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娱乐场网 书库 排行 繁體
当前位置: 新葡京娱乐场网 > 大明舰队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八十六章 王吴谈判
大明舰队

《大明舰队》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二百八十六章 王吴谈判

手机用户请访问:手机网

蒙古人随后冲了进来,在蒙古人的砍刀之下,突厥人毫无还手之力。没过多久,蒙古人打开了寨门,在土城外面早已等候多时的蒙古兵和忠贞营明军如潮水一般涌入城内。

艾孜买提带着自己的亲兵负隅顽抗,尽管他们十分英勇,个个都悍不畏死,可是人数上的差距和武力上的差距,并非用英勇可以弥补,他们除了不怕死的勇气之外,在其他方面一无是处,就和后来的基地组织那些人一样。

经过大约半个时辰的激战,艾孜买提上了天堂去找他们的真神报道去了,大部分的突厥人都被杀,少数意志不坚定的人投降。

事实上说突厥人不怕死,敢于反抗,也并非全部的人都不怕死,也有不少害怕的。这些都可以参考左宗棠和后来的王胡子平叛。把不怕死的家伙都给杀光了,剩下的都是老老实实的。杀掉一批不怕死的,至少可以稳定五十年。

和卓看着蒙古人杀死一个又一个突厥人,他并没有对此感到愤怒,反而为蒙古人的战胜而感到高兴。事实上,在真实历史上,和卓对突厥人的镇压比谁都狠,最后和卓自己也死在突厥人叛乱之下,被突厥人所杀。阿帕克和卓被杀之后,他的两个儿子被人关押。清军攻入新疆,大小和卓宣布向朝廷投降,可是转眼又反叛朝廷,发生了大小和卓叛乱,当地的突厥人大肆屠杀汉人和蒙古人,最后被镇压。

当年没有南疆铁路,从北疆要进入南疆的叶尔羌城,最好的办法就是沿着河流走,塔里木河不仅可以给军队提供水源,而且沿着河流分布的绿洲,也给战马和骆驼提供了食物。这条发源于昆仑山和天山融化雪水,流入沙漠的内流河,灌溉了二十多万平方公里的沙漠地区,在干旱的沙漠中形成一个又一个绿洲。

攻占了河流水源边上突厥人修建的土城之后,联军即可沿着河流一路西进,直抵叶尔羌汗国的都城叶尔羌城。

……

忠贞营和准噶尔联军向叶尔羌汗国进军的同时,王羽同吴三桂之间的谈判开始了。这是王羽同吴三桂之间迄今为止第四次谈判,第一次是在缅甸,王羽解救永历的时候;第二次是王羽攻占广东,发兵湖广,吴三桂把孙女送来;第三次是吴三桂北伐之前。

“吴三桂坐镇京城,晋王又已经驾鹤西去,如今吴三桂挟天子以令诸侯,我们还不到推出鲁王的时机。若是这个时候推出鲁王,南北汉人必然会有一场血战!”这是黄锡衮临行之前,王羽向他交代的事情。

王羽目前就希望暂时拖住吴三桂,反正吴三桂也不会活多久了,因为王羽给吴三桂提供的八旗特供品里面一些小配方已经悄悄更换,加上吴三桂的丧子之痛,相信用不了多久,吴三桂就会一病不起。

黄锡衮走进京城的吴三桂王府时,曾经在清廷的时候和他共事的吴正治、梁清标等官员迎了上来。如今他们身上都穿着大红色官袍,头戴乌纱帽,曾经剃了光头的头上已经长出了头发。他们看到同样身穿大红色官袍,头戴乌纱帽的黄锡衮,纷纷走上来问好。

“黄大人,久违了!”吴正治上前拱手道。

“哈哈,各位同僚久违了!如今我们都是大明的臣子啊,都穿一样的官服了。当年我们给鞑子伪朝做事的时候,穿一样的鞑子官服,如今我们还是穿一样的官服。那些到死还不肯换下身上鞑子皮的家伙,早就下去陪他们的主子去了。”黄锡衮哈哈大笑。

“对对!”吴正治道,“我们都是汉人,理应为汉人朝廷做事。”

“哈哈哈!”黄锡衮大笑着抖了抖身上的大红色官服,“各位以前是同僚,如今还是同僚!对,都是为汉人做事!”

刚走进王府大堂内,就吴三桂的亲兵一声大吼:“大胆,见到王爷还不下跪!”

黄锡衮正气凛然的回道:“本官乃朝廷一品大员,只跪天地,跪天子,跪父母,见到王爷岂有下跪之理!”

王爷虽是超品,但只有满清时期,朝廷大员见到王爷才要下跪,明朝时期,天子与士子共治天下,除了品级低的官员之外,高等级的官员绝对没有跪拜王爷的道理,最多只有行礼以视对皇族的尊重。而且按照明朝的规矩,官员不得巴结藩王。既然吴三桂还打着侍奉永历的招牌,也就没有让黄锡衮下跪的理由。

吴三桂哈哈大笑:“都是大明臣子,何须多礼!来,里面请,本藩设下酒宴,特此宴请黄大人!”

内厅已经摆上了一桌桌酒席,一行人进入内厅,按照秩序入座。坐下来后,吴三桂也没有提及琼州军撤军的事情,只是不断端起酒杯劝酒。等到喝得差不多了,吴三桂这才开口问道:“南王已经从天津撤军也有三个月了,怎么走了那么久,还在山东境内?”

黄锡衮拱了一下手道:“回王爷,我军之中辅兵民壮众多,本来行军速度就缓慢,再加上鞑子制造了大量灾民,朝廷又缺少银子安置灾民,大批灾民要跟着我军南下,这就影响了速度了!更何况山东境内还多有马贼,那些马贼竟然连灾民都抢!他们来去如飞,官军还要保护百姓,剿灭马贼,因此行军速度缓慢。”

山东境内马贼确实是有,不过数量当然没有黄锡衮说的那么多,若是琼州军真的要剿灭马贼,早就全给剿灭了,就是故意留着马贼,以此为借口拖延行军速度。至于马贼来劫掠灾民,那是黄锡衮故意说的,灾民们自己都吃不饱,哪里有银子和粮食让他们劫的?更何况灾民都是跟着大军一起南下,马贼也不敢招惹官兵吧。

吴正治冷笑一声:“灾难也乃我大明子民,理应留在北方,岂可南下?”

黄锡衮反驳道:“朝廷能拿出多少银子赈灾?若是拿不出来银子,又岂可眼睁睁看着灾民饿死?更何况白莲教又同我大明反目,正蠢蠢欲动,倘若一个不慎,当年闯贼的例子就摆在那里!”

吴三桂将信将疑的问道:“运河航运已经开通,为何南王不用船只运送灾民南下?”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