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娱乐场网 书库 排行 繁體
当前位置: 新葡京娱乐场网 > 一代天骄最新章节列表 > 番外:团圆之日
一代天骄

《一代天骄》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番外:团圆之日

手机用户请访问:手机网

团圆之日

匆匆之间,冬已去,春又来,又是新地一年。

随着京城和地方上的稳定,再加上赵恒的铁血以及赵氏成员的鼎力相助,赵恒毫无悬念坐上了华国总统位置,成为二十年来最有实权最为年轻的总统,他上任第一件事就是铁腕手段反腐,十大赵氏班底为主的工作组,雷厉风行巡视华国重要省市。

于赵恒来说,他从来不认为赵定天二十年前的反腐是错误,之所以失败,不是杀太多人引起四大家族抱团反弹,而是杀得人不够多让他们存有力量报复,赵恒让恒门子弟在郊外墓园挖了一千个坑,准备了一千副棺材,昭示此次反腐的血腥和决心!

一时之间,华国鸡飞狗跳。

当然,赵恒也允许情节轻微的官员自首,只要交出贪污所得的双倍,他们就可以有一个结局不错的晚年,通告一出,无数尾巴不干净的官员,在巡视工作组离开京城的第二天,就砸锅卖铁向所在省市反贪局自首,各处上缴的钱财等于华国一年税收。

没有人想过反抗和跑路。

除了出入境严密封锁之外,还有就是赵恒早已经下了总统令,胆敢潜逃国外者,虽远必诛,而且连带家族鸡犬不留,虽然这总统令很没人权很不人道,还带着一股不符合现代文明的血腥,可是没有人认为赵恒开玩笑,更没有人去试一试赵恒的屠刀。

在贪污受贿官员担心受怕向相关部门自首争取宽大处理时,无数碌碌无为的官员也向上级递交了辞职报告,尽管这些人秉承原则保持清廉,不至于被反腐利刀砍落脑袋,可是赵恒的上位让他们心里清楚,一张报纸一杯茶的日子,渐行渐远不再回来。

没有一技之长的他们,知道无法跟往日一样在单位混吃等死到退休,价值论的赵恒迟早会驱赶他们,晚走一步比早点离开更高风险,于是半个月不到,三万名官员辞职,赵恒趁机精兵简政,还把辞职权贵的福利补贴在位官员,简政,加薪两手抓。

官方效率因此提高了一倍。

在所有官员中最难受最煎熬的,就是贪污受贿严重罪行累累的大老虎了,他们知道自己现在仿佛是一只蚂蚁,随时都有可能会被赵恒摁死,就算他们肯退位让贤交出家财也不一定能摆脱杀身之祸,一千个大坑,一千副棺材,让他们连觉都睡不好。

于是一边找赵氏疏通,一边暗地里抱团求存。

在华国内部开始发生翻天覆地变化时,所有人都猜测权力集中的赵恒会在什么时候开始修改宪法,跟普大林一样赋予自己终身总统的合法权力,更有一些善于看风观望之人上书给常委,希望常委能够主动提出修宪,让天纵之才的赵恒为国奉献一生。

也有一些自认有气节,又确实有能力的清廉官员,或公开或暗地里开始大骂赵恒,说赵恒实在是千古难遇地独裁者,他成为终身总统是社会文明的倒退,跟普世价值观完全不符,应该响雷劈之闪电击之,倾三山五岳再踩上一万只脚让他永不能翻身。

但让人感到奇怪的是,大权在握的赵恒不但没有接受修宪建议,而且还当着所有一线官员的面,宣告他永远都不会修宪,不会成为终身总统,十年任期一到,他会按照规则退位,赵恒还重责了那几名提出建议的官员,让他们回党校回炉学习三月。

难道赵恒不但不是暴君,而且还是万代罕见的忠良?

带着这样的七分疑问三分安心,华国局势再次归为平静,并有蒸蒸日上的气势,期间,印国和菲国利用华国铁血反腐生出的动荡局势,为了试探华国最新政策,也为了挽回昔日丢失的颜面,十几艘军舰借故华国渔船越界,有意无意在公海开炮挑衅。

四艘华国渔船先后被击穿,死伤人数高达三十六人。

印国和菲国还抢先一步宣告,华国渔船连续越界侵犯主权,站在道德高度谴责华方故意放纵,希望华国给予交待,华国当天没有任何回应,晚上,陆猛率领梅家军进行军演,一口气轰掉菲印十条军舰,军舰支离破碎之际,赵恒才让外交部宣告两字:

误炸!

损失惨重的菲印两国愤怒无比,纷纷向联合国状告华国故意挑起战火,要求对华进行制裁,只是早有准备的华国不为所动,规规矩矩向联合国递交武器过期、襙作失误的报告,同时撤掉十名军官表示歉意,一番扯皮下来,华国用三百万抹掉了此事。

只是从这之后,再也没人试探华国态度。

也就是在这一年,熬过心结的杜子颜也为赵恒生下一个儿子,取名赵雄,相比活泼好动的叶师师之子赵烨来说,赵雄显得安静深沉,不过对于这两个孩子,老爷子赵定天都喜欢的像心肝宝贝一般,除了休息吃饭之外,大部分时间都跟两子呆在一起。

天伦之乐,老人之愿!

赵恒成为华国总统的第三年,他从喀秋莎的口中知道,铁木金跟普大林撇弃相互猜测,暗中达成了利益与共的协议,得到生命和生活保障的普大林宣告退位,携带三千亿资产隐居斯大林格勒,旗下死忠转而全力支持铁木金成为新一任的俄国总统。

铁木金上位之后,赵恒在俄国布置的棋子一一受损,喀秋莎苦心经营的在俄势力,也被如狼似虎的铁木金追杀得像老鼠一般四处逃窜,常常都要躲到华国境内来避一避风头,一名镰刀成员还告知赵恒,铁木金每天都要保镖,在他耳边狠狠喊上十八声:

“铁木金,你配当俄国总统吗?”“你还记得赵恒给你的耻辱吗?”

铁木金用这样的仇恨言语,激励自己成长进步。

萧“妈的!每天喊十八遍,这傻叉也不怕吵死啊!”

虽然赵恒早就料到铁木金会成为俄国扛把子,但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快跟普大林达成利益协议,显然是连续受伤的普大林开始力不从心,因此主动让位成就铁木金,只是赵恒并不惧怕铁木金的上位,如今的华国,再也不是老毛子吼几句就怂了的主。

趁着铁木金刚刚成为总统,根基人脉还不是绝对稳固之际,赵恒开始鼓动西方国家对其制裁,还招安大批的穷凶极恶之徒,在俄国边境偷偷开了一个口子,希望他们走出国门开扩视野放眼世界,去异国他乡的肥沃土地上,绽放自己的光芒和实力。

那些识相并响应赵恒号召地汪洋大盗,将有可能会成为民族英雄。

当然,如果有丰厚的收获也应该拿出一部分上交,这既是为以前的犯罪行为赎罪,同时也算是回报国家多年来的精心栽培,赵恒的输出革命手段,三个月就送走八千多名悍匪,而不识相地或者懒惰的凶徒,那也就没什么好说了,直接斩尽杀绝。

赵恒杀人无数的凶名,使他在招安方面几乎没有遇到阻力,后来乔胖子粗略统计过,赵恒一共向俄国输出四万多人,他们的妻儿子女则为国家照顾,赵恒还让境内名声不好的黑帮迁移出境,半年时间,八大黑帮从华国消失,转移到莫斯科开始活动。

铁木金又因此焦头烂额!

赵恒暗地里对俄国捅着刀子,明面上却向铁木金伸出友好的手,告知当初年少无知损坏安度堂,他一直心怀歉意,为此华国愿意援助俄国一大笔钱,在俄国境内筹建三百座清真寺庙,铁木金以为赵恒援助是掩饰黑暗勾当,打着吞枣吐钉算盘答应赵恒。

多年之后,铁木金想起此事就大抽自己两大耳光。

又是一个九月,随着秋天落叶的飘飞,中秋很快降临。

年已七十五岁高龄的赵定天似乎不知道今天是团圆之日,或者说,有两个爱孙陪伴的他觉得天天都是中秋,外面车来车往,人进人出,数不清的官员拜访,他却一次都没有出来见客,只在阁楼和两个小辈玩闹戏嬉,儿孙绕膝,让阁楼充满了笑声。

赵定天的举止开始变得迟缓,眼眸中昔日地威严也少了两分,布满皱纹地笑脸看上去,就像是一个风干的石榴流溢着慈祥地光辉,他伸手抱起把玩三字经积木的赵雄,搂在怀里笑呵呵的开口:“你小子,这份深沉样子像我,将来必有一番大作为。”

哗啦一声,赵烨从一堆玩具中站起:“太爷爷,我呢?我呢?我像谁?”

赵定天环视四周乱糟糟的玩具,伸手一捏他下巴笑道:“就你这捣乱性格,完全就是你爹的复制!”

“那我爹的性格又像谁呢?”

赵烨好奇追问一句:“像爷爷?”

赵定天微微一愣,随后悠悠一笑:“他啊,谁也不像,天生就一个混世魔王!”

“爷爷,你这是拆我台啊!”

话音刚刚落下,阁楼虚掩的木门就被推开了,身材越发高大气质更加成熟的赵恒,领着叶师师和杜子颜走了进来,脸上笑容一如既往的灿烂:“你不向小辈灌输我英明神武、人见人爱就算了,还把我描述成混世魔王,我以后怎么跟他们亲近啊!”

叶师师和杜子颜齐声向老人问好:“爷爷!”

“妈!”“妈!”

在老人向两女点头时,赵烨和赵雄从赵定天身边离开,一脸欣喜扑向叶师师和杜子颜,两女笑着张怀把孩子迎接过来,赵恒一脸郁闷的看着两子:“爷爷,你看到没有,他们现在都不率先叫爹了,只会找他妈,父子开始有隔阂了,你要对此负责啊!”

“以后在他们面前,多正面宣扬我啊!”

赵恒从桌上倒了一杯水,递到赵定天的手里笑道:“什么心地善良,父爱如山,有多少说多少!”

在叶师师和杜子颜相视一笑时,赵定天哼了一声:“我可不会昧着良心说话,你小子本就是混世魔王,我怎么可能把你洗成小白兔?赵雄赵烨不叫你爹,是因为你回家时间太少,相聚次数更是屈指可数,你对他们等同陌生人,连个玩具都没买过!”

“要想缓和父子关系,以后多跟他们聚聚!”

赵定天敲打着赵恒:“不然,你就等他们成年再叫你爹吧!”

“哎,我也想跟他们一起!”

赵恒脸上划过一抹苦笑,还有一抹不加掩饰的愧疚,他蹲下身子摸摸赵峰和赵烨的小脑袋,叶师师和杜子颜轻声引导他们叫爸爸,两人怯生生的喊了一句,只是怎么也不肯钻入赵恒的怀里,赵恒也没有过多的勉强,望向白发苍苍的赵定天苦笑:

“只是最近多事之秋,真的很难空闲下来。”

他看着赵定天脸上的皱纹和沧桑,心中愧疚越发变得旺盛:“不过爷爷放心,以后我会尽量每周一聚!”

叶师师也温柔一笑:“爷爷,赵恒不是不想回家,只是被事情死死拖住!”

杜子颜也笑着附和一句:“他刚从黑龙大营回来,就直接回赵府了!”

赵定天低头抿入一口温水,随后叹息一声:“赵恒,其实我不是想要给你压力,更不希望你把相聚当成任务,我只是想要告诉你,事情是永远做不完的,而且磨刀不误砍柴工,多跟妻子孩子聚一聚,会给你更大的动力,让你更有效率处理事情!”

赵恒点点头:“明白!”

“一切还好吧?”

赵定天似乎觉得自己苛求了:“内外压力,还扛得住吧?”

“爷爷放心,一切都在我的预料之中!”

赵恒走到老人身边,俯下身子为他按摩膝盖:“对内铁腕反腐,对外铁血外交,我沿袭着你当年的路子在走,没有四大家族的束缚和周氏的捣乱,事情进展的很顺利,三年来,五分之一的官员主动辞职,郊外大坑也躺了七百多人,成绩可谓显著!”

“我还打开了一条寒门子弟通道,让有才有德之人得到重用!”

“现在的华国,政治清明了很多,官员办事效率也高了!”

叶师师笑着锸入一句:“环境宽松了,骂赵恒的人也多了!”

赵定天点点头:“有人敢骂赵恒,这是华国的进步!”

赵恒手指轻轻揉着老人的膝盖,脸上扬起一抹苦笑:“其实我更希望,华国的进步跟赞美的声音绑在一起,整天被人骂八辈祖宗,我心里难受啊!”接着话锋一转:“国内暂时不会有变故了,至少十年内会稳定,今年经济增长也保持在八个点!”

他没有报喜不报忧,很诚实向老人告知局势:“国外形势则有点复杂,菲国、印国、东瀛不足为虑,西方国家的洗脑以及铁木金的崛起,让我对华国未来处境有点担忧,所以我现在不仅要考虑当下布局,还要把目光放在十年之后,我退位后的变数!”

“西方国家的洗脑一直没断过,只要政治清明,洗脑不会太有效的!”

赵定天微微眯眼:“不过铁木金确实是一个祸患!”

在赵恒轻轻点头的时候,赵定天又适时抛出一句:“我相信你对此做了很多防范,也坚信你在位时铁木金不敢妄动,只是你可以做的更好,对俄手段,你可以去请教你外公,乔家对俄国的了解和渗透,远远胜于你和华国安全局。”

一语惊醒梦中人!

“对啊,我该请教外公!”

赵恒一拍大腿:“中秋之后,我再去一踏华西!”

“赵老,赵恒,乔老和西门庆一家五口来了!”

就在这时,大金衣大步流星的敲门进来,脸上带着一抹不加掩饰的欣喜:“他们知道赵恒从黑龙大营回了京城,就准备过来聚一聚,西门庆说赵恒成为总统后,满世界的飞来飞去,差不多半年没见面,因此趁着中秋一起吃个饭,现在已快抵达赵府!”

赵恒满脸惊讶:“外公和胖子他们来了?”

大金衣笑着点点头,随后又补充一句:“不仅是西部长和乔老来京一聚,陆猛也带着妻女和父母从华海过来,听西部长说,还有不少恒门子弟今日也会回京,老牛和东方雄也都会过来凑热闹,三年前的春节一聚后,大家太久没有一起喝酒吃饭了!”

“所以今天趁你有空,大家都过来聚聚!”

他悠悠一笑:“你回京的消息,是小小发出去的!”

在杜子颜和叶师师露出会心笑意时,赵恒猛地一挥拳头:“太好了!”

此时,外面已经响起了喇叭声,还是长按不放的那种,响彻整个胡同,赵恒眼睛一亮,他心里知道,敢在王者胡同这样按喇叭的人,百分百就是外公乔不死,当下一推赵定天的轮椅,向杜子颜和叶师师一偏头:“走,带赵烨赵雄去门口迎接外公!”

两女齐声笑应:“好!”

门外,五辆黑色车子相续打开车门,先后钻出何弃疗、红衣老妇、林晓丽母子,他们笑容满面簇拥在中间的车子,拉开车门,身材庞大的乔胖子从车里挣扎着出来,随后俯身抱起乔不死放在轮椅上,看着始终不曾变化的王者胡同,扯开嗓子吼道:

“哥,我来了!”

PS:最后一个番外,献给中秋的你们,祝大家中秋快乐,阖家幸福!

新葡京娱乐场www.71wx.com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