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娱乐场网 书库 排行 繁體
当前位置: 新葡京娱乐场网 > 随身带个侏罗纪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百四十章 不是猛龙不过江
随身带个侏罗纪

《随身带个侏罗纪》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五百四十章 不是猛龙不过江

手机用户请访问:手机网

一石激起千层浪。

一颗在聚光灯下烁烁生辉的黑珍珠,让原本正激动人心的藏獒拍卖会,变成了一场眼力比拼大赛。

陈英军乐得如此。

所以他一直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在一旁各种煽风点火,凡是说珍珠好的,他都支持,说珍珠值钱的,他都觉得说的对。

其实在场的都是年轻人,还是男性居多,对藏獒的兴趣肯定远远大过黑珍珠。可耐不住不少人还带有女伴,看着那颗形状如此完美,色泽如此迷人的黑珍珠,特别是灯光之下,那种纯粹的仿佛把周围光鲜都吸纳进去的黑色,带着一种美到妖艳的极致诱惑,试问还有几个女性,能抵挡了这种诱惑?

就在大家争论的时候,场中那个开心果似的小胖子的电话终于有了效果,一个火一样的身影冲进了人群,一眼就看到那颗正被众人围观鉴赏的黑珍珠,顿时两颗黑眼珠子变得比黑珍珠都黑,扒拉开前面的人就冲了上去:“好东西,我要了!这是谁的,开个价吧!”

周围的人顿时安静了下来。

在人们彻底安静下来之前,燕飞隐约听到了有人小声嘀咕:“唐家大小姐,就是霸气……”

连燕飞也不得不说,这红衣女大概是自己目前遇到过的最霸气的女子了。那种天生的气场简直就是与生俱来的,别人想模仿都模仿不来。

就算是自己合作的郭静娅和这女子一比,在气场上也差了不是一点半点。

不过,说实话,对于一向思想很是有点“落后”的燕飞来说,这女子的那种盛气凌人,让他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一丝不舒服。

相对来说,他觉得女孩子就应该是像自家媳妇那样,女孩子嘛,不应该温婉点吗?

现场冷了那么一下,见到没人说话,红衣女就把目光投向了陈英军。

陈英军苦笑了一下:“婉姐,这个是别人拿出来,准备参与竞拍黑狮的,不是拿出来卖的!”

“什么东西都有个价格,我直接给钱,他不是照样可以参加拍卖黑狮?”红衣女唐婉根本没在意陈英军的回答,对着周围的人扫视了一圈。“谁的黑珍珠,我出三百万!”

下边的人顿时面面相觑。

过了一会儿,看到还没人说话,红衣女也有点着急:“到底是谁的?出来说个话吧?还是不是爷们儿了?东西都拿出来了,不敢认了吗?”

这话说的,让周围不少人都露出了看好戏的表情。

原本东西拿出来不少人还是羡慕,越鉴定说好的人越多,价格也越高。在红衣女来之前,大家就一致认为,这颗黑珍珠怎么也得百万起步了。

现在看到这拿出黑珍珠的人被这个红衣女盯上,甚至有人都开始幸灾乐祸起来。

那位杨公子以及一直和他竞价的那位也是不吭声——这些人看似无脑,实际上都不是真傻。就算这只藏獒真有传说中的那么厉害,但是两人叫的价格也已经到了极限。喜欢归喜欢,但是如果真花太多钱去买一只狗,那可真有点对不住自己的智商。

只是一直两个人对着喊价,叫来叫去的,难免有点火气,也有点骑虎难下。而且还有个原因,这里来玩的大多数人,毕竟还没成为家里面独当一面的人物,花钱上也不可能太过分——毕竟就算玩物丧志,也要有个限度。

当然真正无脑的败家子肯定有,不过燕飞运气好,没遇到那样的人。

只不过有这么多人看着,那两个竞价的谁退出都会丢面子,现在冒出来了搅局的,他们脸上不乐意,估计心里多半是巴不得如此,怎么会跳出来打断?

还是没人说话。

黑子第一次出入这种场合,本来胆气就不够壮,现在被这盛气凌人的女子一激将,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燕飞见状,只能自己站出来:“珍珠是我的,不卖,拿出来也是抵押上,以后我还拿钱赎走的。除了这个我再拿出五百万出来,换这只獒。我的珍珠抵押五百万,别说它不值,在座的各位都是有见识的,若是有人拿出来类似的天然珍珠,我双手奉送。”

对于燕飞来说,自从考了三分之后的那个暑假,他抡着大锤,砸死了第一只细颚龙之后,就再也没有怯场的时候。

至于说在场的人都是非富即贵……再富贵,他拎出一只霸王龙出来,吓也吓死他们了。

因为燕飞和黑子进来的时候够低调,又一直待在角落,除了黑子跑出来几趟去下注,其他的人都直顾着看斗狗,真没注意过场里来了两个生面孔。

现在看到燕飞站起来,虽然不如那个杨公子恨不得摆谱到天上,也不如那个红衣女的盛气凌人,但是他站那里说话,却让人能感觉一种莫名的其实,感觉到他话里的不容置疑。

顿时议论纷纷。

那个红衣女看着燕飞,不由得露出了一丝意外来:“你确定,你这颗珍珠就是独一无二的?不会有人拿出来第二颗来?”

燕飞笑了笑:“我说了,只要有人拿出来,我这颗就白送给他。”

什么叫自信,这就是自信。

就如同世上不可能有两片相同的叶子,这种天然形成的珍珠,哪怕是再相似的,如果真的鉴别的话,肯定也会有所不同,所以燕飞说的毫不迟疑。

这下轮到红衣女不舒服了:“你这颗珍珠大家现在就是用眼看的,还没经过仔细鉴定,来历什么的都不清楚,你就能确定它是绝对天然的而不是人工养殖的?再说就算是真的天然的,你就能确定它价值五百万?要知道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燕飞想了一下:“那你觉得呢?东西值不值钱,看稀世程度。我这颗黑珍珠有人听说过没有?有人见过没有?没有吧?既然没有,那么它就是无价之宝。现在它是没名气,我才抵押它五百万,如果它能进入到大型珠宝展上,你比我懂行,你觉得她能值多少?”

红衣女本来只是随口一说,她就是想拖延一下时间,在想办法,怎么把这颗黑珍珠买到手。藏獒她纯粹是过来玩一下,但是这颗黑珍珠,她是第一眼看见,就喜欢上了。

却没想到不过是随便质疑一下,就被燕飞这一连串的反问,给问的彻底没话说。愣了一下,她才又继续强调刚才的第一个问题:“那你怎么确定,怎么向我们证明这是天然的而不是人工养殖的?”

这话就稍微有那么点胡搅蛮缠——在场的肯定有懂行的,而且不少人都见识过这类奢侈品,所以鉴定个天然还是人工,还是能鉴别个八九不离十的。

不过燕飞尽管不耐烦这种刨根问底认死理的问话,可他觉得这么问,要说也没什么错。毕竟东西是他拿出来的,现在大家都是用肉眼去看看,也没经过真正的鉴别,总不能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想了一下,他就问道:“那你说,怎么鉴别?现在大家都等着拍卖,你能有什么办法鉴定它到底是不是天然的?”

红衣女其实更愿意看到他恼羞成怒,而不是这么一本正经地问自己要怎么鉴定。

现在这种情况,她能有什么办法?正常不都是让大家***看,反正在座的不少人多少都有点眼力劲儿。毕竟这种场合,谁也不知道谁会准备拿出来什么,不可能什么鉴定工具都带上。

迟疑了一下,她没话找话说道:“你拿出来的东西,你自己证明了才行!”

自己证明?

燕飞想了想,从随身携带的包里又掏了一下,再出手又是一颗黑珍珠。

这一颗色泽上和盘子里的不相上下,就是形状上差了一点。但是虽然不是心形,这一颗却是浑圆——有个词叫做珠圆玉润,天然珍珠除了特殊形状的,越圆的就越值钱。

他把这颗珍珠放在盘子里,黑珍珠立刻带着炫目的光彩,在白瓷盘上滚动了起来。

燕飞伸手示意道:“你看一下,这两颗珍珠是不是一样的?它们都是同一个产地出产的天然珍珠。”

红衣女有点纳闷他为何这么做,只不过见猎心喜,看着那滴溜溜地打转的黑珍珠,忍不住就低头仔细看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她抬起头道:“是!那又怎么样?你这样就能证明它们是天然的了吗?”

燕飞伸手拿起那颗浑圆的黑珍珠,用拇指和食指捏住:“你看好了!”

说着微微一用力,就在众人的瞠目结舌之中,那珍珠就变成了碎了的珍珠:“我不知道怎么鉴定,但是如果整颗不好分辨的话,现在你可以再仔细鉴定一下,看看到底是不是天然的。”

直到他话音落下,才有人发出惊呼来。

就算他捏碎的黑珍珠不如心形珍珠价值高,但看色泽和浑圆程度,绝对也价值不菲了。结果就这么被他捏碎,若说是论败家子,只怕在场中人,少有人及。

红衣女两次来到这里,表现出来的都是一副智珠在握,利索干练。

可现在,她那樱桃小嘴也是半张着,两眼满是痛心,看着那碎掉成大大小小无数块,甚至还有一部分被捏成粉末的黑珍珠,伸出手来,指着燕飞:“你……你……”

你了半天,愣是说不出什么来。

燕飞懒得再浪费时间,抓起盘子中的剩下的那颗黑珍珠,塞到陈英军手里:“抵押五百万,那边包里还有五百万。我出一千万,如果没人再出高价,这獒我就牵走了!”

陈英军也是愕然,嘴巴张了又张,一句话都没说出来——他心情此刻复杂自不必说,虽然希望燕飞能带走黑狮,可燕飞就这么堂而皇之糟蹋了一颗价值不菲的黑珍珠。让他真的是……既是感动,又是怕自己还不上这人情。在这么多人面前,别的话也没法说,最后就成了这副见了鬼的表情。

燕飞就喜欢快刀斩乱麻,看到他也不说话,干脆反客为主:“出价一千万,还有人出更高的价吗?”

问了一句,稍微停顿了一下,看到周围的人还在震惊之中,接着就说道:“既然没人出更高的价,那这藏獒就是我的了!”

一弯腰,直接解开了黑狮脖子上的项圈,在它脑袋上拍了拍:“走,跟我回家!”

分开人群,一人一獒,就这么大摇大摆地朝外面走去。

本来这些看客们见到拿出黑珍珠的是一个陌生面孔,都是一副‘这下有好戏’看的心态。

只是没想到事情的发展会是如此,转眼之间,人家就牵着,不对,是带着黑狮走人了!

说也奇怪,明明这人看起来什么都没做,就那么带着黑狮朝外走,人群却是都自觉不自觉地,给让开了一条路出来。

特别是看着那一人一獒,明明看似很和谐,却又给人极其矛盾的感觉。那种悠闲随意,似乎是街头上一个心情舒适的年轻人,带着自家的宠物狗在马路上闲逛;又好像,是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一头狮王正漫不经心地巡视着领地……

这种奇特的感受,让红衣女举着的手挥了两下,都没喊出让他们停下的话来。

黑子多机灵的人,虽说这不到一天时间给他的震撼太多,但是燕飞一出马,他就像找到了主心骨似的。看到燕飞散步似的带着黑狮出去,他二话不说就溜了出去,狂奔向两人的新座驾。

等燕飞出来,就看到了自己的新车车灯都已经打开,正缓缓从车堆里开出来。

虎头奔的空间虽然挺大,不过黑狮的个头也不小,进去的时候有点勉强。不过黑狮虽然脑子不是太聪明,却知道跟着燕飞听话是关键,委委屈屈地就被塞进了后座。

燕飞拉开副驾驶的门坐上:“开车,回家!”

黑子毫不迟疑地就开着车朝远处的公路上驶去,一直到了公路上,才开口问道:“飞哥,咱们的钱呢?还有你拿出来的那颗珍珠?”

“放心!”燕飞淡定得很。“是咱们的终究跑不了,迟早还会回来的。”

他是一点不担心陈英军会吞了自己的钱和东西——就算他又那个胆子,也得看他有没有那个能耐。

而且陈英军那厮绝对是个聪明人,至少相比起大多数人来说,他知道一个基本道理:钱是赚来的,就算再多也是身外之物,该放手就放手。为了钱财置自己于险地,绝对不是聪明人该干的。

两人的车都走到大路上的时候,斗狗场中才彻底燃爆起来。

有人用不可思议的声音大呼小叫:“咱们黑金城的獒王,居然被外来人给带走了?”

还有人扯着嗓门嚷嚷:“那小子是哪来的?怎么能让他带走咱们的獒王?”

总之喊什么的都有,刚才都是被当时燕飞那轻描淡写,捏碎一颗价值不菲的黑珍珠的姿态所震撼。现在等人家走了,未免觉得自己刚才有些露怯,所以刚才越是觉得震撼的人,越是喊的厉害——若不这样,怎么能掩饰自己刚才的心虚?

倒是那个杨公子,淡定无比地站了起来,伸手在衣角上弹了两下,然后一脸的意兴阑珊,仿佛刚才发生的事儿,被他随手弹了那么两下,就已经灰飞烟灭:“走了走了,没意思的很!”

这境界,看着就和周围那些吵吵嚷嚷的人不同,当真是境界不凡的很。

别人可能没注意他,不过刚才和他手下一直对着喊价的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杨大少,别走啊!黑金城的獒王被外来的小子带走了,人家这不是猛龙不过江,现在你杨大少就这么拍拍手走了?我们这些人群龙无首啊?”

杨大少脚步一顿,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的一弯残月:“獒王?不过是虚名而已。猛龙过江又如何?于我如浮云也!”

再不停脚步,带着身后的两个伴当直朝外走去。

至于那个声音在后面嚷嚷:“装,黑金城第一装,虚名你还和我对着喊价?浮云把咱们的脸面都扫没了,还浮云?”

杨大少充耳不闻,挥一挥衣袖不带走半片云彩的早走远了。

而场中的陈英军,此刻心里兴奋无比又头大如斗。

兴奋的是他原本还担心燕飞拍卖走了黑狮,还会有人再起波澜,甚至干出拦路强买强卖的事儿——对这帮二世祖们来说,真有可能发生这种事儿。

如果当时钱没带够而导致黑狮被外来人买走,他们去拦路那绝对是会发生的。

可是因为燕飞刚才的表现,现在这些人都是嚷嚷的厉害,倒是没几个动弹的——人家是猛龙过江,现在这些人连人家的底都没摸透,肯定不会冒然去干出来什么。

再说那个价格确实太吓人,他们就算去拦路,也最多是来个强买强卖,让他们直接干出抢劫的事儿,还真不太可能。毕竟黑狮的名头那么大,这玩意儿如果留在黑金城,无论在谁手里,那都是瞒不住人的。

不担心有人半路拦截,陈英军肯定是要兴奋的。

至于说头大如斗,那也是肯定的,现在周围不少人都在闹哄哄地喊着,问刚才那买走黑狮的到底是什么人。

这还不算,那个红皮衣女子,正恶狠狠地揪着陈英军的衣服领子:“说,那人到底是那儿来的?看不出来年龄不大,还挺猛的啊!不说现在就直接把黑珍珠卖给我,你放心,我不占你便宜,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新葡京娱乐场www.71wx.com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