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娱乐场网 书库 排行 繁體
当前位置: 新葡京娱乐场网 > 五灵仙缘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五十一章 幽冥界(完)
五灵仙缘

《五灵仙缘》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三百五十一章 幽冥界(完)

手机用户请访问:手机网

另一边,一道道裂缝出现在石海空间的天空,耀眼的白色光芒不断逸散而出,使得原本就已经被光芒淹没的空间似乎要达到了某种饱和一般,浓郁到可怕的灵气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如此浓郁的灵气,本该是众修士梦寐以求的,但是下方的虫海,巨型蜈蚣却仿佛遇到了什么几位可怕的存在,仍旧在疯狂的往地底逃窜。

终于,在一声战天巨响之后,原本被定格在空中的众多修士瞬间恢复了自由,但整个空间都被耀眼的白色光芒所淹没,浓郁的灵气甚至让一些人忘却了周围的危险,但还是有一些心性强大之辈强行向着记忆中的方向冲了过去。

那是空间节点的方向。

老祖们的命令早就被抛到了脑后,就连金光寺老和尚的身外化身都跑了,那他们留下也根本就是白搭,想清楚这一点,再也没有人愿意停留了,纷纷向空间节点的方向冲去。

虽然双眼不能视物,但神识却勉强可以探查清除周围的一切,如蝗虫过境一般,之前还意气风发的众修士仓皇而逃。

这一声震天巨响,也使得王冲所在的空间和石林空间彻底接通,两尊巨大的法相金身踏立虚空,所有的光芒就是从那尊青面獠牙的法相金身上逸散出来的。

“沙沙沙……”

黄沙如瀑布一般自其身上宣泄而下,在空中不断变化,时而化为石块,时而化为尘土,但最后均是化作浓郁到耀眼的土属性灵气。

很显然,这尊法相金身受了重伤。

反观土灵所化的法相金身,身上不断缭绕着五彩的光芒,在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之后,光芒非但没有丝毫暗淡,反而变得越加强盛,宛如天神。

“它的器灵被我重创,我虽然有五灵珠的保护,但想要彻底将新生的器灵剥离出来很是麻烦,王冲,我需要你的帮助!”

土灵的声音在王冲脑海中响起,终于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

深吸一口气,让意识从刚才那可怕的一幕中彻底解脱出来,王冲面色十分凝重,道:“我该怎么做?”

眼下是最好的机会,就在刚才空间接通的瞬间,他和外面灵蜂身上的一缕神魂取得了联系,虽然很是短暂,但对外面的情况,还是有了一些了解。

三名合魂期修士的出现,显然打乱了他的计划,合魂期,那可是应该飞升的存在,竟然一下子出现了三位。

若是土灵现在的状态能保持下去,那还有成功脱身的可能,但现在看来似乎有些困难,不过眼下还是先帮土灵夺回器身才是关键。

“你完全放开心神,我要借助你的肉身一用!”土灵的声音再次响起,声音之中有着一丝催促的意思,而对面的法相金身,光芒正在一点点收敛,它在快速恢复着。

“好,你来吧。”不敢有丝毫怠慢,王冲彻底放开心神,尽量让自身保持空灵的状态,神魂却沉入五灵空间内,盘膝坐在五行本源之上,他知道,土灵要借助的是五行本源的力量,而他就是连接这股力量的媒介。

“嗡!”

似乎是感觉到了王冲的召唤,五行本源从地面浮现而出,将王冲包裹在内,他的意识从未有过的清晰,就在五行本源将他完全包裹的瞬间,土灵的声音再次响彻脑海:“小子,好好感受这股力量吧!”

碎裂的声音戛然而止,一道波动从土灵法相金身身上扩散开来,向四面八方蔓延而去,所过虚空,瞬间便被冻结,原本那些拼命逃窜的修士也在一瞬间被定格,脸上还是恐慌的表情,就连眼神之中的慌乱,也在这一刻被冻结。

原本四处逸散的灵气开始疯狂汇聚而来,最终都凝结在了土灵身后的光环之上,化作三个巨大而虚幻的光球,原本的土属性灵气居然在瞬间被扭转变。

炽热暴躁,火的气息。

坚韧却充满攻伐的气息,那是金。

当然,还有充满厚重却不失爆发的土的气息。

五种不同的气息,在这一刻完整的汇聚而出,灰色的混沌气流围绕在法相金身周围,蛮荒的气息散发而出,即便是对面的法相金身,也在这一刻首次浮现出了惊恐的神色。

“嗷!”一声长啸骤然从青面獠牙的法相金身口中传出,随即化作一道遁光,同样向着空间节点的方向冲去。

它慌了,它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对方的对手,若是继续留在这里,那么将要面对就只有消亡。

它要逃,封印已经被刚才的打斗破坏,他要在空间彻底崩坏之前,逃出去。

然而,此刻的土灵得到了五行本源力量的加持,比之前还要强大,又岂会放任它就这样离开。

一声冷哼响起,巨大的法相金身抬脚一步踏出,随即整个身影便消失在虚空之中,就在土灵所化法相金身消失的瞬间,那青面獠牙的巨大化身速度也跟着骤然暴涨,瞬间便出现在了空间节点前。

血目之中闪过一丝喜色,没有任何犹豫,青面獠牙化身一头便欲钻入那黑色的空间节点内,但还不等它眼中的喜色化开,一股巨大的束缚之力便缠绕在它的脚踝上。

土灵在关键时刻一步踏出,又凭空出现,在对方即将离开的瞬间将其阻止。

但青面獠牙化身眼看就要逃离此地,又岂会甘心再被拉回去,只见它仰天发出一声怒吼,一股邪恶的气息突然从它口中传出,有什么东西要从中冲出来了。

“哼!”一声冷哼,土灵一只手抓住对方的脚踝,另一只手伸向身后,做出拔剑的动作,背后光环上的金色圆球立刻光芒一闪,一道金光快速拉长,最后落在手中,光芒敛去,那是一把造型古朴的金色巨剑。

“斩!”

古老的字节自图灵口中传出,仿佛带着某种魔力,无数气流疯狂涌向巨剑,重剑无锋,但在“斩”字之后,一股惊人的锐利气息喷涌而出。

王冲虽然盘膝坐在五灵空间内,但外面的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在他眼中,无数涌动的气流根本就是一条条粗大的法则巨链,缠绕在巨剑之上,看似笨重,却是锐利的另一种体现,在他看来,天下在没有比其更加锋利的存在了。

“吼!”

青面獠牙化身挣扎之意更强,巨大的嘴巴放大了数倍,黑色的邪恶气息如洪流一般用了出来,王冲也得以看清这黑色雾气之中的存在,那是一只体长千丈的巨型蜈蚣!

“喀喀喀!”

骨节碰撞的声音不绝于耳,这巨型蜈蚣竟然和之前的那些巨型蜈蚣十分相似,只是外貌更加狰狞,身上的气息也更加可怕。

巨型蜈蚣在出现的瞬间便奋不顾身冲向土灵,嘴里更是传出“咔咔”的声音,似乎要将其拦腰夹断。

然而土灵却丝毫没有要分出心神对付巨型蜈蚣的意思,古朴的巨剑划破层层空间,在虚空中留下一道道涟漪,仿佛有什么柔软的东西被切断一般。

看似缓慢,但却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只能等待那剑刃落下来。

说时迟那时快,巨型蜈蚣水晶一般的暗红色眼睛闪过阵阵寒光,咔嚓一声咬在了土灵的腰身上,而土灵的巨剑,也从圣地法相金身身上一闪而过。

“吼!”

圣地法相金身的惨叫声参杂着巨型蜈蚣的惨叫声同时响起,只见一道黄光一闪而是,土灵手中只留下了圣地法相金身的下半身,上半身已经冲进空间节点内,消失不见。

而那巨型蜈蚣,虽然狠狠咬在了土灵的腰身上,但那双巨大的钳子却浮现出一道道裂痕。

王冲神魂沉入五行本源之中,对外面的一切却看的再清楚不过。

土灵那一剑,乃是由极为纯粹的金属性法则演化而成,凝成之际,这片空间就再也找不到其他的金属性法则了,全部汇聚在那把巨剑之上,这才将重伤的对手斩断半截身子。

而巨型蜈蚣也并非是没有取得一点的成效,土灵看似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但动作却有一瞬的迟缓,这才让圣地法相金身拖着另一半身子逃脱。

“你跑不了的!”土灵的声音突然响起,一如之前和王冲说话那般,隐隐包含着一丝激动。

道道光芒从土灵身后的光环上散发而出,将圣地法相金身的半截身子包裹着,似乎要将其炼化。

光芒越来越强,而那半截身子则越来越小,作中化作半个圆球,回到了光环之中。

只是那半个光球似乎极不稳定,其中还有残留这新器灵少许的器魂,也被巨剑一并斩了下来,只是时间仓促,只是简单封印起来。

做完这一切之后,土灵的目光才最终落在了巨型蜈蚣身上,一抹寒光一闪而逝,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巨型蜈蚣便身死道消。

外界,早已经是雷云滚滚,赤色的雷云铺天盖地,一眼望不到尽头,仿佛世界末日一般。

等候在外界的众多修士早就在劫云汇聚之际,惊恐地四散而逃,只有一些实力恐怖的灵婴期修士好在劫云边缘地带观望。

真正留在空间节点附近的,也就剩下三位合魂期的修士了。

但这三人也是各展神通,将自己的气息降低到了极致,就连呼吸也仿佛停止了一般。

其中最甚者要算金光寺的老和尚了,他的修为是三人之中最深厚的,但在此刻也是最为警惕的一个,只要稍微展露出一丝气息,被天劫捕捉到了,那等待他的,便是雷劫疯狂的轰击。

“吼!”

一声怒吼响彻天地,带着黄光自空间节点一闪而出,瞬间吸引到了所有人的目光。

黄光方一出现,整片天空便跟着沸腾了,滚滚红芒不断在头顶上方汇聚,空气粘稠的让人喘不过气来,毁灭的气息在不断攀升,一些高高耸起的岩石也在不知不觉间消散,化为黄沙融入沙漠之中。

“这是……出现了!”

“出来了!是它,这股气息不会错的!”

黄光闪现而出,引动雷云的同时,也点燃了早已等候在此的三位合魂期修士的目光,此刻三人虽然目光火热,但却依旧没有暴露身上的气息,他们还在等。

金光寺的老和尚同样目光炽热,但作为此地修为最深的修士,他的目光同样毒辣,一眼就发现了黄光之中的异样。

“居然只剩下半截身子,怎么可能!”老和尚的目光似乎能穿过层层黄光,看见最里面的本质,眼缝之中满是震惊之色,但很快就被他收敛了下去,眼底反而浮现出从未有过的凝重之色,看了一眼空间节点。

圣地法相金身虽然从空间节点内冲了出来,但却并未急着离去,反而停留在虚空之中,身上不断散发着浑厚的黄光,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黝黑的空间节点内再次传来一声怒吼,只是这声怒吼比之前强大了太多,粘稠的空气也跟着微微一滞,声音过后才出现轻微的颤抖。

“轰!”

滚滚黄沙自空间节点席卷而出,在高空中汇聚出一道可怕的龙卷风。

紧接着,一道磅礴如山的身影缓缓自风暴之中走了出来,五彩光芒席卷天地,隐隐比肩天空之中赤红的劫云。

“轰隆!”

“咔嚓!”

在土灵法相金身走出的一霎那,火海的雷云之中突然迸射出一道万丈赤雷,化身为一条火红,吞吐着无尽威压,遥遥望向这边。

然而土灵却并未将这条雷劫所化的赤龙放在心上,反而将目光落在了高空之中只剩半截身子的圣地法相金身身上,眼中满是冰冷的光芒。

“好恐怖的灵压,光是靠灵压就将我的神识抗拒在外,其修为恐怕根本不是我等可以抗衡的,臭和尚,你想阴我!”白骨森然的声音突然在金光寺老和尚耳边响起,就连一旁翰林院的书生脸色也很是难看,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

很显然,就连老和尚也没想到两尊庞然大物的战斗会出现一边倒的局势,后来出现的这尊法相的强大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再这样下去,最终必定会脱离掌控。

“阿弥陀佛,二位道友稍安勿躁,不妨等上一等。”

虽然同样看不出这尊实力强大的法相背后之人的修为,但老和尚却并不着急,反而出言劝导二人起来。

白骨闻言冷哼一声,随即真的不再说什么,而一旁翰林院的书生脸色一阵阴晴不定后也跟着平静下来,抬头观望。

五行本源内,王冲将外界的一切尽收眼底,同样包括沙漠深处没有一丝生命气息的三位合魂期修士。

尽管这三人将全身气息收敛,而且看似成功隐瞒过了天劫的搜索,但王冲事先就知道三人的存在,再加上附近再无其他修士,找起来也不算困难。

心念一动之下,三名合魂期修士的存在已经被他传递到了土灵那边,但此刻土灵正全神戒备着天劫的存在,还要分出心神来盯着剩下的半截器身,至于三名合魂期修士,短时间内没有任何威胁。

一旦那三人有任何气息的泄漏,面临的将会是这方天地意志最疯狂的碾压,因此他们不敢过早暴露。

“吼!”一声来自新器灵愤怒不甘的咆哮,它眼中充满了怨恨,低头看向下方的土灵,随后又抬头看向漂浮在虚空之中的赤龙。

“它要干什么?”

虽然无法像老和尚那样看穿层层黄光,但白骨和书生却隐隐能感觉到黄光之内的存在,能感觉到其中的异动。

同样的,土灵也注意到了对方的异样,冰冷的双眸微微眯起,眼底浮现出一抹凝重之色,身后的五个光球也跟着散发出耀眼的光芒来。

突然之间,虚空中的黄光动了,它的方向并不是土灵,反而是冲着上方赤红色漩涡冲了过去。

“什么!”

“挑衅天地意志?”

“简直是找死!”

黄光的举动出乎三名合魂期修士的预料,凭借他们的修为,自然能看出那黄光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在对手追出来后仍旧向天地意志的赤色天劫挑衅,这简直是在找死。

即便天劫奈何不了它,但也会短时间内削弱它的实力,后面出现的那尊庞然大物只需要静静等候即可,但这么做又有什么好处呢?

黄光的举动终于彻底激怒了天地意志,即便相隔再远,也能感受到无处不在的愤怒。

赤月山脉地底深处,这里一片漆黑,位于山脉万丈之下的地底,在这一刻突然浮现出两颗巨大的瞳孔,一股恐怖绝伦的气息瞬间充斥整个赤月山脉,一时间,原本喧嚣的山脉顿时没有任何声音,死一般的沉寂。

即便是一些化形之后的灵婴期妖兽,叶寒蝉若禁,躲在洞府之中不敢出来。

极北之地,冰洋深处,万丈冰层之下,冻结着一块巨大的水晶,水晶之内封印着一条银白色的冰龙。

“咔嚓!”

一个细微的声音突然传来,紧接着,那条看似人畜无害的冰龙缓缓睁开了眼睛,冰层之上,平静的海面无端生出一朵朵丈许大小的冰花,原本泛着轻微波澜的冰洋就好像被什么人在快速披上一层白色的摊子。

本就瑟瑟发抖的众多鸟兽在这场灾难面前没有任何反抗,瞬间就被寒冰封冻起来,成了新鲜的冰雕。

灾难在不断上演着,修为越是高深,就越能感觉到弥漫在这片天地的愤怒,也就越加惶恐,那些强大的存在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惹得天地如此愤怒,他们能做的只有自保,甚至有些存在已经做好了见机行事,随时破碎空间飞升的准备。

而在灾难的源头,无数目光汇聚于此,目睹这场惊天之战。

无穷无尽的灵气自沙漠深处席卷而来,融入黄光之中,同时承受着赤色劫雷的捶打。

在天道的威严之下,一道道空间裂缝浮现而出,布满虚空,就连下方观战的三人脸上也布满了凝重,对这些扭动的空间裂缝充满了忌惮。

“虽然不知道它为什么要在这时候挑衅天劫,但我总有不好的预感,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盘坐在五行本源之中的王冲眉头微皱,向土灵传递着自己的想法。

“放心,它一半的神魂已经被我斩断,而且三分之一的器身已经收入五灵珠内,我也隐隐能感觉到器身的回归,这样下去只会对我们有好处,只要在五灵珠内,一切就在掌控之中。”

话虽这样说,但王冲心中却越发不安起来,身在五行本源之中,外界的一切他都看的清清楚楚,一切法则皆逃不出他的双眼,正因如此,那份不安才变得更加强烈。

“可恶,到底是什么,对方这么做肯定有什么原因,到底是什么!”

王冲心中焦急,他对法则的接触连皮毛都算不上,即便通过五行本源看到了,但绝大部分都不能理解,也没办法向土灵准确描述,说到底,还是因为他自身的境界太低。

“轰隆!”

又是一次猛烈的碰撞,一道狰狞的裂痕出现在赤龙身上,但是在无尽雷电的补充下,这道裂痕以惊人的速度愈合,眨眼就恢复如初。

只见赤龙仰天发出一声长啸,漫天雷霆宛如骤雨一般落向大地,无差别攻击!

“见鬼!”

白骨率先作出反应,只见他咒骂一声,没有丝毫生机的长袍下陡然爆发出森然寒气,一个拳头大小,通体晶莹的头骨出现在他手中。

伴随着晦涩难明的咒语,那晶莹的头骨慢慢苏醒。

不远处的书生见此,则是轻叹一声,早就做好暴露的他缓缓从衣袖之中拿出一卷残破的羊皮纸,羊皮纸拿出的瞬间,古朴的气息也跟着蔓延而出。

顾不得老和尚震惊的目光,书生一手持羊皮卷,一手背后,突然大声朗诵起来,但在场之人却没有一人听得懂,只有老和尚满是褶皱的脸上浮现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虚空中的黄光似乎有所感应,低头瞥了一眼书生所在的方位,眼中闪过疑惑之色,但却并没有因此而停下来,依旧疯狂地和天劫碰撞着。

天雷如骤雨一般终于落在了沙漠之中,一道道细弱游丝,但却密如急雨,原本平静的沙漠瞬间沸腾了。

地底下的沙兽宛如遭到灭顶之灾,几乎没有任何挣扎的余力,瞬间惨死,大部分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随后便在天劫的威力下化为飞灰。

那些远远观望的修士脸色骤然一变,想也不想地驾起遁光消失在更远的虚空中,不敢与之抗衡。

在场的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天地的愤怒,这雷劫之中透露着诡异,暗含毁灭之力。

而能在漫天雷光下苦苦支撑的,就只有三位合魂期的修士了。

反观土灵,在雷光即将落在身上的瞬间,一层五彩的光芒便释放而出,凝结成一层厚实的光罩,雷光落下,光罩只是晃了几晃而已,看似随时可能破碎,但里面的土灵却丝毫不担心。

五行本源内,王冲盘膝而坐,时刻关注着黄光内的一举一动,不知道为什么,那种不安越来越强烈,仿佛有什么不可控制的事情即将发生。

“土灵,做好准备,我总觉得那家伙不可能那么容易放弃,你做好随时动手的准备。”王冲凝重的声音在土灵脑海中想起,不禁让后者微微一震。

最为器灵,土灵对五行本源还是有着一定的了解的,而王冲身为掌控者,可以借助本源的力量看破一切法则幻象,这不仅让它暗自提高警惕,身后的五个光球也跟着变换不断,随时都可能出手。

身在虚空之中的黄光似乎也注意到了土灵细微的变化,只见其眼中焦急之色一闪而过,仰天发出一声长啸,一道锋利的双爪骤然自黄光之中一探而出。

“轰隆隆!”

大地震颤,这是地震的预兆。

不只是大地,此刻空间也在跟着震动。

一道道肉眼可见的波动,在空中不断浮现而出,雷光所过之处,细微的空间裂痕更加密集,浓郁的灵气仿佛找到了宣泄口,疯狂涌入空间裂缝之中。

“空间法则在震荡!小心,它这是要借助天劫的力量撕裂一条通往未知界面的空间裂缝,不要让他得逞!”

一道精光自王冲眼中迸射而出,随后仿佛猜到了什么一般,脸上满是骇然的大声急切呼喊道。

“想走!留下器身!”土灵此刻也意识到了不对劲,对方这是将大地震颤的力量施加到了空间之上,再加上天劫的力量,破坏力绝对强大的可怕,足以撕开一条通往未知界面的空间裂缝了。

一旦对方逃往未知空间,那再找,就真的很难了。

“轰!”

土灵眼中满是冰冷目光,没有任何犹豫一冲而起,周身的护体光罩也承受不住这种冲击跟着破碎了,所过之处,雷电皆被斩断,只在沿途留下一道道扭曲的空间裂痕。

土灵终于出手了。

然而就在土灵出手之际,一道狰狞的裂缝缓慢浮现而出,凭空漂浮在天际,阴寒的气息紧跟着一涌而出,灰色的未知气体也跟着涌了进来。

奇怪的是,这些灰色气流在遇到雷光之际,仿佛遇到克星一般迅速消减,一股陌生的气息正和天劫散发出的雷芒坐着某种抗争。

“这种感觉……”一股熟悉的气息迎面扑来,让王冲也不禁为之一怔。

“通往外界的空间裂缝!”一道精芒自老和尚的眼缝中激射而出,不可思议道。

然而谁也没有注意到,一旁的书生在这条裂缝被打开的瞬间,身子轻微的颤抖了一下,脸上更是浮现出一闪而过的激动。

五行本源内,王冲怔怔看着那道狰狞的空间裂缝,心底竟然生出恐惧之意来。

一幅画面开始出现在脑海之中,就仿佛亲眼见证一般。

黑色的乌云不满整片苍穹,时而有一两道血色闪电贯穿天地,照亮大地上密密麻麻的大军。

一望无尽的异族大军。

天地间,一尊庞大的身躯屹立在大军之首,冰冷的双眸,散发着无尽邪气,那是无上的威严,正是圣地法相金身。

而他的对面,一书生打扮的异族男子凭空而立,双手分别握着半截破碎的铁棍般的东西,一截散发着淡淡的白芒,而另一节则通体黝黑。

断裂处有碎片漂浮,但却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仿佛那看似破碎的模样,才是这两截铁棍原有的模样。

不知为何,王冲盯着那两节铁棍的双目竟隐隐刺痛,险些分不清哪个是幻境,哪个是真实。

“这是……快阻止它!它要逃亡冥界!”突然想到某事的王冲想也不想大声呼喊道,眼中也首次浮现出慌乱的神色。

冥界,那可是和灵界同等级的界面,若是对方真的带着土灵的半截器身逃往冥界,别说找到那半截器身,恐怕就连王冲自己,也会有陨落的可能。

“木灵!助我!”

五灵空间内,土灵浑厚的声音随之响起,它也意识到问题的眼中,不再以一己之力抢回自己的器身,而是寻求同伴的帮助。

话音未落,平静的五灵空间再起波澜,狂暴的五行灵力竟然在极短的时间内完全转化为精纯的木灵气,一棵擎天巨木的虚影缓慢浮现而出,巨木虚影之下,则是浮现出一个身材矮小的老者。

老者面容苍老,皮肤宛若树皮,脸上的皱褶丝毫不比金光寺老和尚少,浓密的双眉连同双眼也给遮挡住了。

“别急,别急,我已经出手了。”老者缓慢开口,与此同时,手中的拐杖轻轻提起,随后又轻轻往地上一点。

“叮!”

平静的湖面仿佛落入了一滴水,原本虚幻的擎天巨木微微一震,随即便能听到一阵阵树木快速生长的“咔咔”声,眼前的巨木,正以肉眼可见的惊人速度实体化。

外界,土灵身后代表百木万草山的绿色光球骤然爆发出惊人的光芒,天地间仿佛升起了一颗绿色的太阳,浓郁的生机充斥在这片天地,竟隐隐和天劫的毁灭气息相抗衡。

不仅如此,原本荒凉的沙漠突然被绿色包裹,草木从沙砾中生根发芽,沙漠在赤金大陆众修士眼皮底下开始蜕变成森林。

“咔嚓!”

又是一道空间裂缝浮现而出,只是这空间裂缝背后却不再是黝黑的颜色,从里面竟然伸出一抹嫩绿,在天劫的洗礼下快速生长。

这一切都发生在一眨眼之间,其他人根本来不及作何反应,但是那黄光之中的新器灵却感受到了来自同类的威胁,那是比土灵都还要强大的同类的威胁。

“吼!”

顾不上正在缓缓扩张的空间裂缝,新器灵口中发出一声不甘的怒吼,随即一头钻入眼前的空间裂缝之中,而这条裂缝也只是刚能容下它半截身子穿过而已,但这已经够了。

“留下来吧!”

一个苍老的声音骤然从法相金身内传出,响彻天地。

凡是在沙漠之内的修士,在听闻这苍老声音响起的同时,脑海中均是浮现出一株连接天地的古木,仿佛天地间万物生机,皆来源于此。

即便是三位合魂期修士,脑海中亦是浮现出同样的景象,只是这三人精神力极为强大,在声音落下之后,便快速清醒了过来。

三人相视一眼,皆是从对方眼中看出一丝骇然。

与修士不同,沙漠之中的虫兽此刻全部陷入宁静之中,那些因为天劫而惊慌失措的沙兽,虫群,此刻全部陷入祥和的心境之中,简直不可思议。

但是很快,一道惊怒的嘶吼声便打破了这一宁静,滚滚雷霆之后,惊怒交加的声音从空间裂缝内传了出来。

只见一根扎根于虚空的藤蔓已经伸入空间裂缝内,藤蔓自身正快速抖动着,与此同时,还伴随着之前黄光之中的嘶吼声。

若不是这一声嘶吼,恐怕众修士还沉浸在之前的幻境之中,连头顶的天劫都快要被忘却了。

“糟糕!空间裂缝正在愈合,赶快动手,否则那半截器身将很难再找回来!”王冲脸上满是焦急之色,连忙传音土灵道,现在控制法相金身的并不是他,而是土灵。

“土灵,快些动手,这家伙似乎在那边借助到了更为强大的土灵力,我担心会有意外发生。”

原本不急不缓的木灵这时候竟也传音催促道。

土灵闻言不敢有丝毫怠慢,眼看那裂缝快要逼近木灵释放出的灵藤,若再迟上半刻,裂缝就真的要完全愈合了。

“给我开!”

又是一声震颤天地的怒吼,一股仿佛来自上古的蛮力骤然施加在那即将愈合的空间裂缝上。

“咔嚓!”原本快要愈合的空间裂缝竟然再次开始扩张,而且是比之前更加快的速度扩大。

然而土灵的这一举动彻底激怒了这片天地意志,不知为何,从裂缝出现的那一刻起,此界的天地意志似乎就对冥界的气息十分忌惮,以至于只有少许阴气被雷劫抵消,而冥界的气息还是传了过来,就仿佛那边有个风口,这个不断往这边吹动冥界的阴气。

而空间裂缝之所以快速愈合,也和天地意志密不可分,严格来说,这一切都是运转在这片天地的法则使然。

能让这片天地法则忌惮的,那只有更为强大的法则之力了。

三位合魂期修士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因此当那道裂缝再次被打开时,三人脸上均是浮现出不同的神色。

犹豫,挣扎……

刚才的打斗不难看出,即便三人合力,恐怕也不是这尊法相金身的对手,现在若是能有一个飞升前往上界的机会,三人谁也不想错过。

王冲不知道这三位合魂期修士的想法,他的目光紧紧锁定在那缓缓裂开的空间裂缝上,当裂缝再次打开后,他也终于看见了另一边还在努力挣扎的黄光。

似乎也觉察到了这边的窥视,那黄光挣扎的更加剧烈,一股震颤之力传来,青藤应声而断。

“糟糕!它要跑了!”木灵焦急的声音传来,催促土灵快些行动。

然而,土灵的身影却骤然一停,仍旧维持着撕开裂缝的动作,任凭滚滚雷霆落在身上,却没有追击的意思。

“你在干什么?快追啊!”王冲先是一怔,随后也跟着焦急传音道。

“小子,你可知道裂缝后面是什么地方吗?”土灵的声音没了之前的凝重,反而轻声询问道。

“冥界,我当然知道,这条裂缝是通往冥界的空间裂缝。”王冲很肯定道,冥界的气息他太熟悉了,这甚至让他又一次联想到了密境之地的诡异骷髅。

“不错,冥界是比你现在所在界面更为强大的界面,甚至你们界面的一些修士飞升就是前往冥界而去,如果我一旦深入,那空间裂缝就会愈合,进去容易,想要离开,恐怕就千难万难了。”土灵悠悠的声音响起,似乎是在等待王冲的决择。

“为什么?你不是轻易就撕开了空间裂缝吗?到时候难道就不能以同样的方式回来吗?”王冲闻言一愣,心中有不好的预感。

看着黄光慢慢消失在视野当中,土灵此刻似乎想通了什么,反倒并不如之前那么急切,缓声解释道:“小子,事情并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低界面想要通往高等界面很容易,凭借飞升的力量便能轻易撕开空间屏障,这其中有着法则的力量,所以更加容易,但是高等级的界面则不同,想要撕开这空间壁垒,千难万难,当然,如果你的实力足够强大,手段足够多,倒也不是没有可能,但现在的你,根本没有那个本事,即便是我等五灵,也要以你为媒介施展神通,而你的实力则起到很关键的作用。”

“也就是说,此次过去,将很有可能没办法回来了。”

王冲是个聪明人,立刻就将其中的关键点想通了,脸色微微一变道。

“不错,所以我现在将决定权交给你,到底是追,还是不追。”土灵模糊的身影浮现在五灵空间内,轻声问道。

看似简单的问题,但王冲却陷入了两难,他并非是无牵无挂之人,在这里,他对宗门虽然没有多强烈的感情,但是宗门中还有他的生死兄弟,幻境水域内还有他心爱的人,他有太多事还没有做完,不可能将生死置之度外。

“那你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吗?”良久之后,王冲的声音终于再次响起,此时他已经彻底看不到黄光的存在了。

“你说。”

“你刚才明明有机会追上那黄光,这不是你无尽长河岁月心中最后的执着吗?为什么放弃了?你完全可以事后在告诉我的。”

五灵空间内,图灵虚幻的身影缓缓抬起头来,模糊间,可以看到一双真诚的双眼,直达心底,王冲隐约似乎看到了一丝淡淡的笑意。

“因为在我最失落的时候,你告诉过我,只要你活着,你就一定会帮我达成心愿,将器身找回来,我,相信你。”

五行本源内,王冲仿佛又一次看到了那悲伤的一幕,崩坏的天地,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一个大汉跪坐在泥水之中,双手捂着脸,不停的抽泣着。

“找不到了……再也找不到了……无尽的长河岁月……再也找不到了……”

那种悲凉,深深烙在了王冲的心底,那是希望之后的失望,以至于内心生出的绝望,不知为何,就感染到了他。

“你……相信我。”

王冲轻声喃喃道,似是在自语,重复着土灵的话。

“我,相信你。”土灵再次开口道,此话一出,四道虚幻的身影相继浮现而出,正是其他器灵。

“小子,既然土灵相信你,那我们也愿意信你一次,不管你有没有那个实力,土灵的命运,就交给你了。”一向沉默的金灵率先开口道,其他三灵也跟着点了点头,将目光落在五行本源内的王冲身上。

一抹淡淡的弧度在少年嘴角浮现而出,“既然如此,那还再等什么,我王冲对朋友答应的承诺,即便是粉身碎骨,也一定要兑现,冥界,又有何惧,即便是传说中的仙界,也不能阻挡我的脚步!”

“好!哈哈!”

“有志气!”

“虽然嚣张了些,但是很合我的胃口!”

外界,法相金身终于再次动了,只见其骤然回头,看向已经变成森林的某处,两道身影正以惊人的速度向着边飞来,正是等候在外界的小娇和冰蟾。

此刻这一人一兽被一道灵光包裹着,眨眼间便被法相金身收了起来。

随后王冲再无任何留恋,转身踏入通往冥界的空间裂缝之中。

“大虎,你一定要活下去,总有一天我王冲还会回来,还会找到你的。”

“轰隆隆!”

雷霆滚滚,天劫在这一刻终于失去了目标,反而将矛头对准了三位散发着合魂气息的修士。

“嗖!”一道遁光率先一飞而出,紧跟着法相金身消失在空间裂缝内。

“是那臭书生,他居然追过去了!”白骨发出一声惊呼,空间裂缝后的界面明显不是灵界,但是那书生居然过去了。

“轰隆隆!”又是一道雷霆席卷而来,天劫越演越烈,几乎将所有的怒火都集中在了剩下的两人身上。

白骨老和尚相视一眼,无奈之下同样冲进了即将愈合的空间裂缝内,最终消失不见。

……

连绵的群山深处,荆棘丛生,一株株外形丑陋的植物散发着阵阵阴寒的气息。

突然,一只头生三角,似狗非狗的小兽自远处跑了过来,见四周无人,便在一株外形丑陋的不知名植物上撒起了尿来。

“呼!”

一只沾满鲜血的手突然从树叶丛中一身而出,抓向那只小兽,但在中途却仿佛失去力气一般停了下来。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将小兽吓了一跳,不等撒完尿就哀嚎着向远处跑去。

“比克,怎么了?爷爷,比克似乎发现了什么。”一个异族少年快步跑了过来,在小兽的带领下发现了荆棘丛中,满身是血的身影。

小兽不断嘶吼着,似乎要报之前被吓了一跳之仇,但却被那异族少年紧紧抓住头上的角,不断安抚着。

不多时,一个身形高大的异族出现在少年身旁,看着满身是血的身影眉头微皱。

“他还没死,不管了,拉比,过来搭把手,先将他带回村子再说。”

……

(完)

新葡京娱乐场www.71wx.com


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