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娱乐场网 书库 排行 繁體
腹黑狂妃:夫君乖乖不要逃

《腹黑狂妃:夫君乖乖不要逃》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1683章 第三空间

手机用户请访问:手机网

但她总有各种各样的理由来找叶云天。 ?壹??看书 要·C?OM

女人啊……

叶云天暗笑,两天后你就为人妇,再过十二日你就要变成小寡妇了,想必那时你的表情一定很丰富,只可惜我是没机会看到了。

租赁的马车比上次出谷的那一辆要小了许多,这样两个人也可以靠得紧一点。

萧凡瞧了瞧新娘子,火红盖头之下看不出表情,身子有些微微发抖,再瞧了瞧新郎叶云天,是一脸的冷笑。

萧凡厉声道:“叶云天,你可承认王许恨所指?”

他停止了双腿的颤抖,嘿嘿冷笑:“老黑,忘了告诉你,我也疯了……”

江落妃双用力挣出他的怀里,咬牙切齿,含恨道:“你……你骗我,你不是人!”

影叶云天若无其事地站直了身体,还显得那般的昂扬,不可曲折,他一字一句皆发自肺腑地道:“亲姐弟亲兄妹又如何,这一点,我们的母亲比你可想得通多了。另外,我虽然只不过是一只影子,但我肯定,这些年我所做的,一定比真正的叶云天做得更好!普天之下,配得上叶云天名字的人,只有我一个!”

肃杀之气完全是从黑服青年身上发出的,那是杀人如麻的人独有的气息。

美丽可爱的公主,无故被卷入纷争。而他,绝不是公主的王子。

冥界出兵人界的空前一战,还未正式开始,就已匆匆结束。

青虫破茧成蝶,蛇蜕皮仍然是蛇!

升华至极境可能已经失去了原本的“真我”……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混蛋涅之后仍然是混蛋,顶多变为更大的超级混蛋而已叶云天永远不会变成别人,就像别人永远不会变成他一样。壹看

咬碎钢牙,极尽痛苦,千锤百炼的是不灭的心!

诡异的画面,一柄神光灿灿的宝刃插入了浑身焦黑之人的脊骨中,但那个过程却是那般的自然,仿佛宿鸟回林一般,本该如此,未有不妥。叶云天的身躯,似乎本就是承影最好的剑鞘。

承影完全没入叶云天的体内那一刻,一股清凉无比的感觉顿时冲入四肢百骸之中。一只巨大的光茧包裹着叶云天冉冉升腾,轻松地破开岩浆内乾坤鼎碎片的限制,飞落至岩层之上。

“咯咯!”

一阵骨节碎裂的声音响起,接着仿佛又重组了一般,继续“噼噼啪啪”爆响,反复九次之多后,包裹着叶云天的神光速退。

三年来,光是时光磨损,就足以令衣物失新。更何况这三年来叶云天已杀了无数该杀之人?

“凭你还不配来终南山撒野!”叶云天冷笑,面如岩石,“大乱已起,你若是趁机来找玉阳子,就赶紧和他离开,从此双宿双栖,也是美事。”

“还不够美,”妖狐狐媚地笑着,如水的眼波勾魂夺魄,“重阳老道不死,我们就不得安宁。玉阳,你出来吧!”

二十几位姑娘都是极品美人,是公子大江南北收罗而来的。

叶云天站在废墟上。

或许剑魁大叔来找他,是向他求援了。剑魁本来重伤气愤,加之看到叶云天与忘忧的亲昵状,才会不由分说地出手,才会带着绝望的悲歌粉身碎骨。

叶云天有一种来自内心的惶恐,他的手里已没有了剑。

同床异梦的日子,想必一直会持续到老死。

谢苍生的目光中忽然露出了一股说不出的乞求之色,抓住叶云天的手,激动地说道:“二弟,你了解这桩婚事对我有多么重要,所以你一定要帮我!”

可惜,所有的打击都不能击倒叶云天顽强的意志。

他不想要孤独,一刻也不想!他想回去,承认自己,承认过去,承认一切。但是他已找不到回道观的路。

这样的问题她从未想过,她始知佛圣的高深莫测。

“诸位都已中了邪,虽然不一定听得懂我的话,但还是请诸位放过我的朋友们,”叶云天的声音飘忽不定,忽远忽近,似左似右,反正望不见人影,继续道,“嘿嘿,不然,只好将各位一一宰了!”

话声一落,鬼魅般的人影一闪,挟持澹台月的那名修者双臂齐断,紧接着澹台月的身影一阵飘忽,便不见了。

是引领死亡的门,还是走向新生的门?

身体已经不属于自己,如游魂般飘向未知的门。刹那间,门开一缝。缝中是光,满满的光……

叶云天双眼微睁,入眼是耀眼的光。

赤霄,帝王之剑。

狼人已爬起,疯了般扑上来,挡在叶云天身前,喉咙里是野兽低沉的咆哮。

广仁王道:“老龙此行并无敌意。”

“所以你应该走,立刻走!”

“我不走,”欧阳青青态度很坚决,“如果你是黑杀大人,我愿意继续跟着你、如果你不是,我也愿意跟着你对付黑杀。”

他们是父子,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但七杀女已决定牺牲。

“你想干什么?”燕夕哆哆嗦嗦退到大树脚底。

“我想干你!”上官烈挂着淫猥的笑,步步逼近,“好妹子,我实在是忍不住了……”

叶云天心中一凛,收摄心神,却听见上官飞燕的哭声已熄了。

她的声音幽幽传来:“我没想到,他竟然是这样的人!”她的语气已变,不再是软弱的弃妇,而是复仇的女神。

叶云天淡淡道:“他是这样的人,也不能怪他!似乎应该怪楚老头,可是楚老头是为神剑而杀人,所以神剑才是罪魁祸首,要怪只能怪铸剑的欧冶子,怪只怪他技艺无双,遗下如此神兵利器。所以说,这世上的好东西基本上都包藏着极大的祸害!如果真要怪,只怪造化无常,只怪人心贪婪,欲壑难填。”

公子一不做二不休将未走的客人全部揪出,在后院里一个个砍了脑袋。老板见事情闹大了,也弃店而逃。

时间是在几天前,那时叶云天还在养精蓄锐,准备着与谢苍生的最后一战。

飘香谷重建已毕,医神之名在紫冉、墨香、茗香、沉香的努力之下再次树立,前来求医的修者络绎不绝。

“废话!”叶云天没好气地道。

独孤不死,院长只怕也是难以交待了!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