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娱乐场网 书库 排行 繁體
当前位置: 新葡京娱乐场网 > 地仙正道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一章进城
地仙正道

《地仙正道》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一百一十一章进城

手机用户请访问:手机网

一队官兵,披甲牵马,走在前面,后面间隔十几步,是走成纵列的刀盾手,再往后,是弓弩手。

大约有五六百人左右,沉默地走在官道上,严谨有序,只听见脚步声跟马蹄声。

“紫衣侯”跟秦风就眼见着这样一大队人马豪不停歇地从茶馆不远处经过。

“这里虽然是偏远的小城,可还不是边境吧?为何突然有边军经过这里?”

眼尖的秦风辨识了一会儿,从这些官兵的马匹,服饰还有装备样式,大致地判断其来自边境,属于边军的行列。

“你怎么认出来的?”

紫衣侯自然是早有所知。

秦风说了几个注意的细节:

“一看军服样式,县兵和府兵装饰有所区别,不过这不是重点,关键是他们都没有盔甲,即便有,也不能每个人都有,只有军官才有配置。”

“二看军容,县兵一月操练三次,每次两个时辰,也就你排个队列,哪能这种气势。府兵稍好些,可也强得有限,也就是样子货,可这队人马行军已久,还是在这么热的正午时分,竟没有一个抱怨的,光是军容上就显得难得……大夏承平日久,也只有边军才能维持这样军容。”

“最后,就是那走在最后的军官,我曾见过的,他有个妹妹,曾经拜入道院,我与他照面过一次,他送妹妹上山修道……”

“后来呢?”

“紫衣侯”猜到了什么。

秦风低沉着声音,说:

“后来她失踪了,我从此再没有见过他,只听说他在山门跪了三天,但还是没能找到他妹妹的尸骨。”

“紫衣侯”笑着说:

“于是他就苦练武艺,加入边军,现在混到了校尉,奉命前来剿灭乱党……以及伙同乱党犯上作乱的某些黑心道人。”

“他这是报仇来啦!”

秦风摊着双手,似乎要从掌心里面看出朵花儿来。

“你说说,你们玉清道,都做了些啥?”

“人家好好的富家公子哥儿,把宝贝妹妹花大价钱送去你们那儿学点东西,你们随便就给随便敷衍了事,给了部男子练的道法,这不是坑人呢嘛!”

“为什么说尸骨无存,还不是你们根本不敢让人见到她的尸身,怕人家查出是你们草菅人命!”

“黑心呐黑心!收了学费不教真东西已经算是顶顶黑心的了!你们还教错的,专门害人不是?”

“难为人家一个富家少爷,为此破家灭门,把个惯会吟风弄月的嗓子都给毒哑了……就为了有朝一日来寻仇来了……”

“紫衣侯”哈哈大笑,灌了一口绿色的酒汤,顿时皱着眉头,呸了一口,吐出点碎末。

“什么东西!”

秦风低头沉默了,这件事他是有所耳闻的,事后那经手的几位执事都被打发去了偏远的地方,负责一些杂活。

当时他也是曾打抱不平的,可终究事情是道院做错了,而且压下了此事,为了摆平后续麻烦,的确弄得那家人家破人亡……

现在人家来寻仇,也是理所应当的……吧?

不对啊?我现在不是已经除名了吗?

“这跟我没关系的,要知道,那时候我也才是在干杂役的活儿,哪能说得上话,还不是上面的长老们一言而决。”

秦风解释了下,不过不想继续再说,转过话题。

“可这里为什么有边军?”

“你说的故人又是哪位?”

“紫衣侯”不紧不慢地喂了自己一粒花生米,道:

“不是说了,剿灭乱党,甄家就是乱党,跟甄家混在一起的你们玉清道也是乱党。故人,可不就是顶风作案的宋长老喽,别急,你会见到他的。”

“紫衣侯”的目光望向远处,似乎看到了什么:

“别说玉清道还不是国教,就算是,插手夺嫡也别想逃得了好。当然,只是一个下院卷了进来,还不至于一下子打死整个玉清道,这算是一场警告。”

“毕竟,玉清道牵涉的太多了。”

一片乌云缓缓遮挡住了炽热的阳光,带来了些许阴凉。

不久,两人就听见喊杀声,声响如沸,就在小城之中,大约持续了一刻左右,就渐渐安定了下来。

秦风咳嗽了几声,勉强沾着茶水,在桌面上写了道符咒,默诵咒语,在双眼下一划。

“开!”

这是道门望气术,一种专门观察战场形势所用,能观军气,血光,判断出是否有埋伏,以及敌我双方士气如何。

秦风一眼望去,城中血光冲出,不算厚重,很是稀薄,几乎微不可查,可见这场战役死伤者不多。

也是,一个小城,居民也就数万人,哪来那么多乱党,最多几百号的家丁就算了不起了,对上正规的边军自然是算不上什么麻烦。

就是好似见到了道院特有的传信金符,本是往这里来的,在半途之中却被一朵奇怪的乌云给截住了。

那乌云好生奇怪,居然往城中某处降下去了。

“那是……”

那是有人乘云下降,是道院的人。

“你看到了啊,你们那位宋长老可是不得了,事发了还不准备逃,临走还要杀几个人解闷呢!”

“紫衣侯”幸灾乐祸地揭开谜底。

“就你这个病秧子,还有一口气吊着,就别想着救人什么的了,等事情了结,咱们还有事要去办……你们玉清道可真是藏污纳垢,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是魔门弟子呢!”

果然,秦风不说话了。

“紫衣侯”把手搭在他肩膀上,两人就顿时消失,仿佛经过一道五彩的光形成的隧道,也不知道经过了多久,好似是半刻,又好似是一天,最后出现在一处民居内。

“哇……”

秦风扶着门框大口大口地吐血。

“紫衣侯”上前扳开他的手,一把喂下符水,顿时清凉的气息温养全身,病情得以缓解。

“这里是城内啊!”

远处,还能听到盔甲碰撞声,有重物在地上拖行的声音,还有隐约的啜泣声,哭嚎声,求饶声,最后,就是鞭打声……

相隔的不是很远,也就是一条街的距离。

城内的边军,已经攻破了乱党,正在用刑拷问,抄家发财。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