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娱乐场网 书库 排行 繁體
当前位置: 新葡京娱乐场网 > 宋末之乱臣贼子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七十一章 极生悲 (一)
宋末之乱臣贼子

《宋末之乱臣贼子》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九百七十一章 极生悲 (一)

手机用户请访问:手机网

“怎么都不说话了?”赵鹤寿扫了众人一眼,不在意的说道:“实话告诉诸位,金人来了,就在幽州城外,我准备离开赵宋,前往金国。”

“怎么说,我们都是汉人,以前伺候契丹人,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现在还要去侍候金人,恐怕有些不妥当。”郭药师面色你跟凝重,却是没有指责什么,虽然众人之间也是有矛盾,但是现在众人都是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大家的命运都是相同的。

“哼,大家一起投奔赵宋,最后如何,赵宋根本就没有将我们放在心上,现在连田产被人所夺,媪相也不会帮助我们的,我现在算是看明白了,想要夺回我们的一切,靠媪相是不可能的,获得田产的贱民多是汉人,媪相他们为了稳定幽州的局势,只是会向着汉人的,不会想着我们这些人,所以只能是将幽州献给金人,我们才能重新获得我们的一切。”赵鹤寿阴森森的说道。

众人再次陷入沉默当中,赵鹤寿虽然说的无情,但是众人也知道赵鹤寿说的有道理,最起码短时间内,童贯是不会帮助众人将田产重新夺回来的,但是现在是如此,以后呢?众人认为这不仅仅是田产的问题,更重要的是态度的问题。

“以前我等还有一些用处,所以才会迁就着我等,就是我等不改身上的服饰,媪相都不会说什么,但是现在幽州既然已经落入朝廷之手,我们也就失去了作用,朝廷还会不会这样迁就着我等,可就不知道了。”甄五臣目光闪烁,摇摇头说道。

“怎么可能,我等可是有功之臣,朝廷为何如此对待我等。”刘舜臣不满的说道:“想我等浴血奋战,到头来连自己的田产都不能保住,现在还想着过河拆桥,哪里有这样的好事情,真不行,我就去降了金人又如何?反正当年我们的祖先也曾经是契丹人的臣子,现在就算再做了金人的臣子也不算什么。”

“好了,这些话不要说了。我等先等等,或许媪相很快就会还我等清白的,那是属于我等的东西,岂能将自己的一世英名葬送。”郭药师阻止众人说道。众人先是舍弃了契丹人,投靠了宋人,现在又要舍弃宋人投靠契丹人,日后这天下还有谁会用众人。若是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郭药师绝对不会这么做。

“哎,还能怎么样呢?还是先等等吧!”甄五臣眼珠转动,摇摇头,说道:“反正我等都是也是同一条船上的人,若是投奔金人,也是大家一起。郭老大让我等等,那我们就等等,等上一段时间再说。哎,可笑,我等为朝廷浴血奋战,最后连自己的家产都保不住。可悲可叹。告辞了。”甄五臣朝众人拱了拱手,就回了自己的大帐。

郭药师捏紧了拳头,低着头,面色阴沉,无论是甄五臣也好,或者是赵鹤寿也好,两人的话就好像是一柄利刃一样刺入自己的心脏,勾起了心中的不满。张令徽等人见状也都摇摇头,纷纷告辞而出。

“快,想办法通知王上,郭药师恐怕有可能要将幽州献给金人。”那甄五臣离开郭药师的大帐,原本平静的神情瞬间变的慌乱起来,急急忙忙的进了自己的大帐,招过亲兵说道:“你立刻去城中,想办法将消息传出去。”

“将军,王上既然舍弃了幽州,又岂会将幽州收回来?”亲兵有些迟疑的说道:“不然的话,这个时候暗卫早就在幽州城内生事了,哪里还需要我等出手。”

“王上或许有其他的算计,但是身为臣子,若是不将这件事情上报的话,那就是我等的罪过。”甄五臣摇摇头说道:“我受王上之恩,虽然身在敌营,但绝对不敢忘记王上之恩,家母因为王上而活命,犬子现在更是在太原学府学习,日后前程不可限量,焉能辜负了王上的期望,常胜军和幽州的一切都要禀报王上。”

“将军所言甚是,既然如此,末将这就去通知暗卫。”亲兵用异样的眼神望着甄五臣,他是暗卫中成员,自然知道甄五臣之所以称为李璟的手下,所谓的救治甄五臣的母亲,将甄五臣之子送入太原学府之类的理由,而是直接用黄金收买,只是没有想到,甄五臣居然对李璟如此忠心。

“赵宋山河日下,金国先天不足,西夏更是冢中枯骨,唯独李璟如日东升,这样的势力不去投靠,我甄五臣难道是傻子不成?那赵鹤寿真是一个蠢蛋,连这样的事情都看出来,就盯着幽州一亩三分地,放弃了将来的荣华富贵,真是愚蠢之辈。”甄五臣看着远去的暗卫,嘴角上露出一丝不屑的之色,当初李璟找到自己的时候,自己毫不犹豫的加入李璟的麾下,成为在怨军的卧底,将童贯的一举一动都监视在其中,现在同样是监视郭药师。

现在郭药师虽然还没有做出决定,但是甄五臣却已经看出了郭药师心中的迟疑,也许很快这种迟疑就会化为实际行动。只是他现在不知道李璟的心思,幽州到底是留给金人的或者是干脆真的是送给赵宋,甄五臣并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配合李璟,所以才会急急忙忙的让暗卫询问下一步行动。

草原之上,耶律大石带领大军缓缓而行,高宠领着骑兵护卫左右,很快空中就落下一只鹞鹰,鹞鹰在空中盘旋一阵,耶律大石身边很快就出现一个鹰奴,拿出了一个哨子,特殊的声音响起,鹞鹰从空中落了下来,鹰奴熟练的从鹞鹰爪子上掏出一张纸来,恭敬的递给了耶律大石。

“金人已经出现在幽州城外了,啧啧,什么叫做乐极生悲,恐怕很快童贯就要遭遇到了。”耶律大石看着手中的情报,笑呵呵的说道:“高将军,还是王上厉害,否则的话,我们现在恐怕要面临金人和赵宋两面夹击,现在好了,让他们狗咬狗去。”

“耶律大人,金人会进攻幽州吗?”高宠有些不相信的说道:“他们不是盟友吗?我听说金人之所以进攻云州,肆虐草原,也是因为蔡京和金人相互勾结所导致的,这个时候,金人会进攻幽州吗?”

“肯定会进攻幽州,而且相信很快就会进攻了,完颜宗望的大军距离幽州不过百里的路程,等到完颜宗望的大军到了时候,就是对幽州发起进攻的时候。金人想要南下,夺取中原,要么走太原,要么就是走幽州,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金人走幽州的可能性很大,加上童贯的无能,进攻幽州的可能性很大。”耶律大石不在意的说道。

“若真是如此,那才叫笑话,赵宋恨不得让王上立刻让出幽州,没想到幽州刚刚得到,就要送给别人,真是天大的笑话。”高宠听了之后,顿时哑然失笑道。

“这是自然,金人若是不能得到幽州,如何会入侵中原,王上的兵马如何能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中原。”耶律大石摸着胡须很得意的说道。虽然李璟并没有说的很明白,但是耶律大石是什么样的人物,从李璟的一举一动之中,就能看的出来李璟此举真正含义所在,就是接金人之手,消灭或者击溃童贯,不仅仅给了金人入侵中原的机会,更是让赵宋朝廷成为天下人的笑话,进一步打击赵宋在中原心中的印象。

也只有天下大乱的时候,李璟兴兵夺取中原,击败金人,恢复汉人的江山,那个时候天下人,或者是天下的读书人才不会说什么,只要李璟获得了战功,他们才会认为李璟是真正的王者降临,真正的真命天子,绝对不是赵宋那些窝囊废可以比拟的。

高宠听了闻言一愣,忍不住说道:“耶律大人是说,金人进入中原,是王上有意安排的?”

“不,不,这句话可不能这么说,这么说,王上将会自绝于天下,王上岂会允许金人进入中原,荼毒天下汉人,王上仁德爱民,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做的,他只是将幽州卖给了朝廷,相信朝廷如此重视幽州,必定会对幽州加强防守的,加上幽州城的坚固,想要夺取幽州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耶律大石想也不想就反驳道。虽然他猜到了李璟心中所想,但是绝对不会说出来,尤其是从自己的嘴巴里说出来。这将会影响李璟的名声。

“想来也,想那幽州城如此坚固,想要拿下幽州是何等的困难,童贯等人更是恨不得在幽州驻扎十几万大军,金人虽然骁勇,但是想要拿下幽州,恐怕不是一般的困难。”高宠点了点头。

耶律大石听了之后却是在心中不屑一顾,幽州城虽然坚固,但是可惜的是,出现的尽是猪一样的队友,童贯显然不是一个合格的领导者,能不能应付金人本就难说,更不要说,李璟和耶律大石两人还在幽州埋下了后手,刚才的情报显示,后手已经发动,作为童贯并没有特别的解决方式,这就意味着幽州即将陷入动乱,被视为童贯左膀右臂的常胜军将会给童贯致命一击,偌大的幽州在短短的时间内,将会更换三个主人。

“可惜了,我们金人之间相隔百余里,他们这个时候若是来进攻,就可以尝尝我们的长枪的滋味了。”高宠手握长枪,有些得意的说道。

耶律大石听了之后一阵苦笑,说道:“高将军,我们三万人马还护卫着不少的百姓,还有几位娘娘,若是出了什么事情,王上那边可不好交差了,我们应该庆幸暗卫已经提前给我们规划了路线,虽然行程慢了一些,但好歹没有碰见金人,否则的话,相信完颜宗望不介意给我们来一下,让我们知道如何做人。”耶律大石还没有自大到这种程度,凭借手中的三万大军能够击败金人。

“呵呵,我也就是说说而已,说说而已。”高宠有些尴尬的说道。

“真正倒霉的还是金人。”耶律大石摇摇头,说道:“走吧!相信未来一段时间,王上是不会出兵了,金人占据中原之后,若是能灭了朝廷,王上就可以席卷天下,若是没有灭,王上就要打着灭金的旗号,和金人血战了。”

“耶律大人认为金人什么时候灭宋?”高宠有些惊讶的询问道。

“一年,一年之中金人肯定会灭宋,当然,也不排除金人会狠狠的压榨一下宋人,将朝廷留下来给我们做个对手,好拖住王上,若真是那样的话,王上只能兴起大军,先和朝廷决出胜负来。”耶律大石叹息道:“若是如此,恐怕以后王上要花不少的时间才能收拾民心。中原一带,对朝廷还是有几分感情的。”

距离此处百余里的完颜宗望正躺在马车上,下面隔着一层厚厚的棉被,虽然是秋天,草原上天气凉爽,但完颜宗望仍然感到一阵彻骨的寒冷,被鲁达临死一击,完颜宗望的伤势并没有好转,甚至还有恶化的趋势,行军路上,每次决策都要完颜宗望定夺,尤其在接近幽州的时刻,已经关系到金人大业的时刻即将到来,完颜宗望哪里能休息好。

“二哥,探子传来消息,距离我们南方百余里的地方,有李璟大军经过。”完颜宗弼骑着战马而来,脸上露出兴奋之色,说道:“只有数万人,还有不少的老弱妇孺,二哥,这是一个好机会啊!”他败于李璟之手,这个时候听说有李璟的人马经过,顿时来了兴趣了。

“不要节外生枝,李璟羽翼已丰,只能缓缓图之,这个时候若是贸然进攻他的人马,就会吸引他的注意力,就算我们短时间拿下了幽州,李璟也会兴兵而来,数万人马和一个幽州比起来,还差了许多,咳咳!”完颜宗望又是一阵咳嗽,说道:“命令全军加快速度,明日晚间一定要到达幽州,然后让人约见童贯,就说我要见他。”

“见童贯?”完颜宗弼一阵迟疑。

“不见他,如何能削弱他的防备之心,他在军中还是有些威望的,只要杀了他,加上城中的内应,我们很快就能攻入幽州城。”完颜宗望笑呵呵的说道。这些东西他早就想清楚了,只是现在才有机会实施而已。

“是,我立刻派人去通知童贯那个太监。”完颜宗弼哈哈大笑,转身就走,只是眉宇之间闪烁着一丝忧色,他看出了完颜宗望脸色并不好,这让他很是担心。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