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娱乐场网 书库 排行 繁體
当前位置: 新葡京娱乐场网 > 长安风流最新章节列表 > 第567章 此风流,蔚为传奇【大结局】
长安风流

《长安风流》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567章 此风流,蔚为传奇【大结局】

手机用户请访问:手机网

数日后,正是秦慕白的生日。也不知是谁走漏了消息,一大清早,就有宾朋造访,前来给秦慕白拜寿。

头一个来的,就是大唐驻西域最高长官,月氏大都督府的大都督、领安西大都护事,苏定方。

“慕白,我来给你祝寿了!”苏定方中气十足声如洪钟,进门就放声的笑,“恭喜恭喜啊!慕白你近日真是多喜临门,我都替你高兴!”

“是师兄来了!”秦慕白笑呵呵的迎上去,“师兄军务繁重日理万机,我母难之日何须劳烦你亲自登门?”

“哈哈,你这么说就真是太见外了!”苏定方笑道,“你我兄弟,也有段日子没有相聚了——不光是我啊,朱半城、萧轩武他们今日都要来,我可是提前两个月就跟他们约好了的!别人不记得你生日,我还能不记得么?怎么着,你难道就不想念他们?”

“来了好!”秦慕白心头也是欢喜,展颜一笑道,“是好些日子没和你们这些好兄弟把酒言欢了。今日我特意备了十数坛上好的秦仙酒——咱们不醉不归啊!”

“三哥、俺三哥呢!哈哈,黑子来给你祝寿了!”二人谈笑正欢时,一记奔雷般的大嗓门至门外传来,宇文洪泰抱着小儿子无双,身后跟着夫人苏怜清,大踏步而来,远远就在嚷道,“酒呢?酒呢!!——快取酒来,俺要先敬俺三哥三大碗!”

“这黑子!”秦慕白与苏定方一并大笑的迎了出来,秦慕白道,“你这黑子好不省事。我的生日便是我母受难之日。要敬酒,也是先敬你干娘啊!”

“嘿,三哥教训得是!”宇文洪泰憨然的笑,当下便嚷嚷道,“俺干娘呢?今天她老人家可是主角啊,俺要好好孝敬她,感谢她生养了俺三哥!”

“哈哈!”众人一片大笑。

正当时,秦母刘氏穿了一身雍荣的锦袍从里间走了出来,身边陪着陈妍与高阳公主,身后跟着明珠和几位奶娘,抱着一群的孙儿孙女,叽叽喳喳好不热闹。

眼见此景,苏定方欣然笑道:“慕白,看到你现在这样子,真是羡煞旁人啊!”

秦慕白笑了一笑,“但凡平民人家大半都是我这样,有什么可羡慕的?”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你全部完成了。现在又功德圆满返璞归真,乐得清平安乐,岂不是令天下人羡慕?”苏定方感慨道,“古往今来,真正有几人能做到修齐治平呢?要么碌碌无力,要么是忠孝难两全,要么是为了宏图大志而割舍了亲情或爱侣。”

秦慕白笑道,“好了好了,你今天是来拜寿的,可不是来跟我谈理想与人生的——今天我先说好了,来了的就必须喝醉!不喝醉的,下次不许进我家门!”

苏定方与宇文洪泰都爽朗的大笑,如同当年在军中时的一样,齐齐一抱拳:“得令!”

“少来,我现在可不想带兵了!”秦慕白笑道,“好不容易乐得轻松,你们别给我营造一副紧张兮兮的气氛。”

正说着,门口又来了人,这一次是武媚娘领着大昭武国的一干儿臣工将军们来拜寿了。

秦慕白不由得苦笑道:“媚娘,我不过是寻常生日,何须劳请这么多人?”

“你以为是我请的啊?”武媚娘笑了笑道:“我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知情的,一齐来找我,要我带他们来给你祝贺。登门即是客,难道你还不欢迎呀?”

“那哪儿敢哪,我是怕给大家添麻烦了。”秦慕白急忙迎上前去,一一回礼答谢。

陆续的,昭武国治下的九城城主、西域各部族酋长首领们,要么是亲自来了,要么派了亲信之人辎礼前来贺寿。家里顿时宾朋满座,热闹非凡。

到了中午开宴时,家里这个若大的宰相府厅堂里都装不下人了。也幸得是天气晴好,于是索性将宴席开在了后院的荷池柳林之畔。众人高声笑语杯觥交错,气氛热烈之极。

正当宴席进行到妙处时,门子突然来报,有大唐天使驾到!

众人无不惊疑:来得好巧啊!

秦慕白便与家人一同出迎大唐天使,众宾客好奇之下也一并跟来,看个究竟。

一眼见到那使者,秦慕白与刘氏、霜儿等人顿时喜出望外——“二哥!”

前来宣旨的,居然是秦斌!

“三弟,咱们先公后私——秦慕白接旨!”

“好。”秦慕白应了一声,率家人接旨。

秦斌便展开了圣旨,开始宣读——“大唐天子昭曰……”

圣旨很长,秦斌宣读了较长时间。厅堂外的众宾客也鸦雀无声,一同静静的倾听。听着听着,众人忍不住发出了惊呼之声!

秦慕白,被大唐皇帝赐封为王爵了!——弓月郡王,世袭罔替!

秦慕白自己也挺意外与惊讶,刚等秦斌宣读完昭令便疑惑的问道:“二哥,这真是皇帝陛下亲颁的圣旨?”

“那当然。难不成愚兄还敢造假?”秦斌笑容可掬的双手将圣旨捧过来,“还不接旨谢恩?”

秦慕白这才唱诺谢恩接了旨,然后再度展开来自己详细看了一遍,没错,是褚遂良的字迹绝对无假。自己曾在皇帝身边当差多时,他的玺印与代书圣旨的褚遂良笔迹,绝计不会认错!

“恭喜你啊,三弟,终于是功德圆满了。”秦斌拱手道,“我秦家出了一个王,父亲大人在天之灵也可欣慰了,列祖列宗也将以你为荣!”

高阳公主这时上了前来,嘿嘿的一笑:“慕白,把圣旨给我看看嘛!”

“你要看,拿去啊!”秦慕白笑着就给了她。

高阳公主笑眯眯的展开圣旨看了一遍,突然脸色一变,恨恨道:“太偏心了、偏心、偏心!”

“怎么了?”众人惊咦道。

“哼!父皇太偏心了!”高阳公主恼火的将圣旨一把塞回给秦慕白,气鼓鼓的道,“我堂堂的公主都只有三百户食邑,还远在咸阳,这辈子怕是都吃不到俸米了。慕白倒好,区区一个新封的郡王居然有五百户食邑,还在富饶肥美的弓月城——我这个公主一离开长安就变作一穷二白了,以后还要跟慕白讨零花钱,我不干啦!”

众人都哈哈的大笑起来。

秦斌笑道:“公主殿下请息怒。唐律明文规定,公主食邑不过四百,亲王食邑不过七百,但却没有限制功臣的食邑。似长孙无忌、房玄龄与尉迟敬德这些开国功臣,食邑都超过了七百户,比亲王还高。皇帝陛下赐予你三百户食邑,算是得当,只是公主自己不去咸阳收领,怨不得陛下呀!”

秦慕白也笑道,“要不,你每年回一趟长安,去咸阳收租?”

众人听了都好笑。

高阳公主也是又好气又好笑,“一年去一次?我一年还走了一个往返呢!——算啦,反正我都嫁给你了,你养我、给我钱花是应该的!嘿嘿,以后我就专门好吃懒做花天酒地,没钱花了就找你要!你要不给,我就把你的田产啊、好马啊、好刀啊这些个东西,全部拿去变卖!”

众宾客一并大笑,前俯后仰。

“咦,你这败家娘们儿!”秦慕白佯怒道,“你要是敢这么做我秦家的媳妇,看我母亲不教训你!”

高阳公主嘻嘻的笑着吐了吐舌头,急忙闪到秦母身边挽住她的胳膊肘儿,笑道:“婆婆才舍不得教训我呢,我不知道有多孝顺她老人家!”

笑玩罢了,苏定方等众宾客,一并上前来祝贺秦慕白荣封郡王。秦慕白急忙答礼,又忙作了一团。

秦斌这才上前拜见秦母,双膝跪地的磕头,以尽全礼。

霜儿见了二哥自然是高兴,便道:“二哥来一趟昭武国甚是不容易,好歹要多住些时日了再走。”

“放心,愚兄可能要在这里住上个一两年了。”秦斌道,“陛下下旨封三弟为王,并着令我在弓月城为三弟营造王府、划选食邑与田产。这些事情没个一两年是办不完的。”

“是吗?那太好了!”霜儿欢喜的道,“那大哥什么时候来?”

秦斌摇了摇头:“你大哥,随太子殿下去征讨辽东了。”

此言一出,满堂突然静了下来。

秦慕白也听了个清楚,上前来道:“二哥,你说大哥随太子殿下,去征讨辽东了?”

秦斌点了点头,这才将李恪被立为太子以及大唐与高句丽开战的事情,详细与秦慕白等人说了。

萨末建离长安有一万两千多里,消息往来并非十分便利。以至到了今日,秦慕白与苏定方等人,方才得知此等大事。

听完秦斌的话,秦慕白陷入了良久的沉默,背剪着手,独自踱步走了出来。一路寻思一路行,不知不觉走到了宴会场所。

“李恪终于当上太子了,大唐的未来也就明朗了。”他寻思道,“放眼大唐周边,只剩一个高句丽像个跳梁小丑一样,时常作乱。大唐用兵辽东,是迟早的事情。想必,薛仁贵与我关西军的众兄弟,都一同去了。李恪挂帅,李勣与李道宗为辅,加之薛仁贵与我关西军的百战雄师,拿下区区高句丽必定不在话下!——经此一战,李恪不仅要竖立自己在军队里的威信与人望,还要打造一个拱护自己的军伍班底。有了军队的支持,将来他登基治世就将稳如泰山!……好啊,好!”

恍然回神时,秦慕白看到后面跟着一家人,和苏定方等百多位宾客,全都静静的看着他。

“抱歉,我一时失神了。”秦慕白连忙赔罪,并举起一杯酒来,大声道,“来,今日数喜临门,我们一起干一杯——娘,今日是你受难之日,孩儿也敬你!”

众人都笑呵呵的举起了酒杯,“王爷请!”

秦慕白怔了一怔,大笑道:“别王爷、王爷的叫,我不习惯,压力也很大啊!”

“哈哈!”

欢笑声中,众人举杯一饮而尽。

秦斌特意斟满了一杯酒走到秦慕白面前来,说道:“三弟,今日是你寿诞,愚兄要敬你一杯。感谢你为秦家、为大唐所做的一切!”

“多谢二哥!”秦慕白欣然接受,与秦斌共饮了一杯。

“三弟,你知道吗?现在,你已经是一段传奇了。”秦斌微笑道,“在长安,无论是朝堂军队,还是寻常巷陌的市井里坊之间,都在流传着你的事迹。”

“无数的文人墨客将你写进诗篇之中,传之以后世;”

“百骑监的正厅大堂里,除了仍旧保留麒麟吞日的水银壁挂,更加了你的尊相。但凡加入百骑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拜你这第一任百骑使;”

“逢年过节时,长安的人家除了在门上贴画门神,还要将你的生祠之像一并贡奉,保户安宅祈求平安。”

“长安的‘秦仙阁’酒楼前摆放的三仙子塑像的地方,增加了一尊你抚琴的塑像,比三仙子塑像大了一倍有余,引为长安一处名胜,任人瞻观。”

说到这里,秦斌忍不住笑了一笑,接着道:“就连构栏妓寮这样的地方,也都要贡奉你。好像不这样做,就显得此处店铺没有档次,不尽风流。”

秦慕白十足的愣了一愣,苦笑道:“那我还真是挺忙的。”

宇文洪泰呲牙咧齿的笑了起来,傻乎乎的道:“三哥,俺知道那些构栏妓寮为啥要贡奉你。”

“你这蠢黑准没好话,不许说!”秦慕白没好气的喝骂道。

“俺这次不听你的,俺偏要说。”宇文洪泰喝了几口黄汤,大有点有恃无恐的劲儿了,一脸烂笑的大声道,“你们说,俺三哥长得这么俊,又娶了这么多漂亮的老婆,还不让天下的男人都羡慕死啊?——那些构栏妓寮的老鸨子倒也聪明,她们是想让进去的客人,都享受一番俺三哥的待遇啊!你们说,是也不是?”

“哈哈!——”

满堂宾客都笑翻了,前俯后仰的乱了套。

“你这憨货,真是口无遮拦!”秦慕白作势佯怒,“来人,将这厮予我灌醉,然后扒光了衣服扔到大街上,让他裸奔去!”

“哈哈!——得令!”苏定方和朱半城等人这下可来了劲,一起冲到了宇文洪泰身边,不怀好意的笑道,“洪泰,你可别怨我们。王爷有令要将你灌醉再让你裸奔,我们不得不从啊!”

“嘿、嘿嘿!”宇文洪泰已是半醉了,摇摇晃晃的道,“俺跟了三哥这么多年,什么场面没见过,用得着吓我?醉就醉、奔就奔,怕啥!——来,喝!!”

秦慕白看着他们挤作一团的彼此灌酒作弄,笑了,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

“慕白,我敬你一杯。”陈妍走到他身前来,举着一杯酒,微笑道,“今天是你的好日子。不管以前发生过多少不开心的事情,全都已经过去了。从今天起,你要健康、平安、开心、快乐!——你之福,即是我们大家之福!”

“谢谢你,妍。”秦慕白举起杯来,“我也要感谢你这些年,默默为我付出的一切。”

“我们也来一同敬你!”高阳公主与明珠一并上前来,“慕白,我们祝你以后的每一天,都像今天一样的开怀快乐,无忧无虑!——媚娘呢?”

武媚娘正在应酬昭武国的那些大臣们,这时被高阳公主了唤了来,“快点媚娘,我们一起给慕白敬酒呢!”

武媚娘便拿起了一杯酒,对秦慕白道:“慕白,今天我要跟你说一句心里话。其实我是一个很小器的人,从前我很难想像,我会跟这么多姐妹一起分享你这一个男人,还能这么的无怨无悔。我甚至已经不记得,我是什么时候爱上了你。我只知道……今生,你是我第一个男人、也会是最后一个男人!在武照的心中,你就是唯一,永远无可取代!”

“谢谢你,媚娘……还有妍,高阳,明珠。其实有时候我自己都觉得,我是个坏男人,我太花心,我对不起你们。”秦慕白举杯道,“我已经亏欠了你们所有人。因此,只能用我的余下人生来好好的善待你们。能否做到最好,我不知道。我只能保证——我会尽力而为!”

陈妍微微的笑了一笑:“慕白你就是这样,从来不把话说满,做什么都留有一线余地。”

“是的,真狡猾!”高阳公主厥着嘴的道,“今天当着婆婆和满堂宾客的面,我要你立个誓!”

秦慕白笑道:“立什么誓啊?”

“就是——我曾经说过的!”高阳公主突然放下了酒杯,一手叉腰一手指着秦慕白,摆出了那个经典的‘茶壶造型’,高声道,“从此以后,秦家不可以再增加女人啦!”

“哈哈哈——”满堂宾客再次笑作了一团。连秦母都呵呵的笑了起来。

“你看你,又当众耍宝,把大家都逗乐了吧!”秦慕白笑道。

高阳公主也挺窘的,笑了一阵后故意板着脸:“你倒是说,同不同意立这个誓嘛!”

“好,我立!”秦慕白便举起了手来,对而天道,“苍天在上,我秦慕白在此立誓——今后,除了彼此深爱之女子、我有所亏欠之女子,我秦慕白绝对不再纳娶任何女子进门!行了吧?”

“我……我、我要晕倒了!”高阳公主很不淑女的直翻白眼珠子,“你这誓言,立了跟没立有何区别?”

“有啊!”秦慕白笑眯眯的道,“至少我不会去逛玩烟花巷柳之地,也不会主动的四处拈花惹草。”

陈妍笑道:“公主,你就安心吧!慕白立下这样的誓言,也是有原因的。你难道忘了李雪雁,还有她们二位?”

说罢,陈妍便将一直站在旁边静默不语的澹台姐妹拉了过来,笑道:“婆婆都下过令了,让慕白早点纳娶她们姐妹过门,你难道有意见?这些年来,她们可是跟着慕白出生入死过,一直无怨无悔的保护着秦家的家人。若非有她们尽心尽力任劳任怨的一直守护秦家,我们今日能否在此团聚,还犹未可知呢!”

高阳公主顿时苦起了脸,“又要多两个了啊……呜!枕头都分不过来了!”

“咳!”秦慕白干咳了一声道,“要不,大家抽签?”

“去你的!”众女一同斥骂起来。

……

苏定方在不远处的榻席上喝着酒,看秦家一家子女人在那里“围攻”秦慕白,不禁对秦斌笑道:“看来慕白的这杯酒,不太容易喝下去啊!”

秦斌也笑道:“我那三弟生性风流,女人缘极好。但难得的是,他往家里网罗了这一堆的女人,偏却能相安无事。这不得不让人佩服啊!”

“此风流,蔚为大观啊!”苏定方笑道,“想必现在,长安也四下流传着许多他的风流韵事了吧?”

“何止是流传,简直都快演化为传奇了。”秦斌笑道,“香粉韵事也好,丰功伟绩也罢,总之,我那三弟当得起‘风流人物’四字。他,注定会留名于史,闻于后世,化为一段传奇!”

“没错啊,没错……”苏定方举起一杯酒,看着不远处被武媚娘等人团团围住不可开胶的秦慕白,意味深长道,“此风流,蔚为传奇!”

.

【全书完】

.

说两句篇外话吧!

《长安风流》完本了,新书正在审核中,不日即将和大家见面。请大家保持关注,谢谢!

《长安风流》,写了两年,终于结束了。全书近250万字,我敲坏了两个键盘——可能是我买到了山寨货吧!

700个日夜,一本书的完成,我也经历了一场人生。

感谢每一位书友,在我断更和低潮时的默默守护与一如既往的支持。没有你们,就没有《长安风流》圆满收官的今天。

敲下“全书完”三字时,我点燃一根烟沉默了好久,似有千言万语,却无从说起。我想,这大概和秦慕白离开兰州时的心情一样。

套用一记名句来说——为何我的眼里常含着泪水,因为我对《长安》爱得深沉!

最后,感谢——所有和慕白一同笑过、骂过、怒过、开心过、伤心过、迷茫过、感慨过、激动过、愤怒过、跋扈过和遗憾过、流泪过的书友。

此风流,蔚为传奇。

是由我们,一同打造!

新葡京娱乐场www.71wx.com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