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娱乐场网 书库 排行 繁體
当前位置: 新葡京娱乐场网 > 永历四年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六章 表态
永历四年

《永历四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一百零六章 表态

手机用户请访问:手机网

永历十三年二月十九,齐王府与地方各省的官员轮换调整彻底完成,休整数日后,陈文便下达了召开齐王府下属机构制度改革会议的命令。

官制改革,是陈文早已有心为之的事情。奈何此前,江浙明军集团对控制区各地,尤其是新近收复的那几个省的控制能力还没有达到适宜官制改革的水平,江南也还有大量的反对派士绅存在,所以才会迁延至今。

但是到了今时今日,通过湖广分省、迁移贵州军户、废除地方官府屯田权限、打击江南士绅、厉行浙江新政以及长期镇守等一系列手段,对于控制区的掌控力度已经达到了足够的水平,总算是时机成熟。

“随着控制区的扩大和事务的繁琐化,齐王府旧有机构已经不敷使用。是故,自永历十三年三月起,齐王府下属新设审官、度支、营造、陆军和海军五司。”

“审官司总长,由原浙江巡抚孙钰担任,该司负责齐王府下属各司及各省之文官任用、罢黜……”

“坐落于浙江杭州的文官训练班迁址南京,划归宣教司管理,宣教司负责训练事务,不得插手隶属于审官司的人事任用……”

文官训练班最早是在金华府,后来随着杭州重新恢复省会的地位,以及负责文官训练班的浙江巡抚孙钰北上,文官训练班也迁址到杭州。现如今,孙钰改任审官司总长,手握人事任免大权,文官训练班自然不方便再划归审官司管理,改由宣教司负责训练事务,审官司负责任用,也是应有之义。

“度支司总长,由原江西巡抚王江担任,该司负责齐王府下属各司及各省之税收、财计统筹、支出等事……”

财务是国之大事,财政方面的总负责人往往都有着计相之称。原本,齐王府是有一系列相关机构的,甚至度支司的下属部门也大多是旧有的,但是此前陈文却并没有建立这么一个专门的部门,而是直接负责。现如今,地盘越来越大,也是需要一个长于此务的专业人才来管理起来。

人事和财政是官府的两个最重要的部门,陈文分别分明了孙钰和王江负责,也并没有出乎与会人员的意料之外。孙钰始终负责文官训练班,接受人事管理是顺理成章;而王江则是老资格的理财专家,无论是当年在大兰山上,还是这几年在江西,财计一事都是人所称道的,更是没什么好奇怪的。

“营造司总长,由原南赣巡抚顾守礼担任,该司负责屯田、水利、营缮、机械研发和制造……”

“各省屯田、各苦力营皆划归营造司管理,金华机械制造工坊、南昌农具机械制造工坊、江西景德镇御器坊、南京织造局、杭州织造局及苏州织造局等工坊划归营造司管理。另,军工司下属工坊仍由军工司负责直接管理,营造司不得插手、干预……”

顾守礼是陈文最早的幕僚之一,更是江浙明军集团的第三个巡抚一级的文官,此番接掌营造司,倒不像孙钰和王江那般,但是一任司一级文官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接下来的两个司,陆军司和海军司则是比较新鲜的机构,分别负责陆军各师、各营以及地方驻军和海军东海舰队、南海舰队、长江巡航舰队以及各省内河舰队的军官、士卒的选授、简练、镇戍、厩牧、邮传、舆皂等事。

“除此五司以外,原有之宣教司、提点刑狱司、参谋司、监军司、军法司、军训司、军需司、军工司、军情司、监察司等各司职能基本不变,各省都督府仍直接向齐王府负责。坐落于金华的浙江新式陆军讲武学堂和坐落于宁波的浙江新式海军讲武学堂划归于军训司管辖,不再由宣教司负责……”

由旧卫所改组成为肩负着后世人武部职能各省都督府是有初级训练职能存在的,但是他们更重要的职能是管理各地军户,尤其是其中的备补兵,权利比起人武部是要更大的。例如这一次与江南士绅决战,就是输出货物的各省都督府选派备补兵随行。

无论古今中外,为防止令正常国家闻风丧胆的军国体制的形成,对于军队往往是通过征调、作训和保障这三方面职权划分来实现三权分立制衡。这个原理在宋时既是枢密使、指挥使和转运使,在后世的共和国便是总政治部、总参谋部和总后勤部,便是在外国在道理上也都是大致相同的,差别无非是称呼和细微的方面而已。

明时最初是文武殊途,军队由兵部负责征调、由大都督府和后来的五军都督府负责作训、由地方卫所负责保障,军方的自由度较大,不必在供给上向文官低头。但是等到文官彻底压倒武将,五军都督府的职能被文官侵蚀,地方卫所的制度败坏,一切就进入到了国家稳定时期文官掌控一切——只要中央政府对武将的掌控能力下降,武将在地方上就会出现转化为藩镇的危险,崇祯朝的关宁军乃至末期的楚镇左良玉以及弘光朝的江北四镇、福建郑芝龙都是同样的道理。

陈文的新制度还没有彻底完成,很多部门的存在意义都是为了接下来的战事存在,陈文亲自负责军务,军务方面的各司细化,这样陈文才能如臂使指的应对各方面的威胁,尤其是他还有着更多不同手段的情况之下。

齐王府下属各司职权变动,地方上的官制却是无有变动,或者说是还是按照这几年的变动之后的情况。各省下设道、府、县三层管理,另外道一级的还有诸如屯田道、劝业道等负责专项工作的衙门,其中屯田道和各省都督府都是与军田钩挂,但一个是负责田土,一个是负责人事,差别还是分明的。

幕僚宣读过了划分和任命的文件,会议大厅中也是一片窃窃私语。每一次的职权变动,其实也是一次权利的重新划分。

例如这一次,宣教司没了讲武学堂,但是多出了文官训练班,其文官系统部门的定位更加明确。军训司从单纯训练士卒、管理新兵训练营和审查各省都督府的备补兵训练成绩,到现在的拥有了军校,也是权利的一大进步。倒是原本属于军工司的金华机械制造工坊划归营造司,对其来说是少了一个赚钱的部门,但是军工司的定位是武器、甲胄的研发、制造,过多的将精力投入到民用机械之中也并不符合现在的局势。

官职任命结束,齐王府各司也分别得到了齐王府外院的各片区域作为衙署所在。从当年的金华会稽郡王府,到如今的齐王府,占地面积扩大,奈何权利越来越大,人员和文件也越来越多,这片由江南江西总督衙门改建而成的齐王府再度出现了不敷使用的问题。

这个问题,此前单独接见回来述职的营造司总长顾守礼的时候,陈文就已经提了出来,顾守礼的意见是利用南京满城的那片地,兴建更大的齐王府。当年满清兴建南京满城,占用的明皇宫的用地,并且将明皇宫大肆拆毁。陈文此前也曾想到过那片地,但现在还不是时候,起码陈文暂且还不方便明目张胆的如此去做。

不过,这一次调整官制,本身就有着政治上的表态的用意。陈文暂时不方便占用明皇宫的用地,但是对于自身集团内部,却也是到了摊牌的时候。

“明人不说暗话,在座的都是我江浙王师的中坚,此番孤新设及旧有的部门,很多人应该已经能够明白其代表着什么。孤有句话,诸君听得,也将这话一字不动的带给你们的下属。”

“人各有志,如果有人不愿意跟着我陈文创建一个新时代的,咱们好聚好散,退养银按例是给不了的,孤以私人身份附赠一份仪程,感谢这些年的辛劳。若是愿意留下的,孤也只有一句话送与诸君,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愿为齐王殿下效死!”

………………

齐王府的议事大厅里群情鼓舞,陈文虽未明言,但是话里话外的意思所有人都能听个明白,而他们也用了最简单的方式表达了他们的立场。

这其中,新任的提刑司首席提刑官张煌言是一个例外,他没有起身表态,也没有转身离开,显得份外扎眼。不过在座的官员都是江浙明军集团的核心官员,张煌言的事情他们多少都听到的风声,陈文一向对张煌言另眼相看,这位与他们道不同的文官的人品信用也同样是为人所钦佩,便也就见怪不怪了。

只是北伐过后,张煌言必然会选择离开,他的位置却已经被很多人盯上了——别的不说,提刑司显然是用来暂时代替刑部职权的,一个“刑部尚书”的官位还是有很多人眼热的。

这边改换了官制,陈文在其他方面的布局也已经开始收获应有的成效。

首先是澳门方面,姚启圣在香山知县的任上做了将近一任,最初还算是老实本分,与澳门的葡萄牙人和睦相处,等到他彻底掌握了香山县的行政权力,尤其是完成对那些疍民团体的控制,立刻就翻脸不认人了。

先是逼迫澳门总督布加路和澳门议事会践行当初陈文在广州召见布加路时的约定,恢复了守澳官和香山县对澳门当地的司法权力。待提刑司衙门掌控澳门汉人司法权力之后,又开始逐渐侵蚀在澳葡人与汉人之间的诉讼。到了去年年底的时候,陈文开始加大力度打击走私,并且配合福建明军对大员北部的荷兰人进行贸易禁运,姚启圣又逼迫澳门总督和澳门议事会拆除掉了澳门对广东方面的炮台。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姚启圣下一步不是侵染在澳葡人与葡人之间的司法权力,就是侵蚀澳门的行政权力,亦或是设法扩大守澳官的权柄,实现对澳门的全面掌控。等到把澳门掌控在手了,澳门总督和澳门议事会也就可以哪凉快滚到哪去了。

姚启圣这一任期将得陇望蜀这四个字演绎的活灵活现,虽然进度上比陈文预期的要慢上不少,但是这其中他也没有对姚启圣施加任何帮助,光看着一个香山知县是如何展布。现在看来,这位在历史上留下名字的人物,也确确实实的不是个省油的灯。

“等澳门总督和澳门议事会彻底废止,就把姚启圣调到齐王府。他不是喜欢折腾这些蛮夷吗,那就等咱们有机会了,让他去折腾日本和琉球,亦或是安南的莫朝和黎朝,也算是人尽其用吗?”

听到陈文这话,孙钰也是一阵无语,陈文当时其实并非是没有直接逼迫在澳葡人废除掉澳门总督和澳门议事会的,但是摄于永历朝廷却并没有这么做。不过现在看来,对澳门的收复,却也只是迟到了一些而已。

“卜加劳铸炮厂里的那些门道已经被姚启圣摸明白了,其中的华人工匠也基本上都被姚启圣收买了过来,现在那里就等着最后的摊牌了,估计与澳门总督和澳门议事会说不见的时间也不远了。”

卜加劳铸炮厂一度是东亚地区最为著名的铸炮厂,起初是在澳葡人建立,华人工匠在其中也研发和革新了铁炮铸造技术,生产的铜炮和铁炮在欧洲都是颇为有名的。

明廷从澳门购买火炮,除了部分是从欧洲运来的以外,其他的基本上都是卜加劳铸炮厂生产的。陈文此前没有直接逼走葡萄牙人,也是出于防止他们狗急跳墙带着技术和机械投奔满清的心思,现在用姚启圣这把软刀子已经磨得差不多了,倒也是达到了应有的成效。

结束了对澳门一事的讨论,也到了午饭的时辰,陈文邀了各司的官员到内院用饭,一是对忠诚的奖励,同时也是有些公务须得尽快讨论出个结果,占用吃饭的时间也是没有办法的。

奈何,陈文这边刚刚出了公事房,还没等他带着众人前往内院,在监察司做事,但却负责着一些机密要事的张俊却赶了过来,陈文也只得让周敬亭带着其他人到内院去等他。

“大王,三号人物那边最近有些不太安分。”

听到这话,陈文眉头一皱,继而问道:“他们一家不是已经被控制住了吗?”

“是的,大王。或许是软禁的时间长了,三号人物有些不耐烦了,一个劲儿的要求求见大王,否则就寻死腻活。”

“想死?那就告诉他,今上已经得到了有他这么一号人物的消息,派了人要杀他,”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