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娱乐场网 书库 排行 繁體
当前位置: 新葡京娱乐场网 > 大宋将门最新章节列表 > 第568章 张方平的真正使命
大宋将门

《大宋将门》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568章 张方平的真正使命

手机用户请访问:手机网

翻开张方平的履历,他入仕之初,担任知县,政绩斐然,然后擢升谏院,知制诰,翰林学士,知益州府,权知开封府,御史中丞……光是看他的经历,就足以和朝堂的诸位相公并驾齐驱。

加上他为官清廉,名声极好,这次赵祯提拔他,又是破格授予观文殿大学士的位置,从任何方面看,他都足以制衡王宁安!

很多人都弹冠相庆,好像过了年。

姓王的行事狠辣,赶尽杀绝,什么事情都敢做,欺负青城山,查抄江卿世家,鼓动百姓闹事……照他的作法,迟早要天下大乱。

陛下就算再信任他,也是有限度的。

派张方平过来,就是明证,王宁安作到头了,皇上要收他了!

该,真是活该!

同朝为官,就是同乘一船,你不给别人留后路,别人也不会给你留后路,这就是报应!

只要王宁安的势头被压住,原来他的仇人就都会跳出来,墙倒众人推,破鼓众人锤,要不了多久,这小子就会完蛋!

……

“王相公,外面的人都说你要倒台了。”

萧观音抓着一个糖人,大吃大嚼,毫无淑女形象。王宁安看得直摇头,“我说萧姑娘,你还是维持一下高冷范儿,我有点不适应。”

萧观音开心一笑,“反正那个人也没在,我愿意如何就如何!而且这女人生了孩子,就会老十几岁,我就算胡吃海塞,也比她年轻,没什么忌口的。”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萧观音和苏八娘就较上了劲儿,比容貌,比才华,比本事……在苏八娘的面前,她总是端着,如今入蜀好几个月,巴蜀大地又是最慵懒闲适的地方,哪怕面对着交子危机,萧观音也提不起精神来。

王宁安实在是懒得吐槽,“萧姑娘,你又听到了什么谣言?”

“这可不是谣言!”萧观音正色道:“你们汉人皇帝就是这个德行,见不得臣子一家独大。你在益州这么得人心,权力又这么大,如果把剑阁栈道封起来,关起门,当一个刘皇叔是没问题的。”

“什么乱七八糟的!”

王宁安气得笑了起来,“萧姑娘,你涨点心好不,还刘皇叔呢!这巴蜀上下,多少官吏,都是陛下任命的,他们会跟着我造反?那些世家大族,都被我得罪死了,他们也会摇旗呐喊?洗洗睡吧!”

萧观音顽固摇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皇帝这种东西啊,他们就不是人!虎毒不食子,他们发起疯,什么事情都干!就说那个汉武帝吧,挺了不起的,杀母立子,还有唐太宗,杀了兄弟,囚禁父亲,还怂恿几个儿子互相残杀……哎呦呦,那个手段啊,就不用说了。你不过是一个臣子而已,权力越来越大,势力越来越强,名声还越来越好……我实在是想不出,赵宋的皇帝,为什么要留着你!”

萧观音嘟着嘴道:“所以,你的死期到了!王相公,你是奋力一搏,还是束手就擒,可要尽早下决断啊!免得反受其乱。”

听完了萧观音的一番话,王宁安愣了好半天,才摇了摇头。

“萧姑娘,你应该去庙里骗人去,我差点都信了!”

王宁安起身就往外面走,到了门口,才回头道:“我只能说,你想多了!张方平来,或许是好事!”

看着王宁安的背影,萧观音把嘴角翘起,充满了不屑。

装蒜,打肿脸充胖子!

大男子主义!

昭然若揭的事情,还有什么可否认的,信不信张方平到了巴蜀,就会立刻发难,让你王相公好看!

萧观音暗中吩咐下去,让人盯着张方平的一举一动,看看这位会干什么。

还真别说,真让萧观音猜中了,张方平入蜀,第一站在绵竹休息。当天晚上,就有几个人去拜会了张方平,为首的正是刘家的老太爷刘平!

……

“张大人,老父母,我们这些人可苦哩!”

张方平做过益州知府,故此他们一见面就跟张方平抱怨。

“王宁安简直胡来,怂恿刁民闹事,敲诈勒索钱财,残害士绅,无恶不作,这样的人,朝廷怎么能派到巴蜀,应该立刻把他调走才是!”

张方平黑着脸,轻咳两声,“王相公是陛下的钦差,论起官职,还远在老夫之上,你们刚刚的话,等于是告王相公的状。老夫可要提醒你们,王相公光复幽州,为朝廷立了无数功劳,以他的地位,可不是你们随随便便,就能告倒的。”

张方平虽然言语敲打,可是刘平还有几个老家伙很是精明,他们稍微一琢磨,心说这是什么意思,莫非说一般的事情告不倒王宁安,必须要拿出真凭实据,他才能出头?

嗯,应该是这个意思。

刘平突然撩起袍子,一下子跪倒在地。

惊得张方平连忙站起,“刘兄,你也曾是朝廷命官,怎么可以磕头下跪啊……快快起来!”

“不!”刘平猛地摇头,“张大人,王宁安所作所为,罄竹难书,他入蜀以来,先是以巴蜀女婿自居,有收买人心之嫌,接着又驱逐了益州府的所有官吏,换了自己的亲信……推行新交子,封锁青城山,如今又查抄了程、陆、张三家,聚敛财货,超过1000万贯,他这是要干什么?还不是割据巴蜀,自立为王吗?”

张方平惊得站起来,手指颤抖,声音都变了。

“怎么,有那么多钱?”

“可不是!”刘平怒气冲冲道:“王宁安搜刮地皮,无所不用其极,居然把三清宫给拆了,里面的神像都拿去铸铜钱了。一个不敬天,不尊神的人,会干出什么事情,简直不敢想象!张大人,你可一定要为民做主啊!”

张方平深深吸口气,闭上了眼睛,好半天才平复下来,他猛地睁开眼睛,一字一顿道:“刘老,如果属实,本官一定会主持公道,陛下派我过来,就是要清查大奸大恶!”

刘平激动地手舞足蹈,连忙磕头。

“多谢张大人主持公道,蜀中的百姓,总算有活路了。”

张方平把几个老家伙搀扶起来,好言安抚。

“请大家放心,陛下是心疼巴蜀百姓的,只是山高路远,鞭长莫及,有些事情照顾不到……”

“老朽明白。”刘平连连点头,他只当王宁安胡作非为,是瞒着赵祯,如今惊动了皇帝,那小子也就完蛋了。

“张大人,老朽有一件事,要告诉大人。蜀中交子,已经用了几十年,相安无事,王宁安突然要发什么新交子,根本是抢掠民财,横征暴敛,百姓苦其恶政,天怒人怨,无不切齿痛恨,恳请大人能上奏圣人,一起免除。”

张方平沉吟道:“刘公,还是那句话,要有证据,你们如果有什么发现,可以随时送到我的行辕,如何?”

“好,老朽一定照办!”

从张方平的营地出来,刘平的眼中一片得意……虽然张方平没有直接说王宁安的坏话,可是话里话外,已经把什么都告诉他们了。

只要拿到证据,张大人就能出手,废了王宁安!

既然如此,那还等着什么!

很快刘平就策动士绅,联名上血书,陈说王宁安的种种罪行,把青城山前面的冲突,说成了王宁安残杀百姓,查抄程家、陆家、张家……处置了不少人,也是王宁安滥杀无辜,至于贪墨钱财,图谋不轨,更是甚嚣尘上。

有人还发挥了种种想象力,他们说王宁安的后院半夜里红光冲天,如同白昼……好吧,那是王宁安在烧烤。

还有人说,王宁安家里的狗头上长角,状如麒麟……那是萧观音给她的两条细犬戴的头饰而已。

还有种种奇谈怪论,不一而足。

所有这些,都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抹黑王宁安,反对新交子。

张方平默默收集了所有的证据,他如期赶到了益州府。

王宁安还在推新交子,没有来迎接张方平,这下子更让人浮想联翩,连基本的礼貌都不顾了,可见两个人是真的闹翻了,而且还是不可挽回的那种!

他们欢呼雀跃,就连一直没动静的王素都按捺不住,跑来拜见张方平。

“王府尊,这益州挺乱啊!”

王素连忙点头,“谁说不是,下官有心收拾,奈何连一个可用之人都没有,心有余力不足啊!”

张方平笑道:“很快就有王府尊一展身手的机会,不会太久了。”

王素眼前发亮,连忙道:“诚如是,下官感激不尽!”

怀着一肚子好心情,王素辞别了张方平。

只剩下一个人,张方平揉了揉太阳**,苦笑了一声,“我说王相公,你得罪的人可不少啊!”

角门推开,王宁安一身便服,笑呵呵走了进来。

“张中丞,你看这样成不?我赶快回京陛见,至于巴蜀的事情,都交给你,你比较受欢迎!”

“可别!”

张方平连连摆手,惊恐道:“王相公,这么大的烂摊子,除了你,谁能收拾?陛下让我过来,是给你打下手的……该怎么办,王相公,你吩咐就是了。”

王宁安也不客气,笑道:“关口是新交子,只有币值稳定下来,这场乱子才算终结,拖延久了,对大宋不利……张中丞,我看需要你帮忙,唱一出未央宫才行!”

张方平翻了翻白眼,抱怨道:“你是让我当引韩信上钩的萧何?王相公,到时候只怕老夫的名声,还不如你了!”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