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娱乐场网 书库 排行 繁體
重生美国之富甲天下

《重生美国之富甲天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440 加税

手机用户请访问:手机网

李牧可以不着急,但阿瑟不能不着急。

阿瑟是格兰特的嫡系,这一点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原本的历史上,海斯上任后,为了革除格兰特政府的余弊,首先就解除了阿瑟的纽约征税官职务,这是把阿瑟当成了立威的对象。

现在阿瑟的职务是纽约市长,虽然不是海斯想撤就撤的,但如果阿瑟不做点什么,那么不用等到格兰特下台,他这个市长也做不长。

“你想做什么?建立一个廉洁的政府?”李牧不知道阿瑟想干嘛,特威德虽然下了台,但政府雇员实际上还是原来那些人,如果不把这些人全部赶出政府机构,那想建立一个廉洁高效的政府就是痴人说梦。

“里姆,不管我们要做什么,首先我要让人们感觉到我的决心,这里是纽约,不是圣路易斯,我也不是埃布尔那个蠢货,我不需要这些歪门邪道的东西挣钱。”阿瑟现在有底气,说起威士忌酒案就一脸不屑。

阿瑟确实是不需要再使用那些邪门歪道捞钱,玫瑰公司已经在英国开展业务,据说经营状况良好,阿瑟有玫瑰公司百分之十的股份,这些股份每年会为阿瑟带来上百万美元的利润,阿瑟的底气就是来源于此。

当然了,阿瑟的本钱也是来路不正,如果没有当初特威德拼命的捞钱,现在也没有阿瑟的轻松。

至于埃布尔,别说阿瑟,就连李牧也搞不懂这个蠢货在想什么,李牧没有和埃布尔合伙做生意时,埃布尔和古尔德关系密切,古尔德利用和埃布尔的关系,大肆炒作黄金价格,获利数百万美元。

当时这件事就饱受诟病,可以说是格兰特政府的第一桩丑闻,李牧原本以为有了科尔宾-里姆航运公司,埃布尔会收敛一些,现在看来终究还是欲壑难填。

李牧和埃布尔合伙成立科尔宾-里姆航运公司,可谓是各取所需,埃布尔负责从美国到欧洲的航线,李牧负责从加州到远东的航线,不用说,正是因为这个便利条件,所以埃布尔能把大批威士忌从欧洲进口到美国。

好好地一桩生意,偏偏被埃布尔弄得神憎鬼厌,李牧也是无语。

说实话,到了现在这个份上,李牧都在考虑要不要分拆埃布尔-里姆航运公司,原因无他,因为威士忌酒案,科尔宾-里姆航运公司的管理层倒下了一大半,东海岸分部和公司高层几乎全军覆没,只剩下李牧这边的西海岸分部勉强维持,这样的合营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当初李牧之所以和埃布尔合伙,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看重埃布尔的人脉,现在埃布尔成了一堆臭狗屎,人人唯恐避之不及,李牧要是再和埃布尔搅在一起,对李牧的声誉也没好处。

只不过如果在这种情况下抽身而去,恐怕也会有损李牧的声誉。

想到这里,李牧杀了埃布尔的心都有,这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王八蛋,谁沾上谁倒霉。

“阿瑟,你想做到什么程度?”和不成器的埃布尔相比,李牧和阿瑟关系更好,李牧可以舍弃埃布尔,但却不能舍弃阿瑟,所以无论如何,李牧都会帮助阿瑟摆脱格兰特这个旋涡。

早在一年前,李牧还曾经想过支持格兰特连任,现在看来,连任就算了,格兰特只要能平安无事的熬到卸任就算是谢天谢地,等到两年后,就算格兰特还想连任,共和党内也没人会支持格兰特,如果再让格兰特待在总统位置上,那么恐怕格兰特会拖着共和党一起下地狱。

“最起码我要让人们知道,现在的纽约政府不再是以前的纽约政府,你知道吗,自从我上任之后,纽约的债务不仅没有增加反而在减少,我到现在还在为特威德那个混蛋还债,为什么这些东西媒体不报道,反而揪着独立百年展览会的预算不放?难道那区区数百万美元还值得我贪污不成?”阿瑟委屈的很。

特威德任上到底欠了多少钱,恐怕没人说得清楚,只看现在纽约市政府的债务,大概是一亿美元左右,和这个相比,独立百年展览会的预算确实是微不足道,阿瑟如果想在独立百年展览会上做文章,当初就不会严格控制独立百年展览会的预算,起码要流出来贪污的空间。

“舆论啊,这是个好东西,你应该好好利用,不如明天你让弗兰克举办个新闻发布会,既然媒体关注独立百年展览会的预算,那你就把账目公开好了,到时候每一分钱花到哪里看的清清楚楚,谁想挑毛病也挑不出来。”李牧无奈,只能吧预算公开祭出来。

说到廉洁政府,账目公开必不可少,只要心理有鬼,账目肯定是不敢公开的。

既然阿瑟不想贪污,那公开账目是个好办法,这一点特威德就无法做到,如果当初的特威德政府公开账目,那纽约人们说不定会重演一次“来克星顿枪声”。

弗兰克是纽约市政府的新闻部长,李牧控制着纽约最大的报纸嘛,所以和弗兰克没少打交道,美国政府现在还没有发言人制度,如果没意外的话,弗兰克会是第一位政府发言人。

“新闻发布会很好,我回头就让弗兰克组织下,至于账目公开——”阿瑟还是有点迟疑。

担心是肯定的,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阿瑟可以保证自己不贪污,但却无法保证手下人不捞油水,这也是时下公开的潜规则,如果阿瑟真的公开纽约市政府的账目,那阿瑟固然是赢得了普通纽约民众的支持,但却失去了政府雇员的忠诚,这一点孰轻孰重要仔细衡量。

这年头美国的选举制度很操蛋,只有纯正的美国公民,连续缴税达到一定程度,还必须要是男性,才拥有选举资格,纽约是一个移民城市嘛,大多数城市居民都是新移民,这些人是没有选举资格的,所以政府雇员的支持度很重要,如果失去了政府雇员的支持率,那就算阿瑟在普通纽约民众心中万家生佛也毛用不顶,等到下次选举的时候,阿瑟一样会被人赶下台。

“公开的是独立百年展览会的账目,并不是纽约市政府的账目,这个要循序渐进,不能一步到位,总要给政府雇员们一定的缓冲时间,不过你可以把工作做在前面,比如提高公务员的薪水,毕竟能捞钱的只是少部分政府雇员,大多数公务员并没有机会,如果把福利惠及整个公务员群体,那一样会有支持率。”李牧不担心阿瑟的支持率,纽约此时的状况,高薪养廉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其实公务员群体饱受诟病,这对普通公务员是不公平的,对于一般普通公务员来说,他们根本没有捞钱的机会,最多是在请客吃饭上沾点便宜,所以对于账目公开,普通公务员没多少意见,反而是各部门官员意见最大,这部分人才是暗箱操作的利益获得者,他们也是账目公开的最大阻力。

就李牧所知,此时纽约的公务员薪酬水平,绝对是赶不上骏马集团的,比如一名普通的警察,虽然这个工作具备一定危险性,但一线警员的薪水也就是每个月五十美元左右,这个薪水在斯普林菲尔德或许还不错,但在纽约确实是不够花,以至于一部分警察局的警械都要骏马集团这样的大公司捐赠,如果阿瑟能能提高所有警员的薪水,想必布雷斯塔也不会反对账目公开。

布雷斯塔现在已经接任纽约警察局长,李牧对布雷斯塔还是信任的,毕竟布雷斯塔在骏马武器公司有股份,而且还是原始股,每年的分红价值不菲,布雷斯塔担任纽约警察局长后,骏马武器公司就成了纽约所有警察装备的供应商,在这方面,布雷斯塔也有返点,而且这个返点不体现在账目上,所以李牧相信布雷斯塔不会反对账目公开。

如果阿瑟不增加所有警察的薪水,估计布雷斯塔也不会同意账目公开,毕竟布雷斯塔的手下也要吃饭,而一旦账目公开没了灰色收入,如果没有补偿,那么布雷斯塔在警察局长的位置上也待不长。

所以说不管做什么事,困难一定有,问题就在于解决主要矛盾,只要解决了主要矛盾,其他的细枝末节就迎刃而解。

“增加薪水!这是个好主意——”阿瑟的敏感度也足够,马上就意识到这个方法可行,不过增加薪水也会引发一系列问题,阿瑟眼珠一转又把注意打到李牧头上:“里姆,你知道的,现在纽约市政府还要还债,所以想给所有的政府雇员都增加薪水很困难,这方面你得帮我。”

骏马集团很有钱,这一点是公认的,所以很多人都想来骏马集团打个秋风什么的,不过李牧的后台也是硬的很,在纽约有阿瑟,华盛顿有格兰特,一般人想打李牧的秋风也不容易。

“好吧,我可以捐赠,但这只能解燃眉之急,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李牧误会了阿瑟的意思。

“不不不,捐赠的钱来的不长久,我的意思是,骏马集团能不能多缴点税——”阿瑟笑得很期待,李牧却火冒三丈。

好啊,把主意打到我头上来了,捐钱可以,加税绝无可能!

新葡京娱乐场www.71wx.com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