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娱乐场网 书库 排行 繁體
当前位置: 新葡京娱乐场网 > 逐道三千界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章 俱伤
逐道三千界

《逐道三千界》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三十章 俱伤

手机用户请访问:手机网

太玄运起“横空挪移”跟在那少林僧人身后,两人一前一后,奔至少林后山,那少林僧人方停下。

那僧人回头站定,只见那僧人眉须皆白,满面风霜,皱纹里写满了岁月,虽枯如槁木但自有宝相庄严。将双手合十放于胸前,行了个佛礼道:“阿弥陀佛,这位道门高第,和尚有礼了!不知是来自全真教,龙虎山还是崂山?”

太玄道:“大师有礼,既然在下夜半而来,蒙面而至,自然不会告知大师我的来历!”

那老僧道:“阿弥陀佛,有名无名,尽属虚幻,佛祖蝼蚁,皆是一般。是老和尚着相了。却不知居士深夜潜入藏经阁所谓何事?”

太玄似笑非笑道:“大师何必这般虚伪,你若不知我所来为何你何必半夜紧随我身后,又将这楞伽经吸走呢?”

那老僧道:“知即是不知,不知为知之,心生,种种魔生,心灭,种种魔灭,邪念一起自有三千天魔临凡,正念一生自然万邪不侵。或许上一念居士此来乃是生了贪欲,起了妄心,欲贪图神功秘籍。下一念便是因心有慧根,欲要亲近佛法。一念过去,一念现在,一念未来,故一念之间居士虽皮相依旧,却分属佛魔?”

太玄笑道:“佛本是道,魔亦是道,饥时吃饭是道,困时睡觉是道,顺乎一心皆是道,如此说来我心念一起前来借经也是道!释迦曾言天上地下,唯我独尊!我心即道,和尚要阻我求道么?”

老僧道:“阿弥陀佛!若居士武功无这般造诣我倒可将这“九阳真经”交给居士,承我宝卷受我因果,届时即便不入我佛门也有还因果之日。然居士已将道门武功练的出神入化,道心坚定,再得了这“九阳真经”也只是将居士武道之路更上一层楼,却于我佛门无益,须知法不可轻传,道更不可轻传,恕老和尚不能将这经书交给居士!”

太玄道:“大师此言差矣,据我所知这撰写“九阳真经”之人先为儒,后为道,再为佛,而且也是从我道门重阳真人手中一观我道门无上秘籍“九阴真经”方创出的,大师今日交给我,不正好还了当日重阳真人借书的因果么!大师何必痴缠,再说出家人四大皆空,为何看不破名利心?堪不透道佛之别?”

老僧沉吟道:“出家人四大皆空,但毕竟是人而非佛陀,这道佛之别请恕我难以堪透,我终是做不到不管我佛门兴衰,况且我少林如今元气大伤,竟封寺闭门,老和尚不说为少林,为佛门做什么,但绝对不能资敌,将这“九阳真经”交给居士,居士还是下山去吧!”

太玄道:“我今日既然上了这少室山得见真经便是我的缘法,我又怎可空手而回,多说无益,和尚,我们还是各凭本事吧!”

太玄说罢飞身而起,右手一掌“摧心掌”打出,掌风凌厉,那老僧见太玄这一掌打来不敢怠慢,右手一摆,一掌“大力金刚掌”打出掌风呼啸,与太玄手掌对在一起。

太玄只觉一股巨大掌力与自己右手对在一起,忙加大内力源源不断向老僧涌去,老僧也加大内力与太玄对峙。

约莫过了半盏茶,太玄忽减弱内力,借那老僧的掌力飞身而退,一抽背后长剑,杀了过来,那老僧道:“阿弥陀佛,居士岂不闻我少林金钟罩练至大成可刀枪不入,百毒不侵么?”说罢双手合十于胸前,默默运功,只见周身一道金钟虚影显现出来。

太玄冷声道:“金钟罩大成的确可刀枪不入,但却不知老和尚你练到了几层,能不能挡住剑芒!”先天混元气一运,手中长剑剑尖冒出尺长剑芒,在冷月之下,森寒刺骨。

那老僧见了吃了一惊,他这金钟罩虽不如达摩祖师练到第十二层刀枪不入,百毒不侵,但也练到了第八层,已达到全身不受利器所伤,只剩下三寸罩门,不论对方击力是强是弱,均发出猛烈无比的反震力,中者非死即伤。可是这剑芒非是利器,乃是先天真气所凝成,专破各种护体神功,金身妙法,再不敢呆在原地不动。

老僧运起“一苇渡江”,飞身而起,右手一伸,喝道:“道门剑芒何足道哉,看我少林燃木刀法!”右手摒掌如刀,一道赤红刀气向太玄直劈。

太玄正持剑飞身追赶老僧,不防一道刀气劈来,忙使“横空挪移”向右一闪,只见那道赤红刀气劈到一旁大树上,大树齐腰而断,自断口处燃烧而起,一瞬间火焰雄雄。

太玄避到一旁后,使“天罡剑法”“魁星踢斗”一道剑罡飞出,直往老僧飞去,老僧飞身避过,剑芒将一旁山石打得粉碎。

太玄长剑一抖,跟在老僧身后直劈,老僧又是一道赤红刀气射出,与太玄的剑罡对在一块,立时劲气四射,将四周树木打得七零八落。

太玄与老僧二人四处游斗,将好好的一片小树林打的乱七八糟,四周乱石打得粉碎。

乱斗了许久,一个转身,太玄一剑刺到老僧左胸,穿胸而过,老僧右手一掌刀气横削,本来要砍在太玄咽喉,但手临及太玄身上时却横手竖起,一掌打在太玄胸口,将太玄打得飞了出去,太玄飞出之前却不忘一掌打在老僧右胸。

老僧口中鲜血直喷,左胸口剑伤处鲜血也直流,如若昆仑山崩,一下栽倒在地,太玄被老僧一掌打得飞起,直撞到一颗大树上,口中鲜血犹如井喷。

太玄挣扎着站起身来,只觉胸口无处不疼,胸前经脉俱伤,太玄却未顾及这些,将剑杵在地上,冷冷的看着老僧道:“为什么?你本可以杀了我的?”

那老僧挣扎坐起身来,盘膝而坐,点住自己几个穴道止血,对太玄笑道:“阿弥陀佛,出家人怎可杀生!何况贫僧今日与居士相斗已是起了嗔念,又怎可再伤居士性命。况且居士来历不凡,若是有个好歹届时必定引起佛道之争!我少林本就元气大伤,除老僧外再无绝世高手,若是道门一众高人前来,恐我佛香火将断!”

他吐了口血又道:“居士年纪尚幼,正如日方中,老僧却行将就木,去往西天极乐净土不远矣,只是这九阳真经是真的不能交给居士,还望居士见谅!”

太玄长剑入鞘,冷声道:“既然如此,今日我便退下少室山,你一日不死我一日不上少林,他日江湖遇到你少林之人,我放他一命!”

说罢太玄运起“螺旋九影”往山下直走?

新葡京娱乐场www.71wx.com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