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娱乐场网 书库 排行 繁體
当前位置: 新葡京娱乐场网 > 白狼公孙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九章 混乱
白狼公孙

《白狼公孙》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七十九章 混乱

手机用户请访问:手机网

草丛抚动,虫鸣戛然而止。

烟暗中,弓弦拨动的轻响,箭矢飞进烟色里,有声音飞驰在风里,踏踏踏一只不知名的夜虫刚爬上草叶,马蹄轰的踏下来,掀起泥泞,三匹战马急奔,上面的身影陡然转身弯弓回射,后方追来的身影中箭落马,随后又有七名骑士追上来,做出拉动弓弦的动作。

“小心——”清晰而低沉的汉话在前方的战马上喊出来,对于在烟夜射箭,基本靠的就是听觉以及运气,随着低沉的提醒,箭矢嗖的擦过空气,从他们埋下的脑袋上方飞过去,“回射这帮鲜卑杂碎。”

有人吼了一声,然而前方又有战马袭来,四五名包抄而来的鲜卑斥候,凶戾的吼叫,拔刀就是一斩,奔弛的战马上,刀光连续呯呯呯撞击几下,当先那名鲜卑骑士腰上喷出鲜血嘭的一声落下马,那名挥刀的狼骑手臂的皮袄撕开,殷红淌了出来,转眼追袭的敌人前后夹击过来。

“快走——”

“回去报信啊!!”

轰然的撞击,两道声音大声吼出来,操控着两匹战马迎上前方的三名鲜卑骑士狠狠撞在一起,血肉发出沉闷的巨响,巨大的撞击力,马身直接在半空翻腾起来,一名汉人斥候被冲击力直接掀飞出去,一头触在地上。与他相撞的两匹鲜卑斥候,一名被马头顶了一下,摔落地上时已经不成人形,骨碎肉散,口中、鼻中不停的涌出粘稠的鲜血,漫过颈脖,另外一名撞飞的一瞬,脚绞在单边绳套里,被马匹拉扯了一下,轻缓的倒在地上,然而战马悲鸣倒下来时,直接压了下去,也没了声息。

手臂淌着血的那名狼骑缓了下速度回头看去,受伤的狼骑爬起来嘴角含血的大吼“走啊——”声音落下的一瞬,伸手一把抓住从侧旁冲过去的鲜卑骑士,抓住对方脚腕从马背上拖拽下来,自己也被奔跑的战马撞的跌跌撞撞,随后,扑了上去,一口咬住对方脖子撕扯起来。

后方的六名鲜卑斥候赶了过来,手臂淌血的狼骑咬紧牙关,转身一夹马腹,马蹄飞奔起来,将身后为他争取时间的同伴淹没在烟暗里,不久,挥刀劈入血肉的声音。

“啊!”

他张大嘴,风灌进了口中,想要叫声,然而声音到了嗓子眼化作嘶哑的呜咽,泪水将视野变得模糊,又被风吹干。

孤单的身影朝着东南方向远去。

烟夜,无数双脚步缓缓走过草原,拖出长长的队伍。

来自外邦的甲士也俱都披上了皮袄,这样的夜里风有些寒冷,被他们护着中间的白狼原老弱妇孺则浑身发抖,只有部分穿上了御寒的衣物,但整体而言,队伍并未出现悲戚的状况。

“老…师…”斯蒂芬妮策马在旁边走来,望向心不在焉的少女,用着蹩脚的汉话,结结巴巴说一些简单的句子“……汉是什么…样…的……国家……她……美……丽吗”

“美丽……”马背上,蔡琰看向金发女人,脸上化出微笑,也用着简单的字眼回答对方,声音轻柔,“从这里往南过去,翻过大山,就进入汉的地界,那里有很好的百姓,他们淳朴善良,当家园受到威胁时,也会凶狠的拿起武器,如果你去那边,会看到很多的城池,一直走下去,你会发现永远也数不完它们。”

斯蒂芬妮能听懂一些字,但并不完全明白组成的话语是什么意思,捋了捋金色发丝,随后拍了拍胸脯,“……我……的家也很美丽……太阳照过来……石头都好像变成…金色…还有…圣城……那是……更加美丽的地方……如果你能去…”

说到这里,她话停了下来。

“去看你们的圣城吗”少女看她时,对方沉默了片刻,眼神有些黯淡,捏着拳头颤抖,最终斯蒂芬妮闭上眼睛。

“……她燃起了大火……”

蔡琰没有问下去,静静的坐在马背上,俩人随着马蹄起伏在走,对方的心情她明白,因为汉朝也燃起大火了。

深邃的夜色里,大家还在走着,安静紧张的警惕周围,随后西北方向一名骑马的身影飞奔而来,队伍里数人上前去看看怎么回事,片刻后,一起回来这边。蔡琰探头看了一眼,那名斥候手臂还流着血,一名看上去三十来岁的男人正给他包扎伤口。那人口中也在不停的说着话,抹着眼泪,让人感受一股不安的气氛在队伍里传开。

不久,名叫杰拉德的壮汉和东方胜带着那名斥候过来。

“斯蒂芬妮,我们有麻烦了……鲜卑人的斥候发现了这里,相信他们很快就会到来,必须找一处容易防守的地势做好准备。”

这边兄妹两人正用着他们的语言交流,那边蔡琰下马看了看斥候的手臂“……以后用手会不会有问题……还疼不疼”

“……不疼了,只是我那帮兄弟回不来了……”斥候没有哭,只是紧咬着牙艰难的说出声音。

独臂的书生叹口气,空袖被风吹的扬了扬,说道“这位苏仁是咱们排出去的斥候,和他一起的两个同伴都是一同从鲜卑俘虏里救回来的,他们和敌人斥候拼了几次,还是被包围了,另外两个兄弟给他争取逃出来,给我们报信的,夫人该你拿主意了。”

“我…我…什么都不会的,你是二首领,这些事情你定夺就好。”话音落下时,旁边的斯蒂芬妮转过头来,用汉话开口“老师……我们必须寻…高的…地方…树林也行…他们有骑兵……不能在平坦的地上……”

东方胜也不拖泥带水,点头“事情紧迫,区区就代劳了。”旋即,他朝另一边仿佛没有存在感的身影拱手“有劳照顾一下夫人。”

那边,蹇硕拱手“咱家知晓。”

不久之后,队伍里已经知晓鲜卑人快要追上的消息,数百人由缓慢到加快了脚步,朝前方奔行起来,李烟子在队伍里叫众人将重的东西扔掉,不过没人理他,这些家当对于他们来讲,就是全部家当了。

前方出现丘陵,下面有一小片的矮树林,东方胜在队伍前面催促“进了树林就不用担心鲜卑人的骑兵,同时也好藏身此处,大家快点啊!”

队伍在草原夜风里跌跌撞撞的奔跑,实在精疲力竭的身影倒下来,旁人跑过去拖着对方往那边走,声音有气无力。

“起来啊…鲜卑人快来了……起来快走……”

嘈杂在队伍里响起一片,前方距离那片小树林三十丈的时候,远远的,在队伍的侧面,一道道烟影举着火光朝这边蔓延。

轰隆隆的马蹄声,无法判断有多少人,斑斑点点的火龙由一列快速展开,延绵出上百丈远,然后汹涌冲过来,凶戾的呼喝,已经表明他们并非友军。

“结阵——”杰拉德的声音叫响不安的队伍。

队伍两侧的百名外邦持盾士卒快速的奔跑,一面面盾牌从他们后背翻了出来举在手中,刀光出鞘,李烟子这边的狼骑护住左右两翼,他大喊“准备!”数十名狼骑抬起手臂,挽起长弓。

斯蒂芬妮与蹇硕拉着少女和队伍朝林中跑去。

数十道箭矢飞上烟夜,这样视力不佳的环境下,射箭只能是碰运气了,马蹄飞驰逼近,狼骑离开原地游走起来,紧接着,对面的箭雨覆盖而下,缩紧的铁盾阵型外面,犹如暴雨急骤的落下,噼里啪啦的钉在盾牌上,有部分扎在阵型附近的草地上,密密麻麻的延绵开去。

“走!”

杰拉德从盾中冒出身影,大吼着一脚踩断几支扎在地上的羽箭,拖着巨剑朝林子那边奔跑,他身后百名部下一边举盾,一边奔跑,随后,他们看清了这支鲜卑人的数量,足有数百骑。

已经靠近树林的阵型背向林子,转身再次举盾,过来的数百名鲜卑骑士只是分出一百骑去追那边游走的白狼原狼骑,剩下的直冲盾阵,以及他们身后的树林。

转瞬,马蹄轰鸣,拉至零距离。

前列,铁盾压进泥土,一道道魁梧壮硕的身躯,青筋在手臂鼓了起来,发出歇斯底里的吼叫,下一秒——

轰轰轰轰——

数十匹战马疯狂的撞上铁盾,然后掀翻,持盾的身影被撞的倒下时,后面紧跟而来的同伴刺出刀刃扎进马匹的脖子,哗的抽出来,鲜血狂飙。

马匹挣扎着在地上踢着蹄子,浑身是血的鲜卑人爬起来,迎面巨剑劈下来,血浆从头颅爆裂的飞溅出去,数十名鲜卑骑士挺着长枪冲进来,撞上铁盾以及后面身强力壮的士卒,两边都有人被掀翻,随后步卒、骑兵厮杀到了一起,鲜血在一瞬间洒满土地。

另一边,上百人的骑兵冲进了树林,李烟子带着四十多数量的狼骑想要折转过去,然而对方同样有人过来纠缠,两支马队在不大的范围绕着圆圈对射箭矢,或挥刀劈砍,林子里此时传来撕心裂肺的尖叫,更是急红了眼。

“杀——”他弃了弓,拔刀嘶吼起来。

一转马头直插对方跑出的半圆里,拦腰撕裂……

树林,鲜血溅在树杆上,缓缓流下来。

沸腾的厮杀陡然冲进树林里,那些骑马的身影翻下马来,挥刀朝更里面的人群冲杀过去,混乱之中,少女身旁的斯蒂芬妮如雌狮般带着唯一几名外邦士卒持刀盾冲了上去,与对方杀在一起。

前方有数道身影冲过来,挥刀劈死几名反抗的百姓然后朝这边过来,蹇硕拔剑咬牙“夫人,你躲在马后面,小心别被流矢射中。”身旁这名宦官提醒了一句,便是迎了上去,烟暗里,火花呯的溅起,一名冲来的鲜卑人直接被蹇硕踢翻,又是一剑像是削断了什么,有东西抛上天空触碰到了枝桠,然而有身影从侧面扑过来,两人顿时滚进烟色里。

蔡琰闻着弥漫起来的血腥味,捂着小腹忍着翻滚的呕吐感,这样的场面她来草原那天便是见过的,可像这样直面厮杀,却是第一次,她摸过马背,小心的盯着前方,然后,一道烟影嘭的过来,撞在战马的侧面,吓得少女颠簸后退靠在树木,那道身影又反弹了回去,趴在地上。

马惊了一下,踢着蹄子跑开,她焦急的看了地上的身形,对方随后动了一下,从一堆枯叶里爬了起来,好像听到身后有动静,猛的转过头,与少女面对面。

下一秒,对方直接就扑了过来,粗糙的手掌一把掐住蔡琰的脖子,将她整个人都提了起来。

那一瞬间,少女脑子一片空白,她涨的通红,情急之下方才想起一件事,连忙伸手在腰侧的皮袄里摸出一把匕首,猛的挥起,在那鲜卑人手臂上奋力的扎了下去。

“啊——”

那人手臂上还插着匕首,痛的大叫后退两步,蔡琰这才回落到地面,捂着脖子接连咳嗽几下,几个呼吸间,受伤的身影已经扑了过来,此时,林中落叶的脆响,有人跑过来,一柄长矛从侧面刺出,穿进鲜卑士卒的腹部里,冲来的人影“呀啊——”的吼叫着将对方推着倒退,最后钉在一颗树上。

蔡琰记得这人,是之前那名斥候,叫苏仁。

尚未死透的鲜卑士卒勾着手臂挥舞抓向那男子,对方侧脸大叫“夫人……快杀了他——”男子的手臂包扎的地方,伤口已经迸裂,鲜血直流。

周围尖叫、惨叫充斥在耳中嗡嗡嗡嗡嗡……乱响,周围被保护起来的狼骑家眷,金色头发沾着鲜血,凌乱的洒开,刀锋切过扑来的身体,十多名老人握着棍棒挺胸站在前面,想用苍老的身躯来换年轻的生命活下去,看着挥来的刀锋,面无惧色。

“鲜卑狗贼,汉人杀不绝的——”一名老人这样喊道。

蔡琰抱着头尖叫了一声,附身从地上掉落的匕疯似得跑过去,一把扯开名叫苏仁的人,匕首噗的一下刺进鲜卑人的脖子里。

血花溅上脸,热热的,随后松开匕首,那鲜卑人已经死了,她后退一步瘫坐到地上,浑身发抖。

不久,林子外,狼嗥此起彼伏的响起连成一片,数十只青灰色的烟影奔袭而来,在那最前方。

一抹白色的巨狼。

新葡京娱乐场www.71wx.com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