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娱乐场网 书库 排行 繁體
当前位置: 新葡京娱乐场网 > 加冕最新章节列表 > 第174章 第一百七十四章 分组
加冕

《加冕》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174章 第一百七十四章 分组

手机用户请访问:手机网

自从上一次徐羡给林阵借到了基友设计的礼服之后,林阵觉得小裁缝的设计感非常符合自己的审美,就一直跟他家保持着高定的合作,这一次带来的几套衣服也都是他们家的。

两个人的领带上都是金镶玉的暗纹,西装的下摆上也有同款的刺绣元素,低调而精致,又暗合了颁奖典礼的主题,是小裁缝给他俩讨的好彩头。

“服装就暂定这两套吧,妆面我看一下。”林阵很年轻的时候就入行了,虽然自己平时不化妆,不过看的猪跑多了,也算是半个专业人士,这会儿正看着坐在妆台前面好像待宰二哈一样的徐羡,仔细端详着说道。

“老板不要啊!”徐羡发出了哀嚎,把妆娘都给逗乐了。

“徐哥你放松点儿,化个妆不会怎么样的,现在也有不少男孩子出门的时候会拾掇拾掇,修个眉毛遮个瑕什么的。”妆娘笑着说,帮助徐羡缓解一下赶鸭子上架的惊悚。

“你说的那都是年轻男孩儿,我就不需要老黄瓜刷绿漆了吧。”徐羡看了一眼林阵的眼刀,声音小得可以忽略不计地发出了微弱的抗议。

“不用理他,日常妆就可以了,不然上台的时候看着气色不太好。”林阵倒是没有就黄瓜的问题跟徐羡进行什么深入的探讨,不过还是乾纲独断、一锤定音。

其实上次的金玉奖颁奖典礼的时候也有主办方安排的化妆师待命,有需要的获得提名者和嘉宾都可以请他们帮忙上妆或者补妆,咖位大一点的演员和剧组也会带着自己的化妆造型团队过来,不过当时林阵好像没有现在这么上心,只是去了安排的化妆间进行了简单的遮瑕就算了,这一次倒是一副全副武装的精神状态。

“怎么这一次比你上台的时候还要上心呐?”徐羡被林阵按住了七寸,乖乖坐在椅子上说道。

“这次有合照。”

“上次没有合照吗?”徐羡歪了个脑袋转过脸来看着他,一半上了底妆一半还没上,一张阴阳俊脸扭曲到了一个柴犬回头的弧度上,成功地让一旁的妆娘脸颊开始抽搐了起来。

“老实点儿。”林阵没有正面回答徐羡的问题,直接把他交给了妆娘全权处置。

“徐哥皮肤挺好的。”妆娘一面给徐羡撸妆一面笑着说,“跟一般的演职人员不太一样呢。”

妆娘走南闯北,也给不少要上节目的明星和业内人士化妆,如果不是明星的话一般不会进行特别专业的保养,尤其是男性的电影电视人状态更糙,其中导演编剧算是重灾区,因为他们经常熬夜,有时候几个昼夜连轴转都是常事,平时又不像演员那么注意护肤,有的人肌肤状态差得连妆都上不去。

相比之下徐羡真可以说是编剧之中的小白脸儿了,不但脸颊有红似白气色很好,而且手感也挺细腻的。

“早睡早起身体好。”徐羡大方地分享了护肤秘籍。

跟林阵在一起以来,他就基本上告别了拼命三郎的工作模式,虽然有时候没办法也要熬夜,但大部分时候都是陪着林阵睡个美容觉的,就更不用说林阵用剩下的精华液,或者心血来潮的时候给他也做个面膜的次数了,被人这么保养着,皮肤状态想不好都难。

“这话是干货,怎么保养也比不上生活规律,好了,底妆上完了,徐哥觉得怎么样,有没有过敏的感觉?要是不舒服就跟我说,毕竟要带妆几个小时,对这个牌子敏感的话就要吃苦了,不过一般这种国际大牌应该没事的。”妆娘说。

徐羡感受了一会儿,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奇怪的感觉,过敏一般就是痛痒吗?”

“对,我看应该没事,目测也没有红肿的迹象。”妆娘点了点头。

“倒是不痛不痒的,就是有点儿憋得慌。”徐羡又感受了一下,伸手摸了摸腮帮子说道。

“这个很正常的,妆感再轻薄的底妆对肌肤来说都是一种负担,你不常化妆肯定不习惯,像我们这种常年带妆的早就习惯了。”妆娘笑着说。

“这样啊。”徐羡点了点头,瞄了林阵一眼,林阵拍戏的时候都是带妆一整天的,这种说不出来的憋闷感觉,加上高强度的工作,想必不会好受。

试妆和确定了造型之后,工作人员都回酒店了,徐羡刚刚把人送出门,转身裹挟着林阵小旋风一样直扑盥洗室。

“我先给你洗脸,哦不对,卸妆。”徐羡看着满洗脸台的瓶瓶罐罐,流露出直男面对女朋友化妆品时的目瞪狗呆,看了半天愣是没看明白啥是啥,一个一个小瓶子倒是精致漂亮,看着跟鸡尾酒似的,只不过喝下去的话你和你的钱包将会同时阵亡。

“还是……你来。”徐羡研究了半天,放弃了,把主动权交在了林阵的手上。

“我先帮你弄吧,坐下。”林阵把徐羡按坐在浴缸的边缘,动作熟练地拿了一片化妆棉,在上面倒了点儿卸妆水,按部就班地徐羡卸妆。

“你不用吗?我觉得脸上怪怪的。”徐羡挣扎了几下。

“还好,我都习惯了。”林阵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怎么敏感。

“你的动作好轻啊,这样也擦的掉吗?”外行人徐羡不懂就问。

“你以为你的脸皮真的是城墙拐弯吗,动作太大的话会伤到皮肤的。”林阵熟能生巧,很快就把徐羡脸上的妆面全都卸掉了。

“你皮肤挺好的,小时候没长过青春痘吧。”林阵摸了摸徐羡的脸,现在的皮肤状态比以前好了一些,看来调整作息还是挺有用的。

“没长过,年轻的时候心里就有了寄托,没有那么浮躁可能就不会长吧。”徐羡用脸颊蹭了蹭林阵的手说道。

“我发现你……”林阵把徐羡弄到洗脸台上去洗脸,自己坐在一旁开始卸妆,“你们文字工作者是不是特别会填坑啊?”

“咕噜?”徐羡在洗脸的间隙发出了冒泡儿的声音。

“没什么,好好洗脸别呛到水。”林阵拍了拍徐羡的背部表示安抚,对于他这种随时随地可以花式示爱的文人骚客技能表示谅解。

“呼,还是洗干净了舒服,你也快点儿洗洗吧。”徐羡用毛巾抹了抹脸,抖抖毛,把盥洗台让了出来,看着林阵在那里微微弯腰着洗脸。

从这个角度看过去,林阵的身姿不如往常那么挺拔,看上去非常的生活化。

他在拍戏和做活动的时候几乎每天都要带着舞台妆那种厚重的妆感在工作吧,怪不得算是个面膜狂魔,也许他的体验并不像自己说的那么轻描淡写,徐羡见过合作的演员不少,撤掉了爱人和偶像的双重滤镜之后,林阵依然算是他们之中非常敬业的一个。

这种敬业会让徐羡时常从爱慕的情绪之中产生出另外的敬服感,他有时候觉得这是一个挺可爱的悖论,虽然林阵不喜欢自己拼命三郎的工作方式,但正是他本人这些年来潜移默化的影响,让徐羡成为了一个努力工作的人。

“怎么空气忽然安静了。”习惯了刚才徐羡的插科打诨,洗完脸的林阵看到他坐在浴缸上乖巧.jpg还真是有些不习惯。

“没什么,我在想亏得你耐烦这种妆感,要是我的话应该做不来的。”徐羡说。

“你不至于吧,修仙都能忍耐,这点不舒服的感觉算什么。”林阵有些哭笑不得地说道。

“那也是你给我的榜样的力量,这么说起来,有个努力的偶像才能对懒癌患者治标又治本。”

“你这也太夸张了吧,尬捧?这些话在家里肉麻一下没什么的,说出去可能会成为强行卖努力人设。”

作为职业演员,林阵觉得拍好戏就是他的本职工作,并没有什么值得炫耀的,在宣传时也从来不主动以这种努力到近乎苛刻的严谨态度作为卖点,如果被主动报道的话,林阵被问及此事的时候也总是一副谦虚平和的态度,坦言这是自己的本分,没什么的。

“知道知道你不喜欢卖这种人设,我就是小规模夸你一下。”徐羡说。

“嗯,两个人的规模,不能再多了。”林阵洗漱完毕,领走了他的小粉丝。

……

饿了一半天的成果就是,颁奖典礼的这一天,林阵看上去真的非·常·精·神,当然徐羡也不错,因为他原本的脸颊颇为瘦削,完全是被林阵养胖的,养到现在刚刚好,两个人站在一起很有金童金童的既视感。

“等一会儿要去排位了,这次咱俩不是一个剧组的,恐怕不能一起走。”在红毯的起始处,徐羡看了下工作人员发下来的入场顺序说道。

“嗯,我排在你后面。”林阵跟他看着同一张表格,指了指《过气》剧组的下一个方格。

“真不愧是老干部人设的影帝,把你跟一些年长的先生女士排在一起啦。”徐羡看了眼林阵的队伍,里面还有前辈级别的电影人,可以说是非常厉害了。

“你们剧组是不是就来了你一个主创?”林阵蹙了下眉头说。

“对啊,萧侨拿了金哈士奇最佳男演员,现在还没回来呢,导演接了新戏,狗在家。”徐羡挨个儿数了数说道。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