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娱乐场网 书库 排行 繁體
当前位置: 新葡京娱乐场网 > 风花醉最新章节列表 > 第1116章 谁将胜利
风花醉

《风花醉》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1116章 谁将胜利

手机用户请访问:手机网

萧芷韵振臂高举,长剑遥指天空,阳光透过缝隙,如一道道金色霞帔,圣洁霸道。听着萧芷韵的话,林中将士无不血气上涌,他们迎着萧芷韵的目光,全都高声呐喊,“我们。。。我们。。。”

“谁将拥有基普罗斯。。。”萧芷韵目光深邃,穿透了丛林,随后又是一阵更加高昂的声浪,仿佛刺破苍穹,“我们。。。我们。。。基普罗斯属于我们!”

声音一浪高过一浪,萧芷韵面露笑容,没有阻止这些群情激昂的将士,这个时候,根本不怕斯拉夫人发现什么,作为隐藏最深的杀手锏,到了出手的时候了。单手一挥,早已准备好的将士们翻身上马冲出白***,马蹄踏过,草叶摇摆。克莱尔乖乖地跟在萧芷韵身后,大气也不敢喘,渐渐地,她有些怕眼前的萧妃了,这个女人杀伐决断,心性坚韧,简直就是个魔鬼。克莱尔并非什么兵法名家,可是稍微动动脑子,就想得出这千余名骑兵会造成什么影响,这些骑兵就像一把隐藏在黑暗里的霸王枪,不出则已,一旦触动,必然会刺死无数人。萧芷韵不慌不忙,长剑收回,马鞭轻轻地蹭了蹭克莱尔,“好好看看吧,至少在基普罗斯乃至苏格兰高地,没人是我们的对手,但愿你心里有数。”

克莱尔敢怒不敢言的翻了翻白眼,随后把头扭到了一旁,她心里当然有数的,萧芷韵是在杀鸡儆猴呢,哼,这些东方人真的是贪得无厌,基普罗斯还没拿下来,就已经记挂着苏格兰了。萧芷韵不在意克莱尔高不高兴,只要目的达到就够了。上千骑兵藏在白***里好几天,就像关了好久的猛虎,一旦冲出林子,气势逼人,狂暴无比。他们兵分两路,朝着通往基辅城的两条大路冲去,千余名骑兵或许造成不了致命的威胁,但想要袭扰敌军,制造麻烦,有的是办法。为了尽最大努力完成阻敌任务,所有骑兵战马后边都拉着一捆木柴,靠近白***,想要木柴,轻而易举。在白***西北五里处,就是苏兹达尔河通往基辅城最宽阔的官道,其中有一段路通过鹰嘴坡,鹰嘴坡被官道分成两部分,中间官道约有七八丈宽。基辅城四周多是平原,地势平坦,唯有鹰嘴坡比较特殊,仿佛千里平原上拱起来的肉瘤。骑兵从白***冲出,两百多人目标直指鹰嘴坡,这些人策马狂奔,杀气腾腾的,犹如天兵天将,好多斯拉夫人被他们吓傻了。一路疾驰,终于赶在斯拉夫人到达之前占据了鹰嘴坡,接下来将准备好的木柴往官道上堆,放火点燃,烈日灼烧,如同一道火墙,横亘在官道之上。

维雅切拼了命的逃,当真的放弃了尊严,那就没什么在意的了,他现在只想活下来,赶紧回到基辅城,然后搜刮下基辅财物,转移到高加索一带去。此时的维雅切,所有注意力都放到了身后,他希望图弗兰能多抵挡一阵。突然间前边一阵乱糟糟的,溃逃的队伍猛地停下来,没多久侍卫长沃弗雷神情狼狈的跑到了近前,“大公爵,大事不好,鹰嘴坡被东方人占据,东方人在必经之路上引燃大火,兄弟们暂时冲不过去啊,只能从两侧鹰嘴坡爬过去才行。还有。。。探子回报,附近出现了不少东方骑兵,现在正对我们的先头兵马展开袭扰,兄弟们死伤无数。”

沃弗雷的话还没说完,维雅切的嘴角咧开,一张脸面无血色,过了好一会儿,才咬着牙颤抖道,“为什么会这样?这些东方骑兵从哪里跑出来的,他们就是再快,也不可能跑到我们前边去,难道他们会飞不成?”维雅切揪住头发,已经陷入了半疯癫状态,难道对方提前在这一带埋伏了兵马么?不,这不可能,怎么可能呢,前些天双方恶战,东方人好多次形势岌岌可危,濒临崩溃,如果是伏兵,那这些人早就该驰援主战场了。不,绝对不可能是伏兵,除非那个领兵的将军是个疯子,可以在主战场濒临崩溃的情况下还能坐得住。

其实这个时候再考虑是不是伏兵已经没有太大意义了,前路被阻,又有骑兵袭扰,呵呵,这条通往基辅城的道路,简直就是一条死亡之路啊。根本不需要维雅切吩咐什么,这些想要活命的斯拉夫溃兵们早已经朝着鹰嘴坡两侧冲去,他们本能的想要活命,根本没时间去思考鹰嘴坡另一面是不是有陷阱。事实上锐锋营骑兵不可能放过这种痛打落水狗的好机会,许多斯拉夫士兵刚刚翻过鹰嘴坡,正是筋疲力尽的时候,便看到一队骑兵猛冲而来,结果可想而知,鲜血染红了草地,鹰嘴坡上的云松在悲情低唱。战争面前,仁慈是一种奢侈品,只要敌人还没有跪地求饶,那就没有必要放下屠刀,有些时候,哪怕对方投降了,也依旧要杀。鹰嘴坡附近厮杀阵阵,哀嚎连连,一道火墙,再加上鹰嘴坡特殊的地形,上万斯拉夫溃兵被硬生生拖在了这里。沃弗雷急的心都快跳出来了,他不是那种没脑子的人,前方的伏兵根本不是什么问题,要命的是身后的追兵,这番折腾下来,不需要一个时辰,东方人的主力大军就会像疯狗一样扑上来,难道到时候再找一个“图弗兰”去殿后么?更何况,殿后也得有兵可用才行啊。

“大公爵,我们从西边走,东方人都是骑兵,又在另一侧以逸待劳,这样下去,我们短时间内根本冲不过去”沃弗雷牵着维雅切的战马,神色焦急。维雅切嘴唇发白,露出惨然的笑容,就像沉落的末日枭雄,“沃弗雷,就算我们绕过去,逃走的希望也不大,他们可是骑兵是骑兵啊东方人藏了这么久,忍到现在才动手,这就是要给我们补上最后一刀啊,会给我们逃回基辅城的机会么?”维雅切不断摇头,他觉得生还的希望已经不大了,连他维雅切都知道侧翼伏击的道理,东方人不可能不知道。

沃弗雷哪里肯放弃,好不容易劝维雅切逃命,哪能让他这样留在鹰嘴坡?看看远处的火光,队伍被挡在鹰嘴坡前,速度如蜗牛爬行,他忍不住说道,“大公爵,事到如今,我们不能回基辅城了,从鹰嘴坡西边,直接南下,或许能逃出去。东方人虽然占据了鹰嘴坡,但他们兵力肯定不会太多,不可能照顾的面面俱到的。”

沃弗雷不等维雅切回答,吩咐一声,二十多名亲兵侍卫护卫着维雅切往鹰嘴坡西边而去。鹰嘴坡面积并不是太大,但相对这些疲惫不堪,缺少战马的斯拉夫人来说,依旧是个难关。沃弗雷一马当先,很快就护着维雅切冲了出来,此时,鹰嘴坡杀声震天,烟尘弥漫,但是不远处有一股小队骑兵正静静地等待着什么。

“启禀王妃,斯拉夫人已经被挡在鹰嘴坡前,杨将军也传来消息,现在殿下那边已经突破敌军抵挡,先头骑兵预计一个时辰后抵达鹰嘴坡。维雅切也如王妃所料,现在正领着几十名亲兵朝这个方向逃窜”斥候传来消息,萧芷韵充满智慧的双眸神采奕奕,只是皱了皱眉头,守候在身边的都统廖忠明便凑上来问道,“王妃,要不要派人灭了维雅切的人?”

“打肯定要打的,廖都统,你带人走一趟吧,不过要记清楚,给维雅切一个教训便可,但不要杀了维雅切,留他一条性命,只要这家伙不往基辅城逃就行了”萧芷韵神色平淡,言语之间没有太大波动,仿佛维雅切就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一般。廖忠明是个纯正的军人,根本不会多问,点了一队士兵便冲了出去。由于早就掌握了维雅切的行踪,所以很顺利的拦住了维雅切的去路,面对这些急于逃命的斯拉夫人,廖忠明没有硬拼,而是拿出弓弩,对着维雅切等人一阵攒射。打到这个份上,维雅切一心逃命,哪里有半点拼命之心,就连沃弗雷也失去了拼命的心思,被廖忠明射死十几个人后,维雅切和沃弗雷领着不到五名残兵,如同丧家之犬般逃了出去。

维雅切跑了,萧芷韵神色如常,浑然没有在意,克莱尔随军这么久,对基普罗斯有些了解,深知维雅切的重要性,她实在搞不懂萧芷韵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鹰嘴坡的战斗还在继续,斯拉夫人为了活下去,拼死一搏,看上去轰轰烈烈,可实际上结果已经没有了悬念。克莱尔低头想着事情,不时地抬头看看萧芷韵,最终还是好奇心占据了上风,忍着恐惧问道,“你。。。为什么放走维雅切?这不是放虎归山么,你不是王妃吗,为什么要跟摄政王作对呢?”

“什么?”萧芷韵闻言一愣,神色古怪的瞥了克莱尔一眼,“你这蛮女当真是什么都不懂?放虎归山,你觉得维雅切还是头老虎么?呵呵,以前的维雅切确实是一头猛虎,但是现在么,他就是一只逃命的野猫,还是一只连抓老鼠的勇气都没有的野猫。殿下可不是你,想得比你深远多了,杀了维雅切,易如反掌,但没有了他,就没有人坐镇高加索。反正维雅切已经没有了威胁,倒不如把这条病猫扔到高加索去,让他替我们守着高加索一带,免得日耳曼人占据高加索,给我们制造麻烦。”

听完这番话,克莱尔一颗心从头凉到脚,跟萧芷韵相比,她克莱尔太单纯了,纯的像清澈之水。萧芷韵的心机真的太深了,这是要让维雅切当看门狗啊。就像萧芷韵说的那样,维雅切经历一系列惨败后,不光兵力折损,更重要的是身心饱受打击,信心崩溃,再不复当年之勇,一个信心崩溃的维雅切,不就是一只病猫么?这只病猫威胁不到东方帝国,但跟多尔勒那些日耳曼贵族争上一争还是可以的,同样有维雅切占据高加索,也阻断了塞尔柱人以及东罗马人北上的道路。当然,维雅切会跟日耳曼甚至东罗马以及波斯人结盟,不过结盟归结盟,维雅切可不会将高加索一带让给别人,因为高加索已经成了斯拉夫人最后的栖息之地。

维雅切还在奔跑在逃亡的路上,经过鹰嘴坡一阵厮杀后,身受箭伤,沃弗雷肩头也挨了一枪,活下来的几个人也是人人带伤。基辅城遥遥在望,维雅切却一点去基辅城的想法都没有,东方人已经到了鹰嘴坡,这个时候还回基辅城,这不是自寻死路么?来到一个破败的小村子里,维雅切顾不得形象,翻身下马,躺在草垛上呼哧呼哧喘着粗气。这个时候,脑袋也变得清晰了一些,沃弗雷坐在一旁处理着伤口,嘴上不断嘟囔着,“真是命大,如果不是我们逃得快,恐怕就死在鹰嘴坡了。”

过了好半会儿,都没听到维雅切回话,沃弗雷甚是纳闷。维雅切抹了一把脸,苦笑着摇了摇头,“沃弗雷,你真的以为是咱们命大么?恐怕未必啊!”

“大公爵,你这是何意?”沃弗雷眉头深皱,一时间没弄清楚维雅切的意思。维雅切没有隐瞒的意思,喝了口水,抬头看了看屋外的阳光,“我们不是命大,本来就该死在鹰嘴坡的,之所以能逃出来,是东方人故意放我们出来的。你太小瞧东方人了,他们的骑兵明显是等在那里的,那些东方骑兵全都是精锐,又是以逸待劳。凭他们的实力,根本不需要硬拼,只需要慢慢拖着,就能拖死我们。可实际上呢,他们只是攒射一番,那些弓弩也没有刻意对准我,甚至连追击都没有追击。咳咳。。。沃弗雷,你难道以为打了这么久的交道,东方人会不认得我?”

新葡京娱乐场www.71wx.com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