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娱乐场网 书库 排行 繁體
当前位置: 新葡京娱乐场网 > 无限冒险指南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四十三章 地狱
无限冒险指南

《无限冒险指南》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七百四十三章 地狱

手机用户请访问:手机网

——“狱龙破!”

刀疤脸男子再次甩出一发狱龙破,将那些庞大数量的妖物全部用毁灭的死亡风暴碾压过去撕扯得粉碎,那好不容易才有所止息的腥臭血雨与残肢断体,又一次纷纷洒洒的从天空之中落了下来!!

之前的那一发狱龙破是对着天空释放的,所以没有个参照物方向感把握不好,只是一击杀灭了数万妖物,大约只有那乌云的三分之一大小的模样。但是这一次他有了经验,却是一下子就将那无数的低等妖物全部给一剑杀灭了。

噼里啪啦!!

刀疤脸男子收回指向天空的紫黑**剑,看着无数的残肢断臂混杂着腥臭的血水从天而降,好似是落冰雹那般,将城中的建筑物砸的劈啪作响,不小房屋的顶层都被大量的尸块砸穿,甚至很多房屋直接就被血肉淹没压塌了。

他微微的喘着粗气,感觉到右臂酸麻不已,哪怕是血统强化带来的超再生因子都没有能够一时间就恢复过来。但是真正损耗的不是右臂的肌肉疲劳,而是更加深层次的消耗,他现在最多只能够再挥出一道狱龙破,大抵上就会近乎彻底被抽空自身的生命能量,只留下一丝维持生命活动,以待恢复。

对于这口空前凶残的魔剑的攻击奥义,他目前的极限就是连续挥出三剑,短时间内第四道狱龙破不是挥不出来,而是……会被丛云牙吸干所有的生物能,以生命为代价释放。而要是这样死透了的情况的话,就算是真正的金刚狼来了大概也真的跪了。

现在他已经挥出两剑了,还得保留下至少还能够释放一道狱龙破奥义的力量,用于威慑敌人。正所谓拳头没有打出去的时候最有威慑力,否则的话自己的处境就会变得非常的危险艰难……

带着这样的想法,刀疤脸男子用尽全力躲避了两头巨大的鬼怪的扑杀,奋起反击将对方斩于剑下,然后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拖拽着丛云牙向着城中心的那座最高的建筑逼近。

整座城池都被十数万低等妖物的肢体、尸块与鲜血染红了,满城都是厚达三尺的残肢断臂以及翻滚的血浆,一个个狰狞的怪物甚至是人形都从这翻滚的血浆之中浮现出来,白骨鲜血组成的死者行军快速的成型,因为是丧命在丛云牙剑下的生灵,所以自然也就成为了被丛云牙所操纵的亡者傀儡。

魔剑剑柄上的那颗魔珠不住的闪烁着不祥的猩红光芒,驱使着那些恶心狰狞的妖物亡者组成军团向着城池进发。

奈落本来准备好了成千的人类士兵转化而来的亡灵战士,但是在丛云牙以力压人的情况下,根本就连水花都冒不起来,就全部被淹没了。接连两发狱龙破,十数万的低等妖物被全部歼灭,从天上落下来的尸体血水几乎要将整座人见城化作是血池地狱在人间的投影,就奈落的那几千亡者士兵根本就上不得台面。

而刀疤脸就在即将接近城中心的时候,却突然停下了脚步,丛云牙在他手中散发出实打实的强大领域场,将四周的翻滚血浆与尸块全部逼开,使得他行走到哪里,哪里就会成为这血池地狱之中的唯一一片净土。

不过这一刻——

“是他们……”低声的磨牙声,杀气突然变的张扬乖戾的他转身果断的就向着另一个方向快速冲过去,一路上将血海荡开一条明显的道路来。

丛云牙剑柄上的魔珠闪烁几下,最终竟然什么也没有说,就这么放之任之。

杀吧杀吧,复仇之后你将得到的不是解脱,而是越堕越深……

……

……

奈落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现在不是不想走,而是暂时还走不了。

因为在不确定所有的敌人都被牵制在了城中的话,他现在贸贸然的逃出去,很大可能只是一头栽进了某个一直没有现身的敌人的陷阱里面而已。所以在确定针对自己的敌人们全部露面了之后,他才会逃走。

但是从神无的镜子里,看见的那个奇怪的狼妖拖着那口自己可能永远也没有信心正面抗衡的魔剑,一步一步的向着自己所在的地方走过来,那种心理压力不可谓不大。明知道对方只要一剑砍来,自己就什么都没有了,但是奈落却就是在赌,赌对方之前的行为明显就是想要将这一座死者之城据为己有,不会轻易毁坏整座城池的。

退一步来说,神无的能力也有一定的把握能够接下丛云牙的一剑,到那个时候眼看事不可为的话,那么就让她挡住对方,自己直接逃走就是了。至于神无的下场会如何凄惨,这个就不是奈落在意的事情了,毕竟只是自己的分身,只要自己这个本体成功避过一劫就好,分身的结局如何惨烈也不需要在意了。

浑身素白的神无依然保持着三无萝莉的本性,只是跪坐在前方静静的托着镜子,映照出外界的景象。

眼看着危险终于逼近到了近前,奈落也就要沉不住气了,他正要下令让神无出去挡住那个敌人,却愕然地看见对方突然察觉到了什么似的,转身又向城外跑了出去。

“看一看,他去做什么了!”

奈落的眼神阴沉的像是一条蓄势待发的毒蛇那样,他必须要将情况完全搞清楚,才会觉得安心。

三五萝莉神无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然后伸手在镜子上方轻轻拂过,霎时间镜内的影像就直接变化了,照到了城外的某处地方,那里有一个身穿劲装的短发女子,面容不算太过美丽精致,但是却给人一种异常利落干爽的感觉。

而且在她身边却是一群从来没有看见过的、散发着混乱气息的魔物,以及一头最显眼的,头生犄角,周身熔岩烈焰流淌燃烧,走到哪里那里就成为了硫磺炼狱一般的巨大恶魔。

“……!!”

看着那头手持斩首大剑、烈焰之鞭,浑身火焰熊熊的炎魔,奈落的瞳孔猛地一缩,他不认识炎魔是个怎么样的物种,可是却能够判断对方的实力大致水准。所以说这特么的又是什么情况?!为什么又冒出来一个自己现在还吃不下的敌人?!

幸好,拿着丛云牙的那个人似乎和对方有恩怨,好歹暂时牵连不到自己的头上来……

“看看犬夜叉那里……神乐应该牵制住他们了吧?”快速地思索了一番,恼火的奈落果断的又换了一个指令,神无依然没有任何的表情和言语,只是从善如流的按照他说的,又将镜子所照的影像投向了犬夜叉等人所在的地方。

“……”

这下子,奈落的脸色更加难看了,活像是被人逼着吃了一个死孩子那样。因为他发现犬夜叉等人和之前的那个狼妖竟然互相追逐着,也正在快速接近成为了血池地狱的人见城,似乎虽然他们还有着矛盾冲突,却在真正重要的事情面前暂且放下了。

而且,没有看见神乐的踪迹。

“神乐!!……她竟然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背叛我?!”

完全不觉得区区一个珊瑚能够让神乐费什么手脚,再加上这样的情况似乎自己已经注定了在劫难逃,奈落的心情自然是愈发的焦急暴躁。现在只是一见犬夜叉他们根本就没有遭遇到神乐,马上就认定了是对方背叛了自己,他忍不住失态的怒声咆哮同时伸手向着一边的陶罐里抓去。

——神乐的心脏就在那里。

“那就给我去死吧——!!”

不过他的手掌却顿住了,因为千钧一发之际奈落稍微回复了一点儿冷静,他阴着脸看了一眼陶罐之中正在跳动着的心脏,对着神无沉声道:“我不相信她会做出这么不智的选择,给我看看现在神乐在什么地方?!”

神无没有说话,只是再一次的转换了镜子照见的影像。

然后奈落惊奇的看见了让他有些怀疑世界真实的事情,看着魔法少女珊瑚酱以无法想象的可怕火力,死死的压着神乐暴打的那种在最荒诞的梦境之中也不可能出现的场景,他直接就喷血了。

……

……

“卡什尼科夫赐予我力量!!”一声娇喝。

珊瑚在自暴自弃之后就看开了许多,一开始那满腔的羞耻感也逐渐削弱了不少。至少她现在已经可以毫无心理负担的使用各种奇怪的‘咒语’以及全新的魔法力量了,就好譬如现在的这么一句让人哭笑不得的,所谓的魔法‘咒语’。

据那个妖怪当时一脸严肃认真的说,卡什尼科夫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工匠之神,拥有着超越时间的伟大力量,如果没有得到他的应允的话,自己拥有的魔法武器就无法超越时代的提前出现……虽然听的一知半解的,但是这并不妨碍珊瑚理解这句话的意思,那就是她手中使用的魔法武器必须得到一个名为卡什尼科夫的匠神的赐予,才能够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因为这本来就是超越时代的武器。

——她也尝试过没有颂唱‘咒语’,但是结果就是什么反应都没有,她的力量被加上了一把一把的牢固的‘锁’,咒语就是所谓‘钥匙’,否则的话任何一场战斗之中她都无法使用自己新的力量。

神乐却是又惊又怒又狼狈,卡什尼科夫是什么鬼?

反正不管那个奇怪的名字到底是谁都好,眼前的狂风骤雨一般的打击都是她绝对不能轻易忽略的。

哒哒哒

砰砰砰

珊瑚提着由金属武器精巧变形而成为的巨大魔法枪械武装,所谓的火神密集阵,远远的一眼看去简直就是一个武装阵地在她身后铺开了一样,无数的枪炮管口对准着前方,开火了之后更是丧心病狂的向着神乐轰击而去!!这是能够将一整座现代化城市轰成灰烬的可怕火力,每秒钟都直接倾斜出50000以上数量的子弹头和以上数量的微型巡航导弹……

只是一瞬间整个战场就已经千疮百孔了,现在开战五分钟之后,四周本来还是一个平坦的地形现在已经变成了明显下陷下去数十米的巨大盆地了,而且这个盆地还在不断地扩大化。

神乐一向认为自己是自由的风,但是现在却连闪避都异常的艰难。

珊瑚本来就有着高挑的个子,苗条纤细的身材,现在更是穿着一身哥特风的黑红相间的长裙,配合上黑色的纤细长靴,明明没有什么露出度却让人感觉到极端的具有诱惑力。这前所未有的绝妙设计使得珊瑚酱明明相对于那些萝莉来说,已经是过期的魔法少女了,可是依然散发出惊人的魅力,如果这次她再遇到弥勒法师的话,估计那个好色法师鼻血都会喷薄而出。

她脑后的乌黑亮丽长发依然还是扎起马尾辫,不过束发的红绳子已经变成了一个红色的蝴蝶结,而且左眼处有一块像是《龙珠》之中战斗力探测仪器那样的单眼镜片装置——这玩意儿虽然不能够探测到具体的战斗力数值,但是本质上却是未来火控眼镜,也就是所谓的自动瞄准装置。

珊瑚对于镜片上那些奇怪的、不断变化的图形、标尺、数据流,感觉到一阵头晕,但是在习惯了之后也就慢慢的摸索出了一些窍门,于是不管神乐如何躲闪如何使用诡计,她都一直锁定着对方不断地火力全开,将神乐轰击到苦不堪言,好几次差点儿就断手短臂甚至脑袋都被打爆了。

再不逃命的话,怕不是要死在这里……

如果有什么知情人看到了这一场一面倒的碾压之后,肯定会抓狂的大叫:“你这根本就不是魔法少女!”

可不是嘛,这特么的根本就是带着移动军火库的人形高达而已——

裴辰虽然将珊瑚改造成了魔法少女的体质,但是其实压根就没有打算让她发挥那种力量,而是直接给她体内的魔力加了一把锁,将其彻底结实牢固的锁了起来。毕竟一但持续这么下去,珊瑚肯定会因为过度使用力量又得不到足够的净化,最终灵魂被收走用作支付之前的那个契约的代价……兜兜转转又一圈,最终不是到了他自己的手里么?

他要少女的灵魂又没有什么作用,为了避免误会所以就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他干脆就给珊瑚的灵魂宝石绑定了一个稳定的十一次元空间,然后在其中存放了一部分精挑细选出来的未来科技产物,火力系统也换成了无限弹药的版本。然后设计好那些恶劣到极点的所谓‘咒语’,就会激活相应的系统,只要珊瑚不是傻到没药治的那种,都能够很快的在实战之中掌握那些东西——虽然说本质是黑到不能够再黑的黑科技,但是她也分不清楚魔法与科技是怎么一回事,不是吗?

多就是好,大就是美,魔法侧有着所谓的五火球神教,科技侧也有着多炮塔神教这样的东西,可见两者之间是有着很多的共同之处的。能够轰飞城市的魔炮,利用科技侧的火炮也是可以做到的,不过就是前者是调节魔力输出,后者是控制当量配比而已。

“可恶!少看不起人啊!”

终于是一个不小心,神乐的肩胛骨直接飞射出一蓬血花,钻骨的疼痛让她也变得无比的恼怒起来,终于做出了决定。再这么被动挨打下去的话,她有多少的精力能够躲避不得一条命真的要交代在这里。

火力全开的珊瑚也是气喘吁吁的停下手了,她并没有消耗魔力,但是她以为自己消耗了魔力。事实上那不过是后坐力的巧妙转换,消耗了她自身过多的体能而已,当她支撑不下去这种全火力密集打击的状态的时候,自然也就得收手了。

看到少女身后身旁铺展开来的武装阵地精妙的变形,收锁折叠到了一个隐没的空间之中去,感觉到自己抓住了时机的神乐,一合手中的风之扇就要悍然发动反击,好好出一口被压着打了接近一刻钟的怒气的时候,却看见珊瑚不慌不忙的念了又一句奇怪的‘咒语’,并且向着自己扔出了十几个黑漆漆的东西。

“哦~我亲爱的达瓦里希,这玩意儿在冒烟呐!”

……

……

“他们怎么还不来?距离约定的时间都就要过去了……”

站在城池另一侧的方向,赢青易皱着眉头,感觉似乎哪里不对劲。她露出一种略微头疼的表情,伸手按了一下自己的太阳穴,迟疑着看向自己召唤出来的那些恶魔,准确的说是看向了自己召唤出来的那头传奇炎魔。

她的实力有所增长,可是召唤出传奇级别的恶魔来,也依然是一种不小的负担。最多只能够支撑十八分钟到二十分钟左右,精神力就已经难以为继了,要是召唤更上一层次的大恶魔甚至是恶魔领主的话,这个时间会更加短暂,不过她目前也没有胆子肥到去招惹领主级的恶魔就是了。

恶魔领主一般都是有着自己的领域的,就如同天界的神灵有了位格一样,它们很多已经并不仅仅局限于自己所在的世界的地狱或者深渊了,而是已经接触到了多元宇宙的无底深渊部分的层次了。这种层次的恶魔不管本体实力如何,在自己的领地里,至少也能够发挥出七星级下限的力量,也就是镇压一个星球、一个位面或者说一个世界的级别。

至于那更加高等的恶魔王子、深渊君王等,赢青易就没想过自己这辈子能够有机会接触到。

恶魔召唤术最多也就是召唤出恶魔领主的投影而已,而且据说本来就是那些恶魔王子、深渊君王为了更加好的侵蚀物质位面,才主动创造了恶魔术士、恶魔召唤师之类的职业……所以说,这种召唤术怎么可能会接触到那种层次的大恶魔?

“还不来……”头疼的感觉又加深了,赢青易知道这是自己的精神力已经不足以再维持临时契约的存在了,也不迟疑挥挥手就驱散了那头传奇级别的炎魔。继续这样子下去,除了徒劳的消耗精神力之外,并没有其他的好处,甚至于当她自己状态不佳的话,这头炎魔很有可能会反噬。

“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难道其他人都因为什么变故耽搁了行程?”

她已经按照计划那样,来到这里召唤出自己的所有恶魔,然后等待着队友们的到来。因为诸葛之前告诉他,这是一次机会,可以趁着这次的机会铲除掉拿着丛云牙的那个家伙——那人与自己等人的团队有仇,还是解不开的那种,这一次的场景之中必有一战,既然如此最好还是先下手为强。

赢青易也没有怎么怀疑,但是现在却是队友们一个也没有来,放了她的鸽子……

应该是被什么耽搁了吧?她这么想着,先是试着给队友们发队内短讯,结果提示距离超过一百公里。然后她眨了眨眼睛,马上拿起了腰间的一个通讯器,却发现无论如何调频,里面都只传来一阵杂音……这附近难道有什么东西在干扰着无线信号吗?

“……”

她呆呆的看着失灵的通讯器,突然一个激灵的打了个寒战,终于是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了!她猛地在自己的身上摸索了几下,拿出来了一枚黑色的珠子,然后只是看了一眼脸色便霎时间变得一片苍白,这是她本来用来遮蔽气息的阴影宝珠,只是不知道什么是被什么人做了手脚,已经开裂了,自然也就失去了应有的功效。

换言之,也就是从刚才开始,她的气息就根本就没有能够隐藏起来,一直都暴露在敌人的感知之中。

对于一个和自己有着无法化解的深仇大恨的敌人,对方本身的实力就要强于自己,而且还是拿着丛云牙这样凶残的魔剑……会发生什么事情,还想不到吗?!

而且她刚刚才驱散了那头传奇炎魔,接下来半小时内无法重新召唤……

脑海里瞬息之间闪过了这段时间以来的一幕幕,赢青易几乎是一下子就断定了,自己这是被那个军师眼镜男当作是问题人物了,恐怕今天的所谓计划本质上,也只不过是单纯的将自己骗到这里来,借助敌人的手铲除自己的计划而已!

她脸色惨白,越来越绝望,下意识的四下张望的时候,却感觉到了一股仿若太古凶兽的暴戾气息正在迅速接近,顿时脸色更加苍白了。

“诸葛!!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完全不觉得自己因为信仰问题针对队友,排斥异己的行为有什么错误的赢青易,眼睛里闪过一抹怨恨的光芒。她拿出了自己很久已经没有使用过了的主战武器,打算拼死一搏。

……

……

“哟,大狗子阁下——看来你已经做出了决定了啊!”

刚刚走出村子不远,让桔梗坐在炎蹄背上,自己拉着马悠哉游哉的向着前方的人见城缓步而行的裴辰,一眼就看见了从森林另一边走出的杀生丸,并且看见了紧紧地吊在杀生丸背后的小女孩和一脸呆滞,似乎三观受到了冲击的邪见。

“……”杀生丸微微挑了挑眉毛,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如何应对,有些搞不明白对方的意思。

而忠实的狗腿子邪见,现在却还沉浸在‘杀生丸大人救了一个人类小女孩还带在了身边’这样的冲击性事实之中,依然久久没有回过神来,没有第一时间就冲上来护主。

桔梗轻轻蹙眉看了看杀生丸,然后又看了看那个有些畏缩的抓住杀生丸的衣摆,藏在对方身后的人类小女孩,若有所思。

裴辰却是微微一笑,一扬手就将一个小物件抛了过去。杀生丸举起手直接接住,皱了皱眉头,却发现是一块玉石雕琢的护身符,上面隐约有着两道人影托生于同一莲花中的微雕,他凝视了半晌突然感觉心中没来由的一阵悸动。

“这是什么意思?”

“你以后就会明白的了……不过不是在这个世界。”妖怪眯起眼睛说道,似乎有种乐见其成的意思在内,“好了,你先走一步吧,我们慢慢来——顺带着提醒你一句,如果可以的话先去砍了城主再去找犬夜叉的麻烦,毕竟你那把剑与铁碎牙有些因果,一个不小心将铁碎牙砍断了就麻烦了……”

“……”杀生丸沉默了一下,又看了巫女一眼似乎有些疑惑的样子,转身就离开了。

“你想做些什么?”桔梗也有些疑惑的问道。

裴辰回头看了她一眼,温和的笑着道:“这个说来话长,不过只是想着帮他一把、成人之美而已……”

人见城。

城门刚刚被犬夜叉一刀劈开,却没有想到汹涌的血浆就夹杂着无数妖怪与人类的残肢断臂奔涌而出!

惊叫声中,犬夜叉抱着日暮戈薇直接几步踩在城墙上飞身跃起,弥勒和七宝一把跳到了刀刀斋的三眼牛上,才没有一下子就全军覆没。钢牙的反应也是非常的凶残,采取了和犬夜叉一模一样的行动,才勉强的能够屹立在城楼之上,没有被血海吞没。

“我的天啊……这到底是——呕!!”日暮戈薇脸色难看,极其强烈的血的腥臭味让她感觉胃部都在抽搐,差点儿没有呕出来。

而犬夜叉与钢牙两个鼻子灵敏的家伙就遭殃了。

钢牙刚刚对着二狗子怒目而视,二狗子不甘示弱的瞪回去,还没有来得及爆发冲突,就闻到了那股熏死人的恶臭味。两人顿时都是腿一软,就跪在了城楼上,两只眼睛都开始转圈圈了。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