我的怀中,幽幽的道:“你那时也真傻,为什么不再吻我一次呢,说不定我就会心软下来,同意和你好了,那就不会让我等了这么久,还让我那么伤心!”

    我紧紧的抱着她,将脸贴在她的秀发上,愧疚的道:“都怪我,苏雯,真的对不起,不过以后我会尽量补偿你的。”

    苏雯忽然一笑,说道:“你说地啊,以后可千万记住!对了,我刚,想起来你开门的时候说的话,你现在是比以前还更能说,不过这段时间,你还真的开窍了,我也心甘情愿地从了你啦,你这个傻瓜呢,也可以一遂心愿啦!”

    我微笑着看她,那迷人的面庞,明亮的眸子,性感的嘴唇,再听着她的柔柔话语,忍不住道:“谢谢,苏雯,谢谢你再给我机会,我真的好爱你!”

    “我也爱你,傻瓜!唔……”苏雯的唇再次被我吻住,这一次是深深的吻,是**的吻,我们不断试探着,试图吻的更深,我捧着她的脸,只觉得她的脸都有些发烫,而她也紧紧揽着我的脖子,尽情的迎合着。好久好久,这个忘情之吻才告结束。

    苏雯眼中泛起了娇媚之色,脸蛋粉艳艳地。还是那么含情脉脉的看着我,我有些控制不住,揽住她纤细柔软的腰肢,不断吻起她地脸颊,她的脖颈,她的耳珠……不多时,苏雯身子已经是软绵绵的,不断气喘着,在我再一次想要吻上她的唇时,她却坚决的推开了我。

    “怎么啦?”我不解的问道。

    苏雯神秘的一笑。说道:“傻瓜,你等我一会儿”,说完就自己出了门。

    我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只得暂时等着,脑子里回想着刚才的旖旎,几分钟后,苏雯便回来了,只是脸上多了一丝红潮。

    “去干嘛了?上厕所?这屋里也有啊!”我还在胡乱猜测着。

    “傻瓜,我去给我妈说,晚上我不回去住了……”苏雯微笑着。有种小女孩般的娇羞。

    “啊?你是说,你要在这里住,和我一起?”我这才明白,哈哈笑了起来,兴奋地搓了搓手,说实话。我都没有想到苏雯会这么干脆的同意,对于今晚就能够得到她,我都没有心理准备呢!

    “傻瓜,看你平时那么聪明,现在怎么木呆呆的?”苏雯笑着指责我。

    我乐道:“还不都是你给喊傻了!”说着便一把抱起她,直接往卧室走去,苏雯连忙勾上我的脖子,说道:“干嘛呢。这么猴急,去,先洗澡,洗不干净不准上床!”

    我笑着点头。在床边站住,并不放下她,而是道:“还记得吗,我也不是第一次这么抱你了!”

    “哦,对呀,人家的身子一早就被你抱过了,后来还亲过了,真是便宜了你!”苏雯娇笑道。

    “那就再便宜便宜我”,我在她唇上又重重一吻,问道:“谁先洗?要不一起洗?”

    苏雯主动回吻我一下,柔声道:“我现在可不习惯,以后再陪你疯,今晚你先洗,好吗?”

    我这才把她放在床上,乐滋滋的去洗澡,心情是极度欢畅,在浴室里还唱起了歌,回音激荡,自觉效果甚是不错,忽然想起世界三大高音歌唱家之首的帕瓦罗蒂曾经说过,他就喜欢在浴室里唱歌,就是因为感觉很好,心中更是快慰,敢情我都和世界著名歌王想一块儿去了!

    洗完出来,发现苏雯已经整理好了床铺,床头柜上还放着一条洁白的毛巾,不由笑了笑,问道:“现在这天气,一会儿不至于会到出汗的程度,还用得着毛巾擦汗?”

    苏雯瞪我一眼,并不回答,又被我抱着吻了一下,才挣脱开来去了浴室,我躺倒在床上,继续哼着不知什么曲子的小调,心情愉悦地望着天花板,过一会儿数一百下,欢喜的像是个孩子,在等着过年钟声敲响,就可以得到自己梦寐以求的礼物……“

    终于,苏雯洗完款款的出来,身上只裹了一条大浴巾,凸凹有致的身材看的我流口水,她羞答答地走到床前,不等我伸手拉住她,便躲开我上了床,先钻进被窝,才把浴巾丢出来,只露出一张脸,睫毛低垂着,似乎不怎么敢看我。

    我翻身过去,并不着急揭开被子,而是又吻了她一阵,看她眼神有些朦胧了,这才缓缓拉开被角。

    苏雯那洁白如玉的躯体展示在我的面前,一时间让我有些头晕,虽然是躺着,但她的胸前双峰还是那么挺拔,娇艳的两点花蕾开放在最高点,不过还没有完全凸起,似乎是有些害羞,不敢抬头,她的小腹平坦光滑,仿佛精美的绸缎,尽头是一片芳草凄凄,在掩饰着最神秘的所在……我忘情地欣赏着,她是那么完美,完美的我都不敢轻易触动!

    良久,我才把手放在她的小腹上,轻轻抚摸着,“你这里的疤痕呢,怎么都不见了?”我问完后,才找到了那次她做阑尾手术时留下地刀口,哪里已经是极浅极细的一道,不仔细看已经是看不出来了。

    “傻瓜,你不知道有可以去除疤痕的药吗?”苏雯笑着,大概被我看的有些害羞,抬头看了自己小腹一眼,然后翻了个身。趴在床上,头枕着胳膊,侧着脸和我说话。

    她那洁白光滑的脊背整个显露出来。自肩而后,是一道迷人地曲线,顺滑而下,到腰间猛的一收一沉,然后又高高升了起来,接着自然是那丰满圆润的翘臀,整体看来,简直是一件上天完成地精美艺术品,看着就让人心旷神怡、迷恋不已……我呆呆的望着,有些不敢下手。因为我担心会碰坏了那种完美。

    “真傻了,又想什么呢?”苏雯笑嘻嘻的看着我,一头乌发散了开来,和她洁白的肌肤形成鲜明的对比。

    “苏雯,你真美”,我望着她,说道:“你知不知道,在我眼里,你就像是最精美最可口的蛋糕,虽然我非常想品尝。想吃掉,但却又生怕弄坏了蛋糕的形状,所以总是矛盾着,只能暂时把它放到柜子的深处,不敢轻易去碰……”

    “你啊,真是越来越会说话了。”苏雯侧过身子,眼中满是笑意,说道:“那你就先去碰其他蛋糕了是,先把别的吃完,最后才来吃我?”

    我有些汗颜,不好意思的道:“哪有,我是走过很多弯路,好像这几年来。在我人生地旅途上,总会写错那么几笔,最后搞的感情一团糟,真的对不起你们……”

    苏雯收敛下笑容。说道:“其实生活就是一篇草稿,每一段人生都是下一段人生的草稿,人们总会有不同的错误,总是会涂改来涂改去的,如果弄的干干净净了,没有什么错误的时候,那人生的故事就该结束了……很多事我们都犯有错误的,这不是你一个人地问题,以后你不要老是自责了……”

    我细细品味着她的话,想了一阵,说道:“你说的真好,谢谢你原谅我”,我抚上她的秀发,让她的发丝在我的指间如水般滑落。

    苏雯没有动,继续说道:“很早以前,我想像过我地人生,那时就希望长大了拥有自由,后来,我也认为我会是一个自由的人,而且也确实自由了很久,但遇到你之后,我渐渐发现这一切都改变了,因为我爱上了你,就已经失去了自由,尤其是思想上的自由……”

    她笑了笑,说道:“夸张一点,我现在真的觉得会失去自我了,因为我的心全在你身上,来,把你的手给我……”苏雯伸出手,和我的手并在一起,十指相对,然后道:“你用两个指头同时触摸我俩的手指,看看是什么感觉……”

    我伸出另一只手,用大拇指和食指上下感觉了一下,说道:“好像是只能摸到你地手指,我自己的反而没有什么感觉?”

    “对”,苏雯也触摸着:“这是因为,两个人在一起时,会失去自我,会将自己的心全部交给对方,所以就也就会丧失对自己的感觉……”

    我点点头,笑道:“就是说,两个人地眼睛里都只有对方,心里也是……对了,你一开始遇到我,可是对我印象很不好的哦,那时有没有想过,我们最后是这样的结局?”

    苏雯笑道:“你看好多小说和电影里面,女孩子都会说,我一开始就不喜欢男主角,以后也不会,但最后他们却都会走到一起,从此过着幸福的生活……”

    “呵呵,你这么喜欢看,又这么能分析,那以后没事写写小说如何?”我笑了起来。

    “我?还是算了,我哪有那些时间啊,以后我的事情多着呢!”苏雯自己羞涩的笑了笑,说道:“不过,要是你喜欢,你可以写啊!你做策划做那么好,整体思维是很全面的,又能够创新,挺适合写小说的!”

    “嘿,我还真有这个想法,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会把我的故事,我们的故事,还有大家的故事,都写出来!嗯,从哪里开始呢,就从我自中州来到深南,见到你们的那一晚开始,在一个异地都市开始我的新生活,拥有我们的情感,这都是冥冥中的缘份指引,所以名可以叫做《异都情缘》,怎么样?”

    “呵呵,听起来不错,不过你这几年纵横花丛,身边可是没有少了美女。又获得了这许多的成绩,整一个风流才子地经历,也许叫做《异都风流》更吸引人呢!”苏雯话里带有些讥讽的味道。

    “看来你也很通策划之道嘛。知道现在什么都是要吸引眼球的,不过就算我要写,那也是以后了,现在,还是先办现在地事情!”说完我在她的胸前吻了一下,这一会儿我的手都一直在她的肌肤上游走,早已经有点忍耐不住了。

    苏雯娇羞的一笑,躺好了身子,嗔道:“急色鬼!”

    “我只想好好爱你,苏雯。我真的好爱好爱你!”我诉说着爱的誓言。

    “我也爱你,刘盟,来爱我”,她说着,便闭上了眼睛,在期待着我的行动。

    我俯下身子,贪婪的吻着她的唇,之后是她地脖颈、胸脯、花蕾、小腹……苏雯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尤其是我含住她那已然高高挺起的两点时,更是娇声呻吟不已。

    待我吻过她的小腹。还在朝下时,她害羞的捂了下脸,但双腿还是顺从的分了开来,然而当她明白过来我接下来要做什么时,她急促的道:“啊!你……不要啊,你怎么可以亲哪里。哦……”

    随着一声娇呼,她整个身体都猛然绷紧,纤细圆润的大腿不知所措的僵在哪里,就连几乎透明的小脚趾都勾了起来,“啊……啊啊……”苏雯声音有些变了,一声连着一声,越来越急促,终于。她猛然颤抖了一下,接着身体又是一松,大口地呼吸着,双手摸索着抱了我的头。恳求道:“刘盟……不要了,太刺激了,我受不了了……”

    我这才起身,轻轻压在她身上,按住她那骄傲饱满的双峰,哪里比我以前想像的还要大一些,一只手勉强可以包容,我揉捏几下,故意笑道:“怎么,这就求饶了?”

    苏雯还在喘息,勉强道:“我刚才有一瞬间,什么都不知道了,找不到你,也找不到自己,我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呢……”她说着,伸出胳膊揽住我的脖子,主动送上双唇,任我品尝起来。

    我们不停地吻着,她呼吸之间,胸前柔软坚挺的双峰也一直不断顶着我,加上舌尖的快感,我已经无法忍受,便准备开始实质性行动。

    “等下”,苏雯觉察到了,欠起身子,取过柜子上的洁白毛巾,铺在身下,我这才明白那毛巾的作用,苏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这是我们哪里的风俗,可不是为了给你证明什么,你不用想太多,也别太得意啊!”

    听她说起风俗,我倒是想起去年春节在她家时的点点滴滴,想起她一直说小时候在寨子里住,还穿过很漂亮地民族服饰,难道她是少数民族不成?

    我一问之下,苏雯吃吃的笑了起来,说我到现在才明白,真是反应迟钝,她说了一个民族的名字,我几乎都没有听过,不过她的父亲是汉族,所以当初和苏母结合地时候,很是经历了些坎坷周折,毕竟之前寨子里很少有这样嫁给外人的事情。

    “是这样”,我喃喃自语道,“对了,还有上次你妈来,说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好办法,可以解决我们那时候的问题,她指的是什么,也是你们寨子里的风俗吗?”

    苏雯白我一眼,说道:“就知道你会问,也不知道心里盘算过多少遍了,估计你也猜到了,我妈说的,是我们哪里的习俗之一,现在寨子里还有人那么做的,就是你们汉人常说的一夫多妻,在我们哪里多是姊妹共夫,也有不是亲生姐妹的,不过很多走出寨子的人,还是遵守了国家的法律,实行着一夫一妻制……”

    “挺有意思呢,呵呵”,我之前都是听说,没想到现在还真的有这样的事情。

    “看你乐的,是不是很想多要几个?”苏雯恨恨的在我脑门上戳了一指头,接着道:“知道你们男人心里都是这么想的!不过我可警告你,绝对不准打小霞的主意!”

    我呆住:“天哪,小霞?你把我说成什么了!”

    苏雯自己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吻我一下。说道:“行了,还有什么要问地吗?”

    我转了转眼珠,说道:“还有一件事。我一直是迷惑不已,想不透是怎么回事”,看苏雯也惊奇的看着我,才又道:“去年我们在一起住的最后一个晚上,你干嘛半夜起来洗澡呢,后来你妈用那样地眼光看我,小霞说起来,你还不承认来着!”

    “呀,羞死了!”苏雯自己捂了脸,任我拉手都不肯松开。好一会儿才露脸撒娇道:“你是故意的啊,这件事想起来我自己就觉得丢人,你还提!”

    “好雯雯,你告诉我嘛,我真不明白呢,你到底是怎么了?”

    苏雯咬了咬嘴唇,在我耳边小声道:“那时候和你在一起躺那么久,我心里能没有想法嘛,反正你肯定有,还有一次。我醒来时你的手都摸在我胸口的,真是坏透了,最后一夜,我梦到你……你和我做了那种事,我感觉好舒服,结果下面……就只能去洗了……”

    看她越说声音越小。最后简直都不能耳闻了,我却是兴奋不已,又逗她道:“你梦到我们做了哪种事?”

    “你怎么这么坏啊!就是……就是我们现在要做的啦!”苏雯的脸已经像火一样红了。

    我听着看着,心神荡漾不已,伸手一拂之下,她哪里已经是一片泥泞湿滑,笑道:“那次就像现在这样吗?”

    “讨厌死了,你再这么欺负我。看我不咬你!”苏雯露出一口如贝玉齿,做了一个咬我的动作,我看她如此可爱娇媚,只觉得心都要溶化了。实在是再也坚持不下去,便准备挺身而入。

    苏雯紧紧的抱着我,大概是看我动作有点快,迟疑了一下,说道:“刘盟,你温柔一点,好吗?”

    我答应着,心中的欲火早已焚身,再没有片刻的犹豫,一边吻着苏雯,一边轻轻地、柔柔的和她融为了一体……

    …………

    时光荏苒,如白驹过隙,转眼已是2006年的7月。

    在过去的半年里,又发生了许多事情,当然都是好事,这让我一再想起精通《易经》的二爷对我说过的话,他说我年轻时会四处漂泊,遭遇桃花,这桃花既是福,也是祸,但终究我会走过这一关,到我而立之际,就将是大鹏展翅之时,如今,一切都如他所言了。

    我和苏雯现在已几乎形影不离,之前工作方面一直是她分管硬件,我管华科,经过半年时间,这两边都又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如今,我们在酝酿着将两边合到一起,成立新的华科集团,集硬件研发、生产、销售、代理,以及软件研发、销售等为一体的“软硬结合、互促发展”新公司。

    多次董事会讨论后,合并的基本方案已经成型,而合并后地华科集团,将拥有更宏大的规模,更美丽的远景,我们相信,不远的将来,华科,会成为业界一颗璀璨的明珠。

    当然,在合并之后的华科集团,我仍然是当之无愧地第一大股东,控制着半数以上的股份,这里面也包括苏雯的那一份,关于这个问题,苏雯开玩笑的说了我几次,说我那时候就是居心叵测,说是给了她股份,但明知早晚还是属于我的,是故作大方,我只是含笑不语。

    前不久,为了保证研发方面的实力,公司在应届大学毕业生中新招了不少人,尤其是小欣所在的学校,她和赵敏、王燕等好多同学也顺理成章的进入了华科工作,我暗暗地观察了一段,看她们丝毫不以我的关系而骄傲跋扈,而是服从安排,鼓兢业业、认认真真的踏实工作,确实让我放心了下来。

    而在我家乡设立的软件研发中心,已经运作了一段时间,就像我以前估计地,哪里的工作效率极高,技术人员对公司的硬件设施和哪里的生活各件是赞不绝口,和深南这边日常网络会议交流时,总是让大家羡慕不已,不少人都提出希望参加半年轮班制度,最后我们只得商量后决定,以研发小组为单位轮换,这才平息下激烈的申请。

    值得一提的是,当初叫地最响的赵国威。还有李明,这时反而不怎么着急回去工作了,原因很简单。是他们在这里有了女朋友,当然不舍得就此离开。

    和李明热恋的,是那个聪慧漂亮地前台小姑娘雪儿,现在她已经是财务部门的一员,张萍说她靠着自己的努力,刻苦钻研财务知识,拿了好几个证,如今成为了她的得力助手。

    李明和雪儿的事情没有让我很吃惊,让我吃惊的是赵国威,当他领着女友出现时。着实让我愣了一阵,因为他带来的竟然是郭韵妍,本来开朗大方的她见到我时,也是羞涩的笑了又笑,追问起来,原来赵国威在那次公司大采购时,就对她一见钟情,认为她不仅漂亮,还热情善良,待人真诚。之后便穷追猛打,用了将近一年的工夫,终于得到了她地芳心。

    我批判了赵国威半天,埋怨他保密至今,赵国威只是嘿嘿的笑,而郭韵妍在他身旁。也是小鸟依人,温柔可爱,不由让人衷心祝福他们。

    有了赵国威的前车之鉴,我便开始注意大家工作以外的生活,很快便发现,坐镇家乡研发基地的林易南,在回来开会后,就对单纯踏实的王燕上了心。多次去亲自指导,两人关系日渐亲密,甚至在他该回去的时候,也恋恋不舍。我专门拉他聊了一次,告诉他王燕的家境和她的不易,还有我们的兄妹关系,林易南唏嘘不已,一再表示会好好待她,我也立马安排王燕所在地小组去研发基地工作,林易南很是激动,握着我的手好久不放,有意思的是,王燕小组的组员不知道为何好事会先轮到他们,也是兴奋的一点不比林易南轻。

    这边成就了好几对,那边也是姻缘大好,先是章程这个家伙,终于凭着三寸不烂之舌和一腔真情得到了田敏的认可,接着原来我属下地贺明阳和林慧两人相伴这几年,也走到了一起……

    这天又是一个周末,我在华科忙完,眼看已是过了下班时间,我在公司里转了一圈,从大门经过时,看到外面似乎有个熟悉的身影,出去一看,却是张强这家伙,他早已正式就任销售总监一职,并且干的非常好,见到我,他就先挠头,支支吾吾的打了声招呼,形迹十分可疑。

    我盯着他上下打量几遍,问道:“来找我有事?”

    “哦,不是,不是,没事!”张强连连摆手。

    “那你来这里干嘛,你还认识这里的谁啊?”我紧追不放。

    张强还没有讲个明白,就看小欣挎了包出来,说道:“咦,哥你也在啊!张强哥,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吗?为什么要请我吃饭呢?”

    张强看看我,平素说话绝不打很的他,竟然结结巴巴的说不出所以然来,我心下明白,笑道:“小欣,有人想要追你呢!”

    “呀,哥你乱说,哪有人追我?啊,张强哥,是你想……”小欣说了半句后才反应过来,一下子羞红了脸,张强则连头都抬不起来了。

    “行了,小欣你去,给他一次机会!”我笑呵呵的把小欣拉过来,又对张强道:“不准灌她酒,早点把我妹送回家啊!”

    “行行行!”张强没口子地答应着,一脸喜色,和扭捏不已的小欣去了。

    我站在原地摇头笑了一阵,才回去拿了东西,照自己的习惯,打车回了小区。

    一进家门,就闻到一股香味从厨房传来,真让人口水都要滴下来了,忙换了拖鞋进去,苏雯正穿着围裙炒菜,看到我,笑了笑问道:“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

    “想你嘛!”我上前抱着她,就要吻她的唇,苏雯让我吻了一下,才推开我:“别捣乱,菜炒糊了,你负责啊!”

    我又从后面搂着她,笑道:“那就先把火关掉好了,娘子,要不要在这里运动一下。

    “你就贫!哎呀,别乱摸,一会儿摸地人家又想要了!”苏雯身子在我怀里,躲躲闪闪,但还是躲不过我那两只手。

    “想要就要嘛,你这里是越来越大了呢,我都握不住了!”我继续调笑着。

    “流氓!”苏雯身子已然发软。靠着我嗔道:“一会儿小欣要回来了!小心被她看见!”

    “不会,她今天有约会呢!张强那家伙,第一次看到她时就呆在哪里了!现在小欣来这里工作。他一定不肯放过这么好的机会……”我把碰到张强地事情简单说了几句,一只手已经悄悄伸进了她的衣衫里面。

    “这个张强,眼睛倒是挺亮,小欣那么漂亮有气质的女孩子,又是那么聪明懂事,现在可真不好找呢!呀,你别捏哪里啊!”苏雯没了办法,只得关掉火,回过头和我深吻一下,没好气地道:“晚上周颖还要来呢。你现在别折磨我了好不好!”

    周颖的身体早已全部恢复,为了照顾她,市政府给她安排的工作也比较清闲,到了周末时,她经常会来我这里做客,现在的她,开朗爱笑多了,脸上的酒窝时常挂着,是那么的可爱,不过她总是吃过饭才来。家人对她的关怀大有补偿的意思,她也不忍拂意。

    “晚上还早呢,再说小霞和你妈去旅游了,也不会打扰,娘子,你就别忍了……”我加大了手上的力度。

    “哦……明明是你不想忍的。反而说我!”苏雯解着围裙,嗔道:“先一起洗澡,然后夫君你要抱我上床!”

    我目地达到,嘿嘿一笑,拦腰抱住她进了浴室……

    一场激烈的运动之后,我俩在高潮的顶峰停止了动作,好久好久才放松开来,我想翻身下去。苏雯却抱着我,娇声道:“别动,再过一会儿嘛!”

    我笑了笑,和她继续吻着。不时照顾下她的其他敏感部位,苏雯也嘻嘻笑着,任我挑逗,过了好一阵,她忽然道:“对了,差点忘了给你说个好消息!今天我接到叶冉的电话,说她父亲的手术做的很成功,如果恢复的好,她会在十月之前回来的。”

    “真的,那太好了!华科那边正需要她呢!我也很……”我说了一半,赶紧住嘴。

    “很什么,很想她,怎么不敢说了?”苏雯抓到我地小辫子,又在得意的笑。

    “呵呵,想就想了,也没什么!”我打个哈哈,又吻了一下苏雯算作道歉。

    苏雯笑了笑,又道:“没说不准你想,你不想反而不正常,我也很想她呢,对了,晓菲呢,最近有没有电话,前一阵不是说暑假有时间可以回来吗?”

    “有,她前几天还给我发了邮件”,我拂着苏雯的秀发,说道:“还有照片,看起来好像胖了一些,不像以前那么消瘦,气色也很好,她说最近会回国的,我也很挂念她,想看看她现在的样子。”

    “等她回来,还要好好感谢她呢”,苏雯道:“你那边新接欧洲的几项业务,不都是她帮忙地吗?”

    “是啊,她出了不少力呢,她学业紧,还专门找了几个熟悉软件的留学生做业务员,又拉着英国方面的人做介绍,现在欧洲那边的业务反馈很好的……”

    我话没说完,扔在一旁的手机响起来,我只得摸过接起,是何攸的,听着他的声音很是兴奋,大声道:“喂!明天来我家,我请客!大刘他们都来!”

    “什么好事,这么激动?”我不由问道,苏雯也贴了过来,搂住我地肩,故意吻我的胸口,开始捉弄我。

    “我老婆怀孕啦,今天检查出来的!呵呵,我要做爸爸了!”何攸乐的不行,我都能想出他现在咧嘴大笑地样子,何攸过年以后就和那个警花郝蓝结婚了,小日子过的美滋滋的,又这么快就有了喜,难怪他如此激动。

    “行,一定去,一定去!我还有事,挂了!”我强忍着苏雯的挑拨,好不容易挂了电话,连忙按住了她,不让她再来回的动。

    “何攸要做爸爸了,请我们去吃饭呢!”我把电话内容告诉了苏雯。

    “那就去!”苏雯还是不老实,虽然被我按着,还是用舌尖在我的胸前溜了一个圈,搞的我欲火又想要升起来。

    “我也很想做爸爸了呢,要是我们有个孩子该多好啊!”我憧憬着,想起一个白白胖胖的孩子牙牙学语,就从心里笑了出来。

    “你真的想要孩子?”苏雯抬起头,眼光里是一片海一样的柔情,“我也想要呢!”

    “可是现在集团马上就要成立,事情很多很忙啊!”我有些发愁。

    “没关系,无论什么事,都没有我们的爱,还有我们的爱情结晶更重要”,苏雯很坚决的道:“工作总可以再安排,再说叶冉马上就回来了,一定没有问题的……刘盟,我们现在就要孩子,我爱你!我好想和你生一个孩子……”

    “我也爱你!”我感动不已,温柔的吻着她,再次和她倒在一起……

    我相信,不管是我们的事业,还是我们的家庭,我们的未来都一定会更加美好,因为,我们一直在努力着!拼搏着!

    我们相信,只要你付出足够多的辛苦,就会得到事业上更多更好的回报!只要你付出足够多的真诚,就会得到感情上更多更好的回报!人生的旅途上,我们将脚踏实地,充满希望,奋斗进取,演绎新世纪真正的风流!

    (全文完)

新葡京娱乐场www.71wx.com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