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娱乐场网 书库 排行 繁體
当前位置: 新葡京娱乐场网 > 海棠花未开最新章节列表 > 第59章:开船
海棠花未开

《海棠花未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59章:开船

手机用户请访问:手机网

这次又死了一名学生,记者们闻讯而来,就是为了管警察们要个说法。

记者们义愤填膺,甚至连质问词想好了,可是这次他们注定要打脸了,因为警察找着凶手了,而且是发现尸体当天就破案了。

看着被带出来的三个初中生,记者们集体不好了,这是什么情况?

“他们不会是说那么多人都是这三个初中生杀的吧?也太无耻了!”有记者猜测道。

一时之间,记者们窃窃私语,眼看着警察就要走了,可不能放过他们,立刻就围了上去。

警察们能怎么办?他们也很绝望啊,尤其是听到记者们的问题。

“请问这三位就是十字案的犯罪嫌疑人么?”的时候,戴飞心里默默吐槽,这三位有可能是十字案的下一个受害者。

“警察调查了这么久,不会是认为这三个孩子会是凶手吧?”

顾西城淡淡地开口:“警察无法判定他们谁是凶手,现在他们只是犯罪嫌疑人!”

顾西城的一开口,全场都寂静了一下,主要是他的气场太强大了,往那一站,俯视众生,让记者们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突然,一阵哭声从身后传来,记者们回过头,看到一个中年女人哭的伤心欲绝,当她看到警察逮捕的三个男生的时候,表情扭曲地扑了过来:“还我儿子的命!”

这个女人就是刘彬彬的妈妈。

这是受害者碰见了嫌疑人?!记者们离开就沸腾了,警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三个初中生送上警车,逃过了刘彬彬妈妈的追杀。

……

简溪今天一天都有课,晚饭是在学校食堂吃的,吃饭的时候食堂电视里正在播放新闻,就是今天学校围堵了二中的报道。

“学生刘某昨日被发现死在学校附近的巷子里。据调查凶手是刘某的同班同学,现在已被警方带走调查。据记者掌握的消息,刘某在学校一直饱受欺凌,校园暴力的迫害让这个幼小的生命过早的凋零,校园安全问题不容忽视!”

简溪脸色倏地一白,拿出手机就给顾西城打了一个电话,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她直接问道:“顾西城,刘某,那个刘某是不是刘彬彬?”

简溪眼里带着一抹微弱的希望,可是听到顾西城的回答。她的眼神最终变成了一片死寂。

她怔怔地坐在椅子里,手里的手机无意识地落了下来。

真的是刘彬彬,他死了……那个纤细怯懦的孩子,就这么死了,新闻画面上是三个犯罪嫌疑人被带走的场景,简溪狠狠地盯着电视画面,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那个凶手如果真的能杀光这些人该多好!

为什么总是善良的人被伤害?

简溪无力地捂住脸,心里一片冰冷。

手机响了起来,她本来不想接,可是对方却很有毅力,她有气无力地接了起来,是简杰,听到他的话,简溪一口气堵在心口,终于忍不住大喊:“没有!我不知道内情!我不会让顾西城帮你的!现在是死了一个孩子!是被另外三个孩子杀死的!你怎么还有心情去想什么新闻?!”

简溪的声音不小,引来了许多同学的侧目,简溪根本不在意,吼完了,心中的郁结也没有消散多少。

简杰打电话过来是想拜托她,让她牵线联系顾西城,想要采访他。拿到十字案和这次校园暴力的第一手资料。

最近几年开始有人重视起校园暴力,这次更是因为校园暴力出现了连环杀人案,这是目前最热门的话题。

可简溪却觉得难过,没有人在意被欺负的人,他们看到的只是一个现象,看到的只是热度,想要博取眼球。

是啊,他们都不曾跟那个孩子接触过,那个孩子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模糊的影响,他是好是坏,即使是死了。也只是感怀,却不会难过。

身边的椅子有人坐了,简溪本能地抬起头,对上了秦让关切心疼的目光。

简溪错愕地看着秦让,秦让却握住了她冰凉的手,“我看到新闻了,猜到你可能会难过,我不放心,就过来看看你。”

简溪的手微微一动,想要从他的手里抽出来,可向来温润谦和的秦让却难得强势地握住了她的手,没有放开她。

“乖,别逞强,我只是想陪陪你。”秦让的语气像是在哄轩轩一样,他说着还耸了耸肩膀:“哪,要不要借你靠?只要靠完了不用我负责就行!”

简溪微微动了动唇角,去实在笑不出来。

秦让一脸遗憾:“看来现在不是说笑话的时候。”

简溪并没有去靠他的肩膀,但也没有执意收回他握着的手,垂着头,低声说道:“其实我也经历过校园暴力……”

简溪说完,却看到秦让一脸都不惊讶的样子,心中疑窦。

秦让歉然地冲着她笑笑:“你受伤那天,我不小心听到了你和顾西城说的画……”见她诧异地瞪大了眼睛,他急忙解释:“我不是有意的!”

听都听到了还能怎么样。

见简溪情绪有些低落,秦让眼睛一转,突然叫道:“简溪,你看。”

简溪本能地抬起头,就看到秦让做了个鬼脸,原本俊逸疏朗的五官扭曲成一团,看的格外的滑稽。

简溪扑哧一声笑出来,她有些羞赧地抿了抿唇角,只是原本低落的心情总算是轻松了一些。

“总算是笑了。”秦让如释重负地道。

“你有一点帅哥的包袱好么?大庭广众的居然做鬼脸!”简溪一脸受不了地表情。

“那又怎么了,又没人认识我。”秦让不以为意地道:“再说了,世界上那么多人,我不能在意所有人的看法,只要在意我在意的人,就够了。”

那双深邃幽暗的眸子里似乎隐藏着什么,简溪微微一怔,可她却一点都不想探究,因为总觉得那里面的东西是她承受不住的。

简溪抿了抿唇角,突然被人拍了拍自己的腿,低下头,就看到轩轩一脸委屈不满地看着她。

小家伙因为被忽略而不高兴啦。

“对不起轩轩,姐姐没看到你。”简溪诚挚地道歉。就看到小家伙委屈地瘪了瘪嘴,抱住了她。

“一会多让你吃一个小蛋糕。”简溪使出杀手锏。

轩轩的眼睛倏地一亮,连连点头,说着拉起她的手就往外走。

简溪顺从地被他拉走,轩轩回过头看了她一眼,冲她微微一笑,没看路撞到了前面的人。

简溪本能地拉住轩轩,抬起头就看到明华阴鸷的目光。

“简溪!轩轩。”秦让从后面跟了过来,狐疑地看了一眼明华,“怎么了?”

简溪摇了摇头:“没事,我们走吧。”

明华并没有拦住他们。只是在简溪出门前回过头的时候,看到明华正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

秦让见她停住了脚步,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奇怪地问道:“怎么了?看什么呢?”

简溪摇了摇头:“没什么,我们走吧。”

即使今天简溪心情很不好,她也很喜欢秦让轻松的语调,可是她还是拒绝了秦让邀请她一起吃饭的邀请,她想回家,想尽快见到顾西城。

她甚至比简杰更急切地想知道这个案子的消息。

简溪回到家里,顾西城意料之中的没有回来,她打开电脑搜索了一下关于未成年人犯罪的法律法规。

越查简溪的心就越沉重,不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儿童,无法属于无刑事责任能力的人,即使是杀人也无法构成犯罪。

刘彬彬……就算杀死了刘彬彬,他们也不会得到任何惩罚。

简溪心口闷了一口气,这都是个什么破玩意!杀了人,就因为他年纪小,所以就不用承担责任?

“简溪?”顾西城打开门,就看到简溪一脸杀气腾腾地表情盯着电脑,好像跟电脑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

简溪正对警察和法律不满,顾西城就撞了上来,她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离我远点,看到你就讨厌!”

顾西城:“???”

简溪推开他,转身就走进了自己的房间,还把门重重地摔上,以示自己的愤怒的情绪。

顾西城一脸莫名其妙,他做了什么?做了什么就让她讨厌了?不是才跟他告白来着?这女人变心的速度也太快了。

顾西城目光落到还没关的电脑屏幕上,立刻恍然大悟,不由得有些暗恼那些倒霉熊孩子,害他也被连累了。

简溪回到房间,拿起手机,看到收到了好几条来自不悔的微信,都是关于他卡文的。

不悔:“完了,我江郎才尽了,写不下去了。”

不悔:“小伙伴,你在不在,我卡文了,呜呜呜……”

简溪立刻点开对话框,手指飞快地输入道:“弄死他们!!把那些欺负人的孩子都弄死!”

不悔:“……”

因为刘彬彬的死,简溪接连几天情绪都很低落,做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来。

简溪自己都诧异,她原来是这么有同情心的人么?毕竟当初她的室友徐莹死的时候,她表现出来的冷漠曾经一度成为她被怀疑为嫌疑人的理由。

可这次她却颓丧极了,连对明华的骚扰都视而不见。她的状态让两个关心她的男人很着急。

一个是秦让,另外一个是顾西城。

秦让宽慰简溪的方式就是带她去吃,全城知名的饭店,或者特色小吃,几乎都带着简溪吃遍了,几天下来,简溪心情没见好,倒是胖了好几斤,这下子简溪的心情更郁结了。

顾西城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只是每天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

简溪见不着他,就不会想起法律的不公正对待,倒是心平气和了一点,不过又一下到,她心情都不好了,他这个当男朋友的居然还不知道安慰她,简直不能更失职,心情又不好了。

请原谅一个无理取闹的女人任性的想法。

这一天顾西城回来的往常都要早,简溪正在画作业,顾西城一回来就拉起她。

“干什么?”简溪有些不高兴地问道。

顾西城拉着她走进书房,打开了电脑,一上网,热搜前几名都是关于刘彬彬案子的。

‘刘彬彬被杀!’

‘刘彬彬死亡背后留给我们的是解决校园暴力刻不容缓!’

‘未成年人保护法究竟保护了谁?’

简溪点开看了几个。网上的一片呼声都是对是三个少年凶手的谴责。

顾西城看着她道:“没有人会忘记他,虽然来的晚了,但是会有越来越多的人重视他曾经遭遇的事情,这个世界没有那么麻木,它是充满希望的。”

“事实上,随着未成年人犯罪越来越低龄化,法律也在进行调整,民事行为能力的年龄已经从10岁降为了8岁……像刘彬彬这样的人会越来越少。”

正义是什么?有人说正义是会迟到,却不会缺席,可是不管它会不会到来,悲剧已经发生。

刘彬彬的事,可能会被记得,也可能会被遗忘,那个瘦弱的孩子,他的一生就是个悲剧。

简溪轻轻地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情绪平静:“我知道,我知道这个世界总是会变好,我只是有些难过,不管这个世界变得再好,他都看不到了……”

顾西城低下头轻轻地吻了吻她的额角,“他会看到的,在天堂。”

身为警务人员。居然会相信有天堂的存在,简溪知道这是顾西城在安慰她,不过被他放在心上,总是开心的不是么?

“还有一件事,我觉得……应该让你知道。”顾西城犹豫了一下,神色凝重地开了口。

简溪浑身一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地吐出来,接连数次,才视死如归地说道:“你说吧,我做好准备了。”

真不是她大惊小怪,实在是他每次这个表情都没好事,她虽然经历的大风大浪多了,但是也不至于习惯啊。

顾西城觉得她大难临头的样子有些好笑,但这事还真是笑不出来。

他动了动唇角,低声道:“我们查到了一些关于韩心萍的事情……”

简溪愕然了一下,才意识到他说的是轩轩的妈妈。

顾西城把纪昊天带来的消息都告诉了简溪,简溪听完震惊地愣在原地。

“毒贩?”简溪不可思议地说道。

她还记得韩心萍看着轩轩温柔浅笑的模样,那么温暖的一个女人,居然会是个毒贩?简溪无法接受,而且她还是毒贩组织里举足轻重的人物?

这个世界上连毒贩都这么慈眉善目了吗?

“那轩轩?这件事会不会影响他的生活?”简溪紧张地问道。

顾西城沉默了一下,这样的沉默让简溪更加紧张了。她忐忑不已地盯着顾西城。

看到她执着的眼神,顾西城苦笑了一下,低声道:“简溪,你要明白,韩心萍掌握的可是一个巨大利润的毒品配方,为了这个东西,所有的毒枭都会趋之若鹜,没有人会放弃这么大的利润,作为韩心萍唯一的儿子,他们不会放过他的。”

如果一直都找不到他们想要的东西的话。

简溪明白这个道理,怀璧其罪。身上带着价值连城的宝贝,本来就是一种罪过,更何况轩轩还是一个那么小的孩子,对付他,对于毒枭来说根本没有任何压力。

“我要去告诉秦让!”

“等一下,”顾西城拦住了她:“还是先别告诉他吧,万一再吓着他。”

“可是轩轩在他那里,万一他不注意,轩轩出了事怎么办?”简溪不同意。

“我看他不是那种粗心的人,他会照顾好轩轩的,你放心吧,而且你如果告诉他了,难免会打草惊蛇,这些事越少人知道越好。”顾西城说的意味深长。

但是简溪显然是有了不同的想法,毕竟秦让只是轩轩的表舅,关系并不算是很亲近,她还以为顾西城是担心这样一来秦让就不会照顾轩轩了。

简溪倒是没这种顾虑,顾西城接触秦让的机会不多,所以没有她了解秦让,在她看来,秦让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人,他对轩轩是真心疼爱的。

不过简溪到底还是把顾西城的叮嘱放在了心上。并没有把韩心萍的事告诉秦让。

晚上的时候,顾西城去回到被简溪霸占的房间找东西。

这原本是顾西城的房间,可顾西城再进来的时候却找不出一丝一毫自己房间的影子,房间里到处都是简溪的衣服和物品,衣橱里也是,有一些他没收走的衣服放在一边,另一边则挂着简溪的裙子。

顾西城很满意地看着衣橱。

“你找什么?”

顾西城回过神,看着简溪道:“找警服。”

简溪从来没见过顾西城穿警服,听到他的话眼睛一亮,立刻自告奋勇地帮着他一起找。

其实根本不用找,就挂在衣橱里。很醒目,简溪拿出衣服,笔挺肃穆的衣服,带着一股威严,简溪兴奋地在顾西城的身上比来比去。

顾西城的长相偏冷峻肃然,穿着威严的警服很合适他。

简溪炙热的目光一直落在顾西城的身上,顾西城挑起眉梢看向她:“你想对我做什么?我告诉你啊,我可是个警察!”

简溪翻了个白眼,心道,你不对我做什么就不错了,她才不会那么傻。

不过简溪没说。而是一脸期许地看着他道:“哎,你换上给我看看好不好?我还没见过你穿警服呢!”

“干什么?玩制服诱惑?小姑娘,没看出来你很奔放嘛!”

简溪一恼,转身就要走,顾西城急忙拦住了她:“别走别走,别事情啊,这不是开玩笑么,既然你想看,我当然要穿给你看啊。”

简溪是真的很想看他穿警服的样子,也不好再生气,脸色稍缓。

顾西城看了看他。腆着脸提议:“宝贝,你想不想知道警服是怎么穿上去的?”

简溪冷笑一声,转身就走,砰得关上了门。

顾西城摸了摸?子,比起可真大。

十分钟之后,门开了,顾西城穿着一身笔挺的警服一身浩然正气,俊美的面容上表情严肃,一身浩然正气看上去神圣凛然。

简溪眼睛一亮,几乎是扑过去的,伸出手小心地摸了摸他的衣服,一脸笑眯眯地:“好帅啊!”

顾西城忍不住翘了翘唇角,任何一个男人听到心爱的女人夸赞都会得意的。

“啊啊,这衣服好帅啊!”

顾西城挑眉:“就衣服帅?人呢?”

简溪看着他饱含胁迫的目光,顺从地道:“人也帅,都帅!”顿了顿,她不解地看向他:“你怎么突然要穿警服?”

“要去开批斗会。”顾西城不怎么情愿地回答。

“批斗会?”简溪一怔,瞬间了悟,“因为十字案还没破吧?”

顾西城一脸纠结地点头,想他从上学开始就是老师眼里的好学生,后来上警校,那更是教授眼里的宝贝,打小就不知道批斗是什么,没想到大了大了,却在阴沟里翻船了。

这次白启刚开会,重点要说就的是十字案,尤其是让凶手逃脱,周明丢不起那个人,所以临时把顾西城也抓过去一起背黑锅。

简溪看着一脸纠结的顾西城,眼中闪过一抹笑意,突然有一种‘你也有今天’的莫名爽快。

顾西城黑眸一眯,看到她脸上一闪而过的幸灾乐祸,缓缓地凑近了她:“看到我被批,你很高兴?”

简溪的表情一僵,坚决地摇头否认,“没有,怎么会呢!”顿了顿,她解释:“我明明就是一脸沉痛的表情好么!沉痛!非常的沉痛!”说着,她绷紧了小脸,一脸严肃。

顾西城突然伸出手,长臂勾住她的腰,把她揽进自己的怀抱里,简溪的?子撞在他的胸口上,坚硬的制服咯得她的?子一阵酸痛。

他揉了揉她的?子,低下头就含住了她的唇。

“唔……”

道歉不是这样的!

简溪的手无助地攀着他的肩膀,不知道是不是他穿了警服的原因,感觉他的肩膀比往日里更加宽大。

她脑子里胡思乱想,似乎察觉到她的不专心,他轻启齿尖轻轻地咬了一下她的下唇,她吃痛一声,他的舌便已探入。

他的手紧紧地箍住她的腰身,火热的掌心隔着她的睡裙轻轻摩擦,让她的浑身都开始变热起来。

简溪觉得整个世界都不见了,她只看到此时抱着她的男人,她的领口歪在一边,白皙细腻的肌肤裸露在空气里,他的唇就印了上去。

他褪去她的衣裳,像破布一样围在身上,大掌在她腰间的肌肤摩挲,引起她一阵颤栗。

她睁开眼,比起她的狼狈,他身上象征正义的衣服工整地穿在身上,没有一丝的凌乱。

简溪突然觉得有些羞耻,想要推开他,可是顾西城却用力地抱紧了她。

“简溪……”他唤她的名字,声音暗哑得不像话。

不知道为什么,他只是叫了她的名字,她却忍不住颤栗,紧紧地抱住了他。

很多事情,发生的时候是水到渠成,顺其自然。

她感觉到他将抱起,当她的背部接触到柔软的床垫,她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却没有丝毫的抗拒,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她好像等了很久,终于等到他。

而她早就做好准备,为他绽放自己。

他看到她的眼,那里面是他的影子,看到她目光中的温柔和坦然,他知道,她是愿意的。

他低下头深深地吻住了她。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