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娱乐场网 书库 排行 繁體
当前位置: 新葡京娱乐场网 > 天刑纪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百七十七章 不如离去
天刑纪

《天刑纪》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六百七十七章 不如离去

手机用户请访问:手机网

感谢:书友2599126、叶秋蓝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在溪边草地歇息的时候,冯田曾于有意无意间提到,冯宗长老,之所以执意前往扎罗峰,并非没有缘由。师门长辈早已查明,扎罗峰不仅生长着天材地宝,而且藏有灵脉,以及五色石。就此苦修而重整仙门,当指日可待。

如上,便是冯田所说的真相。

且不管真相如何,至少灵脉与五色石,听起来很诱人。

于是,无咎动心了。倘若走一趟扎罗峰,便能找到足够的灵石用来恢复修为。而阿胜与阿三的归隐山林,又让他改了念头。

正所谓,生有涯,道无尽。修为强求不来,得失讲究缘法。继续与元天门纠缠下去,难免扯进无休无止的仙门恩怨之中。何况韦吉等人,也不是什么善与之辈。而玉神殿的出现,更让他不敢掉以轻心。

还是依照此前的想法,既然元天门与星云宗已势同水火,部洲难以立足,不如离去。

不过,冯田倒是变得执着起来。

山顶上,两人相隔数丈站立。一个犹自昂首远眺,一个激情出声——

“无咎师兄,你此时赶往扎罗峰,必将得到师门的厚待,仙途不可限量啊!”

冯田话语激昂,说到兴处,眉宇生辉,忍不住抬手比划:“瑞祥门主,早已是地仙圆满的修为,他日归来,必将携至尊之威,一举掌控部洲,而使我元天门成为比肩星云宗的存在。纵然不济,凭借扎罗峰的灵脉,数十人仙、地仙高手,再广纳门徒,也足以称霸一方……”

“嘿!想不到冯老弟胸怀大志,祝你得偿所愿!”

无咎笑了笑,踱步转身。

一阵旋风吹来,吹得他乱发遮面,衣摆卷动“啪啪”直响。他眯缝双眼,好似不远处的冯田也在随风摇晃。他拱了拱手,又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冯老弟,告辞了——”

话音未落,人已踏剑而起。

“你……你不能走!”

冯田愣在山顶上,依然摆着比划的架势。而那道白衣人影,继续扶摇而上。他不由得面皮抽搐,猛地一摔袍袖,而尚未发作,忽又神色一动而恨恨道:“无咎,你背叛师门,咎由自取——”

无咎是说走就走,转瞬腾空百丈。

已在部洲奔波了五年之久,着实找不到任何逗留的借口。如今凭借筑基九层的修为,足以自保。阿威、阿雅,阿胜、阿三,乞世山,金吒峰,月影古塔,石头城,等等、等等,终究不过是途中的一道道风景。聚散是缘,天涯路远……

无咎腾空之际,便听冯田的话语异常,他刚要低头俯瞰,旋即神色微变。

只见十余里外的山谷中,突然冲出数道淡淡的光芒,倏然飞向四面八方,眨眼没了踪影。

传音符?有强敌潜伏并在召集人手?

果不其然,便在传音符消失的刹那间,两道人影蹿到半空,虽相隔甚远,而神识中看得清楚。竟是阿重、阿健,奔着这边全力扑来。

玄武谷的那帮家伙现身了,且不止一个。既然发出传音符,更多的高手随时将至。

“冯老弟,你多加小心——”

无咎没有急着离去,而是给他的冯老弟交代了一声。

毕竟相处一场,伙伴一回,临别在即,又何妨留下一分善意呢。何况从此各奔东西,再无交集。曾经的猜忌,亦将随风而去。

不过,冯田依然站在山顶上,没有离去,也没有躲避,显得颇为怪异。

无咎低头一瞥,已无暇多想。

两道踏剑的人影,双双冲到了千丈之外,许是得意,各自大喊大叫——

“小子,我等奉河叶长老之命,前来追杀元天门余孽,还不束手就擒!”

“呵呵,昨日便已追到此处,不见人影,于是散开寻觅,今日凑巧……”

正如所说,玄武谷的高手在象垓、乐正两位长老带领下,一路追杀至此,即使歇息之余,也不忘吩咐弟子们多加留意。其中的阿重、阿健,恰好遇见正要远去的无咎,不禁大喜过望,一边祭出传音符召集人手,一边恶狠狠的扑了过来。

“且罢,彼此的恩怨,也该有个了断!”

无咎看着两道愈来愈近的熟悉人影,嘴角泛起一抹冷笑,抬手剑光吞吐,动身迎了过去。

此时的百里之内,除了阿重、阿健之外,再不见有人现身。正好借机除掉那两个可恶的东西,也算是为了当年的玄武崖之辱而出一口恶气。

他要杀人!

以他如今的修为,杀掉两个筑基高手并非难事。

而阿重、阿健,曾于玄武崖前,联手重创无咎。比起玄武谷的其他弟子,他二人面对无咎的时候似乎少了几分怯意。或者说,众多高手即刻便至,只须稍加周旋,到时候便能围而攻之,这才是他二人的胆气所在。

转瞬之间,双方迎头相撞。

阿重与阿健,同时出手。两道烈焰剑光霍然闪现,一左一右,并驾齐驱,威势凌厉。

无咎却是抬手高举,双掌合握,一道紫色剑芒倏然而出,瞬息暴涨数丈,被他狠狠抡起来,竟扯起一片紫色的旋风,然后突然劈出一道紫色的闪电。

“砰”

旋风挡住了烈焰。

“喀”

闪电劈碎了阿重的护体灵力,并将阿健逼得往后退开。

无咎却是得势不饶人,踏空蹿起,奋勇向前,再次抡起双臂。一道紫色闪电呼啸直下,又一道青色剑芒轰然而至。旋即神剑合一,直奔阿重、阿健劈去。

阿重的护体灵力崩溃,惊慌难耐;阿健踉跄后退,无力招架。

恰于此时,异变突起。

无咎大显神威,正要一剑斩落两位筑高手。却见他脸色一变,双眉紧锁,竟惨哼一声,继而身形摇晃,所持剑光消失,随即顿然失足而翻身坠下半空。

阿重与阿健,早已为了之前的莽撞而后悔不迭。

而那位强横的对手,竟然不战自败?

这对劫后余生的师兄弟,禁不住面面相觑,却心有灵犀,随后俯冲而下并争先恐后祭出杀招。而便在他二人要趁势反击之际,异变又起。

“扑、扑——”

一道剑光突如其来,异常凌厉,难以阻挡,接连穿过阿重与阿健的腰腹。两人察觉偷袭,为时已晚,来不及呼喊,来不及惊愕,便已相继栽落山谷而双双魂归天外。

与此同时,无咎“扑通”砸在一片草地上。而他尚未挣扎爬起,犹自眉心刺疼,神魂絮乱,不由得软软瘫坐在地。

一道踏剑人影,跃下山顶,盘旋而至,悠悠悬停在几丈之外。熟悉的身影,熟悉的五官眉目,却陌生的神情,迥然不同的修为气势。

无咎岔开双腿,两手撑地,显得虚弱,且痛苦不堪。而他还是用力甩开乱发,抬起他苍白的脸,两眼中透着怒火,牙关咯吱而恨恨出声:“冯田,是你害我,你究竟是谁……”

不知怎样的痛苦,让他这般的语无伦次。

既知名讳,又何必多问呢。不过,几丈外的那道踏剑的人影,却在微微点头——

“我姓冯名田,并无虚假。”

冯田,依然淡定矜持。而他那张年轻的面孔,却多了几分深沉之色。尤其他脚踏飞剑,威势莫测,显然不再是曾经的羽士弟子,而是一位隐匿修为的高手。

无咎瘫坐在草地上,满身的草屑。屁股下的土坑,见证着方才的猝变遭遇。而此时的他,依然虚弱且又痛苦不堪,抬手揉着眉心,两眼怔怔。少顷,他惨然一笑:“好吧,你是冯田,隐藏的够深……”

他曾浪迹红尘,当过教书先生,带兵打过仗,并闯荡仙门,也算是见多识广,自以为谙熟人性而不畏各种阴谋诡计。而夫道子的出现,让他暗暗震惊。如今的这位冯老弟,隐藏之深,更是难以想象,并让他在毫无防备之下,吃了一个大大的苦头。

“嘿,我早该想到,你暗中害了我不止一回,在埋骨之地,在途中,哎呦……”

无咎恍然之际,回想往事,稍稍牵动心神,又禁不住呻吟起来。

“呵呵,你既然察觉,缘何还有今日?”

冯田跳下飞剑,双脚落地,一如当初的精明内敛,只是他居高临下的言行神态与往日判若两人。

“我见你相貌堂堂,出身人族,不该是大奸大恶之辈,故而心存侥幸……”

无咎摇了摇头,似乎疼痛稍缓。

“哼,迂腐!”

冯田背起双手,神色不屑。

“不是我迂腐,而是你太坏!”

无咎抬眼一瞥,反唇相讥:“说吧,你究竟是谁,缘何暗算于我?”

冯田站在几丈外,没有作声,神色沉凝,身上所隐匿的威势继续缓缓散出。

无咎耸耸肩头,满不在乎道:“冯老弟竟是人仙三层的修为,失敬、失敬!”

“哼,你如今命在我手,我也不怕你出言嘲讽!”

冯田轻抬下巴,淡然道:“而我若非人仙高手,又怎能逃出金吒峰,并轻易斩杀阿重与阿健呢!不过,事已至此,无须隐瞒……”

“嗯,冯老弟出手惩恶,大快人心啊!”

无咎佯作轻松,咧嘴微笑。

冯田杀了阿重、阿健,算是帮他报仇雪恨,他奉承一句,倒也真情实意。却见对方藏在袖中的右手微微一动,他禁不住眉头一皱而呻痛苦呻吟:“哎呀,冯老弟,莫再暗中使坏,你究竟是谁,快说……”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