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娱乐场网 书库 排行 繁體
当前位置: 新葡京娱乐场网 > 冥主最新章节列表 > 第27章 相遇
冥主

《冥主》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27章 相遇

手机用户请访问:手机网

女郎不是第一次到人间来,但这次终归是不同的。她有手有脚,得了人身,再不是由人摆布的盆栽。

人间的一切都让她熟悉且陌生,以前她只能看着红尘种种,现在她也能参与其中。从一开始尽量避开人多的地方,到后来她却有了两百个手下。

天知道她怎么由一个被老弱病残拦路抢劫的妖魔,变成了他们的头领的。大概是因为同情心吧。

她现在觉得许多人活得不如一株花,一棵草,因为只要有阳光和水,作为花草便会很满足了,而人不会。她以为让他们吃饱喝足便能让他们变得自在和快乐起来,显然她是想多了。

“随缘而遇,随遇而安。”女郎还记得女冠给她说的八个字。

山寨不是让她能“安”下来的地方,于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她离开了。

她一路游山玩水,走走停停,来到了江州。

一场秋雨一场寒,十场秋雨一身棉。

现在已经是江州府第十一场秋雨,街上的行人都撑着油纸伞,穿着厚厚的棉衣,无论是身姿娥娜的少女,还是徐徐老去的妇人,如今看起来都是差不多的。

故而仍是身着绿色襦裙,在街边屋檐下躲雨的女郎,便显得格外突出。

何况她是那般美丽,有几个行人看见他忘了挪开眼,不自觉撞到别人,引起一阵吵吵嚷嚷。

严丝合缝的马车里亦是没有寒气和雨水的,忽然间马儿停下。原来又有一个人行人因为偷瞥女郎的秀色,便差点撞到马车。

季寥坐在马车里,他心灵微微一动。

自从上次从佛塔出来之后,他精神境界得以升华,灵觉又比过去敏锐了不少。有一丝很淡的妖气在周围,季寥没有管差点被马车撞到的行人,而是往右偏过头。

他的目光能透过车厢紧紧闭着的窗帘,清清楚楚看到外面。

许久,

许久,

许久。

他心里涌起波澜,因为他看见了一个绝不该见到的人。埋藏在心底的记忆,仿佛开闸的洪水涌出,又很快被抑制住。

屋檐下,雨水打落,仿佛珠帘。女郎的美丽,亦在水帘之下,愈发朦胧空幻,让对她惊鸿一瞥的行人们更是好奇不已。

而她已经习惯了这种目光。

行人在看她,而她在看雨。忽然间心灵一阵悸动,女郎看向大街上一辆马车。

从马车上下来一个僧人,撑着油纸伞,杳然而来。

“他是来找我的。”女郎无端做下这个判断。

不一会,僧人便站在她面前。

“我知道姑娘不是人。”僧人开口第一句,便让女郎震惊。

草木之属成精,身上的妖魔气息本就很淡,何况她很会掩盖自己的妖气,但仍旧没有瞒过对方,可见这僧人的修为很是高明。

这句话响在她心灵里,旁人亦是听不见的。

女郎警惕道:“你想怎么样。”

“跟我走。”僧人言语平淡,却有一种不容人拒绝的威严。

女郎不知道为什么,竟真的跟着他走了。

看着女郎顺从地跟僧人同撑着一把油纸伞,旁观的人都很艳羡,但又觉得两人确实很匹配。

虽然男的是僧人。

…………

雨越下越大,一辆马车停在一座凉亭旁边,车夫在马车上。而僧人和女郎相对坐在亭子里,亭子四周是风雨交织而成的水幕,仿佛让两人处身在了另一片天地里。

季寥微笑道:“你叫什么名字。”

“葳蕤。”女郎下意识回道。她发现自己报出名字后,这位平静淡然的僧人,眼中不自觉兴起一丝波澜。

季寥道:“名字很好听,你长得也很美。”

他运起太虚天眼,看到了她的本尊,那是一株紫荆花。

虽然已经过了千多年,但实际他在人世间的时间并不长,有许多事他还记得,故而此刻也已了然。

当年便在想,她千百年后可能会成精,如今过去猜想的事情,的确真实到了眼前。

毕竟她能算他的同类,亦跟他有一段缘法,故而季寥不打算拿她怎么样。

女郎道:“我不是那种坏的妖魔,我没杀过生,更没害过人。”

不知是因为害怕对方法力高强,还是别的原因,女郎向僧人解释。

“我知道。”季寥缓缓点头。

“你相信我?”女郎道。

“是的。”

僧人的话语总是那么平和淡然,使女郎不禁想起了很遥远的时候,恩公亦有类似的气质,可他们俩却毫不相干。

季寥道:“你应该才化形未久,对么?”

女郎点点头,说道:“是的。”

季寥微笑道:“为什么要来江州府。”

他跟她说话的语气,就像老友重逢后的寒暄。女郎渐渐没了警惕。

“我一个人也不知道往哪里去,就到处走,无意中逛到此地来的。”女郎还把自己到人间以后的事情说了出来,她将她被人抢劫,然后做了抢劫她的人的寨主,她用她的能力让这些人得到了粮食和水,但他们想要更多,这让她很有些不安,于是她就离开了。

季寥问道:“你觉得做人好么?”

他的经历跟女郎有一些相似的地方,因为很久以前,他是一株草,那时的他也不怎么懂人到底是什么的。

女郎道:“比原来好,因为可以到处走,看到很多新鲜有趣的事。”

季寥道:“你觉得做人最重要的是什么?”

“自在和快乐吧,可是我看到很多人都过得不自在,也不快乐。如果他们试过不能动,不能说话,只有寂寞和山风陪伴自己,那些人就会知道他们现在的一切,有多珍贵。”女郎沉吟一会道。

季寥深以为然的点点头,他处过更寂寞的场景。他作为一株草时,连阳光都没见过,更没有风雨相伴。

随后他又道:“我还有一点私事要去处理,如果你遇到了困难,可以去府学宫或者兰若寺找我,我一般都在这两个地方。”

“你这要走了么?”

“还会再见的。”

“我没事可不可以来找你?”

季寥微微沉思,随后笑道:“我很欢迎。”

“这个算不算你拿我当朋友了?”她不是人,所以不清楚,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时,即使对别人很有好感,但大都是会观察一段时间,才将这人跟朋友划上等号的。

好在,季寥也不算人。至少不是一般人。

新葡京娱乐场www.71wx.com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