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娱乐场网 书库 排行 繁體
当前位置: 新葡京娱乐场网 > 我的魔法时代最新章节列表 > 210.哨岗前的杀戮
我的魔法时代

《我的魔法时代》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210.哨岗前的杀戮

手机用户请访问:手机网

我和琪格继续沿着坦顿城外围的草地向西行,一路上数次看到倒毙在荒野里的格林帝国骑士,古博来马的尸体卧倒在一旁,腹部鼓胀,尸体散发着淡淡的恶臭,看起来已经死去数天之久,这些骑士身上的伤痕基本上都相差无几,贯穿性伤口就像是被人用铁拳凿穿了胸膛,身上的精致鳞甲似乎毫无作用。

那些古博来马背对着坦顿城,让人一看,不难猜出这些骑士是从坦顿城突围出来,准备向坦顿城周围据点上送消息,却被那些蛛人战士沿路追杀至死。

这里遥望坦顿城,坦顿城在我的视线里,已经远处碧草蓝天,灰黑色的阿空加瓜山融为一体,在我的眼底,绿草地上水汽蒸腾,只能看到模糊不清的淡黄颜色。

我们笔直插。进萨摩耶公爵布置的抵御渊狱尼布鲁族蛛人的防线高岗上,这里的防御工事刚好在坦顿城视野所及的范围内,我抬眼看到这里还建有一座烽火台,这里应该是距离坦顿城最近的哨岗,如果这里燃起一堆狼烟的话,站在坦顿城的城墙上,应该可以清晰的看见。

我从魔法掃把上跳下来,踩着凌乱地碎石,攀上破碎的古墙,站在烽火台的最高处,这里还有一大堆燃成灰烬的驱蚊草的灰烬,看起来,这个哨岗发现敌情的时候,这里驻守的哨兵们第一时间点燃了烽火台上的驱蚊草。

我伸手捻起一点驱蚊草的草灰,脑海里想象着,战争初起之时,一定有一道烟柱从这个哨岗滚滚升起,可惜,也许还没等到坦顿城的援军,这里就被攻占下来。

从烽火台上向下俯视整个哨岗,这里已经被巨大生物践踏成一片废墟,看到一处石墙上巨大的豁口与地上一道深深地沟。壑,那一定是位身高超过十米的蛛人督军用身体野蛮冲撞,直接将石墙撞开的豁口,所有石墙上的石块都散布在哨岗防御工事里侧。

这里防御工事已经被蛛人战士摧毁殆尽,巨石垒成的高墙上到处都是被大火灼烧的焦痕,到处都是交战的痕迹,石头墙的缝隙里还插着半截断裂的兵刃,碎成一条条的旗帜有一半被烧成灰烬,另一半浸泡在泥水里。

在这片区域里,看不到任何的格林帝国战士的尸体,那些蛛人战士已经放弃了这里,只有墙壁上深褐色的血污还记录着,就在不久前,这里发生过一次惨烈的战斗。

我猜想,也许这些尼布鲁族蛛人在围城之前,清理了坦顿城周围所有的哨岗。也许这些尼布鲁族蛛人只是恰巧路过这里,然后那些蛛人大军顺带着直接将这个哨岗踏平。

我感觉到心里边有点冷,心里默默祈祷千万别是是第一种情况,因为卡特琳娜还驻守在特鲁姆据点,虽然从地图上看,特鲁姆据点远远不是一个小小哨岗所能比的,但是这些如海潮一样数量庞大的蛛人军队,无论走到哪里,都可以在一个冲锋之下,就能踏平一个小小哨岗。

这些蛛人战士拥有八只锋利的蛛腿,不怕高墙,身上坚韧的铠甲,不怕正面射来的箭雨,他们天生力大无穷,不怕格林帝国的重甲骑兵。我想也许只有萨摩耶公爵手下那几支最精锐的构装骑士团的骑士们,可以从正面硬撼这些蛛人战士。

不过,这些蛛人战士数量应该也很有限,虽然坦顿城被蛛人战士围得水泄不通,但是其实蛛人战士本身的数量恐怕绝没有我想的那么多,因为这些蛛人战士体型巨大,聚在一起,乌压压一片,就会给人一种很强的压迫感。

坦顿城外大的据点有十二个,小的哨岗有几十个,它们都建立在萨摩耶大公爵构建的防线上,如果那些蛛人战士想要分兵去进攻所有据点和哨岗,势必会造成围城的兵力不足,特鲁姆据点也会因此逃过一劫,虽然一直这样开解自己,但是我依然很担心。

……

终于算是有惊无险的穿过了这片开阔地,再次进入密林之中。

在密林里,骑乘魔法掃把无疑就是让那些数不清的细密树枝,变成无数坚韧的皮鞭,那些枝条抽在脸上,会出现一道道血痕,所以我们一头扎进丛林里,就收起了魔法掃把,只能徒步行进。

当我们发现第一处变成废墟的哨岗的时候,我就已经有了很明确的方向,因为这些哨岗和据点几乎都是在同一条线上,萨摩耶大公爵修建这些防御工事的时候,也是尽量选择能够把它们很好的串联在一起,而且每个哨岗都修建在高处。

很快我们就找到掩藏在密林高岗上的另一个哨岗,这里虽然没有被蛛人战士们夷为废墟,但是到处都是厮杀战斗留下的痕迹,很多血迹印在石墙上,显得是那么的触目惊心。

这个哨岗里依旧是一个人影也没有,我试图寻找到格林帝国士兵的尸体,但是战场被打扫的非常干净,除了在石墙上挂着一些白色的蛛丝,几乎就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那些帝国的士兵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整个哨岗变得死气沉沉。

这一次,烽火台上的驱蚊草甚至都没有来得及点燃,战斗好像是在突然之间一触即发,然后很快便结束了,快到那些士兵甚至都来不及点燃预警的烟火。

原本我们打算在这个哨岗里休息一小段时间,琪格决定趁休息的空当,调配一些雪落墨水,用以补充我魔法背包里的魔法卷轴。

每次战斗,我们的战斗方法都单一,就是奢侈地扔出一大堆冰系魔法卷轴,让周围的环境变得冰天雪地,这样一开包括‘冰枪术’‘霜之新星’等等的冰系魔法,都会威力提升至最大效果。

在石林中,我用大量的冰魔法卷轴营造了一个冰雪环境,并用冰墙术构建了一个冰墙大阵,在爆破所有的冰墙的时候,冰爆术以爆炸的方式强行抽走这个区域的所有温度,让冰墙之中那片区域,在这一时刻,温度降至到一个非常可怖的程度,瞬间将区域内的生物全部冻结,如果有充足的准备时间,即便是那些蛛人战士也很难逃脱这格外冰墙大阵。

这些冰系魔法能够有如此威力,与先期的时候用冰系魔法卷轴营造出来冰雪环境有解不开的密切关系。

每次战斗都要消耗大量的魔法卷轴,事实上,每次战斗的胜利都是用无数金钱堆起来的。

琪格开始开担心我魔法腰包里的高级魔兽皮革用光了,但是当她从辛柳谷里走出来,心里的想法就完全改变,开始积极的帮我调配落雪魔法墨水。

远处的大树上,忽然传来蜥人侍女塔卡马的示警声,我迅速从高台上跳下来,遁寻声音向塔卡马发出声音的地方跑去,却看到塔卡马伏在哨岗石墙的后面,紧张的看向高岗下面的林地,在这里,她的目光刚好可以穿过树木的缝隙,看到高岗下面林地里面的动静。

我凑了过去,刚好看到一队耶罗位面的土著人在密林中安静的穿过,看不清有多少人,总是看起来很多,这些土著浑身的皮肤是红褐色的,一眼就可以与帝国人区分开,多数人都穿着麻布衣服,围着树皮裙子,多数人都赤着脚,沿着这片丛林向南面走。

这群土著中,老人和孩子都夹在中间,强壮的男人们走在最前面,女人们护在老人和孩子的两侧,也有少数一些强壮的男人落在队伍的最后面,他们的手里拿着木棍与兽骨长矛,不时地注意着丛林中的动静。

但这些,显然并不是塔卡马紧张的原因,她之所以紧张,完全是因为……就在高岗下面的密林树冠顶端,潜伏着一只只,多到数不清的丛林猎杀者——巨型蜘蛛。

它们借着茂密的枝叶掩藏着身体,虽然那些土著人没有发现它们,但是从塔卡马所站的区域,从上向下看去,几十只藏在树顶上的巨型蜘蛛,无比清晰的出现在我的视野里。

忽然间,在这一刻,我终于知道那些哨岗被蛛人战士攻占之后,哨岗守卫连尸体都找不到的原因,其实究其根源就是被这些巨型蜘蛛当成食物储藏起来,这些巨型蜘蛛不仅是蛛人战士的奴隶,而且也是蛛人战士的后勤保障。

其实这些蛛人战士们非常的挑食,他们几乎什么都不吃,只吃丝茧里面的营养液。然而这些装满营养液的丝茧,都是这些巨型蜘蛛在捕捉猎物之后,将猎物缠在白色的丝茧里,然后注入毒液,融化成一种酸臭的营养液,那些蛛人战士只吃这种令人恶心的东西。

所以巨型蜘蛛们最简单的捕猎方式,就是清理战场,巨型蜘蛛可不在乎帝国人还是耶罗人,统统照吃不误。

这次,几十只巨型蜘蛛又将目光盯在这群准备迁徙离开黑森林的土著人身上,而且看架正要准备动手。

我和塔卡马两人在哨岗上,将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

塔卡马很紧张,她尽可能的放缓呼吸频率,担心因此将那些捕食者引来。

虽然我们不畏惧这些大家伙,但那也只是在面对一两只巨型蜘蛛的情况下,如果真有几十只巨型蜘蛛一起扑上来,恐怕我们也很难招架。

这一次,我的想法与塔卡马截然不同,因为才是这片丛林里的猎杀者,那些巨型蜘蛛对我来说,都是一些十分宝贵的财富,我不用再掩饰辛柳谷的秘密,可以随时开启通向辛柳谷的传送门,所以猎杀这些巨型蜘蛛对我来说只不过是小菜一碟。

我有些兴奋,塔卡马扭头看了我一眼,她看出我脸上的兴奋表情,忍不住压低声音问我:“你该不会待会儿也要准备动手吧?”

“当然,这是一个把这些巨型蜘蛛‘一锅端’的好机会,我当然不会错过的!”我对她‘嘿嘿’一笑,随手从腰包里摸出了那只‘碎空碎裂者之锤’,转身‘哧溜’一下子滑下石墙,就在哨岗里面再次划出一道时空裂隙,升起一座小号的传送门,迈步走了进去。

……

五只巨型蜘蛛从树冠顶端一跃而下,出现在那群耶罗土著人队伍的前面,张开如长矛一样锋利的黑色触肢,长满了椰子大小乌黑圆眼睛的头颅,变得狰狞恐怖。

它们一同向那些土著人逼近,走在最前面的那些强壮男人们,立刻在前面站成一排,高举着手里的木棍与骨质长矛,有人开始不停的大声呼唤着,顿时土著人的队伍中响起了一片哀嚎之声,队伍里所有人都立刻调转方向,向后方跑去。

队伍里变得非常混乱,但是只有那些站成一排的土著男人们目光最为坚定,他们这时候一步不退地与那五只巨型蜘蛛对峙着,当那些巨型蜘蛛试图靠近他们,他们也是嘴里哇哇大叫着,发疯的挥舞着手里的木棍,试图阻止巨型蜘蛛们靠近,但是却始终坚持一步不退。

很明显,他们准备牺牲自己,保护整个队伍里的人安全撤离。

可惜他们打错了算盘,就在大部队调转方向的时候,五只巨型蜘蛛忽然从队伍后方林间出现,那些有后排变成在前面开路的强壮男人们也是发出了绝望的怒吼,不过他们终于还是坚持着自己的信仰,迅速的组成一排人墙,挡住了那些巨型蜘蛛。

整个土著人的队伍开始变得极为混乱,他们不知道该往哪逃,有一些土著人向我们这边山岭的哨岗上跑,但是更多的土著人则是向我们相反方向的林区里面逃。

数只巨型蜘蛛从据我们相反方向的丛林里跳出来,挡住了那些土著人的路,这些巨型蜘蛛围成了一个巨大的网兜,将土著人完全包裹在里面,只有一个方向没有出现巨型蜘蛛,那就是逃向我们哨岗这边的路,并没有发现巨型蜘蛛的踪迹。

那些年轻的土著女人发了疯一样,带着一些还能跑得动的孩子,往这边的山岗上攀爬。

只不过她们不知道,在距离我们所在哨岗不远处的树冠上,至少潜伏着数十只巨型蜘蛛,它们才是这次捕猎的主力军。

那些巨型蜘蛛们高高的扬起触肢,每次落下的时候,都能用长矛一样的触肢挑起一名土著,锋利的触肢贯穿他们的胸膛,胸腔里的血喷涌而出,巨型蜘蛛不顾他们是否垂死挣扎,直接从纺锤体的吐丝器中吐出蛛丝,将触肢上的土著飞快的缠成一个白色的丝茧,然后无比迅速的粘在一旁的树干上。

接着扑向下一位拼死抵抗的土著男人,那些土著男人就像是割麦子一样,刷刷刷地倒下去。

新葡京娱乐场www.71wx.com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