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娱乐场网 书库 排行 繁體
当前位置: 新葡京娱乐场网 > 诛明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太平乱世 似疯似癫
诛明

《诛明》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一百二十四章 太平乱世 似疯似癫

手机用户请访问:手机网

河边新村一大半的人是死在蒙古人手上,这里面包括朱达的父母,而向伯应该是死在大明官军刀下,临死前还有搏斗,李总旗一家则和向伯一样,他们毕竟是武家子弟,遇事反应要快,或许因为他们是卫所武家,所以对官军有一种盲目的信任,所以死在了这边。

在河边新村这边,尸体同样被堆成了一堆,上面下面都有煤块和柴草,各处工场能被抢走的都被抢走了,其他也被有意无意破坏的残破不堪。

找到父母和向伯的尸体后,朱达和周青云没有继续搬运翻找,这是个太让人疲惫的活计,至于李总旗一家的尸体则是在这个过程中找到的,只是不见了李春花,少女未必来得及躲避,或许在尸体堆的最底下。

周青云本来要将朱家父母和向伯的尸体挖坑掩埋,但朱达制止了这种行为,两个人已经很累了,黑夜中有这样那样的危险,大明官军和蒙古马队不是没有回来的可能,死的人死了,活着的还要活下去。

柜台上和两家存钱的地方自然被席卷一空,只是藏钱的地方还完好无损,这里放着一百五十多两银子。

拿着银子离开河边新村之前,朱达和周青云用找到的油泼洒在尸体堆上,然后引燃了火,接下来又赶回白堡村,同样放了一把火。

官军的坐骑和兵器披挂都被他们带了出来,村里还能用的粮食和腌菜之类也尽可能的带了些。

“我们还要在山里住些日子,鞑子和官兵都冲着西南边去了,有八成的可能还要走回头路,我们现在藏山里最安全,先尽可能的备齐物资吧!”

朱达闷声和周青云解释,平时双方有默契,可在这样的要紧关头,朱达和周青云的反应和情绪很不一样,他决定把话说透,免得有什么误会或者自行其是。

两个人年纪相近,是生死与共的兄弟,但实际上朱达的心理年龄比周青云成熟的多,朱达平时遇事做事,有自己的逻辑和经验,而这个年纪的周青云,更多的还是本能和直觉。

“我们一直猫在山里不出来?”

“鞑子和官兵早晚都要走的,不过现在乡野已经乱了,接下来一段日子会盗贼遍地,活下来的百姓也会拿起刀枪,我们两个人带着秦琴很难生存,唯一能依仗的地方就是城里,这些官军骑兵十有八九是大同总兵的部下,那我们去大同城也不安全,去怀仁县最稳妥。”

这几年来,朱达从长辈,特别是秦秀才那里了解到,大明的律法和规矩只在城池以及周围几里勉强通用,在那之外则是靠着乡绅和土豪甚至寺庙和绿林江湖维持基本的秩序,因为有这些势力维持着并保持平衡,所以才有“田园温情”,才有“淳朴善良”。

但现在,入侵的蒙古马队和疯狂的大明官兵摧毁了这套乡野间的秩序和平衡,剩下的所有人为了活着为了掠夺活着为了随便什么,都会无法无天,这个环境对于朱达和周青云来说太危险了,他们两人两骑还能打不过就跑,如果加上秦琴,那就什么都不好说。

而城内则不同,朱达所说的城池不是说郑家集这等有规模的土围子,而是大明性政治所所在的城池,也就是所谓“县州府”各级衙门所在的城市,在大同地方上,凡是这等县州府所在都是城墙高耸,相对安全。

袁标、向伯和秦秀才都讲过古,说蒙古人入寇大同的次数不算少,摸到山西边境甚至更加深入的次数都很多,大明官军也有野战的惨败,但蒙古马队野战可以,却不善于攻城,几次破城都是因为城内出了奸细,在此之外,基本上没有成功过,甚至蒙古人自己都会避免攻城,尤其在大同边镇内的各个城池尤其如此,因为这里是边镇战区,城市的城墙和防务都格外要紧。

“如果怀仁县也被鞑子或者官军打下来怎么办?”

“那样就继续向南逃。”

周青云提出了个相对极端的可能,朱达却没太在意,蒙古马队这次的行动明显是快进快出的意思,不太可能会在坚城下纠缠,若是官军打下的怀仁县城,那就等于谋反了,大同大乱,那时候留在大同已经没有意义。

缴获官军骑兵的六匹马都驮满了包袱,忙完这一切的时候,天色已经发白了,有煤块和柴草的助燃,河边新村和白堡村的大火烧得越来越旺,朱达和周青云对着两个村子各磕了九个头。

“朱达,我们能报仇吗?”

“我们今年十五岁,最少还有几十年好活,只要不忘,那就能报!”

磕完头之后两人上马离开,当快要进山口的时候,天色已经很亮了,朱达回头看过去,却发现不光白堡村和河边新村有浓烟升起,几个地方都是一样。

在山里熟悉的地方把马匹拴好,朱达和周青云又是快步上了山坡,在这几日他们瞭望观察的地方。

不止白堡村和河边新村起了火冒了烟,远处的下马村,更远处的几个村庄,以及郑家集的方向,有道道烟柱冒起,他们不知道其他村子发生了什么,可想想昨夜里在自家村里所看到的,这些燃烧就让人心底发寒。

“这些畜生,这些畜生,这些狗杂种到底要干什么?”周青云呆愣在那里喃喃自语,眼前发生的这一切太过冲击,已经让他语无伦次。

朱达也呆呆的看着这一切,愣怔了会之后,他却向着山顶走去,周青云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跟上。

在山顶的确可以望的更远些,在这里能看到大同城池的轮廓,也能看到更多的烟柱,大同周围有许多村落在燃烧,而天际的烽火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开始升起,比往日里更加密集。

看到这一切之后的朱达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的向山下走去,周青云又是跟上,快要下山的时候,走在前面的朱达却突然狂笑起来,这反常的举动吓了身后的周青云一跳。

“我们还要报仇,你可千万别疯了,挺住!”周青云连忙喊了几句,可前面的朱达还是笑声不停,完全不是平日里的笑声。

周青云想到了袁标的说法,有人大喜大悲容易癫狂,这时候好言相劝是没用的,直接把人打昏了最好,醒来后就能冷静许多,想到这里,周青云攥紧拳头靠近过去,他有把握一拳就把人打昏。

他一拳挥砸过去,没曾想朱达猛地低头,转身就抓住了他的胳膊,向下用力一压。

瞬时间周青云觉得右臂好似割裂,身体不受控制的半跪下来,只听到朱达喝问说道:“你要干什么?”

“你没疯。。轻一点!”周青云又是纳闷又是吃不住痛,但话说了半句又是停住,他看到朱达脸上全是泪水,可刚才不是狂笑吗?为什么在哭?

受到袭击反击控制,这一套动作都已经是下意识的反应,朱达立刻松开了手,周青云这才讪讪的说道:“还以为你疯了,想把你打昏,你没事吧,刚才听你在狂笑,怎么又和哭了一样。”

“疯什么,我刚才想通了一件事。”朱达哑着嗓子说道。

“什么事?”

“这个世道是个丛林,面子上或许有些规矩,可实际上就是弱肉强食,强者为尊,谁的力气大,谁手里有刀,谁的刀多,这就是谁的世道。”

听到朱达的话,周青云挠挠头,有些烦躁的说道:“乱七八糟的,我听不懂。”

“走吧,秦琴应该等急了。”朱达没有去解释什么,只是恢复了平静说了几句。

有了这段插曲,两个人的情绪多少稳定了些,就这么沉默着走下山去,牵马向盐洞小院走去。

对于朱达来说,那二十多年的人生是真实的,这十余年的人生则有些不可思议和虚幻,这也让他在平日里的生活中有一种旁人不能理解的冷静,有微妙的疏离感,这也是为什么周青云情绪崩溃的时候,会怒声指责他不像是父母亲生,也不像是拜过师。

这些不真实感和疏离被这次大难砸的粉碎,看到父母和师尊的尸体,看到一张张熟悉的面孔,那种撕心裂肺的痛疼,那种恨不得食肉喝血的仇恨,让朱达意识到,自己是真实的,一切都是真的,可自己没有早些意识到,没有早些珍惜,到了现在,剩下的绝大部分是仇恨和冷漠了。

那二十多年的人生中,有极大的力量来维护稳定和规矩,教育和温饱也让大部分人愿意去遵守,尽管有越来越多的无赖想要借着不守规矩来赚便宜,但总体是稳定有序的,可在这个时代,朝廷和官府根本做不到这一点,只能借着士绅和土豪的力量勉强维持体面。

在这样的世道下,让自己被规矩和秩序套着,那就等于把自己当成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朱达愿以为自己想通了,可这几年来还是不知不觉的按照规矩做事,只是钻一些空子,直到刚才,朱达才明白自己要做什么,为自己,为亲近的人,砸碎一切,不择手段!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