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娱乐场网 书库 排行 繁體
当前位置: 新葡京娱乐场网 > 陷城行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七章 为爱纵情4
陷城行

《陷城行》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二十七章 为爱纵情4

手机用户请访问:手机网

范市长的小车开到城里后,立即返程,他怕巡山的遇大雨会回城,便来堵他们。车行至廖承东山脚下屋旁时,他真的看到他们回来了。

那小头目也看到范市长来了,急忙跑过来。范市长让他上车,他站在车边,冒雨汇报了抓捕何琴音和俞小望被处死的过程。

范市长听着,心里很不爽。本想让俞小望跟何琴音学驯虎,他却把人处死了,看来,此人对他的话并不真正在意,就想发火,但想他是波田的人,一时闷不做声。

那人问范市长,何琴音该怎么处置。

范市长问:“有人看到你们行动了?”

那人说没有。

范市长说:“不要进城了,快在附近找个地方把她藏起来,派两个人看好她,等我指令。”那人点头。

范市长问:“廖承东家门是开的吗?”

那人说:“刚才注意了一下,是关的。”

范市长说:“你们就在他家走廊避避雨,雨停后立即进山继续巡查。”

那人点头后就回去,路上想,把人藏哪好呢?就想起东面有人家,忙领着队伍就往东去。到了坡上,看到一户人家,正是红艳藏身的那户人家,他立即带着人冲进去,嚷嚷着主人出来。那老乡战战兢兢出来了,见是何琴音,更惊了,好在何琴音暗中给他递了个颜色,他才放松。打开大门让来人进屋。

那头目进屋后每个房间都查看了一番,随后对老乡说:“看好这个女子,出了差错,我要你小命。”

老乡无声答应。

过了一会,雨住了,小头目留下两个人看管何琴音,领着其余人进山去了。

何琴音知道红艳还没离开,但又不好直接问主人,就让留下的人将她松绑,说要小解。松绑后,何琴音就去厕所。地窖口就在厕所附近,此刻的红艳并不在地窖,她已经躲到柴房里,刚下雨那会,她出来透透气,谁知没出来一会就见敌人押着何琴音过来了,她急忙躲到柴房里。这会见何琴音走来,她立即冲到她跟前,要带她走。何琴音知道,她们不能走,走了会难为老乡,就对红艳使个眼色,让她退回去。

红艳退回柴房里。

雨没停多大一会,又下起来了。在山里巡查的那个小头目没一会又回来了。何琴音就想,再不想办法,只怕连红艳都跟着自己遭罪。最糟糕的是,雨越下越大,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天又黑了,而那些人中就有人让主人准备晚饭。

老乡看了何琴音一眼,何琴音对老乡说:“去买些好菜。”还给了他一些钱,又对那头目说:“你放心,我不会跑,我要见波田,你去叫他过来。”

那头目鄙视地说:“波田是你想见就见的。”就对老乡说:“我不在这吃饭,留下的人给我招待好。”就指派两个人留下,并跟其中一人耳语了几句,随后带人走了。这次他是真的回城去了,他要跟波田汇报。

留下的那两个人中,有一个人对何琴音早就动起了歪念头。小头目走后,他让另一个人陪着老乡去城里买菜,并让他带壶好酒回来,那人就跟老乡去了。

留下的那人就跟何琴音聊起天来。他先是说了一些替何琴音惋惜和担忧的话,继而说到他家在城里开了一家布庄,他还自报年龄,问何琴音他长得如何。那意思是说,他家条件不错,他个人也不错,他看上何琴音,他有能力保护她。何琴音一直懒得理他,他继续献殷勤,说:“你是大小姐,该过好日子啊,你爸你哥虽没了,可你家当还在呀,你怎么就参加新四军了?”

何琴音这才问他:“你知道新四军是干什么的?”

那人说:“一帮造反的穷光蛋呗,才不会成事的。”

何琴音不想再跟他说一句话了。就想着红艳可能还在柴房里,对那人说:“你现在敢放我走吗?”

那人说:“现在不敢,不过,我跟我们头关系挺好,回头我跟他说说,他同意我就领你回家。”

何琴音没理他,走出大门,看着雨帘,想今晚如何让红艳离开。

那人跟着出来,站在何琴音身边,还在喋喋不休,生怕她跑了。

吃饭的时候,那人让何琴音上桌,让叫何琴音喝点酒压压惊,还为她夹菜,百般献殷勤。何琴音不喝酒只吃饭。那人就把注意力转到同伴头上,劝他喝酒,两个人又是猜拳又是大声嬉笑,吃吃喝喝不下一个钟头,一点也不当自己当外人。

再说廖承东,他已回到何琴音家中。他要洗个澡再去见波田,他已经做出了跟波田和范市长摊牌的决定,不许他们为难何琴音,否则不跟他们合作。让佣人烧些温水之后,他亲自去端了来。何府是有盥洗室的,他进来了,关上门,正要洗,听到窗外和屋顶上噼噼啪啪一片作响。下雨了,廖承东忽然又决定不去参加宴会了。不理他们,让他们来找他,他要抓住主动权。他拧了一把手巾,全身上下慢慢擦拭起来。他边擦边思考,闭起眼睛只在身上胡乱擦着。忽然,他眼前浮现起何琴音的样子,她是光着的,笑盈盈地盯着他,独自上了床,他也上去了,就那么叠在她身上。

他紧张起来,同时也有几分兴奋。

廖承东忙睁开眼睛,那画面好像还在眼前。他小声骂了自己一句,但又觉得奇怪,第一次跟何琴音糊里糊涂在床上的事,是跟哥哥附体那时。但这事,他自后没再敢想过,也确实没想过,可这会怎么忽然就想起来了,竟然还如此猥琐。

当他感觉有一股气钻进身体之后,他这才知道,是哥哥又附身了。他说:“哥哥,你不要这样,这是什么时候,你还顾着玩。”

哥哥说:“弟弟,琴音被人欺负了,哥哥决定跟你合二为一,哥哥再没好的选择了。”

弟弟说:“哥,这事你不是第一次做,第一次,你不舒坦,我也难受,你是晓得的。”

哥哥说:“弟弟,你得听我的,你我分开对付不了波田跟范市长。从现在开始,我给你力量和智慧,你不再是以前那个心肠柔软的人了。”

弟弟问:“哥你真不回去吗?”

哥哥说:“现在还能回去吗?哥哥我绝不会让你跟琴音被人欺负,更不会让波田的计划得逞。弟弟,不要再说了,趁我还有施展魔法的本领。”

弟弟说:“你是‘美好世界’的人,你带给人间的该是美好,杀人的事我来做,你还像以前那样暗中帮我就行。”

此刻,廖辉是有口难言。这之前,他一直都在何琴音身边,当他看到何琴音备受煎熬的样子,他差点当即施法要了那些敌人的命,但他知道,为了更大的目标,他不可意气用事。看那个小流氓竟然敢对琴音下手,他肺都气炸了,这简直是对琴音和他的亵渎。

弟弟自然不知道这些,他也不知道,他刚刚还去求教了美少年。美少年告诉他,他已然回不去了。他请求他帮他,美少年没答应。他发怒了,指责他说:“如果美好只是做做样子,不能铲除邪恶,那美好做什么?”

美少年说:“美好从来就是柔弱的,它的作用真的就是一种样子,一种让善良之人向往和追求的目标。不过,我再给你一些魔法,但你不能随意使用。”

廖辉说:“不能随意用,我要它干什么?”

美少年说:“你有弟弟呀,让他管理你的魔法吧。”

廖辉明白了,一来到弟弟身边,就先行试了他一把,试之后,他清楚了,弟弟是喜欢何琴音的。现在,他只能跟弟弟合二为一了,惟其如此,才能发挥他的作用,更好地帮助弟弟跟何琴音打击敌人,揭开所有秘密。

又说何琴音这里。何琴音迅速吃完饭,趁去厨房送碗筷之际,小声问老乡有没有送饭给红艳。老乡也小声对她说,他已经将红艳送回地窖,饭菜也都送去了。何琴音这才放心,也顾不上洗,就让老乡安排她睡下。

躺在床上的何琴音哪里能睡得着,为了不给老乡添麻烦,她决定今晚不行动,就闭眼休息。谁知,睡到半夜,迷迷糊糊中,她听到房门发出轻轻的吱吱声。她立即警觉起来,坐起来,盯着房门,只见那门被推开了,何琴音正要下床,一个黑影箭一样扑到她身上。

何琴音早知道是那个对她动了坏心眼的小子,她立即从枕头下掏出手枪,朝着他的胸口就是一枪。

只一粒子弹,这粒子弹,她是专门为自己准备的。她想如果这次不能逃脱,她会用这颗最后的子弹结束自己。

睡在隔壁的另一个人,因为喝了酒,睡得像死猪一样,枪声都没把他吓醒。

老乡夫妇听到枪声,忙跑过来,见何琴音已经点亮了油灯,又看到床上躺着的那人血肉模糊,一时吓得不敢出声。

何琴音对老乡说:“两位老乡别怕,没事,去把另一个叫来吧。”

新葡京娱乐场www.71wx.com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