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娱乐场网 书库 排行 繁體
当前位置: 新葡京娱乐场网 > 范进的平凡生活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九十章 我的眼中只有她(下)
范进的平凡生活

《范进的平凡生活》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一百九十章 我的眼中只有她(下)

手机用户请访问:手机网

“正如刘兄所说那样,这次瘟疫传播的范围很广,花庄里的病人不光是普通百姓,也有士绅甚至是官宦子弟。他们自己不幸染上天花,家族势力依旧在。其实官府的处置手段已经算是及时有效,即使家中子弟遭受不幸,这些家族或是官吏也只好认倒霉,但这仅限于正常死亡。而且家里人死了,即便是病死,家属心里也同样会有一口怨气,无非是找不到借口,爆发不出来。如果花庄里的事被传出去,那些人就会找到情绪宣泄的出口,接下来自然是衙门遭殃。一两个家族发力作用有限,可这些家族与官员同时说话,这股力量就很可观,没人敢轻易招惹。如果事情真的闹起来,这次不知道要打掉多少乌纱。为亲民官,首在不祸巨室,这些巨室豪绅,就是我们拿来谈判的最好筹码。”

早饭刚一过,张氏就让丫鬟把范进请到客房说话,她自己也从后院到了客房里坐。听着范进的话,她不住点头,又低头看着范进奋战半夜书写的天花庄规条,目光变得很柔和。

“范兄,这花庄移庄的事,他们要么就是不当一回事做,要么就是认为小妹多管闲事。像二哥虽然帮我做,也无非是拿我当个淘气的孩子,尽量满足我的心愿罢了,心里并不认同。所谓的管,也就是出面把庄子移一移,至于以后怎么样,他不在乎。真正把它当成一件事,并且愿意做好的,怕是只有范兄你一个人了。这份规条很好,既有对病人的,也有对那些管事的。除了江宁可以用,其他地方也一样用的上,等小妹誊写一份,将来可以遍行天下,也免得昨天的事重现。”

范进笑道:“你的想法是好的,能否落实,现在可不好说。再好的规条,也要人来执行,如果人不愿意去做,那这些规条就没用。比如衙门,未必不知道让那些人管花庄会出问题,可是手上无人可用,就只能接受他们。再者在他们看来,那里环境恶劣,整天和病人死人还有流民强盗打交道,人不凶一点怎么行人凶一些,做事就不会符合规则,偶尔犯些小过错也再所难免。接着就会觉得,他们吃了这么多苦,也该有所享受作为调剂,于那边的事也就不过问。”

“再者官员自己也怕死,不想到天花庄去,反正有个人管就好了,其他爱怎么样怎么样谁在乎。有了这种想法在,花庄里的人自然倒霉。所以我们一定要有监督机构,也要有病人保障机构。用一些生过天花的妇人做监管,她们的利益与花庄管理者的利益互不相干,相反监督越得力越可以得到好处,再给她们自主上报权力,这就形成了平衡。”

“除了这个,还要给病人们活下去的路。那些好了的病人,有的人没有工作,也没了田地,病虽然好了,却不知道怎么活。还有那些女人,生了麻子,又在庄里受了辱,能否回去过原来的生活很难说。我们是人不是神,救不了那么多人,但至少可以给他们一个希望。我想是跟魏国公府谈一下,建一些工坊,给这些天花痊愈的人工作。将来如果再有天花,再找人照顾病人也容易。另外就是花庄里的人要进行培训,教导他们护理病人的知识,并且设立管理制度,不许虐待病人,根据对待病人态度分别奖惩。这些东西都是好事,但是也都要有资源投入以及有人撑腰才行,江宁有魏国公府,谁敢乱来打死谁,情况当然好一些。至于其他地方,我可不敢说一定能行的通。也许这规条拿下去没人看,也是废纸。”

少女道:“范兄过谦了,有这么份东西,总比没有要好。小妹昨天晚上也想到规条问题,只是头晕眼花,思路纷乱,却是写不出了。”

原本她的身体就没算痊愈,但也好了一多半。可是昨天从城外回来后,病情似乎又有反复。一晚过去,她的气色并没好到哪里去,脸色比起前几天又差了很多,这让范进也有些担心。

少女摇头道:“我没事,就是昨天吹了点冷风,身上不大舒服。都是平日养尊处优习惯了,成了个受不了风霜的,让范兄见笑了。你开的那药我让春香喝了,很是有效,发了一晚上的汗,病体就好了七成。早晨我让春香把药熬了给我,我想这几天时间里,就能痊愈。”

“但愿如此。如果那药太苦,我这里买的还有蜜饯。如果不是时间来不及,我本想做成蜜丸的……”

少女一笑,“小妹又不是小孩子,不至于那么怕辛苦的。良药忠言的道理,小妹还是懂的。范兄有这份心意,小妹就感激不尽。以范兄所写这花庄规条看,兄长一身一身经世济民的才学,未必就差过刘兄。可是范兄似乎从没想过要建功立业,搏个大好出身在罗山,战功都被你送给了凌云翼。现在,这些东西也要送给江宁衙门加上之前的赈灾条陈,给刘兄做了功劳,范兄始终在为别人做嫁衣裳

,范兄总是在说怨气,你的心里就没有怨气”

“贤妹过奖了,愚兄这点手段其实也算不上如何出色,与刘兄相比,充其量就算是不相伯仲。真说如何厉害,其实也谈不到,无非就是心细一些,对普通读书人不感兴趣的庶务上点心。刘兄是因为有刘老伯在,刑部海量的资源供其调拨,在加上那些难民强盗的存在,影响着江宁的商贸,那些士绅发了力要剿匪。他们要人要钱有钱,光是家里的仆役就成百上千。有他们提供资源和人力,怎么也把匪徒打死了。可是这些力量,却不是谁都借的到的。”

范进喝了口茶水道:“我又不是魏永年,不会愤世嫉俗的。人家有权柄有人脉,和商人们也算互相合作,最终的目的还是维持秩序,这没什么错。如果我到那个位子上,身后没有人帮我,那些商人跟我合作时,出的力量就会少很多,用同样的手段,未必能做成那些事。所以把正确的人,放到正确的位置上,再给他足够的资源,才能得到正确的结果。刘兄那个位置,我上去反倒不合适,也未必能做出那么多的成就。就像规条手段,不同的人去推行,也会收到不同的效果。单纯的文字不能说没用,但是效力不大,也起不到想象中的那种作用。”

少女道:“因人成事本不错,不过范兄又何必妄自菲薄,不管是小妹还是魏国公府,都可以助范兄一臂之力。虽然那些盗匪都是饥民,可刘兄终究是文士而非武将,以文人典兵大破盗匪,主事人又是年轻英俊的才子,这种事本身就很受百姓欢迎。说不定用不了两年,刘兄擒的贼的事,就会在东南传播开来,不知几时就能传进京师里。将来走上仕途,比起范兄来,路就会更顺遂,升转也更容易。”

范进笑道:“那我就恭喜他了。读书当然都想要做官,这是没问题的,不过我并不想为了做官,就把自己搞成刘兄那样,心中只有家国,而无其他。能为自己的朋友做一些事,帮一些忙,在我看来,比做官有意思多了。”

少女点点头,“小妹也是这么看兄长的,兄长心中固然有家国,但也不会就为了家国天下,而忘了身边的人。”

“我早说过了,帮亲不帮理的。花庄的事,我会和魏国公府那边合作,衙门里,也有二公子他们出面关说,只要给他们一些压力,这些衙门肯定会答应条件。大家都不想把事情闹大么,这就有的谈。其实这些人也不是故意跟病人为难,他们自己的家属将来说不定也要染病,把花庄管理好一些,让病人的环境舒服一些,没人会反对。”

“问题只是因为衙门没钱么。除了魏国公以外,没人能这么阔气,把一座田庄拿出来用,那么一大块地不种庄稼只种人,谁搞的起啊。选那么个荒僻之地也是无奈之举,现在有了这么个地方,大家求之不得,没人会拒绝的。何况花庄那有什么问题,官府比我们更清楚,这事不难办。你不要想太多,还是多休息,吃药,睡觉!保重自己的身体最要紧,如果你垮了,二少非和我拼命不可。”

“他敢!”少女凤眸一瞪,“他要是敢找范兄麻烦,小妹不会与他善罢甘休。”

“所以你要休息好才有力气啊,如果你都病倒了,谁来替我扛啊。春香,赶快扶小姐回房,再把药熬一熬。既然那药有效,就要抓紧吃。我出去转转,再去抓几服药来。”

回到房内,将被子裹在身上,少女却依旧觉得冷,丫鬟又拿来一条被子盖上去,少女还是觉得少了什么。过了好一阵,她才自言自语道:“少了一件珍珠毛大袄……”

少女一觉睡到了中午,喝了药发了汗,病情略有些缓解,可依旧觉得头重脚轻,知道病势果然又沉重了几分,只是命令丫鬟不许说出去。时间不长,张嗣修那边也派人来请。

经过偷跑事件后,张嗣修对于妹妹这边的行动严加看管,安排了自家家人把守各门,就是防着她再跑。但是知道自己妹妹性格,她一醒过来,就立刻叫过来,先把事情进展告诉她。

“衙门里总算点了头,答应移庄的事。其实这事也不好办,不少病人病的都起不来床了,怎么移的了庄最后说好说歹,官府出钱雇佣马车,魏国公府也出一部分,把病人都运回去。光是使费就是一大笔银子。也只有你有这么大面子,把官府压住,乖乖听你安排。这下你该放心了,六小姐这边不会有什么问题。”

少女听着兄长的话,点着头,眼睛却四下看着,忽然问道:“范兄呢怎么不见他”

“咱们自己家人说话,不用每次都叫上他吧你不觉得最近咱们家里好象多了一个人每次说事情,都有一个外人在,不好吧”

“我可没觉得他是外人。比起二哥来,他也未必就差到哪去,一样是我的好兄长。”

“你这么说就不对了,这个天下也没几个人会比二哥疼你了。再说这小子实在太不像话了,居然带你去花庄那种地方,根本不把你的性命当一回事。如果不是看你面子,我非要好好揍他一顿不可。”

少女道:“那花庄我是一定要去的,范兄不带我去,我说不定就自己偷偷溜去,难道兄长想要小妹自己溜去那里”

“你不敢的。你这人做事最精细,自然知道现在城外不安全,没有可靠的人护送,你才不会动,少吓唬我。”

少女眉毛一挑,“那这么说,二哥是不见情了小妹可是答应过范兄,不论如何也要保证他不被我牵连的。二哥现在是想让小妹做个食言之人他现在人在哪我想要见他。”、

“见也见不到啊,被魏国公府叫去了。”张嗣修摇着头,“你不用把二哥想的这么坏吧,瞒着你就把人赶走,我在你眼里就是这么不堪啊他今天去拜见魏国公,说了不少花庄的事,我就听说是什么要做慈善,好象是要把花庄搞成个养济之所。向城里的士绅们募捐,大家共同出钱维持花庄运行。所需要的物资啊,人员啊,都通过这些公使银子来购买雇佣,至于具体怎么弄,只有他知道。魏国公府出这笔钱不成问题的,可是如果真做成这件事,等于是他们和城里的士绅多了一条纽带,大家在这件事上合作,就有了交情,其他事上也可以合作一二,所以魏国公当然没有拒绝的理由。徐维志就把叫去说这件事怎么做了,这范退思脑子里的邪门歪道倒是不少。”

少女道:“那根本不是邪门歪道而是正道。六妹痊愈之后离庄,魏国公府再出钱,就不会像现在这么痛快,到时候花庄没了经费,就很难维持。退思兄这是打的长久算盘,把所有大户都带上船,这样花庄就成了大家拉关系套交情的地方,钱就不成问题。等到瘟疫结束,这里也会改成其他用项,不会就这么荒废掉,这主意很高明啊,二哥应该多学一些。这事你来做,无非是做一阵风,等我们走了,这庄子也未必好到哪去,他这才是长久之谋。其实二哥也该去的,这件事我们张家不该落于人后。”

张嗣修笑道:“好好,你怎么说都对,我回头会向他请教。让我去参与这事那还是算了吧。我一出头,人家以为他是我们张家什么人呢,这种误会不太好。你自己也要注意分寸,不要和他走的太近,总归是男女有别……堪之兄如果不高兴……”

少女哼了一声,“兄长多虑了,刘兄心里装着整个江宁,将来是整个大明。小妹也无非是里面一个而已,他不会在意什么的。来,我们想想,花庄这里,还有什么有欠缺的。”

直到傍晚时分,范进才从外面回来,少女听闻之后,立刻命人来请。见范进满面红光的样子,少女抿嘴一笑,“范兄这回可是春风得意,与城里各位巨绅大贾,都算是相识了。以范兄的才情相貌,难道就没人当场提亲”

范进摇头道:“有徐小公爷在,谁还能谈正事能把花庄的事谈成,就已经很不错了。总算大家都认同这种方式,共同出钱经营花庄,等到瘟疫结束,也作为养济之所使用。官府要负责给商人一些优待,还要给他们传名,人家出了钱,总得有些名声回报。商人或是给官府面子,或是给徐公爷面子,还有的想要买个好名声,出钱出粮出药出布的都有。就在这一半天,就可以搬家。城里的赈济,也可以按着这个方案走,就是牵头的变成户部和应天巡抚了,效力上多少差一些。对了,今天酒席上还有消息过来,刘兄出手不凡,已经连破了三个匪人寨子,昨晚上还亲自督战擒了群悍贼。想来用不多久,就可以把城外那些强盗都扫平了。”

说到这里,范进顿了顿,又道:“还有一件事,刘麻子他们都死了。本来有些人还要细审的,可是突然就死光了。据说是饭菜里被人下了毒,下毒的人却已经跑掉了。”

少女道:“这也是他们的报应!至于谁下的毒,这种大事,就由刘兄操好了。他既然喜欢管天下,就让他来做,我们只管好身边的人。花庄搬迁之事一成,六妹总归可以好过一些,如果她这一关可以过去,范兄也算是她的恩人。”

范进看看少女,又道:“说到六妹……有件事我觉得应该对你说下,我们见面的地方是在马湘兰那……等我们走的时候,有个人刚好到那。你猜是谁”

“跟六妹有关,又到幽兰买醉,莫非是魏永年”

“没错,就是他了!”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