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娱乐场网 书库 排行 繁體
当前位置: 新葡京娱乐场网 > 乱世扬明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八十五章 阻击计划
乱世扬明

《乱世扬明》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七百八十五章 阻击计划

手机用户请访问:手机网

林伟业仔细看了看地图上的海岸线,昌邑北部就是莱州湾,山东半岛刚好在这个位置有个凹角,登州和昌邑都临海,两地之间的直线距离刚好是贴着海岸线。 X果真如夏天南所说,鞑子从登州走陆路回北直隶,在到达昌邑之前,最近的路线就是沿着海岸线走。一旦过了昌邑,再从陆路往北方走就离海边越来越远,想要靠两条腿追上去就难了。

他赞同地点点头:“理论上是可行的,我顶你。如果打一仗能多杀几个鞑子,那就打吧!”

经过鞑子驱使百姓攻城一事后,林伟业对后金军队的凶残和冷血有了更深刻的认识,这样反人类的军队,与文明的发展是背道而驰的,尽管他一向不太提倡以暴制暴,可是对于多杀鞑子,他毫无异议。

夏天南问他:“阿巴泰一撤,山东境内没有其他够分量的敌对势力了,登州这一块是安全的,所以我打算把独立团也带上,你去不去”

要是和其他势力作战,林伟业不一定有兴趣跟去,不过和后金军队作战,他没有犹豫,点头道:“去,怎么说我名义上也是登州总兵,杀鞑子算我一个。不过独立团没有炮兵营的编制,也没有配备10斤野战炮,火力不够啊!”

“我是乘坐飞剪船先到的,主力部队也慢不了多少,应该这几天也会到,火力的问题,不需要担心。”夏天南说,“我唯一担心的是海上风浪会耽误船队的行程,如果在阿巴泰穿越昌邑后才到山东,这个计划就没有意义了。”

第二天,夏天南回到登州城内,召集司马德等人进行推演,测算阻击鞑子的可能性,并制定详细的作战计划。

司马德说:“将军,之前我们制定的所有作战计划,都是围绕着解除军营之围制定的,现在既然要走海路拦截鞑子,那么前面的计划全部要推倒重来。”

“没事,重来就重来。战场形势本就瞬息万变,必须不断调整。这正好是磨练你们军机参谋处的大好机会,名将都是靠打仗打出来的,没有捷径可走。你们必须提前做好计划,等主力部队一到就开始行动。”

司马德对其中一个参谋说:“刘黑子,在这些参谋中,你的年纪稍长,而且有过做海寇的经验,对于近海的作战应该颇有心得,说说你的思路。”

这个刘黑子正是当年广东海面上的一个小海主,盘踞沱泥岛占山为王,后来被威廉和黄汉生联手端了老巢,走投无路之下,弃暗投明归顺了琼海军。因为他是读书人出身,在充斥着大量文盲的海贼中算是凤毛麟角,而且脑子灵活,被组建军纪参谋处的司马德相中,在博辅海军分校进修后,成了一名参谋。

刘黑子一喜,这是给自己一个在将军面前露脸的机会,得好好把握。他迅速理了理思路,然后站起身,指着简陋的地图说道:“据骑兵营的兄弟介绍,登州到昌邑大概是三百里左右,而带着辎重和百姓的鞑子走不快,最多日行八十里,那么除去昨天一天的时间,留给我们的时间只有三天。以咱们海船的速度,在登州不下船马不停蹄驶往昌邑,顺风的话大概需要一个白天,那么这么算起来,咱们的船最迟后天傍晚就要到,否则就会错过这个阻击的最佳地点。”

司马德点点头:“分析得不错。不过凡事要做好最坏的打算,船队后天未必能到登州,那么就要想法子拖延鞑子的行军速度。”

刘黑子现出了为难之色:“怎么拖延鞑子从北直隶一路进入登州,沿途畅通无阻,难不成返回的路上还有谁敢螳臂当车”

夏天南沉吟道:“东三府境内,我岳父的话管用,倒是可以走水路抢在鞑子前面,把巡抚衙门的命令下到各州县。不过正如刘参谋所说,沿途无人敢出战,只怕命令发下去也是无用。”

其他参谋也冥思苦想起来,可是没有一个人能想出好办法。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什么计策都是苍白的,谁让明军孱弱到不堪一击呢

司马德思索了一番,开口道:“将军,属下倒有个法子,也不知道管用不管用。”

夏天南眼睛一亮,鼓励道:“你说说看。”

“其实我属下也是受了将军坚壁清野的启发。既然把登州方圆二十里的粮食都抢收了,就能逼迫鞑子撤兵,那么抢在鞑子前面把沿途的粮食也抢收了,是不是就能延缓鞑子的行进速度鞑子入寇向来不带粮草,全靠劫掠就地补给,他们这么多人还有马,加上虏获的百姓,每天人吃马嚼的消耗肯定惊人,吃光了肯定在沿途抢掠,数里之内没有粮食可抢,势必要把人手撒远一点找粮,这样一来,整支大军的速度自然就慢了。”

“妙极!”夏天南拍手叫好,“这个举一反三的思路很好。就来个故技重施,把这个坚壁清野的把戏再玩一遍,顺着登州到昌邑的直线,抢在鞑子前面把沿途的粮食都抢收了。除非鞑子能够饿着肚子赶路,否则三天内绝对到不了昌邑。”

司马德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宜早不宜迟,立刻向抚台求得手令,派人乘船赶到鞑子前面收粮。”

夏天南提醒道:“收粮这事是把双刃剑,让鞑子难受的同时也给百姓造成了不小的损失。咱们不能把口碑搞砸了,虽然有巡抚的手令,也得适当弥补百姓的损失。在登州咱们是逼着官员出银子,现在涉及莱州、青州等地,也来不及去找当地官府搞认捐了,咱们自己出吧!只要能成功截住阿巴泰这支大军,花些银子也是值得的。”

司马德答应下来:“属下知道,绝不会为了这么一点银子砸了琼海军的招牌。”

定好计划之后,军机参谋处雷厉风行,选派了人手持巡抚手令乘坐飞剪船走海路前往莱州、青州。为了顺利完成任务,近卫营的士兵也跟去了,免得地方官府阳奉阴违,敬酒不吃吃罚酒,必要时以武力进行威胁。rw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