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娱乐场网 书库 排行 繁體
当前位置: 新葡京娱乐场网 > 偏就不谈爱最新章节列表 > 一零三:我曾在你心尖过
偏就不谈爱

《偏就不谈爱》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一零三:我曾在你心尖过

手机用户请访问:手机网

方敌川居高临下望着这混乱,“负罪感会伴随你们一生……”

赵佳圻摇头,落泪,再摇头,再落泪。

“不,方敌川……你告诉我,你是开玩笑……方敌川……”

她脆弱的膝盖擦着地面,一步,一步,向前移着,直至方敌川跟前。

她佝偻着身躯,“告诉我,这是开玩笑,开玩笑的啊,我不接受……”

语至最后,她声音嘶哑,脖颈皮肉拉伸,拽出一条鲜红。

她整颗心都快炸裂了。

方敌川一眼不眨盯着她,“抱歉,佳圻,你最好的朋友没了。”

赵佳圻咬紧齿关,无法缓气,她耸着背部,从地上爬起来,颤颤巍巍走到宋阮芝面前。

脸上,干涸的泪,始出的泪,叠加,蔓延,根本收不住。

丁美妍下意识挡在宋阮芝面前。

赵佳圻双肩打抖,牙关亦在打抖,她视线不离宋阮芝,“满意了?”

泪太多,她只得竖起大拇指,擦去眼睑处的泪痕,然,才拭完,泪又重新渗出来,无穷无尽。

心头沉闷,她倏地冲向宋阮芝,揪紧她头发,“你把她还给我,还给我……”

丁美妍也很难受,“佳圻,你别这样,她走了,我们都难过,但这不是软芝的错,你要怪,就怪我……”

赵佳圻笑出声,伴随她哭泣的面孔,异常渗人,“怪你?”

手掌一扬,一个巴掌就要掴下来,宋氲扬从中阻截,“抱歉,佳圻小姐,她是我太太。”

赵佳圻吸了口气,仰着面孔,“我要你们记住,她的死是你们一手造成的……你们每一个手上都沾了血,她的血,她年轻的,来不及沸腾的血……”

越说,她嗓子越阻,最后,甚至呛出哑气。

左禾舅赶紧替她顺气,“佳圻,我带你先走。”

赵佳圻摇头,“左禾舅,我不适合和你在一块,和你们这群人在一块……”

她虚弱的身躯不堪一击,慢慢地,小心翼翼地,行尸走肉般行至霍梵音身边。

“你难过什么?伤心什么?要是有可能,我情愿自己从未……从未帮过你,霍梵音……”

霍梵音眸中的泪早已积成一汪深泉,他伏低身躯,“对不起,佳圻。”

下一秒,牟足力气站起来,离开。

左禾舅一个激灵,“舅舅,跟着。”

赵佳圻微敛瞳仁,淡提着唇,“方敌川,她的骨灰在哪?她没有妈妈,爸爸有心脏病,受不了刺激,我是她朋友,你交给我,我是她,她……最好的……最好的……”

实在,说不下去。

‘最好的朋友’——这个词只能用在曾经。

又吸了口气,她突然往楼下走,左禾舅赶紧跟上去。

赵佳圻甩开胳膊,“别跟着我,左禾舅……求你了,别跟着。”

血红的眸,深红的鼻,殷红的唇。

清澈的泪,交织的泪,不间断的泪。

刺的左禾舅心脏一瑟,“佳圻!”

赵佳圻稍冷眸,滞住动作,“拜拜,左禾舅。”

“佳圻。”

左禾舅心头微颤,他以为赵佳圻意气用事,赵佳圻却未再说话,干脆而决绝的离开。

舅舅一直跟着霍梵音,霍梵音车速极快,很快,他便判出方向——岳兴路和东川路交口——周周出事的地方。

果不其然,霍梵音的车在路口直接停了。

不知是否老天安排,正值红灯。

舅舅在他后面驻着,定睛测查,等红灯变成绿灯,霍梵音纹丝未动,后面的车已开始按喇叭。

舅舅急了,赶紧下车,未想走至霍梵音车边,敲了敲车门,却没有应答。

他颇为心忧,踹了一脚,“梵音。”

依旧,无人回应。

舅舅深深沉一口气,压下情绪,“梵音。”

依旧,没人回应。

他不得不从后备箱找出工具,砸碎霍梵音车窗玻璃。

入眼,霍梵音高大身躯折趴着方向盘,一动不动。

舅舅拍了拍他后背,“梵音?梵音?”

赶紧打开车锁,钻进去,把车开往医院。

经医生诊断,他这是伤心过度导致身体虚脱。

舅舅咬着唇,压住难过,“梵音,她真的走了。”

霍梵音苍白的脸上毫无生机,“这个世界上的女人层出不穷,她再也不会出现了,舅舅……”

舅舅吸了口气,哽咽道,“她走了,我们都难过,但是,梵音,你还有我们,还有叔叔,阿姨……”

霍梵音淡淡掀唇,“却再也没有她。”

舅舅应声瞳仁一缩,心底‘咯噔’,“不要这样折磨自己。”

霍梵音双手攥成拳头,心里绷着的一根弦断了,终是忍不住,恸哭,“她离开之前的那段之间很难过,现在,她再也不用难过了。”

舅舅抿唇,低着头,不说话。

他想,霍梵音若是不发泄,心里那股潜藏,深埋的爱,根本无法释怀。

一天后,舅舅,左禾舅陪霍梵音去方敌川那取骨灰罐。

方敌川在客厅招待他们。

“佳圻小姐也想要骨灰,但她好像生病了。”

说罢,方敌川给赵佳圻打了个电话,赵佳圻说她可以立马过来。

她进门时,双目红肿,看起来弱不禁风。

“方先生,骨灰罐呢?”

稍一斟酌,方敌川默默道,“霍军长也想要。”

默两秒,赵佳圻僵硬着,“霍军长,把她给我吧,我能好好照顾她。”

霍梵音站定不动,心跳不自觉加快,“佳圻!求你……”

他语气卑微,早已失掉平日的高高在上。

赵佳圻鼻子一酸,不语。

霍梵音踱至她身边,“我什么都没了,只有她的骨灰罐,求你了,佳圻。”

瞥向他执着的双眸,赵佳圻心知肚明,这男人,比她还不好受。

旋即,她点头道,“请你好好照顾她……”

很快,方敌川把白瓷骨灰罐递给霍梵音,“给她换了个罐子,她生前最爱你,死后,能待在你身边,会很幸福。”

一句话,惹的赵佳圻几近晕厥,她不得不扶着桌子。

左禾舅赶紧掺她坐下。

“我送你去医院。”

赵佳圻摇头,“我自己回去。”

左禾舅这次并未允许,一个打横,把她抱着,往外走。

“别跟我说什么分手,哪天我出个事,你得后悔。”

这,彻底惹哭赵佳圻,“你能出什么事?什么事?左禾舅……你怎么能这样说?”

左禾舅瞍她一眼,暗沉沉压着气息,他知道她痛苦,他又何尝不是?

淀了几天情绪,霍梵音拖着疲惫的身躯去看周济。

周济正坐在躺椅上。

目光与霍梵音在空气中有一秒碰撞,“梵音,周周怎么还不来看我?”

语毕,他垂着头,望着相框,“她小时候多乖,多漂亮,还很孝顺,她说过要照顾我下半辈子,哎。”

周济双眸突然湿润,“我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我昨晚做梦,梦见周周了……她告诉我,她很冷,她对我说,爸爸,再见……我想抓她的手,她把我放开了,她说我现在不能带你走,他让我待在原地……她说,爸爸,别动……”

周济的声音很轻,带着‘垂暮’老人独有的悲怆之气。

说着,他看向霍梵音,唇,张着,似在等待霍梵音回应。

转眸间隙,他濡湿的眼眶弥布难过。

一眼过去,霍梵音受不了的坐在一边,把脸埋在手中,小声啜泣。

周济还算淡定,“梵音,你今天真是奇怪,一句话不说,手怎么在颤抖?”

眸底沉痛,周济旧话重提,“你的手为什么要颤?”

一道浅浅的泪溪从他眼沟往下坠,“为什么?”

霍梵音全身汗毛竖起,整个身体都是冷的。

他很快抬起头,收拾情绪。

“因为,周周去了很远的地方,离北京很远……一时半会,她回不来,她让我好好照顾你。”

周济点点头,有些失神,“很远的地方?她不愿意和我联系?是不是在生我的气?梵音,你联系她的时候,告诉她,爸爸很想她,想她回来,让她经常回来看看我。”

霍梵音泣不成声,根本无法回应。

周济遽然怔忡,闭上眸,几分钟后,才睁开,“你让她看看我,爸爸想她。”

霍梵音把头垂的很低,“她在西藏,离北京最远的地方……那里的天很蓝,她喜欢那。”

周济笑笑,“我想她了,梵音!”

崩溃来的很突然,霍梵音怕自己待在这失控,赶紧叫来看护,又和周济交代,“我会好好照顾你,周叔,周周拜托我好好照顾你。”

周济不再作声,徒留嘴角一抹弱笑,一抹不名意味的弱笑。

两天后,赵佳圻把周周去世的消息告诉周曼如,周曼如听到消息,整个人仿佛被雷劈了,无法动弹。

她根本不知作何反应。

等回过神来,大吼一声。

她知道,她失去了对最好的妹妹。

失去了那个为她放弃霍梵音的妹妹。

夜幕降临,朝阳升起,她孤独的坐在窗子边,蜷着腿,哭红了双眼。

一天后,她颤抖着手发信息给霍梵音澄清了周周怀孕的事。

她在信息的结尾道歉:对不起,我没有勇气给你打电话,我对不起周周,我逼迫她二选一,我明知道她爱你……对不起,霍梵音,我错了,对不起……

除此之外,她不知该用什么词来衡量自己的‘过失’。

然,霍梵音只回了三个字:她死了。

新葡京娱乐场www.71wx.com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