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娱乐场网 书库 排行 繁體
当前位置: 新葡京娱乐场网 > 虎牙军刀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章 剪不断, 理还乱
虎牙军刀

《虎牙军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四章 剪不断, 理还乱

手机用户请访问:手机网

拍了N张照片,又聆听了N位校领导的教诲之后,终于领到了红彤彤的毕业证书。脱下礼服,苏红夸张的喘着气,对陈静说:“累死姐了,累死姐了!”

陈静说:“少来了,逛街一口气逛上几个小时怎么不见你喊累”

苏红振振有词:“那不一样好吧逛街是消遣,但是参加这种活动,那是受罪!”

陈静手脚麻利的收拾东西:“行了,别嚷嚷了,走啦走啦,解放了。”

苏红笑嘻嘻的说:“是哦,解放了,再也不用跟学校打交道了!”

陈静说:“别说得这么绝才好,你不读硕士了”

苏红说:“等我有兴趣了再说,现在暂时没这个兴趣。”

好吧,天大地大,没她的兴趣大,陈静也拿她没办法,这对好朋友拖着硕大的行李箱,和老师同学们道别,慢慢走出校门。

曹小强的身影出现在学校门口,大步走向苏红。

苏红明显愣了一下,想躲,但他已经走到面前了,没法躲,只好绷着脸问:“你来干什么”

曹小强没了以往的欢脱,面对着她,竟有几分忐忑,问:“毕业啦”

苏红哼了一声:“明知故问!”

曹小强说:“我……我帮你拿行李吧。”

苏红说:“不用,我自己来就行!”

但曹小强不容分说,一手就将行李箱给提了起来:“去哪里我送你。”

苏红脸色臭得可以:“我请你来了吗”

陈静摇头叹气:“苏红,我先走了,你们好好聊聊吧。”

苏红大声说:“我跟他该说的都说完了,没什么好聊了!”

曹小强神情一黯,不知所措了。

陈静拍拍好友的肩,说:“别冲动,好好跟他聊聊。”扬手招来一辆出租车,有些吃力地把行李搬上去,嗖一声走了。

苏红的脸色越发的臭,瞪着曹小强,把他拽到一个糖水店,连珠炮式的问:“你来干什么我让你来了吗我跟你说得还不够清楚吗”

曹小强说:“够清楚了,可是……”

苏红打断:“没有可是!我说过了,你什么时候退役就什么时候来找我,你必须牢牢记住这一句!曹小强,也许我是喜欢嬉皮笑脸,也许我在很多时候都给人一种不正经的感觉,但是,跟你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绝对是认真的,每一个字都是认真的!你要么就退役,要么我们一刀两断,没有第三种选择!”

曹小强嘴唇微微哆嗦着,他看到,苏红神情决绝,甚至可以说是咄咄逼人,她是认真的,他看得出来,从一开始就看得出来。

半晌,他挣扎着说:“我……我还不能退役,再等我几年好吗”

苏红气得笑了起来:“再等你几年我都等了你三年了,你还要我再等你几年女孩子能有几年可以这样浪费”她指向成双成对十指相扣的从门口走过的同学们,含着眼泪叫:“别人谈恋爱一天二十四小时黏在一起都嫌不够,我们呢我们一年才见几次面,才通几个电话别的女孩子伤心了,委屈了,遇到挫折了,男朋友总是会在第一时间安慰她,开导她,鼓励她,而我呢我伤心的时候,我害怕的时候,我委屈的时候,连打个电话给你,向你倾诉都做不到!每次你都是匆匆出现,然后又匆匆离开,你当我是什么可供你歇歇脚的旅店吗”

曹小强除了歉疚还是歉疚。苏红说的都是事实,战略停班的部队,能有多少假期两年时间,他们就见了三次面,加起来不到两个星期,每个月只能通两次电话,加起来只有十分钟,确实是委屈苏红了。所以从今年开始他们就为这个吵架,而且越吵越凶,苏红要求他立即转业,按苏红的想法,他已经有五年军龄了,又不是什么技术兵种,要转业还不容易就算没有工作安排也不要紧,只要两个人能在一起,她养他就是了。但曹小强知道没这么简单,影子部队的军纪比任何部队都要严得多,服役期内除非阵亡或者严重违反了军纪而被清退,否则不存在中途通场的可能。但是,军令如山,他又怎么向苏红解释这些再说,就算他愿意冒着被枪毙的危险向苏红解释这一切,苏红又听得懂吗

苏红趴在桌子了,肩头耸动着,带着哭腔说:“我受够了……我真的受够了……”

曹小强痛苦地咬住嘴唇,咬得很重,都渗出血丝来了。他想安慰她,但是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只能僵硬的坐在那里,看着天花板发呆。

气氛变得异常尴尬。

进来喝糖水的人都诧异地看着这两位,不明所以。最后老板娘实在看不下去了,走过来不无责备的对曹小强说:“小伙子,你是不是傻了,女朋友哭得这么伤心也不安慰一下”

曹小强手足失措:“我……我……”

老板娘说:“你什么你,拿出点男子汉的气量来,再这样小肚鸡肠信不信我把你赶出去!”气哼哼的走了。

这时苏红倒平静下来了,擦干眼泪,抬起头看着曹小强,说:“曹小强,我再问你一遍,你到底转不转业”

曹小强缓慢而艰难的摇头:“我……我不能转业,在服役期结束之前我不能转业。”

苏红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那我们没什么好说的了,你走吧……忘了我,我也忘了你,重新找一个可以接受彼此所有缺点和任性的爱人,从头来过,就当我们不曾认识过……”

曹小强嘴唇剧烈颤抖着,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又被堵住,千言万语化作一声:“你保重……”有些吃力的站起来,走向柜台,在老板娘诧异的目光中掏钱买了单,然后快步走了出去。

苏红仍然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发着呆,似乎没有留意到他已经走了。她神情悲伤而迷茫,哪里还有半点以往的欢脱活泼她茫然看着对面那个空荡荡的位置,他就这样走了宁可不要她了,也不肯脱下那身军装吗

半晌,她像是从梦中惊醒,猛然跳起来不顾一切地冲了出去。

极目四望,大街上人来人往,车流如水,无数对热恋中的青年男女手牵着手招摇过市,在霓虹灯下情语喁喁,然而却找不到那个总是乐呵呵的,可以纵容她无理取闹的身影。她发了疯似的寻找,却哪里还找得到她望着霓虹闪烁的夜空,蓦地打肺里吼了出来:

“曹小强,我恨死你————”

陈静很倒霉的遇上了大塞车,一路走走停停,直到天黑了才回到家里。

陈虎和宁夏都还没有回来,家里静悄悄的,陈静把东西往房间一扔,然后把自己扔到床上,不想动弹了。

莫名的,她又想到了萧剑扬。如果有他帮忙搬行李,她恐怕就不会这么累了吧真是奇怪,去参加毕业典礼的时候她总感觉到他就在附近,却又不见他的踪影。难道他回来了,但又不敢见她

她摇了摇头,将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甩到脑后。她已经决定要忘记他了,还惦记这些干什么一个冒充军人四处招摇撞骗的骗子,不配让她如此挂念。不过她并没有把这些告诉苏红,她不敢肯定曹小强也是冒充的,而且那个一看就很老实可靠的男孩子真的很爱苏红,把这些说出去只会伤害他们之间的感情————他们之间的麻烦事已经够多了。

只是,想忘记他真的很难,越想忘记想会记得有他的快乐。别的也许都是假的,但是跟他在一起时的快乐却是真的,千真万确,难以忘怀。她苦恼以揉着太阳穴,想控制住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它们却潮水般涌向她,似乎要将她淹没。

叮铃铃————

电话突然响了,陈静跳起来走到大厅开灯,一看电话号码,是赵晨菲打过来的。陈虎可是她的媒人,所以跟萧凯华确定关系后她好几次和萧凯华一起上门来玩,一来二去就跟陈静结下了交情,对这个多情而坚强的女子,陈静是打心里佩服的,她马上拿起电话,清清嗓子:“喂晨菲姐吗”

赵晨菲那边很吵,乒乒乓乓的似乎有很多人正在猛砸东西,还有惨叫声、咒骂声,这些声音混作一团撞入耳膜,让陈静心惊肉跳,同时心里又有些困惑,赵晨菲到底在哪里她怎么会去这么乱的地方

赵晨菲努力提高声音叫:“是陈静吗我现在在阳澄湖大饭店,你赶紧过来一趟!”

陈静也提高声音:“你在阳澄湖大饭店你那边是怎么回事我似乎听到有人在打架!”

赵晨菲说:“小剑回来了!他正在饭店里跟人大打出手,已经打伤了很多人!”

握着话筒的手狠狠一颤,陈静失声叫:“什……什么!”

赵晨菲简直就是在尖叫,只有这样才能让陈静听清楚一点:“小剑回来了……他喝醉了……跟你公司几位高管打了起来……”

陈静啪一声挂了电话,连门也不锁了,一阵风似的冲了出去,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出小区,拦了一辆摩托车,直奔阳澄湖大饭店。

新葡京娱乐场www.71wx.com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