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娱乐场网 书库 排行 繁體
巴顿奇幻事件录

《巴顿奇幻事件录》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17 前往

手机用户请访问:手机网

中午的时候詹姆士跑回来了,这倒让人意外,更意外的是他居然是特意来拉上扎克的——

“‘将军’那边自爆案有点线索了,你跟我一起去。”

“为什么?”

“寇森……呃,警方被老汉克引导……”是么,不是被扎克带着一帮人引导的么,玛丽教堂的假自爆案?对么~“现在以为自爆案是针对巴顿市的恐怖袭击,现在任何关于这案子的行动都有特别行动小队跟随……”

扎克有别的事,不想理詹姆士,所以打断,“我有事,没空。”

“你有屁的事!你我都知道这自爆案我们带再多人手都没有用!你必须跟着!”

“为什么?你不知道这自爆大概率是针对我的刺杀行动么,我跟着去送死么。”很诚恳的疑问。

“就是让你去当耙子的!自爆攻击你,才能保我们警方的人安全!”也是无比诚恳的回答。

“哦,那走吧。”答应了。

别以为扎克那么大义的在舍生取义,扎克走之前叫来了赛瑞斯,“告诉奈纳德,我去帮詹姆士查自爆案了。”

“哦。”

这通知有意义吗?当然有。扎克瑞·托瑞多在帮兰斯做事啊,我们的扎克为了魔宴在巴顿的政治种子尽心竭力,哪怕让自己的生命置于险境。

哦对了,走之前还有一件事,恶心一下回归萎靡的麦迪森。

“你还要跟着么。”

“不,吃过午饭我回磨坊了。”

“你不需要安全保障了?”

“在你身边也没有多安全。”

“确实。那我祝你好运。”

扎克都在詹姆士的催促下都要走了,麦迪森抢着也要把想说的话说出来——“这自爆案明明只是你被袭击。”事实,27号公路的公交车爆炸是起始不是么,“由于未知茨密希的出现你开始离间西部魔宴内部。”这离间有没有效果还不知道,但本杰明杀了两个在巴顿的茨密希,魔宴不仅忍下来了还要低姿态的向扎克证明清白是事实~“伪造玛丽教堂的自爆让你控制巴顿的政治趋势。”算对也不算对,控制巴顿政治走向准确来说应该是提出这伪造计划的艾瑟拉,然后由正好需要契机与纽顿幻人领主交涉的安东尼配合,但呵,便利的把自爆袭击和城市关系两件事情放在一起,不是扎克干的事儿么~“现在你还光明正大帮詹姆士查案。”光明正大么,是的。看詹姆士外套外的防弹背心,这是警方的行动,而詹姆士这个警探在行动中来找的扎克,只是个平民,“所有人都会看到你在帮警探詹姆士·兰斯。”所有人的意思是,西部魔宴的达西、赛瑞斯会去通知的奈纳德,和,已经在认为扎克瑞·格兰德,是西部兰斯家族手下的科隆。不管是带着什么心思的看客们,看到扎克,都会给予一个字的评价,忠~忠于魔宴,忠于兰斯,忠于城市和平。

麦迪森这一定要说完的话,来到结尾了,“我写确实是一滴水珠,又怎么样。不用我这个作者去站立场,替你升华。你已经把自己升上天了。我只用写一年,你是什么货色,看的人自然清楚。”

扎克有认真听完,听完后么,走了。不予置评。

27号公路上的车,开的急促,詹姆士也说的急促,他要在到达现场前,给扎克补上情况——

“现在巴顿发生的自爆案,玛丽教堂因为现场混乱,虽然有市长安东尼和艾瑟拉的卷入,但没有取证价值。”詹姆士想尽量简短关于玛丽教堂的内容,因为知道是假的,“后湾社区大学因为一开始是北区警局接手的,到是有了详细的取证记录,只是……”

“直说。”扎克玩儿安全带。因为可以猜到詹姆士在想什么。提示一下,当时詹姆士和扎克到场的时候,堕天使已经在那里多时了。詹姆士什么时候放下过偏见?

“我不知道那些取证,包括后来达西给你特权审问证人的内容,有多少可以用!”果然。

“那就全部不用。”扎克说的很无所谓,有必要对詹姆士讲道理么。呵。被詹姆士瞪了一眼,“别看我,看路。”

“啧。然后就是最早的公交案。”詹姆士看路了,也是看公交案的地址,反正都是条路,“案件刚出现时的南、北警局管辖权争夺,和后来赶来的媒体,都对第一时间的取证有影响。”

扎克看了眼詹姆士,明显詹姆士在铺陈一个结论。那听着好了。

“之后案件交给南区,但是。”詹姆士死性不改,又瞪了扎克一眼,“寇森不知道被谁引导,不管其他,一心调查死者身份。”这嘲讽好幼稚,谁引导的,他詹姆士还不清楚么。

扎克侧了头,懒得看詹姆士那副嘴脸,看风景好了,“人类身体因为灵魂缚带的作用膨胀而自爆。”这不就是奥尼尔前天来报告的,巫师-瑞默尔联合研究出的灵魂膨胀原理么,“你觉得你们警方能取得什么线索么,算了吧,詹姆士,你应该感谢我,我给寇森指了条明路。”

这是准确的,自爆的手法,人类警方不可能理解,警方唯一能追的线索就是自爆者的身份。

詹姆士什么情绪扎克可懒得在意,詹姆士继续了,“格兰德被袭击,是唯一有取证价值的案子。你们员工的证词、塞姆的尸体,是唯……”詹姆士又烦躁的啧了一声,如果可以,他真不想说,原因嘛,和玛丽教堂一样,因为知道那取证价值,是被伪造的——老汉克伪造的。

警方的报告,扎克也看过,当笑话看的,记得吧,寇森、詹姆士、韦斯把警方的非正式报告当草稿的发表意见,所以詹姆士并没有说任何扎克不知道的东西。自爆案,是会被刻意推到非法武装集团上的,詹姆士现在表达的东西,只能说明一件事——老汉克在格兰德被袭案中伪造的证物,是现在案子调查唯一的发展方向。

错了。

“寇森调查巴顿的北国人,包括移民,有了发现。”詹姆士不情愿的承认扎克的功劳,幼稚,“他列了张名单,多数人都没有案底,身份干净的在巴顿生活了很多年了。包括那个……”

扎克听到了自己不知道的内容,有了点兴趣,“后湾社区大学的那个自爆者?”

詹姆士有些阴沉的点头了,“那个小组的匿名性导致了除了几个根本不在乎身份展现的人被大家知道,比如科隆的妹夫,韦斯特女士,其它多数人还是很在乎那个匿名的……”

可不是么,皮克斯在取下那兔子头套前,谁能想到他居然是这个小组的主持者。

“后湾自爆者的身份,一直到寇森整理出这份名单,才被发现……”

扎克打断了一下,纯粹好奇式的,“这名单,你们警方查起来不方便吧,毕竟都是合法公民……”由于不确定,扎克加了个“吧。”

“当然不方便!”詹姆士有些烦躁,“除非他们去自爆,警方有什么权利去调查平民?!”

扎克带着笑意的侧侧头,“那你们需要帮助。”心情舒畅,“怎么没找我?”

“用不着你!啧!寇森找了‘将军’!”

呃,差点忘了,詹姆士是因为‘将军’那边有了进展才回来接扎克的。终于,绕到这边来了。

“找‘将军’?为什么?”扎克却有些不理解,“明显你把名单拿来,我去处理更快,呵呵,一个晚上的事情,这几天也用不着你那么辛苦的早出晚归了。”扎克可不是在关心詹姆士辛不辛苦,只是在表达这个赖在格兰德的警探,很影响格兰德的正常生活。

“找你?呵。”詹姆士大概是情绪过了,居然笑了一声,“寇森知道你一个晚上拜访全巴顿人民的家么。”

扎克什么时候在言语上吃亏过?“你高看我了,全巴顿不可能,几条街还是没问题的。”

“啧。”放弃和扎克嘴炮是对的,詹姆士继续了,“寇森只知道警方不能做的事情,东南部现在唯一留存的帮派份子可以做,所以找了‘将军’。”

这理由可以,扎克接收了,“‘将军’的手下也有自爆案的受害者,寇森这么找倒也合理。”扎克也笑了一下,“‘将军’手下人多,还有我让过去看着的布米,加上诺菲勒的帮助,这份北国人的名单,应该查的很快。”

“是很快。啧。”詹姆士没有一点案件获得进展的喜悦。哎,这个警探,也就这样了,“还有更快的。艾克斯安保送了一份客户清单给北区警局!”

扎克愣了一下,“什么。”单纯的奇怪,没什么特别的语气。

“明显有什么人举报了艾克斯安保监控录像有严重安全隐患!”詹姆士又不看路了,看着扎克,“某位巴顿的大人物出入由艾克斯安保保护的场合的监控录像,被泄漏了。”

扎克皱起了眉。他本人、艾瑟拉、安东尼。这‘大人物’说的是谁呢。又一件麻烦的事,加入了。扎克捏着詹姆士的下巴,摆回路的方向,“你需要具体点。”

“我没办法具体!”詹姆士几乎是恶狠狠的盯着前方的路,“因为我不知道!举报者给出的信息就是这样含糊!然后就在北区警局象征性的要求艾克斯安保自查……”没什么好说的,上次共和人的案件警方要求艾克斯安保配合,结果我们都知道,艾克斯仗着法尔肯家族,差点和警方打官司,所以,这次詹姆士说的是‘象征性的要求’,“结果!艾克斯安保,马上就把客户清单送到警局来了!反过来要求警局的协助,以第三方监管、绝对的监管,保护客户安全!”

扎克低头想了一下,在考虑要不要告诉詹姆士关于苏珊……呃,要讲的话,话会有点长。

不对么,在扎克告诉这位警探苏珊的死亡之前,扎克还要告诉詹姆士他收到了苏珊的威胁后给尤里庄园和法尔肯庄园打的电话,以及这两个电话背后的意义——抛开吸血鬼不想自己的影像被刻意保存这件事,苏珊获取了尤里酒店的监控录像,说明了一个之前在皮克斯儿子葬礼上,扎克刻意点出的重要问题:尤里家族现在获得的所有李斯特产业,依然受到李斯特家族曾经立场的干预!(原李斯特家族,打着帮助艾瑟拉竞选为理由,为拉拢法尔肯和费舍参与共和人口的非法交易,名下产业全部抛弃赛迪尔安保,转而与艾克斯安保合作)

菲奥娜·法尔肯是个聪明人,从她和扎克的电话中就能看出这个女人有心为了西区未来的团结,整理一下尤里家族面临的状况。

那,艾克斯安保的行为,能明白是为了什么吗?为了对尤里表态,也为了清理那曾经李斯特还在时,在这合作链中遗留下的隐患——比如苏珊,这个艾瑟拉的手下,居然能够拿到扎克进出酒店的监控!懂了吧。警方,如詹姆士刚才说的是绝对的第三方监管!

看,解释,要废一番功夫,而且以詹姆士的性格,很有可能因为苏珊的死亡而钻入死胡同,看不到大局,让扎克白费精力。

扎克看了眼詹姆士,算了,别给自己找麻烦好了,现在说的是‘将军’那边自爆案进展,客户清单和北国人名单的联系詹姆士还没说。所以,“好事,有机会给你解释。告诉我这和‘将军’那边有什么关系。”

詹姆士的脸皱了一下,是讨厌扎克此时的态度,但他又能怎样,“达西给了一份清单副本。”烦躁的语气,显然在痛恨,对,痛恨,达西会给他这副本的原因——如果詹姆士不是詹姆士·兰斯,达西会把北区警局的资源给他一个被派去南区协助调查的警探?

多么显而易见,这帮魔宴的手下,在给詹姆士·兰斯喂信息。让这颗种子,能够茁壮成长。

扎克早就放弃纠正詹姆士的称呼了,抬抬手,“继续。”

“韦斯知道‘将军’和艾克斯安保的事情,送了一份给‘将军’。”

扎克又挑眉,“韦斯?为什么他要做这种‘多余’的事。”多余……呃,就是字面的意思。

“你有脸问?!还不是为了你!‘将军’是你的后裔!韦斯又觉得你是个好人!他觉得我不可能把清单送给你,所以他直接给‘将军’了!”

扎克一挑眉,“我收回多余。”笑着继续看窗外。事实就是如此,不是现在这个状况,扎克知道有客户清单这事儿?呵呵,看起来詹姆士这两天,是真忙啊。

“然后‘将军’那边交叉对比艾克斯的客户清单和北国人的名单,和他原本在艾克斯弄到的信息,找到了他那个手下在被灵魂膨胀弄死之前,在艾克斯安保进行的工作!”

有点绕了,记住,‘将军’死掉的那个手下,是被安排在艾克斯安保里的间谍。

扎克终于补上詹姆士能告知的所有信息了。总结一下吧——

“所以,导致‘将军’手下死亡的自爆者身份,被确认了,是个北国人。”

“是!我们现在正要去他在诺尔的房产!一间民宅,和艾克斯安保签订却是最高级别的安保协议!‘将军’的手下大概就是在那个地方陷入灵魂膨胀的时间循环里死亡的!我们不知道在那里会发现什么……”詹姆士是穿着防弹背心的,别忘了。呵,人类为了保护自己而创造的防具。显然此时不能给詹姆士提供一点儿安全感,但是,也别忘了这话题的起始——老汉克伪造的格兰德袭击现场,是警方对自爆案手法的唯一线索,记得格兰德员工在老汉克的指示下给警方的证词么。那将袭击者引导向非法武装集团的证词。

“我们被跟了。”扎克看着窗外,平静的打断。詹姆士的情绪永远也发泄不完,不如,说点正事儿。

“什么?!”

“纽顿幻人。”

新葡京娱乐场www.71wx.com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