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娱乐场网 书库 排行 繁體
当前位置: 新葡京娱乐场网 > 红楼之纵横四海最新章节列表 > 第386章 贾珉无法拒绝
红楼之纵横四海

《红楼之纵横四海》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386章 贾珉无法拒绝

手机用户请访问:手机网

鞑靼人处置俘虏的惯例,不外乎这么几个途径。

一是做为战俘交换,交换自己被对方俘虏的人。

这一仗,基本上都是鞑靼人俘虏朝廷的士兵,朝廷大军根本就没有俘虏鞑靼人。

所以,这最为简捷,代价最小的路,是走不通了。

二是作为人质来赎买,若是这一条路可行,对于贾府来说,也是一条可行之路,不外乎就是花钱而已。

三是为奴做苦役,吃苦受累。若是能挺下来,也可以苟延残喘。

四是当兵做炮灰,其实也跟奴隶一样。

五是作为对方练兵的靶子。这个就比较凄惨了,大多就是被折磨致死。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抓回去杀掉。

不过,从这次的情形来看,当时没有杀了宝玉和贾环两人,估计回去也不会立刻就杀了他们。

从宝玉和贾环的角度来说,他们被抓去的第一反应,就是跟对方说,叫家里拿钱来赎他们。

但是,这件事情,做起来并不容易。

首先就是相隔太远,信息沟通不便。对方很难跟贾府联系上。他们也不会轻易地就派出人来,千里迢迢,花费几个月时间来做这件事情。、

对鞑靼人来说,在温都拉是他们的天下,到了汉地,他们也是寸步难行。究竟有没有这个兴趣冒险,就是个很大问题了。

再说了,他们的俘虏都是统一分配的,很大的可能,就是图省事儿,干脆发作奴隶好了。

还有一个可能,就是宝玉和贾环两兄弟自相残杀。

贾环杀了贾蓉,宝玉杀了茗烟。这样的秘密,谁都不愿意叫府里知道。

一旦他们觉得自己有希望回来,就会想法掩盖这个秘密。此时,杀死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几乎就是本能的选择了。

宝玉因为比较懦弱,或许还会犹豫。

但是,贾环几乎就可以肯定要下手除去宝玉了。

这样既可以保住自己的秘密,又在继承人的争夺中,除去了对手。

连贾蓉他都能杀,对宝玉也没有什么下不去手的。【】

当贾珉把这个可能性说出来的时候,贾琏才发现,自己原来一直忽略了这个问题。

“珉四弟,你这么一说,倒是叫我警醒了,这个环老三,还真的干得出这事儿。”

“最好的结果,就是他们两个不在一起,否则,宝玉就危险了。老祖宗是什么意思?”

“老祖宗说,把宝玉弄回来,至于环老三,唉,即便是回来了,珍大哥又哪里会放过他?若是不管他,又终究是……,唉。”

“这个先不说了,能否救他们回来,现在也是两说着。你们来的目的,我也明白了。你觉得我就有办法救他们出来吗?即便是我回到卜奎,以府兵团的力量,现在也不是鞑靼人的人对手啊。”

“唉,都怪他们当初听不进你的忠言,否则,哪里会有今天。”

“算了,琏二哥,现在说这些,也于事无补。此事容我再想想。不管怎么说,到底也是兄弟,只要有一分希望,还是要尽十分努力的。”

“此事叫珉四弟为难了。薛兄弟如今也是后悔不及呢。”

“算了,我也不会跟他一般见识的。此时就是打他骂他,又有何用?”

“老祖宗说,她打算把林姑娘许配给宝玉。”

“我明白老祖宗的意思,林姑娘也是够可怜的。走吧,酒菜也应该好了,吃过饭再说。免得他们等着咱们。”

贾珉和贾琏赶到时,酒菜果然已经准备好,正等着两人来开席。

酒菜虽然丰盛,但是,谁也没有心思大吃大喝。草草喝了两杯酒,吃了些菜,就结束了,然后就各自回房。

贾珉到了薛蟠的房间,又详细问了下情况,包括当初抓宝玉他们那些鞑靼人的长相等。

薛蟠当时也是心惊胆战的,也记不清楚。说来说去,也没说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贾珉安慰了薛蟠几句,也就罢了。

然后来到了王夫人的房间,屏退了丫鬟,屋里就剩下两人。

“琏哥儿都跟你说了?”

“都说了。”

“悔不该当初不听你的话,才有今日之祸。如今不仅宝玉,就连信哥儿也是音讯全无,不知生死、哥哥和嫂子也是为此忧心如焚。”

王夫人说着,不自觉地就流泪了。再也没有平日从容镇静的样子了。

“过去的事情,母亲就不要再提了。也是他们立功心切,不知道鞑靼人的厉害。连满朝文武都极力主战,以为胜利唾手可得,何况宝二哥他们呢。”

“此事还要指望你了,不管如何,宝玉终究是你的兄弟,珉哥儿还要伸出援手,想法救他回来。”

“昨日进宫去见你姐姐,她也对此忧心如焚。说此事还要靠你。她叫我告诉你,此事她也无能为力,唯一的希望,就在你身上。希望你念在一家人的份上,勉为其难。”

“如今,她也不指望宝玉再去博取什么功名了,此次若能侥幸回来,今后做个富贵闲人,一生平安就好。”

我倒是想救他了,可是谈何容易?

“母亲且安歇吧,我会尽力的。”

贾珉也想安慰一下王夫人,但是,此时也没什么话好说的。怎么安慰,也只是一些苍白之词。

如今姐姐也是这么说,他也不好说什么,于是就退出了。

刚出门,就见宝珠在等着他了。

“珉四爷,蓉大奶奶请你过去说话。”

对于可卿,贾珉现在的感情很复杂。

可卿怀孕了,贾珉知道那是自己的孩子。

贾蓉死了,表面上看,是在自己和可卿之间少了一个障碍。但是,贾珉就是没有一点儿欣喜之感。

隐隐地,他还感到内疚,觉得有些对不起贾蓉。

贾珉进了客房,就见可卿倚靠在被子上,瑞珠正在帮着收拾被子。宝珠进来沏了茶,就跟瑞珠出去了。

虽然她们现在还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但是,这些人突然到了直隶,一个个的情绪反常,也就意识到,必定是有重大的事情发生了。

但是,主子们没说,自己也不好询问。只能一边心里疑惑,一边儿小心地伺候着。

贾珉在地上坐下,没有试图靠近可卿。

贾珉一坐下,可卿就流泪了。

“可卿节哀顺变吧,事已至此,还是要保重身体。”

“珉四叔,我觉得有些对不起蓉大爷。”

贾珉没想到,可卿第一句话竟然说出了这个。

一时间,他也无言以对。

“我不是怪珉四叔。只是蓉大爷这一去,总是叫我觉得似乎做错了什么事情。这两日,心里就是难受得很。”

“可卿不要自责,错的都是贾环。”

“我也知道如此,可心里就是转不过弯来。”

贾蓉虽然不着调,当初贾珍骚扰可卿时,也没有勇气保护可卿,但是,在平常时,对于可卿还是不错的。基本也是一味迁就的。

对可卿的这种心理,贾珉现在还是理解的。要想可卿心里转过弯来,还是需要一段时间的。

“我知道珉四叔如今也为难,但是,如今府里各个束手无策,别人也是指望不上的。所以,此次前来,就是想请珉四叔看在我俩的情分上,勉为其难,给蓉大爷一个交代。”

“可卿要我怎么做?”

“宝二叔怎么样我不管,我只要珉四叔别去救那贾环回来,让他给鞑靼人永世为奴,就算是给蓉大爷一个交代了。”

“好,我就答应可卿了。”

贾珉不假思索地就答应了。

可卿的要求,贾珉无法拒绝。

再说了,这个要求,也实在不高。

可卿没要求他杀了贾环,就已经替贾珉考虑了。

贾环再混账,也是他的兄弟,叫他杀了贾环,他终究还是难以下手的。

其实,贾环现在已经没有再回到贾府的可能性了,在鞑靼人那里待下去,现在或许是他最好的归宿。

“那就谢谢珉四叔了。”

可卿这一声谢谢,不禁叫贾珉心里有些失落。

贾蓉之死,不仅没有拉近他和可卿的距离,反而有疏远的感觉了。

他知道,自己和可卿心里现在都有一道坎儿。这个障碍,需要时间来抹平。

他很想再安慰一下可卿,希望替她分担忧愁,可是又无能为力。说了句可卿保重,就出来了。

然后就到了立春这里。

他知道,立春来了,也是带来了长安的消息。

对于长安,贾珉的心态也比较矛盾。

从曾经是自己手下一员的角度来讲,他也很替长安着急。

从公主的身份来讲,他又觉得自己着急,有些多余了。

此时最应该着急的,似乎应该是她的皇帝老爹。皇帝老儿都不着急,我特么急什么?

平儿和喜鹊正在立春这里,此时也不必隐瞒什么了。立春就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听到长安现在在温都拉山里,贾珉心里也稍稍放心了。即便是鞑靼人,想在深山老林里,对付经过野外生存训练的人,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目前是夏天,山里的食物丰富,生存下去,暂时还应该没有多大问题。

但是,上了秋,尤其是到了冬天,在大雪封山的情况下,可就面临着严峻的考验了。

听到李成斌的三条遗言,贾珉也不胜唏嘘。

对于李成斌,贾珉其实是很欣赏的。若是不死,李成斌在军事上,绝对是个帅才。

这样的一个人,为皇帝老儿的愚蠢殉葬了,让贾珉感到非常痛心。

至于李成斌所说的,让皇帝叫他到温都拉收拾残局的事儿,贾珉如今也就只能一笑了之了。

如今,他根本就不指望皇帝会有这样的胸怀和觉悟。

就像贾府里的那帮猪队友一样,贾珉也不指望他们会有多大的醒悟。

虽然有了这次教训,但是,谁能保证,过了一段时间,他们会不会就忘了?

所以,当贾珉听到了宝玉等人的消息后,他连生气都懒得生了,心里一点儿指责他们的意思都懒得升起了。

这个时候都来找我了,早都干什么了?我有多大的能耐?什么事情都能力挽狂澜?。

a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