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娱乐场网 书库 排行 繁體
相公罩我去宅斗

《相公罩我去宅斗》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210、作死

手机用户请访问:手机网

菊香不解的看着何家贤。

梦梨只得尴尬道:“这位是何家的春娇姨娘。”

菊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点点头,行了个礼,才对何家贤道:“四奶奶说了,孩子满月酒,她到时候给您下帖子,请您一定要去呀。”

何家贤笑着答应下来,看春娇忙不迭的把小金果子装进自己的荷包里面。

挨到傍晚时分,珊瑚跟着红梅过来回话,大意是说何儒年一走,春娇就要拿银子买衣裳,徐氏不给。

那个游方郎中的方子,徐氏也不要,更怀疑春娇跟人串通好了讹诈银子的,珊瑚气不过就跟她吵起来。

春娇就带着孩子哭哭啼啼的跑出来。先是到何伯年家,谁知道没人理她。

这才又到何家贤这里。

“既然是误会,我娘也说不需要方子,那姨娘就跟着珊瑚回去吧。都是一家人,没有隔夜仇的。”何家贤道。

春娇眼珠子四处打量了一下,苦笑着道:“老爷不在,我就是个苦命的人,谁也不拿我当回事。回去不是不行,可若是她们两个又合起伙来欺负我,到时候我还得再跑出来麻烦二姑奶奶不成?索性我就在这里住着,等老爷回来为我做主。老爷走时也说过,若是有什么困难,就找二姑***。老爷这次出门也是为了方二爷求学呀。”

珊瑚听了气不打一处来,只是碍于何家贤的面子,没有说什么。

何家贤听了,这才明白春娇的算盘。

敢情是以前何儒年在的时候,她不敢到方家来打秋风。如今何儒年一走,她就立刻来了。

自然是更加不敢留。

“你跟长谨跟珊瑚回去,我会叮嘱珊瑚的。”何家贤冲珊瑚使个眼色:“爹虽然出去了,可是到底是希望你们能和和睦睦的。我也会时常回家看顾。”

春娇还想说,珊瑚已经没有耐性跟她耗,怒道:“若是你今日不回去,老爷回来我自然也会一五一十的跟他禀告。看看到底我和夫人做了什么厉害的事情,逼得你带着小少爷出来住。且不说别的,夫人不要那游方郎中一百两银子的药方子,还有错了?”

春娇本就是找个由头而已,见珊瑚话说地坦白,一时下不来台,支支吾吾的道:“既如此,我便跟你回去。只长谨跟然然玩的挺好的。叫他叔侄女在一起多玩会儿吧,然然也有个伴。住几天再回来。”

何家贤对这个倒是不排斥,虽然明知道春娇打的什么算盘,却也是笑笑:“可以。”

春娇自然是高兴的紧。

来看何家贤的人出手这么阔绰,日后还能少了长谨的?

因此期期艾艾叮嘱道:“若是……若是有人赏东西给长谨,你可帮他收着点儿。别给他自己玩,玩丢了。”

她如此一说,在场的丫鬟们全都知道她什么意思。熟悉的不熟悉的,都带了几分鄙夷,只是见何家贤不说什么,倒也撇撇嘴,互相交换个眼色就罢了。

只是在何家贤看来,春娇的如意算盘怕是要落空。她认识的人里面,也就从四奶奶家有这样的规矩,而且出手大方,换了别人,只怕没有进项的。

如此,终于将春娇打发了,吉祥和红梅均是松了一口气,生怕她又来吵闹。

何长谨见姨娘走了,倒是哭着吵着要跟着她。春娇有些犹豫了一会儿,摸了摸荷包里的小金果子,狠狠心转身走了。

然然见何长谨哭了,只会摸他的头,也不会说话,就“嗯嗯嗯呜呜呜呜”的瞎叫唤,又用胖爪子去给他喂糕饼,吃了几块,两个人又和好如初,一起哈哈笑起来了。

何家贤瞧着心情大好,晚上又自掏腰包给何长谨加了几个不错的菜,发觉他很喜欢吃肉,炖的糯烂的猪肘子吃了一块又一块,小脸全是油。

白天有吃的哄着还好,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却开始打闹着要姨娘,哭号了许久。

然然还想给他抹眼泪,却被他一脚踢倒,惹得然然也哭了起来。

红梅怒得抱起然然,何长谨却扑过来朝她手上狠狠咬一口:“你们都是坏人,我要我姨娘。”

红梅一把将他推开,理也不理何长谨。何长谨便又对着房顶放开喉咙大声哭嚎起来。

红梅实在看不下去,拍拍然然,对着何家贤道:“二奶奶,瞧这孩子,熊得很,还是别把小小姐跟他放在一个铺上睡吧。明儿个奴婢找个什么借口给他送回去,瞧这教的什么样子。”

何家贤也心疼然然,却不一味只护短,想了想才道:“正是因为熊才不能送回去。若是长此以往,只怕何家这根独苗,就要毁在春娇手里了。”

何长谨还在“哇哇呀呀”的哭着,将床上的被子枕头胡乱扔胡乱丢,有一个枕头丢在何家贤脚下。

何家贤也不理,只命人拿来好吃的糕点。

何长谨苦累了,终于向糕点妥协,吃了几口沉沉睡去。

春娇到底舍不得儿子,每隔两三日就要过来瞧一眼。见何家贤处并没有没有客人来访,只能又悻悻的回去。

陈氏干涉的越来越多,何家贤手上的事情也越来越多,两个孩子那边就有些顾不上。

这一日约了几个掌柜的,正在看要采购的货品,红梅慌慌张张跑过来:“二奶奶,小小姐被何少爷把头打破了。”

何家贤吓了一跳,忙丢下正在商谈的掌柜们,急忙朝汀兰院跑过去。

那一面,吉祥已经忍不住扇了何长谨一个耳光,何长谨也哇哇的大哭着。

何家贤见然然额头上一个长口子,破了皮出了血,心里一阵疼。

然然大概是哭累了,此刻只蜷缩在吉祥怀里,像是一只无助的小猫咪。

何长谨的脸上微微有些红,吉祥已经请罪:“他拿茶杯砸小小姐的头,立时就破了。奴婢一时生气,忍不住用手打了他的脸,请二奶奶责罚。”

何家贤只能又哄又劝,一面让红梅带着然然去大夫处包扎,一面又好声好气跟何长谨讲道理。

何长谨听得懂,却不肯表态,只一味哭着:“我要去找我姨娘,你们打我。你们打我……呜呜呜。”

说着起身就往外面跑,何家贤费尽力气才算拉得住。

外间却已经哄闹起来。

春娇不知道何时来的方家,进了汀兰院的门,吉祥也因为出手打了孩子,主动跟她道歉,谁知道春娇根本不听,一听见吉祥打了何长谨,伸出手就去扇吉祥的脸,连扇了两个耳光且不解恨,抓着她的头发就往下薅:“小贱蹄子敢打我儿子,我跟你拼了!”

吉祥开始并没有还手,听见春娇叫骂,忍不住也伸手去打她,两个女人撕作一团,春杏等人忙过来拉架。

何家贤抱着挣扎不已的何长谨立在门口,也不做声,就等她们二人像是斗败的公鸡,打累了披头散发被众人按住,才居高临下扫了一眼。

何长谨忙伸手对着春娇:“姨娘!”

春娇也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扑过来:“我的儿呀,你可受苦了,你多少也是正经主子呀,断没有让一个丫鬟打了的缘故……这真真是欺负人。二奶奶,这事儿你必须给我个说法儿,你身边的丫头居然打人打到你娘家人身上来了……”

何家贤怒道:“你不是也打了她吗?”

说完把何长谨给春娇抱着,自己赶去大厅处理采买的货物。

“那怎么能一样!”春娇将何长谨接手后往地上一方,怒吼道:“她是尊卑不分,以下犯上……”说完拉着何家贤不让走。

陈氏正在沁心院给方其宗喂药,听了芍药的禀告,笑着道:“让她乱去吧,你趁机把老爷请回来,看一出好戏。看这次老爷还怎么偏帮她!”

方其宗急忙制止:“此举不妥。光是去请父亲,难道父亲看不出来母亲存了看笑话的心思?”

陈氏一愣,问道:“那你说怎么办?”

方其宗道:“母亲您去处理此事。万不可让何家贤吃亏。”

陈氏脸色一冷,手上的动作也停顿:“凭什么?再说我又不当家了,才不管这些事。吃力不讨好,最后还惹得一身腥。”

方其宗耐心劝道:“您可以这么想,但是不能这么做。您虽不当家,可到底还是长辈。此事您护好了方家的颜面,父亲自然会分明的。她到底年轻,家世又不好,难不成还真的让一个小门小户没有正经能力的人,去掌管咱们方家的体面?那不怕丢人?”

陈氏听了这才松了神,把药碗给了周氏,起身领着芍药去汀兰院。

方其宗对周氏没个好脸色,撇过头去不肯吃她喂的药,只逗弄着乾哥儿笑着,弄得周氏好不尴尬。

路上碰见后院采买管事,见着陈氏忙请示道:“那一摊子货物都扔在大厅,几位掌柜的都等急了,问还要不要,不要的话定金银子可不退,他们还有别的事情赶着回去处理呢。”

陈氏像是听不懂一般:“二奶奶遇到的事情有些棘手,据说小小姐被打破了头,只怕那面一时顾不上。既然掌柜们的有事,就只能让他们先回去忙,过几日忙活完了再来。”

管事娘子忙道:“那可就算咱们毁约,货物他们都存在店里,只等二奶奶看过样品后送来。今日若是不付后面的银子,那他们走了定金可就不退……”

她话没说完,陈氏已经快步往汀兰院走去,留下芍药冲她大吼:“夫人的话没听清楚吗?让那些掌柜的先回去。小小姐出事啦,哪里还顾得上他们!”

管事娘子受了这一顿呵斥,有些慌神,再想到最近何家贤到底是要事事请示陈氏,只怕陈氏的话是管用的,便回去回了那些掌柜的们。

这边春娇还拉着何家贤不依不饶的怒骂,非要何家贤惩治吉祥给她个说法。

陈氏进来了一瞧,立时对芍药道:“哪里来的泼妇,到方家来撒野,给我按住了!”

说完又命一个婆子从屋里头搬了一把太师椅,坐下来,气势威严,像是县太老爷一般审案子的架势。

何家贤见她掺和,忙道:“都是小孩子打打闹闹的,不妨事。母亲还是回屋歇着吧。”

春娇一听忙连滚带爬到陈氏跟前,一把鼻涕一把泪:“夫人可要为何家少爷做主。这当姐姐的纵容奴才打小孩子,还是小主子,不知道方家还有没有规矩了。”

吉祥在一旁怒道:“那也是何少爷先打的我们小小姐。”

“打了又如何?舅舅不能打外甥女?大一岁也是长辈!”春娇怒瞪回去:“再说了,小孩子家顽皮,打闹很正常的。你身为一个下人,却出手打何少爷,胆子也太大了!”

陈氏听明白原委,笑着说道:“既如此,然然也破了头,何少爷也挨了打,就当扯平了。吉祥以下犯上,出手打何少爷,该罚。就罚两个月月例。银子就赔给何少爷。”

春娇不忿,正要开口争辩,陈氏又道:“若是姨娘非要打吉祥出气,只怕方家的丫鬟们都不答应的。我们家的丫头虽不是什么尊贵身份,但是走在燕州城的大街上,不少人还是给几分面子的。”

言外之意,你也是个身份卑微的人,比丫头们好不到哪里去。

春娇一听就悻悻闭了嘴,不敢得罪陈氏。

又听陈氏道:“你心疼何少爷的这份心,倒是感动了我。这样吧,我自己出五十两银子,给何少爷买些好吃的,哄哄,此事也就算过去了,你看如何?”

春娇眼里冒出星星,自然是不住的点头,高兴地很。

吉祥愤然,怒道:“那咱们小小姐被砸破了头,又怎么算?”

陈氏脸色一青,怒道:“主子说话你插什么嘴?声音还这么大!芍药,掌嘴!”

芍药气势汹汹的过来,撸起袖子就要开打,何家贤不动神色抢前一步,站在吉祥面前挡住她。

芍药无法,只能回头去看陈氏。

何家贤立刻说道:“母亲处理得当,儿媳深感服气。只是这银子无论如何不该母亲出,儿媳出才是正理。”

新葡京娱乐场www.71wx.com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