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娱乐场网 书库 排行 繁體
当前位置: 新葡京娱乐场网 > 相公罩我去宅斗最新章节列表 > 183、陈氏亏棺材本
相公罩我去宅斗

《相公罩我去宅斗》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183、陈氏亏棺材本

手机用户请访问:手机网

“……你还没输?方玉婷还不是在你婆婆面前,把你吃的死死的。”陈氏冷哼,方玉荷什么性子她还不清楚,女儿在娘面前逞能,不知道有什么好装的。

方玉荷不爱听这大实话:“母亲怎么总向着她说话?”

“不是我向着她,如今咱们不是有求于人么?”陈氏笑笑:“能屈能伸,才是正理。”又命芍药:“去叫四小姐来,趁早告知了实话,叫她死了这条心。”

方玉露听说从家少爷是要进宫官选的,先是吃了一惊,就在陈氏以为她要哭闹的时候,方玉露不紧不慢的发话:“我就不能进宫参选吗?”

“……”方玉荷和陈氏都被她的想法吓了一跳,一时不知道怎么接话。

“我听说城东有人家,姐妹易嫁的。说是姐姐跟人跑了,妹妹嫁过去。”方玉露笑着:“正好我听说玉珠姐姐不也爱进宫参选,我顶替她去!”

“你胡说什么?你顶替她?别说这是欺君大罪;就算你真的成功了,能保证一定可以嫁给从家少爷?”陈氏怒道:“真是年少不懂事!不知道利害。”

“母亲想岔了。”方玉露仍旧笑嘻嘻的,没把陈氏的呵斥当一回事:“谁说我一定要保证嫁给从家少爷了?那参选的世家公子哥儿那么多,到时候,只怕相貌身世比从家少爷好的如过江之鲫……任凭进了谁家,都只好不差的。”

陈氏和方玉荷皆是大惊,没想到一向不显山露水的方玉露居然有这么大的野心,忙道:“宫里面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我不怕。母亲这些年苦心教导我,不就是为了嫁个好人家,做个锦衣玉食,荣华富贵的当家主母么?”方玉露笑:“有这个机会,错过可惜了。”

“什么机会,这是欺君之罪!”方玉荷大怒:“赶紧收了你那心思。”

“不会欺君的。我问过了。”方玉露笑得笃定:“只要二叔愿意推举我去参选即可,我虽不是他亲闺女,可是也是侄女,有这样的先例。”

“那是方玉珠的名额……”陈氏提醒道。

“所以呀,要玉珠姐姐把这个名额让出来,反正她也不想去。”方玉露似乎掌握了一切。

陈氏与方玉荷面面相觑,半响后陈氏才道:“这件事情你筹划多久了?”

“母亲请大姐去帮我打听从家少爷的婚事的时候,我见好几天没信,想来那个方玉婷不大愿意帮忙的,索性就给从七小姐写了一封信,套了她的话,她昨日就回信了,我就起了这个心思,顺道连玉珠姐姐的口风都探好了。”方玉露有一种窥见机会的得意感:“如今,一是要二婶和玉珠姐姐同意不参选;二是,请州府老爷改名册。”

“第二桩事没问题,我跟州府夫人熟悉,花点银子也就办了。”方玉荷看了陈氏一眼。“就是玉珠那里,她性子素来温和,想来是会同意的。”

母女三人就这样将事情敲定。

陈氏起身去二房去说,没想到被方玉珠一口回绝:“大伯母费心了,不知道是谁跟您说的这种话,简直别有用心,败坏我爹爹的名声。”

陈氏以为自己面子不够大,又找上何家贤。

何家贤倒是觉得这个是个好主意,反正方二老爷家里出了女孩子,不管是亲闺女还是亲侄女,都能交差了,一举三得。

方玉珠却点着她的额头:“你傻呀。”

官员的女儿想不服从安排参选,那简直就是“藐视圣恩”。皇上赏赐的姻缘,就算是火坑,也得跳了还要叫“谢主隆恩。”

陈氏没做过官太太,以为什么都能变通,才会被方玉露怂恿来提这个话。

方玉珠也不可能跟一个长辈说:“你不懂规矩。”只能表示自己没那个意思。

就算有,也只能私下里牢骚,抗旨不遵?她可不敢拿她爹的前程开玩笑。

对着何家贤就将实话和盘托出:“别说圣上只是叫我参选,就是叫我去死,我爹也会毫不犹豫的把我交出去。你以为什么事情都能变通?都能想办法?没有。天子面前就没有商量的余地!”

何家贤又上了一课,自然也不敢原话说给陈氏听,只说方玉珠还是决定参选。

方玉露听了道:“玉珠姐姐与她向来交好,我瞧着是她没用心罢。”

陈氏也是心有疑惑,只按下不表。

到深秋的时候,私塾招来了新的老师,何儒年没有被选中,彻底赋闲在家。

何家贤一得知这个消息,立时去找了方老爷。

方老爷的确很忙,一面看账目一面道:“若是内宅的事情,该去找你母亲先商议才是。”

何家贤忙道:“媳妇不是不知道规矩的人,只是此事特殊,事关方家前程,我想还是直接禀明父亲更加妥当一些。”

便将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日思夜想的“开办族学”的事情说了。

方老爷听了她的计划,半响没作声。

何家贤怕他不同意,忙道:“儿媳算过了,家里光是给四婶家的弟弟读书每月都要出二十两银子,可若是将几位弟弟一齐集中,请先生来教,一个月的束脩也要不了多少银子。更何况,大嫂要生了,林姨娘也要生了,这些后嗣子弟将来也要读书的。”

方老爷瞧着她笑了一笑:“想得很不错。”

何家贤见他并不欣喜,也不赞同,不由得十分失落:“不知道父亲还有什么顾忌?”

“我没有什么顾忌,十分赞同。可是你大概没有去了解,像咱们这样的经商人家,是不许超过三人以上,单独请先生教授的,更不能私自办学!”方老爷说完,喟然长叹:“我何曾没有想过,只可惜……”

何家贤一愣,还有这种法律法规?她以为请先生教自己家的孩子,就跟请家教一样,是自由行事的。

碰了这么个硬钉子,何家贤准备的一大套的说辞,全都消散不见。

片刻后,她才道:“若是请亲家教外孙,那是不犯法的吧。”

“都一样,不超过三人私自收徒,不算犯法。”方老爷笑着合上账本:“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何老先生现在赋闲在家,你想请他教方家的子弟。实不相瞒,我在老四跟着你学习的时候,就起了这个心思,已经去请过三次,都被何老先生推辞了。如今,我想他即便是要教,也不会教我们这种商家子弟。从家、白家还有一些世家大族的族学,都已经发了帖子请他去了。”

何家贤只得悻悻作罢。

“方玉珠不同意又如何?州府夫人说她有法子直接把妹妹报上去,用二叔的侄女名义。”方玉荷回娘家禀告结果,得知方玉珠那边没成,如此说道。

“那若是你二叔……”陈氏有些担心:“这不成欺瞒了吗?再说,若是落选……”

“母亲,你就是这种瞻前顾后的性子,才在方家没有威严。”方玉荷冷笑道:“若是成了,二叔难道去举报自己亲侄女欺瞒,让她获罪?连累方家?若是不成,就更当此事没发生过,默默地就算了。若是提前说明,二叔那个性子,肯定不允许的。”

陈氏一听她分析还真是如此,便笑着道:“如此倒是一条妙计。”

“不过可不能让州府夫人白帮忙呢。”方玉荷适时开口。等陈氏望过来时,便伸出一只满戴着玛瑙戒指的手:“她要五千两。”

“这么多?”陈氏沉吟:“我一时拿不出来这么多银子……容我想想。”

正说着,芍药进来,将何家贤去找方老爷的事情说了,因为不是什么私密的事情,根本没有背着人,一眨眼功夫消息就传过来。

陈氏听闻此事,冷笑着道;“她倒是好想法,竟然越过了我去,直接找老爷说,根本没有把我放在眼里。还想给她爹找一门好差事,也来吃方家的喝方家的,她想得美!”

只是内心并不是很信,疑心何家贤对外说是族学的事情,只怕私底下跟方老爷说自己挪用公中的银子的事情。

好在公中的银子她已经与周氏言明,换了方氏的银票走账。又用厨房的采办职权,让周氏免了那一万两银子的账目。

周氏虽不情愿,却清楚知道,这是陈氏给她脸面。若是陈氏不给,拖着不还,她也无法,只能欣然领受,心里越发对陈氏不恭敬了。

方玉荷便笑着道:“母亲还是太仁厚了。您瞧瞧我婆婆,杀伐决断,我和方玉婷在她眼里,就像是一只见了猫老鼠,被她提溜的团团转。”

侯夫人的厉害,陈氏一直佩服并向往,此刻听方玉荷提起,也露出钦慕之色:“只可惜啊,我没她的眼界和手段。”

“要什么眼界和手段,您是婆婆,一个孝字就能压死她,还用得着讲手段?”方玉荷对陈氏的理论嗤之以鼻,却不敢明着显露:“不说别的,我婆婆叫我把翰哥儿寄到她膝下养着,我尽管万般不愿意,我能说一个不?敢说一个不?”

陈氏听了只心里一动,方玉荷却已经转移了话题:“母亲快些做决断吧,州府夫人那边还指着您回话儿呢。”

“这不是小数目,我过两日派人去给你回家。”陈氏答应了一声,又陷入沉思。

方玉荷见她几千两银子也要犹豫,眼神闪烁了几下:“若是四妹妹被哪位高门大户选中,那可是一辈子的荣华富贵啊。”

陈氏一听彻底下了决心:“你去应承州府夫人,银子我过几日给她。”

方玉荷脆生生的答应了回去。

陈氏唤了金娘子进来,小声问道:“咱们攒了多少银子了?”

“不过三千两。”金娘子看了看账目数了一下:“还不够一万两,您是要提前还给舅太太?”

为了摆脱薛舅妈的阴魂不散,陈氏当了不少首饰,又卖了名下的一间铺子,一直在筹钱。虽说薛舅妈咬死了只要字画不要银子,可陈氏哪里去给她弄字画?只能想着银子先攒够一万两,再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得声泪俱下,如论如何把借条先拿回来再说。

毕竟不能真的赔上方其业的一生,去娶那个刁蛮任性,一无是处的小商户的女儿陈玉敏。

“不还,拿五百两出来。”陈氏咬咬牙,发了狠:“她居然瞒着我去找老大媳妇,若不是老大媳妇告诉了我,我还不知道她已经起了要置我于死地的心思。她到处说,总有一天要走漏风声的。”

“奴婢知道,这不是要凑银子还给她吗?”金娘子有些不解。

“四丫头那里也需要银子。”陈氏算了算:“你把我在西郊的那个庄子卖了,尽快脱手。”

“夫人不可,那可是您陪嫁里面最值钱的一块地了。”金娘子忙劝阻:“舅太太不讲情义,咱们多求求她也就是了。”

“夜长梦多。”陈氏既然起了心,就没有收回去的道理:“庄子也必须卖,都是我的儿女,决不能厚此薄彼。”

金娘子抹一把眼泪:“人家的儿女都是孝顺的,怎么偏几位小姐少爷,全都是讨债一般的,把你搜刮了个干干净净……”

“快别胡说,只要她们都过得好,我没什么委屈的。我老了,那些银子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陈氏叹口气:“倒是儿女们都大了,各自有主意,我管不了了。如今,只能含饴弄孙喽。”

金娘子一愣,还没发问,陈氏就对她道:“你去跟老二媳妇说,我闲着没事,帮她带带小然然。她不是要搞什么族学吗?成天操心这些事,只怕孩子也带不好……”

陈氏和金娘子的到来,对何家贤来说,是一个噩梦。

当陈氏说膝下孤寂,要亲自带然然时,何家贤浑身打了个冷颤。

但是祖母带孙女,却是天经地义的,谁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何家贤瞧着金娘子唆使丫头们把然然抱走,想上去抢,却被芍药隔开来:“二奶奶有什么意见还是去跟夫人说罢,奴婢只是奉命行事。”

说是抱走,莫不如说是抢走。

红梅已经拔脚往外溜去。

其余的丫鬟们见何家贤不乐意,也都冲上来将人团团围住。

“反了你们了!这个家谁是当家的?”金娘子怒喝:“回头都赶出去!”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