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娱乐场网 书库 排行 繁體
当前位置: 新葡京娱乐场网 > 恶魔法则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百六十七章 【我无心】
恶魔法则

《恶魔法则》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六百六十七章 【我无心】

手机用户请访问:手机网

    这个世界……

    西方万里之外。

    白河愁静静的站在一条河流旁,那山坡上,却是一块生长茂盛的果园,树枝上果实累累,艳阳当空,一派生机。

    飞鸟在空中划过,振动双翼。

    白河愁静静的看着……

    河水里的鱼儿轻轻跳跃。

    白河愁静静的看着……

    山谷之中走兽奔驰。

    白河愁静静的看着……

    他的眼神里仿佛多了一丝别的东西,似乎已经完全呆住了,浑然对外界的一切动静都毫不在乎,只是那么直直的看着山谷山坡上的一切……

    “我……”轻轻的,他低声喃喃自语:“……这一切,我见过。”

    他思索了一下,叹了口气,语气却渐渐笃定起来:“没错,是见过的!”

    缓缓走下山坡,在那一片果林旁,白河愁终于看到了一个“人”。

    他的确是一个人。一个年轻的男子,身材高大挺拔,宽阔的肩膀,身体的比例健康得近乎完美,线条充满了一种原始的力量。

    一头金色的头发,那脸孔之上,居然找不到一丝瑕疵。

    而更重要的是……这个年轻的男子,站在果园之中,神情从容而坦然。他全身上下,却是赤裸的。

    虽然赤裸,可是他的神色之中却丝毫没有半点的羞涩或者不适,看见了白河愁忽然从山坡上走下,他的脸色也没有多少惊奇。而是静静地迎了过去。

    这个赤裸的年轻男子,盯着白河愁看了好一会儿,才吃吃的开口说话——大概是因为这世界只有他一个人,所以他说话的语音有些笨拙,可是说出来的语言,却是白河愁生平从来未曾听过的。

    可是……白河愁却听懂了!

    “你……来了。”年轻的男孩开口。

    “我来了。”白河愁叹了口气,说出了和这个男人一样的语言。

    “我,记得你。”年轻的男孩微笑,他的笑容很纯净,是白河愁所经历地那个世界里。从来未曾有过的纯净:“你的样子变了,可是,我依然认得你。”

    白河愁居然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庞。

    样子……变了么?我从前的样子……又是什么?

    “你开出了天,辟出了大地,分开了山谷,创造了这里。”男孩依然在微笑,还指着天空的太阳:“那些,一切,都是你创造的。我知道。你是……神。”

    神!

    神……

    多可笑的一个字眼。

    此时此刻。白河愁却仿佛笑不出来。

    不过,他轻轻点头:“没错……我也,认得你。”

    两人相视了好久,仿佛都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站在这片果园旁,站在阳光下。

    过了良久,白河愁地脸色之中似乎有些温暖:“这里……这个地方,你喜欢么?”

    “喜欢。”回答的很清晰。

    “快乐?”

    “快乐!”年轻的男孩微笑:“这里是……家。”

    白河愁笑了,他笑起来的样子,那眼神。隐隐的和这个男孩有几分相似。

    是“家”啊……

    他这才回过了神来,看着这个孩子:“我原本想把你带走……不过既然你很快乐的话,那么我就改变了主意。”

    “我喜欢这里。”男孩毫不犹豫的说。

    白河愁忽然觉得心里很空很空。这种空,却更让他有一种仿佛忽然放下了一切的轻松。

    “喜欢就好。”他的语音有些含糊,思索了一下,认真的看着这个男孩:“你还有什么别地要求么?我是神,你的一切要求,我都可以为你做到。”

    男孩坐了下来,就坐在青青的草地上。低头认真地沉思了会儿。当他抬起头来的时候,眼神很认真:“我……感觉很寂寞。虽然这里有河。有山,有树,有鸟,有兽……它们都可以和我做伴。可是,我依然觉得孤单,因为,它们不是我的同类。”

    白河愁嗯了一声,细细的品味这个词语:“同类……”

    “这里。”男孩指着自己的心:“我感觉到……这里似乎是,空的。”他的眼神终于露出了一丝茫然:“我……不完整。我地生命不完整。”

    白河愁笑了,他轻轻拍了拍男孩地肩膀:“你希望有同类——我可以满足你的要求。”

    说着,他地手已经按在了男孩的胸前,一道柔和的光芒之后,男孩睁着眼睛,却看见白河愁的手掌之上,已经赫然多了一根白色的东西。

    “这是你的肋骨。”白河愁微笑。

    男孩有些茫然的摸了摸自己完好无损的胸膛。

    白河愁轻轻叹了口气,捏着手里的这根肋骨,思索了一下,然后插在了地上。他吸了口气,抬起手来,轻轻一点!

    世界的万物,那山那水,那树那兽,自然有一股奇异的最原始的生命力量凝聚了过来——还有这个男孩自身的生命。

    这些光芒缓缓的聚集在了那根肋骨上,很快就幻化成了一个人形。

    长长的头发,柔和的脸庞,婀娜的身体,饱满的胸膛,纤细的腰肢,长长的双腿……

    这是一个女人,一个年轻的女人。

    女人已经缓缓睁开了眼睛,那初生的生命,还带着一丝茫然和对这个世界的敬畏。可是她似乎本能的,很快就爬了起来,看了一眼白河愁,又看了看身边的那个年轻男子……似乎是本能的。她感觉到,身边地那个和自己一样全身赤裸的年轻男孩,更像是自己的同类,于是她走了过去,畏惧的靠在了年轻男孩的身后。

    白河愁的神色似乎有些复杂,有些深远。

    “你很快乐,我很欣慰。”

    说完,他摇了摇头,然后离去。

    天空之上,洒落下了他的一句话:

    “你要同伴。我给你一个同伴……从今天以后,你的名字叫亚当,她的名字叫……就叫夏娃。”

    亚当匆忙的赶上几步,对着天空大喊:“你去哪里?!”

    白河愁在云中飞驰,他低声自语,亚当已经听不见了。

    “你地母亲……在那里……不过,这只是属于我们两人的战争了!”

    (神创造了这个世界,他按照自己的样子创造了最早的人类,叫亚当。亚当对神说自己太孤单。于是神。用亚当的一枚肋骨,创造了世界上第一个女人,叫夏娃。他们,生活在这个世界的起源:伊甸园。)见自己微弱的心跳声。

    是幻觉么?

    一定是……

    他又看见了那些如电影般闪过的片断,只是这次,比从前的任何一次,都更真切,更真实!

    他看见“自己”踩在一个少年地肩膀上,趴在一扇窗户前。那窗户里,一个美丽地少女正在沐浴,传来悠扬欢快的歌声。

    他看进“自己”背着小小的行囊。离开了那个村庄,而山坡之上,那个美丽的少女,流下了一串晶莹的泪珠。

    他看见“自己”,骑着战马,带着一群铠甲杂乱的士兵,向着一片如乌云一般的敌人冲锋。嘹亮激荡的号角。似乎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

    他看见“自己”,站在一座高大的殿堂之中。迎娶了一个陌生地女子。而环顾四周,那张熟悉的脸庞,却不在!

    终于……他看见那张熟悉的脸庞,只是飘逸地秀发,却已经一夜变成了银白,长发被宝剑割断,那张脸庞上,不在单纯,不在柔美。剩下的,只有一股让人心寒的冷漠——她终于从罗莉塔,变成了弥赛亚。

    他看见了,自己骑马冲锋,身后十二个金色铠甲的骑士誓死想随,而弥赛亚就在其中,高举着一面荆棘花旗帜……

    他看见了“自己”,终于创造了帝国伟业,在那座皇宫之中,盛大的婚礼,终于将弥赛亚变成了自己的皇后……

    可是,弥赛亚却提着一柄长剑,剑锋上沾满鲜血,而剑刃,则刺在自己的心口之中!!

    “阿拉贡!我恨你!或许我从前很爱你。但是你已经将我地心杀死!从我地名字变成了弥赛亚的那一天开始……我就恨你!我会用我全部地生命,用我的一切去恨你!!伟大的阿拉贡!伟大的皇帝!伟大的星空下第一强者!!你的生命只属于你的伟业那么我就会亲手毁了你的希望!!我用我的半生来帮助你完成你的梦想,然后,在你站在最高峰的时候,夺去你的

    你知道吗!我一直都在期待这一天!期待这一天的到来!!每次看见你距离通向你伟业宝座的道路上更近一步,我就会越来越激动!越来越期待!!

    因为,我恨你!”

    杜维心里一痛。

    他看见“自己”,轻轻伸手,握住了那染血的剑锋,听见了自己那充满了悲凉的声音:“罗莉塔……弥赛亚……你真的想杀我?”

    然后,他又看见“自己”,缓缓的握住剑锋,将那柄长剑,一点一点的拔了出来。

    “心脏么……我没有告诉过你……我根本就没有心了!”

    弥赛亚看着“自己”将剑锋拔出,那胸前的伤口,居然缓缓的愈合了起来,面容震惊!

    然后,她狂笑起来。

    “心?!你没有心?!!哈哈!哈哈哈哈!!!你没有心!!因为你没有心!!!一个没有心的人,当然是不会去爱的……我真蠢!!!你没有心!!你根本没有心!!!”

    带着绝望的狂笑。弥赛亚抽回了宝剑,那脸上最终露出了一丝绝然而凄凉地微笑,带着绝望:“你……没有心。”

    一道美丽的弧线在空中划过,剑锋已经倒转,狠狠的刺进了弥赛亚自己的胸膛之中。

    “你没有心,可是,我有!”

    说完,一身华服盛装的弥赛亚,手握剑柄,倒在了血泊之中……

    杜维又看见“自己”。横抱着弥赛亚的尸体,走进了皇宫白塔下的那个广场,用那“永恒日轮”,营造出了一个单独的空间。

    “在这里,你可以安息了,弥赛亚……”

    他看见“自己”心碎的离去。

    可自己的身影刚刚消失,却有另外一只手,轻轻地打开了那座水晶棺。赛梅尔出现了——不,应该称呼她为“女神”。

    女神的手抚在了弥赛亚的眼帘之上。弥赛亚痛快的呻吟了一声。睁开了眼睛。

    “你没有死,而且,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一千年以后!我会让你和他再次相见!”

    杜维又看见“弥赛亚”走出了水晶棺,那眼神里充满了千年的幽怨,她用纤细尖锐的指尖,在那棺材上刻下了一行字。

    “阿拉贡!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吗!”

    于是,一千年以后,这世界上又出现了两个女孩子,罗莉塔,和弥赛亚。

    只不过。在千年之后,她们的名字,叫做薇薇安。和,乔乔。

    灵魂剥离术。将弥赛亚从前世的躯体里剥离了出来。

    灵魂分割术。灵魂分割术,将弥赛亚(罗莉塔),重新分割成了两个独立的人格。

    这两种法术,似乎都应该是老克里斯地专长。可是老克里斯是学自魔神。

    既然老克里斯都能学到,那么女神自然也可能学到了——毕竟,当年她骗取了魔神地信任。连魔神的力量来自于魔神之角这种秘密都被她知道了。区区的两个魔法。想学到,自然也不难……砰砰!

    砰砰!!

    砰砰!!!

    心脏似乎越跳越快了……是幻觉么?

    是幻觉。

    杜维忽然觉得好笑。

    自己一直在拼命的逃。想掏出属于阿拉贡的命运。他一直以为,自己就是自己,是独一无二的杜维。

    可是最终却发现,自己依然逃不过千年的宿命!

    罗莉塔……弥赛亚……薇薇安……乔乔……

    然后……杜维终于睁开了眼睛。

    强烈的光刺得杜维眼前一片白色的光点。

    他的胸膛上,前后两柄利刃依然插在那儿。

    薇薇安和乔乔,就坐在自己地身边,两人的表情里充满了震撼,充满了绝望!!

    眼神里的空洞和冷漠已经没有了,取而代之地,是杜维熟悉的眼神。

    妮可满脸杀气,已经狠狠的拦在了杜维的身边,死死的盯着两个女孩子——如果梅杜莎女王现在还有半点魔力的话,只怕薇薇安和乔乔已经变成了石像了。

    “我,我,我……我干了什么……我干了什么?”薇薇安在颤抖,身子拼命的颤抖,她奋力地扑了过去,想扑到杜维地身边,却被妮可狠狠的推开。

    乔乔却已经呆住了,死死地盯着杜维胸前的那把短剑,那正是自己插进去……

    真是自己插进去的?!!

    自己插进去的?

    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赛梅尔——女神,在微笑。

    “人类……就是人类。感情……终究是弱点。”她仿佛轻轻的叹息:“我给了你机会……薇薇安,乔乔……罗莉塔,弥赛亚!”

    “什么机会!什么机会!!!”

    乔乔疯狂的跳了起来,拼命地朝着女神扑了过去。可是女神只是轻轻的扫了一眼,乔乔就已经狠狠的朝后跌了下去。

    “相信我,我明白你现在的感受。”女神的眼神似乎有些悠远:“曾经……我也有这种可笑的感情,这种可笑的弱点……我当初击败了他,击垮了他……在事后,我也曾经后悔过,曾经失望过,曾经茫然过……”

    她的声音有些低沉,可随后就变得冷酷起来:“但,我是神!既然是神。就不应该有人的感情!”

    她的声音被打断了。

    “可笑地胡说八道。”

    冷冷的,带着嘲弄的声音,杜维已经坐了起来。胸前依然插着两柄利刃,伤口依然在流血,可是杜维的气色却仿佛并没有什么垂死的模样。

    甚至,他轻轻的,抬起手来,皱眉咬牙,将前后的两柄利刃狠狠的拔了出来。鲜血喷洒。他也只是拧了拧眉头而已。

    然后他叹了口气。

    “现在……我终于明白了一件事情:为什么我这次转世的时候,我要把属于阿拉贡地记忆全部抹掉,只剩下一个真正地,原本的自我了。原来我这么做,的确是有理由的。”

    杜维居然站了起来。

    他指着自己的鼻子:

    “我这个人,说好听一些是有些固执和自我。说的难听一些,就是有些自私和不喜欢受人控制。当年,我还是阿拉贡的时候,和老克里斯做交易,我就耍了他。因为我不甘心受别人的控制。我宁愿自己一个人去走上逆神之路!说白了,我的格言就是:我就是我!”

    顿了一下,杜维缓缓笑道:“幸好。我太了解我自己了。所以,我在这次转世的时候,故意将自己地前世的记忆全部抹去。因为,如果我还留着前世的记忆,那么我就一定会拿回那颗阿拉贡地王者之心,取回自己的力量。呵呵……

    可惜,幸好我没有这么做!

    我太固执了。就算是转世。我也宁愿保持我自己的独立人格,哪怕是自己的前世。我也不愿意受到他的掌控!所以,我拒绝了那颗王者之心,拒绝了和我的前世阿拉贡融合。我的代价是放弃了属于阿拉贡地强大力量。而收获是:我仍然是杜维!

    而且……”

    杜维笑了,他指着自己地胸口:“一千年之前的阿拉贡没有心,是因为他为了交易,把心留在了那座岛上。可千年之后地我,此刻,仍然没有心!因为,我自己拒绝了那颗阿拉贡的王者之心!”

    他的声音带着嘲弄:“没有心的我……怎么会被刺中心脏而死呢?”

    他盯着女神,声音渐渐冷了下来:

    “我尊敬的女神……你千年之前算计了我。我输了,的确输的很惨……赢了天下,没有了爱人,又算什么!我转世……可是你也是长河里的那条强壮的鱼,你也同样能跃出水面,看到未来的方向,所以你追着我一路而来……你的算计的确很精密。”

    他叹了口气:“你先是化身人间,将自己封印,变成了赛梅尔这个新的身份……因为你算到了甘多夫!说起来,甘多夫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真正继承了阿拉贡遗愿的人。也是上了恶魔岛的人。同时,也是我这个转世阿拉贡的指路人。

    你让这个醉心魔法的老头子爱上了你。然后你和他一起走遍天下,四处寻找阿拉贡留下的隐秘,渐渐的将甘多夫引导上了继承阿拉贡遗愿的道路!!你这么做,只是为了给转世的我,设立一个引路人!然后……这一切的故事,就开始了,我转世了,在罗林家,然后,我遇到了甘多夫……”

    他的声音有些嘲弄:“我真的很佩服你。你真的很厉害……为了布置这场局。你居然不惜将自己封印,让自己真的变成了一个单独的人格:赛梅尔,我地曾曾曾祖母!你在房里留下了暗道,因为你知道我迟早会发现……一切,都在你的计划之中。

    你比阿拉贡更强,所以你对时间长河的把握,也比阿拉贡更精准。”

    杜维依然在笑:“可惜……你可以看到时间长河的方向,却算不准人心!”

    他的笑容里流露出了一丝悲伤:“我的好朋友,辰,他曾经说过一句话:这世界上。最靠不住的就是人心!人心,却偏偏是你算不到的。我转世了,却也将前世的记忆封去,独特的我,固执,自我,居然拒绝了王者之心。

    所以,现在地我,和一千年前一样……也是没有心的!”

    女神无言。

    过了良久。她才冷笑:“你说的每一件事都是真的。可是……那又如何?我还是赢了!我布下这么大的一个局。就是为了找到这里!!一切都在我的双眼凝视之下!最后,你还是带着我来到了这里!!”

    “……不错。”杜维苦笑:“从这点上来说,你的确赢了。因为最后的结局之中,我的死活,和你其实没有太大地关系。你只不过喜欢玩弄人性罢了。总地来说……你的确算是赢了。”

    “那你还能笑得出来?”女神皱眉,看着杜维。

    此刻,薇薇安和乔乔已经满脸泪水,惊恐的看着杜维,似乎不知道该不该过来。

    杜维却上去,一边一个将两人抱住了。柔声道:“别哭……不怪你们。怪就怪这个老妖婆。是她干的好事。”

    顿了一下,他轻轻在胸前一擦,柔声道:“不怕。你们的老公,我没有心,插不死的。而且我血很多,流一点也没什么。”

    薇薇安和乔乔放声大哭。

    “他说的没错,他的血一向很多,流一些也没什么的。”

    天空之上,白河愁终于到了。维地身边。伸手轻轻一抹,杜维胸前的伤口就飞快愈合了。

    杜维看着白河愁。笑了笑:“我还以为你跑掉了。”

    “去看了一个人。”白河愁淡淡道。

    “你……想起什么来了?”

    “一点。”白河愁依然话不多。杜维叹了口气……他仿佛明白了些什么。

    白河愁看见杜维的表情,却微微一笑:“不管如何……正如你说过地。你就是你,你是杜维。而我……也就是我,我是白河愁!”

    说着,他越过了杜维,缓缓走到了女神的面前。

    两个恩怨了万年的绝顶人物,终于以真实的身份,面对面的站在了一起。

    眼神无语。

    过了会儿,白河愁忽然轻轻道:“其实……我该谢谢你。”

    “你……”女神下意识的有些警惕。

    “我说的是我该谢谢你。白河愁该谢谢你,而不是万年之前地那个家伙。”白河愁地话似乎有些深奥,不过杜维却听懂了。

    “白河愁毕生的唯一信念,就是追求最强地力量。可万年之前的我,并不是最强的。感谢你,割掉了我的角,让我失去了神力。你堵住了一扇门,却逼得我不得不寻找其他的出路。”

    白河愁的声音很平静:“万年之前,我以为自己就是最强了。因为你……还有他们,都不是我的对手。可惜,当我失去了一切的力量,有机会重新思考的时候,我才发现……所谓的神级,我们的道路根本就是走错了。”

    说着,他指着这个世界:“你看,这个世界是我当年创造的,这里有我设下的力量禁锢。既然你可以在这里恢复真身,还能在这里施展力量,那么现在的你,已经比万年之前的那个魔神强了。”

    他说着,叹了口气:“我知道,你夺去了他们的神格。”

    “所以我才有信心击败你。”女神冷冷道:“我才有信心来到这里!”

    “所以你才错了。”白河愁淡淡的回了一句:“我说了,你们的道路,都走错了。你们所谓的神级,都错了。不过幸好这样……如果没有你害了我。我现在也和你们一样。只是现在,我已经不再是从前地我了。我会告诉你,所谓最强的力量,到底是怎么样的。”

    女神的眼神冰冷:“我只要我的孩子!”

    “他会生活得很好。在这个世界上……这里很纯净,我想就不必再打搅他了。”

    白河愁轻轻一笑,却居然就转身看着杜维等人:“你们还打算在这里看下去么?”

    杜维横了他一眼:“这个世界上两个最强的绝顶强者的对决啊!一万年都难得一次,怎么能错过?”

    “没想到,你也这么俗。”白河愁却摇了摇头,他的语气认真的起来:

    “可惜这个要求我不能答应你了——因为,这是我和她。我们两个人的战争。”

    只属于两个人地战争。

    白河愁甚至拍了拍杜维的肩膀,然后,一丝温和的力量,缓缓的送入了杜维的体内。

    “我知道你现在的处境,你的力量快耗尽了——我说了,我的朋友不多,你算一个。如果你死了,我会不喜。”

    他的笑容很真诚:“这是我对力量真谛地领悟,我把这一丝意念种在了你地身体里。我想以你的聪明。应该会在你力量耗尽死掉之前领悟到的……如果你领悟不到。那么就是你太愚蠢。太过愚蠢的人,死了就死了。”

    最后这句,带着明显的嘲弄,让杜维忍不住苦笑。

    白河愁一指众人的身后,一片白色的迷雾就此出现:“出去……我们两个人的战争,不需要有旁观者。”

    “很好。”女神也无比的冷漠和绝然:“我既然费尽了一切来到这里,也没打算出去了!”

    杜维心里一动:“你……不会打不过她?”

    白河愁却笑了。

    这是第一次,他那冷漠的容颜,居然笑得带了几分孩子气地味道。

    “我就是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就是我。世界不灭。我就不灭。”他的声音带着强大的自信:

    “别忘了,我是白河愁!”对于婆罗门岛上地南洋联合王国来说,这一天是历史性的一天!

    沉寂了不知道多少岁月的神山。忽然醒来了!!

    火山的喷发,将岩浆喷到了数千米的高空!

    山顶的那片湖泊化为了灰烬,烟火漫天,长达半月不散!

    山下的部落纷纷迁徙远走,而当一切归于平静之后,大家惊恐地发现,这座神山。已经面目全非了!

    喷出地熔岩。将山上数百里内的所有地形全部改造得面目全非,山顶之上。那湖水地位置,已经变成了一片岩石地带的巨坑。

    这场火山喷发,使得这座神山,足足增高了数百米,而周围的山峰,则仿佛被削平了三分!!

    当神山终于归于平静之后,无数部落派出了祭祀前往山下,巨型了各个部落历史上罕见的盛大的祈祷祭祀仪式,祈求神灵怜悯,不要降罪于婆罗门岛上的子民。

    当然……这一切,已经和杜维无关了。

    顺便说一下的是……就在火山喷发的之前的一个时辰,杜维等人还站在那已经开始沸腾的湖泊岸边的时候,杜维还对着那缓缓融合的深渊,出了会儿神。

    “白……他不会有事?”乔乔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不管是乔乔还薇薇安,似乎都有些内疚,不敢和杜维说话,对于自己刚才在那个世界里,在失控的状态下,做的事情,耿耿于怀。

    “不会的。”杜维笑了笑:“因为……他是白河愁啊。”同伴。

    兽神依然昏迷,被丢在了地上——根据白河愁的说法,它的力量被封住了,恐怕在很长很长的时间里,它没法成为那个“兽人之神”了。

    老白说的没错:所谓的神级,道路根本就走错了。

    此外,身边的同伴,除了自己身旁的三个女孩子,还有蓝海悦,老克里斯,还有教宗,和罗塞。

    老克里斯表情很冷漠,他似乎还有些不甘心。不过老白都说了……这个家伙,想来今后不会再算计自己了。

    至于教宗……

    “尊敬的陛下。”

    杜维不怀好意的站在了教宗的面前:“里面一天,外面就是十年啊!我大概计算了一下,加上之前的时间,和刚才我们在里面的时间,这外面的世界,恐怕已经过去了有四五年了。”

    教宗有些凛然的看着杜维:“你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您是教宗。堂堂的教宗陛下,忽然在大陆上失踪的四五年……您想,现在在帝国里,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景呢?”

    教宗:“……”

    杜维的眼神冷了下去:“既然已经失踪了四五年了……不妨,就干脆永远失踪。”

    说完,他叹了口气。

    教宗还想说什么,可是陡然就感觉到后心一凉!

    一柄短剑,已经刺入了他的心脏。

    “罗……罗塞?!”

    罗塞面无表情,看着自己的剑锋。

    教宗缓缓的坐了下去,杜维却贴近了他,在他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话。

    “其实,我很早就想杀你了。”

    “为……为什……”

    “我知道你一定很想问明白。可惜我也没有太多时间解释了。你记住一个名字……”杜维淡淡一笑:“古华多罗。他的父亲是一位神职人员,结果那位神职人员,却为了自己的地位,将他的母亲满门杀死。”

    教宗的眼神里流露出了一丝异样的神采,似乎想说什么,终于闭上了眼睛,停止了呼吸。

    杜维叹了口气,转身看着同伴:“你们说……我是不是一个很坏的人呢?”

    这话,没有人回答。

新葡京娱乐场www.71wx.com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