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娱乐场网 书库 排行 繁體
当前位置: 新葡京娱乐场网 > 王大伦的演艺生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七十八章 表演的最高标准
王大伦的演艺生涯

《王大伦的演艺生涯》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二百七十八章 表演的最高标准

手机用户请访问:手机网

楼烨这次财大气粗,和王大伦的合同一敲定就预付了30的片酬。其实他也怕,原本看中的女一号周逊,结果被投资方嫌咖位不够大,硬生生换了章紫怡,生怕投资方又一个脑子搭错,把自己看中的王大伦也给换了。

二十万,扣除佣金十六万到账,让这段时间抠抠索索的王大伦手头一下子松快了许多,这次他也不小气,把原本预算的香港游的费用标准从十万一下子提高到了二十万,这让女朋友非常满意。除了前三天两人到处游玩品尝美食之外,后面几天进入血拼模式的时候,因为女朋友有雅各布的太太陪着,他就趁机偷懒窝在酒店房间里看剧本。

剧本其实他早已经背下来,而且还提前留起了胡子,因为剧本中那个宋金明这个人物有个上初中的儿子,岁数要比他大几岁。

他不是属于络腮胡子型的,胡子的密度也不高,所以留起胡子来,上面两撇还有下巴上都是稀稀拉拉的,就是属于那种俗称的狗油胡。范子怡看着非常嫌弃,这也是同意他留在酒店房间里看剧本的原因之一,因为带出去怕丢人。

12月27日,在雅各布夫妇的欢送下,俩口子满载而归。王大伦马不停蹄,第二天一早就坐上了飞往太原的班机。范子怡很无奈,不过好在刘玲没啥戏拍,两个女人一起搭伙过日子。

冬天正值煤炭需求的高峰时期,而且因为某种众所周知的原因,一般的小煤矿都不愿意让剧组进驻拍戏。李阳不知道托了多少朋友,总算在晋西北某个小县找到了一处愿意提供拍摄的私人小煤窑。而且因为拍摄的时候势必要影响他们的生产,每天还要付给煤矿老板一千块钱的误工费。

剧组开机已经快一个星期了,男一号没到,为了节省资金,剧组暂时在县城拍摄元凤鸣背着铺盖和破书包在城里游荡和后期剪辑需要的一些素材的镜头。同时也让这个七拼八凑的草台班子有个磨合的过程。

到了县城的招待所,双方一碰头,李阳原本还有些顾虑,你说王大伦又是拍戏又是旅游的,生怕他一时半会难以进入角色。但当他一看到王大伦嘴唇和下巴上那几根稀稀落落的狗油胡,面相多了几分老成和猥琐,瞬间就踏实了。

这是什么?这就是专业演员的素质。

“这是胡晓晔,这位是汪双宝,这是孙伟,这是安静……”

四十多人的剧组,李阳挑几位主创一一跟他介绍。

摄影师刘勇红是老熟人,策划兼摄影助理花清两人刚刚合作过,这货在《井盖儿》剧组给摄影师侯永当助理,没想到一转眼又混这儿来了。副导演鲍震江之前也见过,他这次不但是副导演,还在戏里客串矿长一角。

制片人胡晓晔,三十来岁,王大伦不认识,据说在业内小有名气,是李阳特意找来的;孙伟,瘦高个,是李阳的朋友,在戏里演第一个受害者唐朝霞;安静是戏里的女一号,其实说是女一号,但只有几场戏,而且还有露*点的镜头,不知道李阳从哪里找来的新人,不过看这姑娘倒是白白净净,挺漂亮的一个人。

前面几位王大伦都事矜持地一一握手打招呼,但到了汪双宝那里,很亲热地喊了声:“宝哥!”

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他对汪双宝绝对是神交已久。他没事揣摩演技的时候曾特地观摩过汪双宝主演的《12。1枪杀大案》,汪双宝饰演的董雷那凶光毕露的眼神、摄人心脾的匪气以及身上那种怎么也甩不掉土气,都给他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汪双宝显然有些受宠若惊,他本行是京剧武生,但在这行里混还只是一个新人,而眼前这位无疑是组里最大的咖,新晋南特三大洲的影帝。尽管他平时比较沉默寡言,但这时还是连忙握住王大伦的手,很真诚地笑道:“大伦,以后咱俩搭伙,多多关照!”

“哎哟,哪儿的话,您太客气了。”

一圈介绍完毕,王大伦四处张望了一下,跟李阳问道:“哎,你不是说找了个叫汪宝强的小孩演元凤鸣么,他人呢?”

要说这次拍戏他最大的惊喜无疑就是汪宝强居然会主演三个主角之一的元凤鸣。从打工仔到一线大明星,汪宝强无疑是后来吊*丝逆袭的完美典范,而且还是不可复制的那一个。

王大伦上辈子一直以为汪宝强是凭借冯小钢电影《天下无贼》中的傻根一角出名的,没想到李阳在此之前已经找到他了,据说这货今年才十八岁。

李阳听王大伦问起汪宝强,也没感到意外,本来戏里就他们三个的角色最重,尤其是王大伦演的宋金明和汪宝强演的元凤鸣叔侄相称,两人的对手也最多。正式开拍之前,肯定要相互熟悉一下。

他多少有点哭笑不得道:“这小子演了几天的戏,骨头轻的不得了,居然把他自己的、场记的、化妆的,还有服装的剧本都弄丢了,被我骂了一顿,现在正躲在房间里呢。”

“噗嗤!”王大伦一听忍不住笑出声音,这一幕不由让他想起上辈子看过的《泰囧》中那个稍不留神就让徐朗倒霉的王宝。看来这货天生就自带逗逼的光环。

不过他马上意识到汪宝强弄丢这么多人的剧本,肯定会给拍摄带来麻烦,连忙抱歉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没事,没事!”李阳摆摆手,无奈道:“其实这孩子演的确实挺好,哦不,不是演,我觉得他骨子里就是元凤鸣,但就禁不得夸,一夸就晕乎……”

说着,李阳突然心里一动,他又道:“要不你们俩就一间房间,这样你们也正好熟悉一下。”

“行啊!”王大伦很爽快的答应,他本来就很想见识一下这位屌*丝逆袭的完美典范。

……

破运动服,破球鞋,短寸头,黑黑的脸,矮矮的个子,一笑露出一颗支棱的白牙……跟王大伦印象中的傻根样子差不多,只是更加瘦弱,眼睛更清澈,也显得更加稚气。

之前李阳把他带进来的时候,特意跟汪宝强介绍了,这是南特影帝,戏里的男一号,演宋金明。

其实不用李阳介绍,汪宝强早就听说了,但他对王大伦不太熟悉,唯一有印象的大概就是《刑警本色》中那个心狠手辣,但又很讲义气的杀手罗阳。不过一个影帝的称号,足以能震慑住他这个小菜鸟了。

“叔,你喝水不?”汪宝强怯怯地站在房间中央,看着这个足足比他高出一个头,此时正神情严肃,大马金刀坐在床沿上的影帝,很努力地挤出一丝笑容道。

“啪!”王大伦点了一颗烟,其实从一进门他就想逗逗这个天生自带逗逼属性的傻小子,但看到他这副样子又有些不忍。

说实话,就他这副衰样,就跟上辈子他在工地遇到的那些刚刚出来打工,什么都不懂的毛孩子一样一样的。也许自己当初从老家出来也是这副样子。

“听说你在少林寺学过武?”他问道。

“嗯呢!”汪宝强连忙点头,老实回答道:“我六岁就开始练武,八岁到十四岁,在少林寺学了六年。”

“那这六年你是当和尚?”

“不是,我是俗家弟子,不用剃头的那种。”

“这么说你身手不错,一个能打几个呀?”

“我们少林武术的宗旨是强身健体,不可好勇斗武。我们不能打架的。”

“别废话,问你一个能打几个,我就不信你没打过架。”

“叔,我真没打过。”汪宝强那表情都快哭出来了。

“呃……那你学武干什么?”

“我想当功夫明星!我们家祖上传下来一套拳法,我从小就练。后来看了《少林寺》,我就有了拍功夫电影的想法,于是就去了少林寺,我哪会以为去了少林寺就能拍电影了,可学了几年,不是那么回事,人家不拍电影。后来我就来了京城,一边打工,一边当群众演员……”

嗯,从小就有梦想,果然是挺励志的。

王大伦瞄了瞄他,又问:“那你从小练武,有没有上过学呀?”

“上过,我们是上午和晚上练武,下午学习文化课……”

汪宝强很老实地有问必答,但他始终有些不安,他不知道这位影帝叔叔哪来这么多是为什么,就差没查他们家祖宗八代了。

虽然汪宝强一口一个叔叫着,王大伦并没有介意,剧情就是这么设置的,何况他本来就挺享受的。

考虑到王大伦刚到剧组报到,李阳有意让他稍稍适应一下,并没有急着把剧组拉到联系好的小煤矿,继续留在县城拍摄。

可汪宝强却在这时候出状况了,许是昨天因为丢剧本的事被李阳骂狠了,这货没有象之前几天那样放得开,演起来缩手缩脚,怎么也进入不了情境。一个他在县城火车站广场背着行李和破书包转来转去的镜头,硬是NG了七八次。李阳甚至停下来跟他好说歹说,结果都不行。

剧组的经费本来就紧张,胶片那都是有数的,无奈之下,李阳只好临时决定先拍王大伦和汪双宝的戏份,同时责令汪宝强在边上好好看着,看看人家影帝是怎么演戏的。

本来这场戏是下午拍的,现在要挪到上午,而且李阳的要求又格外的细致,各种临时演员、群演都要一一到位,剧组顿时一大通的忙活。

王大伦化好妆,换好衣服,搁那儿看着。他突然眼前的这个场景很象当年在汾阳拍《小武》的场景。

因为除了他和汪双宝两个主演,饭店老板娘由剧组的化妆师客串,服务员则是从当地艺校找了个长的挺清秀的小姑娘,然后广场上的群众演员,乞丐依旧是乞丐,拉客的小姐依旧是小姐,平时怎么样就怎么样,只是额外给了他们一点费用,让他们配合一下镜头。

剧组足足忙活了一点多小时,总算一切准备就绪。

这场戏是讲王大伦演的宋金明和汪双宝演的唐朝阳刚刚干完一票,拿到了钱,又辗转到了另一个城市,开始物色新的猎物。

王大伦带着顶绒线帽子,淡灰色的破棉袄,里面一件快洗脱毛的红色毛衣,据服装讲,这些衣服都是从老乡那里借来的,不过都洗过消毒过的。

汪双宝则是一件破皮夹克,脑袋上戴着一顶破雷锋帽,一边的护耳就这么一翘一翘的就这么耷拉着,他背着一个又拎档的蛇皮袋,两手插在裤兜里。

王大伦则是一手拎着铺盖,下面吊着个喝水的军用水壶在不停的晃荡;另一手则拎着一个掉色的人造革包,两人一路从火车站出来,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

这是一个长镜头,李阳让刘勇红把机位设的老远,他以前是拍纪录片的,习惯从纪录片的角度用镜头去审视一切,所以他的要求就是自然、真实。

汪双宝之前已经拍过两个镜头,李阳很满意,当初之所以选择他,就是因为汪双宝在《12。1枪杀大案》中既有凶狠毒辣一面,又有邋遢的民工的一面。

他反而有些担心王大伦,倒不是质疑他的演技,而是时间太短,怕他没这么快进入角色所设定的情境。

从一开始考进国家话剧院,到后来学导演,学艺术史,专修戏剧影视理论,从表演、导演、编剧,李阳差不多学了十七八年。他深知表演科班往往会把“体验”说得十分高深,而他所理解的“体验”并不是那种只能做出塌方时用肩膀去扛的表演,他的理解很简单,就是自然和真实。

所以在他看来,一个演员混在矿工或者路人当中,别人认不出他是演员的话就是表演的最高标准。演员混迹在人群中,周围的人群往往既有可能方便某些有天分的演员的表演,也有可能对绝大部分的演员构成无法逾越的障碍。

汪双宝无疑属于前者,但王大伦是吗?

李阳甚至都没有坐在监视器旁,而是直接站在刘勇红的旁边,看着机器的取景框。

只见两人行色匆匆,穿过马路,让车,汪双宝背着蛇皮袋,双手插在裤兜里,走的更加自在一点,也稍稍领先一点。

王大伦则双手各拎着铺盖和包裹,脚步稍显凌乱,他们混迹在人群中,丝毫没有一点突兀。

其实对于王大伦来说,这种感觉他太熟悉了,上辈子他就是数以亿计的打工者中一员,一个工程结束就是这样行色匆匆,去寻找下一个工作。这种由心而生的慌张和躁动不安,是因为下一份工作关系他的生计,而在找到下一份工作之前,一切都是未知数。

期间,有一个乞丐在他走过的时候,顺手扒拉了一下他的行李,他猛然转头,目光凶狠地瞪了那个乞丐一眼,吓的那个乞丐赶紧缩手转头。

这一切都是剧本上没有的,都是演员的自由发挥,原本眼睛早已发亮的李阳看到这一幕,脸上笑容绽放。

太对了,他找的这两位演员找的太对了。尤其是王大伦,简直就是无缝对接。

在镜头继续跟随了他们一段时间之后,他果断大喊一声:“咔!过!”

新葡京娱乐场www.71wx.com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