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娱乐场网 书库 排行 繁體
当前位置: 新葡京娱乐场网 > 明末球长最新章节列表 > 第277章 泼天大功
明末球长

《明末球长》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277章 泼天大功

手机用户请访问:手机网

姜大哲瞪大眼睛,瘫倒在地,手中的刀片早就放手,插在那个土著刺客腹中,他之前看着孙良和那个日本女人的精力都在应付刺客,终于鼓起勇气,掏出早就准备了无数次,梦想了无数次的刀片,抓在手中。

他是文人心性,此时只能闭上眼睛,记清楚孙良的大体位置后,端着刀片,就这么一股脑冲过去了。

这一下已经用去了姜大哲所有的精神与力气,当那刀片戳中了一个人后,他有一种大仇得报的畅快,女儿被掠夺走调教玩弄的刺激也不再那么大了。

他缓了几秒,才睁开眼一眼,只见被自己捅刀的人,却并非是那个所谓的长老,而是前来的刺客,姜大哲早已慌神了,脑袋嗡嗡直响,趴在那,不知道如何了。

孙良收起最初的慌乱,终于可以开枪后,局势就一边倒的开始变化了,他先后助攻赤木晴子,可以说是来一个打倒一个,到了最后,只要冲进屋内的,都会被他第一时间放倒,越来越纯熟。

晴子只是凭着一丝勇气,用从家里学来的三脚猫功夫,和几个刺客打做一团,其实让她杀人也是不敢的,此时却是多人在她面前被电击枪打的抽搐在地,生死难知,还有一个被刀片捅死的,人也是吓得软倒在地,不过却是死死抓住自己的刀。

孙良虽然没有伤,受到的震撼其实是最大的,从和平时代长大的人,忽然让他面对这样的死亡,怎么样也接受不了,能依然站着,还是得了自己之前是一直在不断开枪,没有消耗太多体力的好处。

看着有些后怕,有些较弱,却又是刚刚为了自己与其他的男人搏命,身上甚至沾了一些细微的血点,这种反差,让孙良食指大动,但却没胆子过去趁机揩油。

男人还是以事业为主啊。

孙良看了看那姜大哲,心中满意的点点头,说道:“多谢了,姜大哲是吧,我记得你的英勇。”

虽然孙良不懂什么复杂的人力资源管理学,但却也知道善待帮你做事的人的好处,虽然他没有那个自信心把人忽悠的哪怕切腹也要帮自己顶着,但是最起码的一点友善还是少不了的,因此说话也好听的很。

姜大哲似乎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明明是孤注一掷,将一切的勇气都用在了刺杀这个长老的活动中,但突然就这样了。

孙良的性子也是纯良的过分,如果是李向前那样的刁民,或者赵佳人身边那两位,早就开始注意到姜大哲用来“保卫”自己的那把刀不对劲,多少都会去注意一下,说不定就真相大白了。

孙良现在惊魂未定,却把精神用在了女人身上,跑过去好言抚慰起来,不过赤木晴子却坚强的很,“自立”的谢绝了孙良的搀扶,让他咸猪手的计划无法得逞,当然,此时,外面虽然也还打得人仰马翻,但起码屋里是安稳了,与此同时,警报响起了!

本着某种传统,在总督府内,可以响彻全城的高音喇叭随时可以工作,虽然时间不久,但是此时却已经拉响警报,可见老苟的反应速度还是不慢的。

本就是仗着人多,依靠各种粗重的木棒进行袭击,但是附近到底还是汉人多,逐渐汇聚起来的各路人马将这些刺杀孙良的土著围捕,一切也就安静的很了。

一小队人马来到了绸缎店外,小声问道:“孙长老,您在屋里吗。”

孙良叹息一声,终于安全了。

总督府此时全面戒备,全城封锁,当然孙良虽然惊魂未定,不过还算安稳。

“基本上可以确认,袭击你的就是我们一直在追,但却一直找不到主要头目的一群土著残余势力,打掉他们,以后的日子可算是安稳了。”

孙良皱着眉,这次的事情,可以说是长老们距离死亡最近的一次了,他就是仰仗老苟的手下救命的,因此也怪罪不在他身上,只是疑问道:“我记得,朝鲜的既得利益者们,不是早就去挂路灯了吗,怎么还闹。”

“咳咳,”老苟遗憾道:“总有漏网之鱼吧,当然了,这些人的骨干,其实很难想象,他们都是家奴。”

“家奴就是那些贵族的奴隶吧。”

老苟说道:“起码现在辨认的情况差不多如此,由于时间有限,我们基本上把主要精力用于打击旧贵族身上,那些奴隶,是需要争取的对象啊。”

“等下等下,”孙良满脸疑惑,说道:“是我听不懂,还是朝鲜这里的用词与中华不同,你是说,普通百姓都投降了,而最底层的家奴反而依然为他们的主子报仇”

老苟说道:“奴隶是奴隶,家奴是家奴,那可不同。”

他慢慢说道:“被鞭子驱赶着在田地里种地的,是奴隶,在城墙上搬砖的,是奴隶,而在大户人家随时伺候,给主子端茶递水,铺床叠被,女人暖床,男人做狗腿子的,叫家奴,嗯,如果你再不明白的话,可以理解为,奴隶是耕地的牲口,家奴是身边的猫狗,猫狗吃的,自然是比耕牛好一些了。”

孙良瞪大眼睛,说道:“这里面还有这道道”

老苟冷笑一声,说道:“知道吴名宣扬的红楼梦吧,那里面不就是吗,贾宝玉用来暖床的女人,过的比小门小户的小姐都滋润,身边的狗腿子,也是嚣张无比,所以说,家奴虽然也是奴隶,却是奴隶里的战斗机,奴隶的威力加强版,可不是一般人可以理解的。”

孙良点点头,说道:“见识了。”

“这里面也有包衣的差不多,当然,也是文化的问题,关键在于,我们的铁腕固然打击了那些贵族,但是其实更加愤恨的,却是那些家奴啊。”

孙良也是笑道:“从家养的小猫,变成野生的野猫,估计是吃了点苦,自然是心怀不满。”

老苟说道:“你能理清这里面的道道就好,这人心啊,就是这样的奇怪,你让一个人站起来,他却往往的不肯的是,因为跪着,也许有安稳的生活,就好像猫狗一样,未来是既定的,而自由了,却是要自己去打拼一切,决定一切,有些人自然不喜欢这样的日子。”

孙良叹息一声,说道:“那这次多谢你的人了。”

老苟说道:“你没有怪我,我就很高兴了,看来还要再来一次严打啊,对了,这次好像那个姜大哲救了你,怎么搞到一起的”

孙良自然大大的推崇了一番姜大哲,“他工作还是很认真的,好像有几户人家不肯让女儿读书,他是去下到基层走访,比起咱们那时候的小干部来说,简直强上无数倍了啊。”

老苟说道:“哦,是吗,我考虑考虑。”

两人事务太多,老苟要去对朝鲜最后的家奴集团进行血腥镇压,孙良要去安慰惊魂未定的晴子妹妹,他们身边有些忠心的人,却没有既忠心又精干的人才,就都对姜大哲的破绽察觉不到。

姜大哲事后一想,却也是有问题的,关键是那刀子,那可不是绸缎店里可以有的,也就是说,只要他们想,他们就可以顺着他随身携带利刃的把柄,直接追查过来,一旦如此,他可是受不了那刑罚的!

一想到如此,他就不寒而栗。

一夜的清理过去,偶尔可以听到开枪的声音,但多的是本地土著的哀鸣,一声喊叫也许就意味着一户抵抗土著的覆灭,也许下一家就是他自己了!

这一夜,可能是姜大哲人生中最漫长的一夜。

最难受的不是楼上的人往下扔鞋子,而是他扔了一只后,却没有扔第二只,导致一夜等着第二只鞋子落地的你,只能瞪着眼看着。

“姜大哲在家吗。”

清晨,姜大哲一直无法安眠,直到外面的声音传来,他只以为是自己的大限到了,却是不知道如何应付,只是挣扎着起身,手中持着一直木棒,就这么走了出去。

门口的却是几个文人,书生打扮,一看就是本地投靠的原本不得志的书生,他们原本对姜大哲这个之前的教书先生,年岁大的老头子并不在意,此时却恭敬的很,“呦,您一直想着保护长老吗,不必,不必,那些贼党已经覆灭啦。”

笑容可掬的过去一拉,姜大哲不自觉之间,已经被拉出房门。

城中的马匹太少,能坐的起马车的当真非富即贵,不过姜大哲这次却是得到了个好机会,马车里,自有一个美妇殷勤时候,帮助姜大哲洁面,整理仪容,姜大哲多少天都没有接触过女人,之前他也是二奶遍地的人物,但大起大落,甚至面容都大变之后,只能想想,此时被这女人摸到,却是如同初哥一般腼腆起来,脸红,甚至身上也起了变化。

那女人着实大胆,见了如此,却也捂住嘴,似乎在说什么讨好的话。

“这,这是要带我去哪啊。”

“啊哈,您难道忘记了,昨晚您可是救了一位长老大人啊,长老那样的人物,自然是知恩图报了,以后在这城内,可就仰仗您的帮助了,拜托了。”

姜大哲懵懵懂懂的之间,被带去了总督府,他虽然惶恐,却也知道似乎没人发现自己的不妥当之处。

办公室里,人来人往,老苟虽然对着孙良好话说尽,但是对着那些下属,无论是汉人还是朝鲜的狗腿子,都是没有好面色,直言如果当时孙良出了一点事情,哪怕只是蹭破一点皮儿,他也会让他们拿命来抵偿。

这种压力化作动力,对城内进行了疯狂的进剿,好在这些人完全不是来自于草根的人物,而是以原本朝鲜大户人家的家奴,尤其是原本崇信的家奴为主,他们固然因为生活水平的下降,终日的洗脑,变得对自由毫无兴趣,只想着为自己的主人报仇,但毕竟是脱离生产的可怜人,也缺乏各种斗争经验,之前老苟对他们就有所察觉,只不过始终很难一网打尽,因此需要放一放,现在居然敢去撕咬长老,那么这些家伙也就不用活了。

“杀,都杀了!”姜大哲在这一声对话之中,走进了总督府,在众人羡慕的眼神中,进入了办公室。

***,老子忙活半天,比不上你个糟老头子替长老捅刀子啊,***,下次这种事遇见了,老子也要拼命啊。

其实老苟对于保护孙良的那队士兵也是各有封赏,但是士兵的封赏也就是给钱,外加记功,以后有升迁的机会自然记着,比不得原本就是文人的姜大哲,可以直接越过其他人,直接上位啊。

老苟其实也不喜欢这种以功劳为升迁的规矩,这样太容易造成我有功就可以无法无天的想法,但是他自己还在朝鲜混呢,不大大的奖励一番这种在敌人面前保护长老的行为,那下次刺杀自己的人来了,可就没有保护自己的了。

这也是做给孙良看的啊。

“你来了啊。”老苟笑眯眯的看着鞠身行礼的姜大哲,说道:“昨天辛苦你了,我代表长老会,感谢你的辛苦奉献,姜大哲同志。”

姜大哲惶恐的一鞠身,他也算是明白了,昨天杀死同胞的行为,反而是因祸得福,似乎,自己不但没有暴露,反而是要进步进步了

这种感觉,既是害怕,但是,野心也在姜大哲的内心中滋生起来,他此时已经一无所有,但是却可以拥有一切,谁知道未来会如何呢。

姜大哲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跪地磕头,而一边的孙良看着,叹息一声,他只觉得这劳动人民实在是淳朴啊,给一些之前在统治者那得不到的残渣好处,就如此效忠,可见原本的统治者,是如何残酷剥削那些老百姓的。

“好了,老苟,我可不在这里耽误你了,我这次启程离开了,不过你放心,我一定帮你争取一些资源,你这里一个人应付,简直就千难万难嘛,应该多帮你争取一些军火。”

“军火还在其次,关键是人,我们极度缺乏人才啊。”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