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娱乐场网 书库 排行 繁體
当前位置: 新葡京娱乐场网 > 唐朝最佳闲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三二章:本王读书比你少吗?
唐朝最佳闲王

《唐朝最佳闲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一三二章:本王读书比你少吗?

手机用户请访问:手机网

厅堂内,屋门紧闭,几只巨大的火盆将屋内的温度缓缓升高,除了李元吉和尉迟敬德两个,其他人皆是流着哈喇子,或是拿手绢擦,或者干脆就直接吸一下了事。

尉迟敬德满脸的尴尬,坐在那里似乎与茶水杠上了,从头到尾一句话也不说,只是一个劲儿的喝着茶。

一杯刚完,一名很有眼色的仆人便立即添上吗,满满的一杯,少一丝不满,多一丝则溢,搞的尉迟敬德每次喝茶都要先趴上去吸一口,不然就会撒的满身都是。

化悲愤为力量的李元吉,则是翻阅着咸阳县的土地资料,县里余地多少,位置在哪里,上面一目了然。

“不对吧!本王先前可是打听过了,你们咸阳县少说也有一百五十倾地,怎么到了你这就只剩下了十倾”合上土地册,李元吉紧皱着眉头问道。

这里的情况可与自己了解到的情况有很大的出入,而自己拿到手的资料,是找在户部的那个舅舅窦琎搞到的一手资料,就算下面官府还没来得及上报最新资料,但差距也不应这么大。

而且按照土地册上所述,咸阳县连在一起的土地更是不多,连二十亩连着的都很少,零零散散的遍布整个县内所有辖区。

“殿下有所不知,这一年前的确是有一百五十倾余地,但现在的确是没有了,只剩下账上的这些了。”崔矩先是解释了下大致的情况,不过他也清楚,这个解释显然是无法让李元吉满意的,索性早有准备的继续说道:

“咸阳距离长安不远,地处又相对安全,所以这一年来前往咸阳落户的百姓也有不少,官府也就没有按照规定定时的去授田,主要是人口太多,若按规定根本忙不过来,只能拆分开分散授田。”

李元吉并不满意这个答复,但却毫无办法。

一百四十倾余地说多也多,说少也少,只需要一百四十个十八岁以上的丁男就可以了。

唐从隋制,十八岁以上丁男每人分八十亩口分田,二十亩永业田,老男,残疾,分四十亩口分田。

如果崔矩说辖区内有一百四十人长成丁男,那么自己或许还会有些相信,毕竟一个县那么大,少说也有个七年有一百四十个成年男子也并不多。

可崔矩说的却是有不少百姓迁徙至此。

唐朝对百姓的迁徙有严格的要求,即狭乡可迁往宽乡,狭乡宽乡可迁往边境,咸阳并非宽乡,而是实打实的狭乡,自身的余地储备本就不足,怎么可能接受外来人口

而且,在狭乡授田从来没有足额过,也就是说,实际上一百四十倾地,往往会授予二百人,甚至三百人,或者更多的人,只有宽乡和边境才会足额授田。

“怎么崔县令莫不是觉得本王不通律法”手指轻轻的在桌子上敲着,发出哒哒哒的响声,很有规律,李元吉面带微笑的看向崔矩。

“下官不敢!若是殿下需要,下官可安排对耕地进行调整,为殿下挪出三十顷地来。”崔矩口中惶恐,面上却毫不畏惧的说着。

崔家让崔矩招待好齐王这个合作伙伴,双方正处于蜜月期,崔矩自然不会去惹齐王不高兴。

但世家毕竟是世家,他们做事情第一个考虑的问题,永远都是利益,没有利益的事情,他们从来都不会干。

崔矩的话说的很明显,地没有,但只要你开口,我便是拼着把咸阳县搞的人声沸怨的,也要给你搞出三十顷地来。

“呵呵!”李元吉一声冷笑,来到唐朝也这么久了,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过崔矩的意思他自然能够看的明白。

不得不说,崔家这一手玩的很漂亮,只是,崔家难道不怕玩脱手了吗

地是李世民作价抵给自己的地,选在哪里,由本王自己说的算,“不必了,本王这地本来就是用于惠民的,如何再去劳师动众的折腾百姓他们本也不易,这事便算了吧,本王听说霸上那边还有不少余地,这就先回长安,待明日再去霸上瞧一瞧。”

“这……”崔矩一脸的懵逼,齐王咋能这样呢难道张个口会死人啊一句话的事你都懒的说,难道非要多跑几趟

很有眼色的师爷察觉到情况似乎有些不妙,假装有事离开了厅堂,转瞬间便折返了回来,手中拿着另一份土地册,说:“殿下,明府,刚刚小吏汇报说哪本统计出了错,这是昨日才刚刚统计好的新册子,在与长安交接的地方,有二十倾连着的余地。”

“混账,这事是怎么做的为何如此粗心大意险些坏了正事。”崔矩立即换上副严肃的脸庞,朝着师爷狠狠的训斥道。

“是!是!那小吏昨日才连夜统计出来,今日在家睡过了头,刚才过来,听说了这边的事,便立即赶了过来汇报。”师爷一唱一和道。

“做事粗心大意,罚他本月的俸禄。”崔矩继续严厉的说着,转而换了副嘴脸,笑嘻嘻的看向李元吉:“殿下,这二十倾地就是您的了,另外下官再多跑跑,尽可能让这三十顷地连起来。”

‘膈……’

尉迟敬德痛苦的捂着肚子,想要抬手去揍那个很有眼色的下人,但却发现自己好像根本使不上力气。

连他自己都忘了自己到底喝了多少的茶水,本来是想停下来的,但停下来就会想到之前的事情,一想到就会觉得很尴尬,所以只能一直不停的喝。

那个很有眼色的下人也就一直不停的倒茶,甚至使着眼色让其他下人去多找几个人煮茶,别影响了尉迟敬德的兴趣。

尉迟敬德这个饱嗝打的很是时候,掐断了崔矩的节奏,中间这么闹上一出,崔矩强行送给李元吉的人情也被淡化了不少。

“那就办手续吧!”李元吉点了点头,小样,想让俺开口承情想都别想。

“行,那就这么办!”崔矩有些悲催的点着头,对李元吉有些无语,又有些痛恨尉迟敬德这个捣乱的家伙。

很没眼色的春华继续站在李元吉身后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反正就是发呆。

比起崔矩府上的下人,春华简直就像个榆木疙瘩一样,根本不会思考,根本不会看人眼色。

如果不是场合不对,李元吉觉得自己真能站起来就是一耳光,太特么的丢脸了。

后知后觉的春华从怀中掏出了户部开出的地契,然后交给崔矩,再由崔矩换成咸阳县的地契,如此一套程序方算是完成。

感觉今天丢了一整天脸的李元吉,瞬间打消了在这里留宿一晚的念头。

李元吉发现崔矩府上好像每一个人都很有眼色,真不知道那些很有眼色的家伙,今晚会不会把他和尉迟敬德安排到一间屋子内,想想就浑身的鸡皮疙瘩。

抛掉了马车,李元吉纵身上马,顶着寒风一路狂奔,势要在天黑之前返回长安。

……

东宫,已经逐渐的从长孙无忌和高士廉造反的事件中恢复过来的李二,心情有些沉闷的坐在丽正殿。

李二是恢复过来了,但长孙皇后却陷了进去。

娘家要被诛九族,她自身因为皇后的身份,加上李世民的信任才得以免受追罚,可长孙皇后却宁可与娘家人一起受罚,每每想到造反的后果,长孙皇后便急的睡不着觉,整日间以泪洗面。

若不是还有两个小家伙需要她的照顾,长孙皇后觉得自己根本就撑不到现在。

“观音婢,你还记得之前朕被刺杀的那件事情吗”见左右劝说都没有任何效果,李世民不得不抛出了另一个重心。

长孙皇后点了点头,丈夫被刺杀,她怎能忘记只是上次传言好像说是齐王安排的杀手。

“那些杀手就是你哥哥安排的,他们先假装成齐王邀请的好汉,在太平坊大闹了一番,丢下狠话便迅速离去,而之后刺杀朕的也就是这些人。”李世民语气平淡的说着。

这件事情李世民也是刚知道不久,虽然之前也有过怀疑,但是在长孙无忌和高士廉因谋反被入狱之后,之前一直躲藏的那个杀手,竟然就隐藏在长孙无忌府内,很不凑巧,那个仅存的杀手已经死了,被倒塌的房子直接砸死的,之前一直没说,那是因为不知道该怎么说。

“呜呜~~~”长孙皇后继续抹着泪水,一件件的证据都证明了他的哥哥和舅舅的确是在谋反,身为皇后的她,没有能力去救他们,也没有能力去陪他们一起死,长孙皇后觉得自己很没有用,身上又背负着巨大的压力,不知道该怎么办,该怎么面对丈夫。

“莫哭了,朕与你乃是患难夫妻,一起经历了那么多的磨难,无论如何,朕只希望能与你相濡以沫,厮守到老。”李世民将长孙皇后搂入怀中,他是真的没有怪过长孙皇后,甚至没有过责怪她的想法。

李二的贴身阉人很没眼色的大踏步的走入了丽正殿,以往这个时候,他最应该做的就是非礼勿视,但这一次却没有避讳,反而尽可能的弄出了更大的声响,以引起李世民的注意。

“陛下,尉迟将军急报!”

新葡京娱乐场www.71wx.com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