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娱乐场网 书库 排行 繁體
三国之我成了张角师弟

《三国之我成了张角师弟》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608

手机用户请访问:手机网

“呵呵,又是这招我才不怕。”一个操着同样童音的人回了一声,“我让你捅,我多弄几个出来!”

刘启一进入那道宫墙的时候立即就被眼前的场景给震住了,此时自己的儿子拿着一把比他都还要高出许多的剑一手一个的捅着一个个泥士的人。

“我的苍龙剑什么时候被他给翻出来了!”当看到苍龙剑的时候,刘启极其无语了,可是当看到那些泥人在一个小孩的操作之下竟然移动非凡刘启更是吃了一惊。

小青正托着香腮,有些心思重重的看着两个小孩一个在玩泥巴一个在玩剑。感觉到刘启一行人的到来,她有些百无聊懒的望了一眼。

“大、大王!”小青一见到刘启身子立即震了一下然后娇羞无限的对着刘启远远行了一礼。

“你这个坏蛋,到底有多少女人?”许梦琦被刘启娇宠惯了,一只纤手直接就向刘启的腰间招呼了起来。

刘启有些吃痛的握住了许梦琦的柔荑,“没、没多少。”

欣儿看着刘启尴尬的模样嘴角微微扯起了一个弧度。

“父王!”小治与另一个小孩立即停止了打斗,此时小治手中拿着剑规规矩矩的向刘启行了一礼叫道。

“宠物叔叔!”只是另一个小孩在仔细辨认过刘启后才带着欢喜的冲刘启跑了过来,然后欣喜的叫唤道。

刘启一听这声音直接无语,也不理欣儿和许梦琦那偷笑到不行的模样连忙对着那个小孩道:“咦,宝宝你什么时候从蛮荒出来了还来到了这里?”

陈苦一见刘启认出了自己当下高兴的点头一笑,然后毫不客气的一路爬到了刘启的头顶。

“我是和父母一起来这里的,我们在一个怪人的帮助之下才离开了那里然后就来到了这里了!”陈苦的表达能力实在是非人所思,不过刘启还是听出了个大概。

看着又长大了许多的小治,刘启亲昵的拍了拍他的头。

“最近有没有听小青的话?”

小青一听刘启提到自己,一时脸上泛出了一抹幸福的笑。

小治也不用刘启教一一向许梦琦和欣儿问候了一遍,只是当站在欣儿面前的时候欣儿看着这童年版的刘启突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让我来抱抱你好吗?”欣儿难得面带微笑的对着小治申请道。

小治也蛮好奇欣儿的背上为什么会比别人多出一双翅膀,此时一见欣儿要求当下点了点头。

“欣儿母后你好厉害,你比别人多出一双翅膀唉~~真是了不起!”刘启此时都没有策立王后,所以小治只要见到刘启的女人都是统一的用某某母后替代。

欣儿听后,满脸堆上了笑容亲昵的蹭了蹭小治的脸。

黑暗之中,刘启满怀心思的向王宫外面走去。

“这是子智在应付着将变之时到来的措施吗?”刘启弱弱问了一声,“可是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事情啊!”

刘启刚刚见过了陈苦的父母,陈古这个妖孽的男人终于还是带着他口中的蓉儿出来了。

“诸葛慕蓉?”刘启轻轻道出了这个名字此时脸上满是各种不自然。

“呵呵,算了不用叫我什么曾奶奶这个难听。直接叫我蓉姐好了。”一想起诸葛慕蓉的话刘启的老脸红了又红。

在刘启与诸葛慕蓉相认之际,她报出来的真实身份让刘启感觉有种被深深打击的无力。

“爷爷的爷爷的女儿?”刘启甩了甩头,此时对子智有种莫名其妙的认解了。

“蛮荒之中的黄泉幻荒他都知道啊!”刘启再一次感叹了一声子智活得久就是有各种无穷的妙用。

“主公,快些进来坐吧!”刘启都还正在苦闷的时候,张文的声音突在刘启的耳边响了起来。

刘启一看到张文这个罪魁祸首一时极其的无语。

张文丝毫没有注意到刘启的脸上不自然,只是行了君臣之礼然后将刘启迎了进来。

张文现在还是住在太傅府,不过此时这诺大的太傅府不再冷清了起来。

看着里面俨然一个村庄模样刘启不得不被张文这种节检的精神感动了一下。

张文将刘启带到了唯一的高楼,开门的是一个虽然不是很美貌但是却极其端装的淑女。

刘启愣了一下,张文却立即向刘启解释了起来。

“主公,这是臣下的内人周妙。”

刘启错愕了几下这才反应过来,“贱内见过大王!”那周妙已经弓身向刘启行起了大礼。

“平身、平身吧,不用如此客气我和张文私下都是兄弟相称,你叫我一声大哥便可!”张文虽然比刘启要年长一些,可是在私下里与刘启兄弟相称的时候硬是将大哥甩给了刘启。

刘启也不计较这些,此时立即就被一桌菜给吸引了过去。

这些天类似于逃亡的奔波,刘启已经好好没吃过一次饭了。

因为有正事要谈,所以周妙早说得到了张文的指示并没有来参和进来。

“没想到出去一趟我的大军师都已经成亲了,时间真是快啊!”刘启自酌自叹了喝了一杯。

张文也应着举起酒杯小喝了一口,“是啊,没想到这么快!”他时候眼中也满是怀念的日子,刘启大概也猜出来了他正在想什么。

“蛮牛现在正在蛮荒那边,可能一时半会都回不来了。”刘启幽幽叹了口气。

张文闻言微微笑了一下,刘启只见他站了起来然后直接从房间的一个角落之中拉出来了一块白板一样的东西。

刘启看着那白板上面画着各种东西,突然会心的笑了一下。

这个方法还是刘启交给张文的,没想到这种会议用的方法立即就得到了张文的认同现在一直沿用着。

刘启看着那白板上面画着的东西,手中的酒杯立即就停了下来。

“这是楚国的疆域图!”看着自己所在的帝都被张文打了一个大大的红色,然后在靠近南部的东边沿海上用黑色标注的罗以及刘启还从未涉足过的西部的胡。

甚至上面还是被刘启灭掉的武家,刘启瞬间就明白了张文的用意。

“这是现在楚国存在的几个世家的分布图,根据目前掌握的消息形势有些严峻。”张文此时说起话来竟然有些勉强起来。

刘启来到了张文的身边递来一杯酒给他,“坐下慢慢说吧!”刘启也隐约知道了这几个自己的‘同门师兄弟’是不会那么安静的盘着的,此时一听张文如此说也没有什么担心。

刘启的这种反应与张文的急躁正好无形中鲜明对比起来,果真是皇上不急急死太监!

“罗家触手试图去掌握住七星岭的北岭,不过后来罗家的人失败了。”说到这里张文看了一眼刘启,显然他也知道刘启在七星岭的所作所为。

一想到这个刘启头了疼了一下,张文还以为刘启是在为楚国担忧考虑眼中闪过了一抹欣喜。

“罗家的黑锦士前些时候有过动静,他们朝南部而去的似乎是想去接洽妖兽门!”张文静静向刘启汇报着罗家的最近动态。

刘启自然知道罗家为什么会派出那些黑衣人出去,“这个应该不可能了,现在在南部的妖兽门基本已经差不多毁灭了。”刘启见皱着眉头深思的张文便向张文道。

张文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刘启,刘启只得将自己遇见罗虹的事情向他一一道路了出来。

“哦,原来如此!不过现在打掉一个南部的妖兽门对我来的局势也好了很多。”张文认真的分析着刘启的行动成果。

刘启被张文这种敬业的劲头深深打动了起来,“那、那个西部的胡家有什么举动没有?”

一见刘启难得关心起国家大事,张文立即就停下了对罗家的猜测立即转向了西部的胡家。

“胡家的人倒还是挺低调,不过这低调之下不得不防啊!”

“嗯,注意一下吧。看来最近要找个时间跟他们接洽、接洽了!”刘启悠悠叹了口气,一想起子智所提起的将变之时就隐隐头疼起来。

“这个才是真正的重点啊!”刘启在心中极其郁闷的感叹了一声。

张文见刘启郁闷立即就想到了什么,“这是关于可经将那边的情报,可楚儿为主公涎下了一个公主。可是在这次接亲的行动之下她并没有回来,看来大王要亲自去一趟!”

张文一想起可楚儿回老家时那说下的话,一时也有些同情的看了刘启一眼。

刘启一听可楚儿为自己生了一个女儿一时也极其的高兴,“我会去亲自接她回来的,顺便去拜访一下那胡家吧!”

张文一听刘启的话身子瞬间颤了一下,刚刚想劝刘启的话却在刘启那坚定的神情之下化为了乌有。

“眼下也只有如此了!”张文也隐约听子智向自己提起过的将变之时,所以才会有接亲的计划。

所谓的接亲也就是将刘启的女人全部都接回王宫之内,刘启本来也极其的欢喜。

可是当刘启看到江月出现在自己女人之中的时候就极其的费解了,身为接亲计划的总头头就在刘启的眼前。

刘启本来还想抱怨一下张文的心此时也都没了。

夜深了一些,刘启微醉的回到了王宫之中。

虽然没有向张文责难,可是刘启还是暗地将他灌了个脚朝天。

唯一庆幸的是王宫之中后宫的房间极多,刘启被接回来的女人也都各自有住处。

刘启都还没有去见过她们,只是碰见了江月然后向小青追问之下才了解事情的始末。

“大王,你终于回来了!”刘启正眯着眼睛走路的时候就听到了小青的叫喊声。

看着提着灯笼在等待自己的小青,刘启心中一阵的温暖。

坏坏的将这个小宫女轻轻的搂在怀里,刘启嗅着她的芳香心中显得无比的平静。

“怎么这么晚了还不去睡?”刘启向小青问道。

小青被刘启这么搂着身子早就软在了刘启的怀中,此时一听刘启冲着自己脸颊吐着热气的问话心早就酥了。

“我在等大王回来,对了大王等下要去见哪位娘娘呢?”小青柔柔的向刘启问道。

刘启这才醒悟原来这小妮子是在这里等自己回来给自己指路的啊,“嗯,那都有哪里娘娘呢?”

刘启感觉着小青那有些开始乱蹦起来的心嘴角闪过了一抹笑容问道。

小青回想了一下,“有一个叫作暮娘的被安排住在春暖殿;一个莫琊的在千夜殿;姑苏碧在幽香殿;一个江月的住在花间殿;今天的那两位许梦琦去的是步可殿另一位在附近的步漫殿。”

刘启听着小青一一道来出的名字心中都是一股暖流,只是当听到江月住在花间殿的时候一阵的无语起来。

“先带我去步漫殿吧!”刘启对着小青道了一声,小青的脸色突然有些失望了一下不过却立即被她遮掩了过去。

小青回头一望见刘启正盯着她,芳心更是羞喜异常小跑着逃离了开去。

“步漫殿啊,那应该在这里了!”刘启一想起刚刚小青对自己说的话,信步的向一处宫殿走去。

夜还在将深未深之际,刘启一路上碰见了许多的宫女。

那些宫女有了小青这个好的开始,一些风姿绌约之人更是对刘启大抛媚眼。

刘启这位风流的大王走到最后都已经不敢停下来了,往往在那些宫女见到刘启行礼的时候。

刘启一句平身,等她们抬起头来哪里还有刘启的身影。

步漫殿之所以被冠名步漫是因为其特殊的地理位置,殿外的花园之中有一汪清泉。泉水被充分利用起来,周围都开挖成了一个池塘,泉水就在一条条小水渠之中流淌着最后归于池塘之中。

一旦月出之际,人行走在池塘之上的过道间就仿若有种漫步月光之上感觉。此刻天公并不作美,所以这池园之中并没有月光。

刘启在远方静静看着低头打量着池中游鱼的欣儿,微风吹拂之际轻轻煽动了她的衣服。

洁白的肌肤,在黑夜中灯光的照耀下如同花开一般的美不胜收。

比别人多出来的一双翅膀更显出别样的诱惑,“她一直都是我的天使吧!”刘启在心中默默道了一声。

新葡京娱乐场www.71wx.com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