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娱乐场网 书库 排行 繁體
当前位置: 新葡京娱乐场网 > 大城时代最新章节列表 > 第15章 忙年
大城时代

《大城时代》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15章 忙年

手机用户请访问:手机网

昨晚岳文没有回宿舍,在沙发上凑合了一宿。一大早,他就醒了。

廖湘汀有早上爬山的习惯,今天张晓丽回秦湾了,他换上运动装,把廖湘汀办公室收拾了一下,就下楼直奔廖家。

走到大院里,却看到温起武、蒋胜等几个区领导都笑着在一辆车前说话,组织部的副部长胡鸿政也笑着站在当中。

岳文知道,今天,是几个被调整的区领导到市委组织部谈话的日子,他笑着打声招呼就往外走去。

几个领导也笑着回应,温起武满面笑容,丝毫看不出有什么不愉快来,倒是蒋胜一张黑脸不再严肃,不仅笑着点头,更是上下打量他几眼。

就是岳文任廖湘汀的秘书,蒋胜从管委那边过来汇报工作,对岳文也是不假辞色,不象别的领导,都是笑脸相问,这人的脾性还真难改。

………………………………

秦湾市委组织部的动作很快,谈话三天之内就要到新单位报到。

临近过年,作为秦湾市委常委和开发区工委书记,秦湾一系列重要的会议廖湘汀必须参加,令人分身乏术,走访贫困党员和贫困户这些活动,秦湾和开发区的都要参加,平州籍老乡回家过年的已经陆续抵达,廖湘汀的行程很忙,但是晚上,仍是四大班子齐聚,给温起武送行。

温起武喝得很投入,也很带感情,有行政处的人招呼着,岳文就坐到了工作人员那一桌,他知道,廖湘汀在这个场合如果喝一杯白酒的话,那就是很给面子了,剩下的时间一瓶红酒就能撑完全场,自己对张晓丽那边也能交代得过去。

但是,令岳文没有想到的是,管委主任谭文正仍然喝得很猛,就是工作人员这一桌,最后他也过来敬了一杯酒,一杯白酒,不折不扣地喝了下去,令在座的几个秘书都很是感动。

……………………………

席散人去,坐在车里的廖湘汀揉揉发胀的太阳穴,“林处长回来了吗?”

林荫的行踪岳文是很关注的,他的关注有正当理由,他也一直以这个理由来说服自己,去接近这个美得令人窒息的女人,“回来了,发改委出的车。”

“年前,秘书长有空的话,你们代表我去一趟。”廖湘汀似乎很是疲惫,小武从反光镜里看看他,车厢里马上响起《春江花月夜》婉转悠扬的曲调来。

小武这个司机当得很优秀,岳文暗道,他也知道,廖湘汀的工作方式不喜欢以会议来贯彻会议,但有些会议又不能不开,这是一种姿态,是一种约定俗成的形式。

他喜欢的是,实际抓,抓实际,在大开大合中狂飙突进,在艰苦细致中攻坚克难,那时候,他最喜欢听的曲子,小武就又会换成苍凉激越的《夜深沉》。

“问一下林处,周主任今年在哪儿过来?”廖湘汀又嘱咐道。

岳文赶紧拿本子记下来,好脑袋不如烂笔头,有好几次,晚上陪廖湘汀出去喝得酩酊大醉,第二天,脑袋炸裂般地疼,但就是想不起廖湘汀昨晚安排的工作。

………………………………

这每天象衔枚打仗似的,从早忙到晚,终于忙到了大年三十。

父亲岳魁与母亲方秀兰都打电话过来,问什么时候回来过年,岳文翻翻手中的行程安排,估计是晚饭前够呛。

上午的日程是走访看望大年三十值班的热力公司一线职工、环卫工人和车站值班人员,下午廖湘汀没有安排,但也没有说放他的假。

秘书长蔡永进仍在办公室照常办公,督查处主任王晓书老家虽在曹州,比他远得多,也仍坚守岗位,他刚刚跟着廖湘汀四个多月,自然也不甘落后。

中午,看望了几个回平州过年的领导,廖湘汀总算歇了下来,家家户户已经开始准备年夜饭了,而张晓丽并没有回秦湾,早早把老人和孩子接了过来,看来这个年,要在平州过。

“林处怎么说?周主任在哪过年?”两人一起从宾馆回到工委办公室,岳文泡了一杯浓茶放到桌上,廖湘汀问道。

“周长缨主任初一在省城,初二回中州老家。”

“噢,”廖湘汀不置可否,他扫一了眼桌上的日历,“这一年,过得真快啊。”他看看岳文,“车里有箱红酒,是我给你父母的,”看岳文要客气,他一摆手,“下午你就回西霞口。”

岳文心里一松,终于能歇歇了,嗯,他正在脑袋里考虑初几去葛慧娴家,廖湘汀又道,“在家里吃了年夜饭就回来。”

“啊!”岳文心里一惊。

廖湘汀好似知道他的心思,马上道,“明天我们去省城,给周主任拜年,你联系一下谭主任,我们一块走。”

“好,”岳文马上调整自己的心态,迅速把思路转到工作上,“明天几点出发?”他请示道。

“你定。”廖湘汀喝了口茶,“九点半之前到就行。”

秦湾开发区到沈南起码要五个小时,九点半之前到,刨去吃早饭的时间,那要晚上三点就从平州出发。

“可以,你通知谭主任。”廖湘汀道。

………………………………

为什么要去得这么早,早上六点钟出发也来得及。

岳文很不解,但他知道,两个同是正厅级的领导去省里给人拜年,那就是非常看重一件事,有求于人家,那这件事,肯定非核电莫属。

与小武作伴,路上倒不寂寞,但到了家,岳魁与方秀半听说他晚上还要回去,赶紧把年夜饭的饭菜往上端。

岳言当着小武的在不好说什么,但偷偷埋怨了千百句,“你们家领导是不是周扒皮啊,哪有这么使唤人的?”

岳魁倒很高兴,“吃完饭你无非就是找你那些狐朋狗友打扑克,干点正事比打扑克强得多。”他心里知道,这是领导的重视,发自心眼里很为儿子自豪、高兴,这小武开车不喝酒,明天早上三点钟还要出发,岳文也不喝,岳魁倒是高兴得一瓶白酒下去了半瓶。

西霞口市委办也给了一份年货,是市委办一个副主任亲自送来的,但西霞口也在争核电,瓜田李下,岳文只是打了个电话表示感谢,并没有答应对方过年一块吃饭的提议。

等两人从西霞口回到平州已是晚上十二点,小武在家里吃了饺子,岳文在廖湘汀家里吃了饺子,三人上车直奔高速路口。

到了高速口,谭文正的车早已等候在那里,在空旷的高速上,在满耳此起彼伏的鞭炮声中,在夜晚璀璨绚烂的烟花中,两辆车子的车灯划破黑暗,如箭一般直奔沈南。

新葡京娱乐场www.71wx.com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