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娱乐场网 书库 排行 繁體
当前位置: 新葡京娱乐场网 > 贞观大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六十五章 擒拿审问(上)
贞观大闲人

《贞观大闲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八百六十五章 擒拿审问(上)

手机用户请访问:手机网

刺杀发生得很突然,而且发生在闹市街上,直到此刻,所有人已发觉,这场针对李世民的刺杀完全是有预谋的,精心策划的,他们的目标只有李世民一人。

以李世民和他身后禁卫的反应来说,这场刺杀有很大的可能会成功,因为……李世民的禁卫根本没有反应,就在刺客们离李世民只有丈许距离时,在禁卫们的眼里,他们还是一群衣衫褴褛没有任何威胁的难民,如果没有李素的提前警示,李世民此刻的命运恐怕还真的很难说。

明眼人都能看到的结果和情势,李世民自然更能看清,正因为如此,李世民尤其觉得羞怒难当。

恼怒禁卫们失职的同时,也痛恨刺客的胆大妄为,居然敢公然行刺当今皇帝,多少年未曾发生过这种恶劣的事了,若不追究到底,将刺客背后隐藏的真正主使人揪出来,皇帝威严何在?

李世民的羞怒情绪直接影响了禁卫们,将刺客们团团围住的同时,禁卫们便发现了自己的失察和失职,眼见李世民龙颜大怒,禁卫们心中惶恐,再看向被自己等人包围的刺客,禁卫们满腔的惶恐化作了怒火和杀气,若非李世民突然下令要活口,只要再来一个回合的交手,这群刺客就会被禁卫们碎尸万段。

既然要活口,自然就不能痛下杀手,刺客已被围住,禁卫们的阵式却发生了改变。

杀人有杀人的阵式,活捉有活捉的阵式。

合围刺客的禁卫们终究是李世民的贴身护卫,名副其实的大内高手,警觉性虽然差了点儿,但身手却一点也不差。

随着李世民一声令下,禁卫们毫不迟疑地做出了反应,他们瞬间分成了两部分,一半扬刀狠厉地朝刺客们头顶劈下,另一半却忽然蹲下,原地一滚,手中钢刀横劈而出,刺客们忙着举刀横挡头顶的攻势,无法顾及从下盘突如其来的杀招,一阵凄厉的惨叫过后,被围住的刺客中近半被劈中腿,顿时鲜血横流,众禁卫合力一击的这一刀狠辣无比,刀光过处,刺客们的腿肉几乎被横劈而断,肉与筋骨的分离清晰可见,白森森的小腿骨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

李素眼皮直跳,心中不得不佩服这群禁卫的身手与算计,挥刀直攻下盘不仅能给刺客们造成极大的创伤,而且选择攻击刺客们腿部能够让他们无法遁逃,创伤无法致命,活口算是留下了,厮杀到了此时,刺客们除了就地拿刀抹脖子,已没有了别的选择。

大局已定,李素的注意力马上转移,扭头朝沿街商铺的阁楼上扫了一圈,皱眉沉声道:“五叔保护陛下,尤其注意头上的动静,郑小楼,上去查一查!”

李家的部曲们迅速将李世民围在中心,拔刀警惕地注视着街道两边的阁楼窗口,郑小楼一声不吭,身形却突然飞起,一个起落,然后在商铺门口的旗幡杆子上用脚借力一蹬,很轻易便飞上了阁楼。

听到李素的下令,李世民一愣,接着朝两边阁楼飞快扫了一眼,然后向李素投来赞许的一笑。

刺客们仍在殊死抵抗,郑小楼却已迅速检查了两座阁楼的窗口,大抵没什么发现,郑小楼从窗口飞出,双腿借力一蹬,飞向阁楼最后一个窗口,谁知没等郑小楼接近,窗口突然四裂而开,漫天的木屑飞扬时,漆黑的窗口里忽然伸出四具劲弩,黑幽幽的弩箭直指楼下的李世民!

李素大惊,暗自庆幸自己料敌于先,没想到敌人居然真的留了最后一记杀招。

“五叔戒备,保护陛下!”李素厉声喝道,说完李素身子一矮,然后一滚,滚到路边一辆贩货的牛车后面,避开弩箭的攻击范围。

皇帝的命重要,自己的命更重要,李素绝对不会干那种舍生忘死拿自己的身体当肉盾的蠢事。

方老五也紧张得不行,这时也顾不得冒犯龙体,揪住李世民的肩使劲往下一按,李世民猝不及防,被方老五硬生生按倒在地,接着李家十余名部曲在李世民和弩箭之间形成一道又一道的人墙,他们拿自己当了肉盾……

方老五推倒……,按下李世民的同一瞬间,阁楼上的四具劲弩机括连响,四支弩箭闪电般朝李世民射去。

李家的部曲们都是百战余生的悍卒,平日里嘻嘻哈哈没个正形,一旦上了杀阵,久藏于骨子里的真本事一点都没忘,在李世民身前形成人墙的那一刹,部曲们便将手中的刀舞得密不透风,激射而出的弩箭遇到这片刀林,只听叮当几声脆响,全部被部曲们的刀击落。

第一轮弩箭落空,阁楼上的机括声再响,嗖嗖几声,又有四支弩箭射出,目标仍是李世民,哪怕李世民被部曲们的人墙团团护住,弩箭仍毫不放弃地射向他。

李家部曲们仍旧拼命挥舞着刀剑,这四支弩箭总算没有完全落空,两声脆响的同时,部曲人群里传出两声痛苦的闷哼,李素躲在牛车后听得清清楚楚,心中不由一沉。

第二轮弩箭仍未达到目的,阁楼上的刺客却仍未放弃,机括声再次咔咔响起。

然而,他们的机会只有两轮。

第一轮弩箭射出时,郑小楼便飞身而上,第二轮时,郑小楼已飘然进了阁楼,刺客来不及再射第三轮,飞进阁楼窗口的郑小楼便已动手了。

没看到里面搏斗的过程,却听到阁楼内一阵桌椅倒地,还有几声凄厉的惨叫,随即很快便恢复了宁静。

窗口人影一闪,郑小楼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出现在窗口中,朝方老五淡淡点了点头,方老五大喜,挥手令几名部曲冲上楼。

与此同时,身陷包围圈的刺客们亲眼见到他们最后的杀招被化解,楼上四名使弩箭的刺客显然已被拿获,刺客们顿时脸色苍白,一脸绝望地互相对视。

完全没机会了,连逃跑都没机会了。现在他们能做的,只有拼命,或是直接抹脖子,否则若被活擒的话,不知会遭受到多少生不如死的折磨和拷打。

绝望之下,刺客们脸上的决绝之色愈发明显,禁卫们自然看得最真切,见刺客们脸上表情变化,禁卫们暗道不妙,为首一名禁卫忽然大喝道:“别让他们自尽,快!”

一声提醒,禁卫们也拼命了,李世民的命令是要活口,若让这些刺客当场自尽,禁卫们将会受到更重的责罚,为了自己的前程和性命,禁卫们也必须拼命了。

于是禁卫们忽然纷纷将手中的刀扔下,咬着牙冲进了刺客人群中,开始与他们贴身搏斗,刺客们已无斗志,他们要做的唯一一件事便是横刀自刎,却没想到禁卫们悍然不要命般冲了过来,弃刀改用拳脚,刺客们每每扬起刀要抹自己脖子时,禁卫们的胳膊和手便会恰到好处地挡住,或是将刀拍开,一边要自杀,另一边救命,一场格杀到最后,竟变成了如此奇怪的画面。

很快,刺客们被禁卫全数拿下,这是毫无悬念的结果。

直到这时,李素才从牛车后露出了头,小心地四下张望了一番,又招了招手将郑小楼叫了下来,让他护在自己身边,至于李世民,他仍被方老五和李家部曲们层层护卫着。

刺客们满身伤痕,被禁卫们用绳索绑得结结实实,禁卫们使劲按着他们的肩,欲使刺客跪倒,刺客们却一脸桀骜,始终高昂着头,目光仇恨地瞪着不远处有些狼狈的李世民。

李素皱眉,大着胆子走近他们,然后迅速打量了一番,眉头却越皱越深。

刺客们都是难民打扮,没什么奇怪的,可李素的眼睛毒辣,却发现刺客人群里有一个人似乎与众不同,此人脸上的容貌不太清晰,脸上糊满了泥土和灰尘,黑漆漆的看不真切,身上的衣衫和别人一样破破烂烂衣不蔽体,裸露出来的部分也是又黑又脏,看似与别人没区别,但无论身形,个头,脸庞等等,都比别的刺客小一号,尤其是那双没穿鞋的赤脚,娇小玲珑,纤细堪堪一握,那双清澈有神的眼睛如秋水一剪,皎如皓月。

这等容貌,这等身材,李素若还没明白就真是白活两辈子了。

“居然有个女的……”李素喃喃自语,嘴角勾起一抹轻笑。

伸手一指,李素很不客气地指向这名唯一的女刺客,问道:“你是何人?为何行刺?不说就杀了你!”

此言一出,女刺客毫无反应,别的刺客却急了,纷纷奋力挣扎,尽管禁卫们对他们拳打脚踢,仍悍不畏死地朝女刺客靠拢,似乎都打算用自己的生命保护这名女刺客。

李素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仅仅一句话便试探出这名女刺客的分量,显然这帮刺客身手不错,脑子却笨了点。

从刺客们的表现可以看得出,这名女刺客在他们中间的身份不低,不一定是为首的,但一定是身份最高的。

李素愈发有兴趣了,一双眼睛在这名女刺客身上来回打量,越看越觉得有趣。

为何一群刺客里面忽然冒出个女人?为何女人会干这种玩命的勾当?村里母猪为何半夜频频惨叫?九旬老太为何裸死街头……嗯,所有答案都会在这名女刺客身上找到,她可是块宝啊……

思忖间,李世民浑身狼狈地走了过来,脸色铁青地瞪着这群刺客,刚才方老五将他按倒令李世民有些没面子,当今天子何曾如此狼狈过?一肚子怒火不方便发在方老五身上,毕竟人家也是忠心救驾,于是只好朝刺客们身上撒。

“很好,很好!”李世民环视刺客,嘿嘿冷笑:“朕多少年没遇过行刺,今日倒是开了眼界,很好……”

目光阴沉地扫视一圈,李世民冷声道:“尔等受何人指使,为何要刺杀朕,此时招供,朕可留尔等全尸,否则将尔等诛尽九族,凌迟碎剐!”

李素暗暗撇了撇嘴。

这话说的,典型的胡汉三式的反派人物台词,这群刺客若能痛快招供才见了鬼。

等了半天,李世民当然没等到刺客们招供,活着的九名刺客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李素静静看着刺客们紧紧闭上的嘴,心中的猜测不由更确定了几分。

“陛下,阁楼上应该还有四名刺客……”

李素话没说完,旁边的郑小楼忽然淡淡道:“都死了。”

李素:“…………”

游侠儿就是游侠儿,无组织无纪律,事先若未招呼,下手从不留活口。

李世民见自己的王霸之气对刺客们毫无作用,不由愈发恼怒,沉声道:“将这些刺客全部拿回大营,李素,你来审问他们!”

“臣遵旨。”

李世民狠狠一拂袖,忽然盯着唯一那名女刺客看了一眼,然后转身离去。

**************************************************************************

当今天子在蓟州城遇刺,消息很快传开。

蓟州刺史吓得魂不附体,得到消息后马上独身来到城外大营,跪在营门外惶恐请罪。

刺史府的官差们也没闲着,立马开始大索全城,不仅将城内城外的难民们逐个清查,而且对城内所有百姓商贩和胡人都查了一遍,任何身份可疑,来历不明的人全被拿进大牢,蓟州城一时间人心惶惶,动荡不安。

城外大营内。

被擒获的刺客们全交给了李素,李素找了几间营房,将刺客们分开关押起来,尤其是那名女刺客,更是单独关在一间营房内,不准任何人接近。

接下来便是审讯了。

这种活儿李素也是第一次干,没什么经验,辣椒水老虎凳什么的,这些刑具可以用,但落于下乘了,李素不屑用它们。

李素喜欢用平和的方式解决问题,当然,说得不好听一点,这叫“先礼后兵”。

…………

关押刺客的营房有重兵把守,李素领着郑小楼和方老五,靠刷脸通过了层层关卡,走近营房。

今日的刺杀发生得很突然,幸好刺客们被擒之后的表现让李素发现了弱点,这个弱点自然是那名女刺客。

所以李素决定首先从弱点突破,先拿女刺客开刀。

走近营房,里面的光线徒然一暗,李素眯了眯眼,片刻之后才适应了营房内的光线,然后便看到女刺客被五花大绑,横躺在地上,营房内还有几名禁卫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她,防止她做出一些比如逃跑,自残或自尽之类的事。

李素的脚下有一块草席,垂头看了看,李素皱眉,方老五了然,趴在草席上用袖子擦了又擦,确定草席干净后,李素才盘腿坐了下去。

扬了扬下巴,李素示意将女刺客扶起来,并且松绑。

手脚骤然失去束缚,女刺客终于好受了一些,可她仍然一声不吭,望向李素的目光充满了仇恨。

李素毫不在意地笑了笑,道:“在我审问你之前,我先做个自我介绍,我名叫李素,大唐皇帝陛下钦封泾阳县公,既英俊又有才,实为大唐百年难遇的英才,皇帝陛下指名由我来审问你,而我呢,不大喜欢上来就严刑拷打,说实话,我很讨厌用太暴力的手段达到目的,大家原本可以一问一答和谐且愉快地解决问题,为何非要搞得血淋淋的呢?这位姑娘,你说对吧?”

女刺客抿唇,一言不发。

李素也不介意,自顾道:“所以,我建议咱们之间的对话最好友善一点,无论是你还是我,我们都没有必要用仇恨的态度彼此对峙,你应该清楚,你如今是阶下囚,根本没有与我对峙的资格,除了冤枉受一些皮肉之苦,你不会有任何收获,也不会对我产生任何伤害,此为智者不取,姑娘是聪明人,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女刺客仍不言不语,目光里的仇恨不曾消退半分。

李素叹了口气,道:“好了,该说的该劝的,我已说完,咱们正式开始吧,首先,告诉我你的姓名。”

女刺客无动于衷。

提完第一个问题,女刺客没有丝毫回答的意思,李素也不急,盘着腿在她面前悠然坐着,脸上带着莫测的微笑,戏谑般的目光不停地打量着她。

时间渐渐过去,李素居然很有耐心地等了她半个时辰,这半个时辰里,营房内一片寂静,李素和女刺客都没开口,身后的方老五和郑小楼也一言不发地站着,小小的营房内安静得像坟墓。

寂静的空气中,李素忽然噗嗤一笑,朝女刺客竖了竖大拇指:“厉害,非暴力不合作对吧?嗯,我还是那句话,不想对你严刑拷打,血淋淋的太煞风景,不过嘛,你是个姑娘,咱们大营里最不缺的是男人,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选一百个精壮的男人在门口排队,一个一个轮着进来糟蹋你,你觉得怎样?这种方式不但不用见血,而且彼此都会很愉悦呢……”

话音刚落,李素眼尖地发现女刺客的身躯忽然颤了一下,接着恢复如常,颤抖的动作太快,令李素都不得不怀疑刚刚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新葡京娱乐场www.71wx.com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